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章 之七 苹烟(8)

那夜,苹烟在府内走过,又看见苏语凝站在院中,手中握着一支木钗,痴望着月光像是祝祷什么。少女的目光像水波流到天上,脉脉而动。她的心中在想什么?她真的还在抱着那个皇后的梦想吗?

苹烟转入邻墙的小院,发现少年也坐在廊前石阶上,手搭在膝头,望向天空,这一墙之隔的两人望着同一个月亮,却不知是否想着同样的事情。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苹烟突然觉得,她离这少年,就像离这月亮,是一样远。他是谁?他为何而来到这里?他喜欢什么?恨什么?有什么过去?她不知道。少女突然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她害怕有一天,少年会从她的眼前消失,就像你不知道月光何时就隐入云中。他们终究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5

害怕恶霸何永前来逼婚,苏成章决定举家迁去越州寻大儿子苏语衡,却又担忧这一路上盗匪甚多,无人保护。欲请护卫,又没有金钱。“难道我苏成章竟要困死在这里吗?”他整日叹息。

苏语凝看在心中,她唤来苹烟,偷偷交予她一个小匣:“今天在敬宝堂有赏珍会,会有各地人士云集,售购宝物。你将这其中之物拿去竞卖罢,记住,若是少于一千金株,万不可出手。而且不要让老爷知道。”

什么东西可以当上一千金株?苹烟心中疑惑,想是极为名贵,觉得那匣子在手有如千斤。她担心市井的劫盗,于是唤上少年同行。

到了敬宝堂,果然是偌大一个厅楼中挤满了人,不断有人上台展示自己要出售的珍宝,下面的富商贵人们竞价不休。

他们来到一边柜台,取出那匣中之物登记。里面却是一块小小的玉佩,外碧内紫,中央还铭刻着两行金色的小字。

少年忽然脸色变了,一把抓起那玉:“不要卖了,我们走吧。”苹烟惊问:“那如何向小姐交代?府中还急等钱用。”少年握着那玉,手指在玉上用力摩挲,怔怔想了半天,才长叹一声,将玉丢回柜台上。

苹烟问:“你自然是懂得鉴赏的,这玉该值多少钱啊?”少年冷笑着:“买不到,买不到。”

“那是为何?”

“这是当年,牧云氏皇族给皇子们一人一块的佑身信物之玉,若是交给外族女子,那就是与未来皇子妃的信物了。这块玉,应该是二皇子赐给你家小姐的吧。”

“啊?”苹烟惊叫着,“那小姐若当了此玉,再过期不能赎回被别人买去,岂不是将来再做不得皇后了?”

少年叹息一声,“她也是想借此让自己断了那个念头吧。”

“现在怎么办?”

少年冷笑一声:“是我方才又犯迂了,现在牧云皇族早就败了,要此物何用?不过已是块普通的美玉而已。真能换一千金株,着实也不算亏了。”

他环视厅中,这些乱世时尚有钱购宝之人,想来多是发了国难财的奸商、掌地方实权的官员将领、举火行劫的盗匪,心中厌恶,不愿跻身其中,只和苹烟远远站着。

轮到他们,厅上伙计大喊:“御史苏府有御赐玉佩一枚出售,起价一千金株!”

厅中一片喧哗,当时就有人大喊:“一千金株?什么年头了,皇帝都没了,这‘御赐’值个鸟钱啊,若是成色好,五十个金株,爷便拿走了。”

正这时,一清朗声音笑问:“莫不是当年的碧海托日紫玉?据说每有一位皇子降生,便琢下一块制成玉佩,只有皇子才可佩戴,乃是皇家的象征。若真是这样,在下愿出一千五百金株。”

说话的是位年轻人,青衫白袍,发髻间却光芒闪闪,却是别着一根银色羽毛,分外夺目。

厅中再次哗然,这“皇家象征”和“御赐”可就完全不同了。那些乱世暴发之徒最怕被世家轻视,才来搜寻珍品以示地位,如今有可显帝王之气的物事,怎能不夺?当下一片大喊:“一千六百!”“一千七!”“一千七百五!”“二千!”

苹烟不知是喜是忧,这玉眼看价格超出原想的一倍,但是若真让人买去,小姐心中其实却不知该有多伤心呢。若不是走到绝境,她又怎肯出让此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