第 80 章 之七 苹烟(4)

苹烟眼中含泪,望望走到一边的她那八岁的男人,蹲下来摸着他的脸,帮他擦擦鼻涕想说些什么,却忽然又怕再留连就再也走不了似的,拔腿飞跑了出去。

牧云笙坐在石上望着村前的河流,把玩着手中的狗尾草。苹烟奔到他身后,怯怯站住:“少爷……不,公子……”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牧云笙站起身,对她笑着:“这里还有些钱物,你拿去用吧,那婆子收了我的珍珠,再不能欺负你了。我走了,后会有期。”

“你?你不……要我?”苹烟睁大眼睛。

牧云笙笑笑,这少女的面容绝说不上美丽。且就算是国色天香,又怎比那些曾出现在他身边的女子们呢。他一个人流浪,只想独自面对将遇到的一切,不会再让任何人探察他的内心与过去,也不想有人目睹他因心绪难平而在黑夜中嘶吼的那些个时刻。

“告辞了。”他大步向前行去。

“等等,”苹烟急召唤着,“我不明白,你有这样的财物,大可雇些车马,招募护卫,一路舒适无比,为何却要一个人苦行呢?”

牧云笙笑叹道:“我曾坐着三十六匹纯白色马拉的车子,每次出行身边有五百少女侍奉,一千武士护卫,旗盖十里。那又如何呢?一阵风来,不过是烟消云散,你身边除了你的影子,什么也不会剩下。”

“你说的什么啊,我都听不明白……”苹烟嘟囔着,而少年已经向前走去。

牧云笙走出半里,却发现苹烟一直低头跟在后面,却又不敢接近他。

“你是不是觉得没有地方可去?”牧云笙不回头地问道。

苹烟忙点点头,却也忘了人家根本看不到。

“我明白,初离了习惯的日子,都会有好一阵子不知道该如何活。不过很快就好了。跟着谁也不要跟着我,这世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比我身边安全。”牧云笙蹲下身子,把两根银色羽毛插在鞋上,跃向河面,几个起落,就落在河对岸,消失于树林之中。

女孩目瞪口呆地望着流水奔腾 :“这人还说自己不会打水漂……”

苹烟走回屋中,想着从此自由了,便收拾衣服回山中自家去见父母吧。带着少年给的银钱,那是父母一年也赚不到的,他们会笑着迎自己回去的吧。

正想着,踏进屋门,就看见那婆子手举着一颗偌大的珠儿,对光看着。

“这……这是什么?”苹烟立时急了,“这并非他给你那颗,莫不是……莫不是你偷的……”

婆子吓了一跳,想把珠藏入怀中,一看牧云笙并未回来,才眼睛一瞪,“什么偷!买了我的儿媳妇去,就给一颗小珠子?我当然要自个找补回来。咦?你咋回来了……”

苹烟一急,跳上去夺了那珠儿就跑。

再冲到河边找那少年,却哪里还看得见?

3

“你这珠要卖多少钱?”

几个时辰后,城内珠宝行中,老板正眯眼将那牧云珠对着光线看着,光影映在他脸上,但没有人知道那是一幅宏大奇景的某一部分。

“我……我不卖,我只是想让你看看,它值多少?”苹烟怯怯问。

“嗯……或许……值十个金株……假如你要让给我们,看你也是家境艰难的样子,我们可以再赠你一匹布,如何?”

“十个金株?”苹烟眼睛大睁,今天早晨醒来时她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能有这么多钱,但她明白,她不能卖这颗珠子,这对不起那少年。“谢谢了,请您还给我吧。”

“别处可没这个价,你可别后悔。”老板不情愿地伸出手,还死捏着那珠不放,苹烟使了好几次劲才抢回来。

“好吧好吧,您出个价。”老板在身后喊着,苹烟却逃一般跑出了店面。

十个金株,她想,这是多少钱啊?可以盖一座上好的砖房,或是买二十头牛……能让她一家从此不再受穷……不,不能就这么卖了,这颗珠儿也许对那少年很重要,也许是无价的,但她此生还可能寻到那个少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