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3 章 之七 苹烟(17)

“寻找她?她在哪儿?”

“她……本是那珠中的一个魅灵,日夜与我做伴,却被宫中法师所伤。她消散时,曾与我说……她去找一个地方……凝聚出一个真正的身体……变成真正的人……那时,我们就能重新相见。”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风婷畅叹息了一声:“是这样么?”

她起身来到窗前,望向月亮,又缓缓开口: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也许只是一个谎言?”

“什么?”

“女人有时是这样……她说一个谎……却只是不想你更伤心……”

少年呆了一呆,说:“不,我不信。”

他心中揪痛,觉得血液也正被抽去,浑身的力量只紧紧聚在“我不信”那三个字上。他不能去想,如果她从来也不可能再复生,已经永远地消散,那他的追寻却是为了什么。

“那么,你连天下抛却了不要,也要去找她?”

“天下本来也不是我的,我的任何一位兄弟,都比我更适合做皇帝。我若为帝,只怕更会世上大乱,我只想去做我能做到的事。”

“若是永远也找不着呢?”

牧云笙摇摇头:“我知道,她一定在那里等我。”

“小傻子,她只说‘世上最美的地方’,可这天下之大,哪有什么公论最美之处?分明是她也并不知晓这样的所在,随口说了,好使你有个念想,不至于太伤心。”

“她不会骗我。我虽然不知那地方在哪儿,但我相信,我一看到它时,便立时会明白,就是那里。”少年执著地望着烛光。

风婷畅没了嬉闹神色,沉默许久,点点头:“我明白了。”她将手探入衣襟,取出项上挂着的晶莹坠儿。牧云笙看见,那是一片玉制的叶子,青翠欲滴,恍如初从枝头撷下。

“这不是玉,而是玉珧,是宁州的一种植物,珧花本来就娇弱高洁,一点污尘就会让它死去。一万株玉珧中只有一株能开花,一万朵珧花中又只有一朵可能开出玉珧。但玉珧花一旦开放,花叶就再也不会朽坏,就任是风吹雨打、刀砍火烧都不能损它的光泽于分毫。我没能有幸见到玉珧的花瓣,这里只是一片玉珧的叶子,已是世间罕物。是我的师父传下来的。它可以当做叶笛来吹奏,声音悠扬,与大地生灵共鸣,有心之人,纵然千里远处,也能感应。这本是我们风派鹤雪传递信号所用,只是……现在风派鹤雪只剩我一个人……纵然吹奏,也再无人回应了。”

她不再戏谑之时,面容沉静,气度嫣然,牧云笙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她。而那些欢跃笑容背后,却似总隐藏着不想为人所察觉的痛楚。

“我也盼着有朝一日,你能真正寻找到她。你救了我一命,我也自然应报答。你有事时吹奏这玉珧叶,我便会赶来的。”

风婷畅欲离开,却又回头:“只是……那世上美的极致,却是太虚渺了。你身边已有痴情单纯的女孩子,一个女子若越美丽,就越不甘心平凡,就像一个赌徒越是有钱,就越是想下重注。她虽不美丽,也毫不知你的帝王身份,却是不论你贫富贵贱,都真正能陪你一生一世的人。”

她望向窗外,少年顺她的目光望去,只见苹烟坐在门前树根上,执树枝在地上,不知默默写着什么。

风婷畅道:“你们人族的眼力远不及我们羽族了,你可知她所写何字?”

少年摇摇头。

女孩一笑:“以后让她自己告诉你吧。”

她开门展翅,转眼消失在深色天穹之中。

12

“皇上”被刺杀了,山中大乱,大家趁机逃离,在山口处丛林中潜行了一段,避开哨卡。之后便如鸟出囚笼,尽情奔跑起来。

此时战乱频生,不仅右金军南下,各郡郡守诸侯间也争战并吞,路上尽是城中向山郊村落逃难的人群,携家带口,包袱满车,而路匪也趁机大肆出动,一路上路边常可见被推落坡下的尸首和被翻检过的杂乱行李。苹烟害怕,一路紧紧抓着牧云笙。可他们孤身破衣又没有大件行李,倒也没有路匪盯上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