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章 之七 苹烟(19)

他们走出村子,在山中露宿,苹烟不忍少年挨饿,去偷了几个苞米来,烧与他吃。她自己不肯吃,望着少年吃,好似自己也不饿了似的。少年看着手中苞米,叹息了一声:“当年宴席吃小半倒弃了大半,珍肴奇味犹嫌不足。原来物事的珍贵,只在来得容易还是艰难。”

他又定要苹烟也吃些,苹烟却只吃了小半个,把剩下的小心裹入火灰中,备着晚上再吃。牧云笙看得心痛,笑道:“你尽管全吃了,我去寻晚饭来。”苹烟笑道:“你贵人家出身,哪里懂得这些山野生计,你尽管歇着,只要我苹烟还能动能爬,也定不能让你受饿受累。”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少年叹道:“苹烟,你跟在我身边,只怕是危难重重,若是另寻生活,或许还有口饱饭吃。”苹烟瞪大眼道:“咦?你不是说要娶我为妻?嫁夫归夫,我这辈子哪儿也不去,可跟定你了。”看少年默然,忙又笑道:“傻瓜,谁要你真娶我了,说笑而已,你既然花钱赎了我,我便是你的奴婢,将来你定会娶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就像戏文评书中那样,我知道的……现在只是上天暂时降的磨难,你将来终是还要回到天上去的……”她不由眼圈一红。

13

他们夹裹在逃难人潮中,向北行去。

“你要向北走,究竟是要去哪儿呢?”

“我要去找一个地方,却只有看见了,才知道是那里。”

“可是若一直向北走,只怕要走到大海边上了。”

少年点点头:“苹烟,我要走的路太远了,你还是不要跟着我了,我帮你另寻地方安顿吧。”

苹烟正想说什么,后面一阵大乱,人哭马号。原来是一股败军逃下来了,夺路而逃。败军催马狂奔,撞倒百姓,路中一片惨叫。

牧云笙拉了苹烟爬上路边山坡,那里早躲了许多人,路边还有败军在抢掠,看有逃得慢的,上前拉住包袱,若是敢争夺时,挥手一刀,方才还尖叫的人已倒在血泊中。苹烟吓得发抖,走不动步。牧云笙扶着她向高处而去。

“小笙儿……我们会死吗?”苹烟的声音颤抖着。

牧云笙握住包袱中的菱纹剑:“不要怕……有我在。”

“可是……小笙儿……你千万不要为我和那些兵斗,如果他们真的追来,我跑不动……你也要先走……”苹烟低下头。

牧云笙心中一痛,唯有抱住她瘦弱的身子,默默无语。

钱财在此刻已经全然没有了用处,只会招来杀身之祸。而逃难的路上,即使有钱也换不到粮米,几十万逃难的流民把路上的树皮都给啃光了。牧云笙的包袱中,那仅剩的几张饼成了稀世之宝,只有在深夜或人稀时才敢取出来食用。为了食物而不惜杀人的人随处可见。那些以前只知埋头耕作抬头望天的纯朴农夫,在面临死亡时也都变成野兽一般。

苹烟的脚步越来越缓慢,因为饥渴。他们本想沿着河走,可是河边人太多了,随时都能看见争斗与被杀的人,强盗也不时出没。两位少年只好走在人烟稀少的荒野,可连找些水都困难了。

该向何处去呢?他们一直在向北走,可牧云笙也不知道为何要一直向北,那里真的有他要寻找的地方吗?苹烟默默跟随着他,从来不置疑要去哪儿,哪怕自己已经虚弱得走不动路,但为了跟随他,她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站起来前行的。这少女这样地简单执著,牧云笙有时却羡慕她——至少,她不会像自己这样地彷徨。

远处有一个倒毙的人,群鸦正围绕着他。他的包袱中是否会有些粮食?牧云笙很快打消了去查看的念头,因为乌鸦和野狗已经开始用餐了,很快什么可吃的都不会剩下,只有白骨。

又走了一天,最后的饼子也吃完了,苹烟并没有一句怨言,也没有喊一声辛苦,可她苍白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她很可能无法再支撑下去了。“你走吧。”深夜,少女倚着他的肩,突然说。牧云笙以为她早已睡着了,原来她也不能入眠。少女不再说话,这可怕的沉默表示,她已经下定决心,不再拖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