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彩色笔与过滤器:我们为什么
一定要养成信息过滤的好习惯

不久之前,只有少数精英人物才能发表和出版他们的学术著作或其他形式的创造性作品。起码在人类文明的早期阶段,情况是这样的。然而,即便是那些富豪、权贵和才子,也无法确保自己的作品可以面世。传媒公司和出版商对预期销量不大的作品都不太感兴趣,毕竟他们也得赚钱谋生。

但是,近年来的确出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变化。只要能上网,谁都可以和世界各地的人们分享自己的故事、文章、视频、照片与哲学思考,几乎毫无障碍,不费成本。结果,互联网已经演变成一个汇集人类经验和知识的日益广阔的天地。虽然这种信息民主化让我们对整个世界有了更加丰富的了解,不过还是存在一个小问题。

无论哪一天,都会有大量的信息内容期待着我们的关注:电子邮件、文本信息、即时消息、博客文章、微博发言、网站更新、维基百科、视频短片,如此等等。当然,这些是在常规的图书、报纸、杂志、广播、电视及其他形式的大众传媒之外的信息内容。所有这些信息都触手可及,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是一件极好的事情。可是,我们如何吸收这些传媒信息呢?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虽然信息看起来是无限的,但是我们的时间和精力肯定不是无限的。无论一个人的记性有多好,面对这些无穷信息,哪怕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我们谁也不可能完全记住。我知道,假如我知难而上,力图记住那么多信息,那么我的大脑很快就会像一台不堪重负的汽车发动机一样,呼呼地冒出黑烟。

  

此时此地,我们自娱自乐。

——涅槃乐队,《少年心气》

Here we are now / Entertain us.

—— Nirvana, “Smells Like Teen Spirit”     

幸运的是,我们接收的绝大部分信息都没有必要记住。实际上,大部分信息都不值得我们记忆。譬如,如果不是为了准备地理考试,我为什么要记住石钟乳和石笋的区别呢?假如我发现自己需要了解这一事实,在维基百科或Google搜索上查查就行呀。在网上信息无所不有的今天,由于无线上网服务无处不在,并且诸如iPhone(苹果公司研发的智能手机)之类的移动终端设备集成了互联网服务功能,无论我身处何方,都可以提出任何问题,而且在网上基本都能找到答案。

在日常生活中每次需要了解一条信息的时候,都登录Google搜索,这不是真正的高效,甚至也不现实。一方面,我们不需要把所有信息都滴水不漏地记住;另一方面,在上班工作中,在日常生活中,在组织安排中,我们需要方便地获得信息。很多信息对我们这个世界来说具有特殊意义,但是没有必要铭记在心。对于所有这些信息而言,准备好某种组织方法是至关重要的。

我来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两个初次见面,你递给我一张名片。我相信你是一个好人,可是我何苦要记住你的电话号码呢?在我早已不堪重负的大脑中,根本没有必要再让一个电话号码去占据记忆空间。况且,即使我愿意尽量记住你的电话号码,在没有深入了解,也没有与此相关的故事的情况下,大概怎么样都记不住,因此我干脆就不去记了。这可没有对你不敬的意思。然而,不记你的号码,可不意味着需要找你的时候,我不会给你打电话。我会直接把你的号码存在电脑和iPhone手机中,这些工具在数据存储方面可是比我的记性好多了,而且随手可查。

我们最终面临的挑战是:面对每天汹涌而来的各种信息,我们怎么知道什么信息应该置之不理,什么信息需要在电子设备或者纸质载体上保存下来,以备今后需用,而什么信息又该在大脑当中记住呢?这还只是第一步。一旦我们确定什么信息需要常备手头,我们又如何知道存储和组织信息的最新方法是什么呢?至于要在大脑当中记住信息的时候,怎样帮助自己成功地记住那些信息呢?这是本章所要讨论的中心议题。

目标是信息存储的向导

通过阅读、观察以及与他人交谈之类的活动,你每天都会获得新信息。可是,在接收这些信息的时候,你怎么知道如何处理每一条信息呢?前面已经提到,在通常情况下,你的目标都是基于自己的需求和兴趣制定的,目标可以作为向导。如果一条信息与自己的目标无关,你的大脑可能就会忽略这一信息,相关内容在大脑的短期记忆中就会转瞬即逝。

接收的信息跟某个目标有关的时候,大脑极有可能对此予以关注。一旦你断定这一信息很重要,接下来就该决定是把信息存储在电子设备中,还是记录在纸质载体上,抑或是记在自己的大脑中了(从短期记忆转变为长期记忆)。

假定你在网上看新闻时浏览到一篇文章,当中引用的统计数据表明苹果公司生产的Macintosh(麦金塔电脑,简称Mac)在商务用户中广受追捧。而你从事计算机行业,这一统计结果今后你或许会用到。可是你不能确定它如何起作用,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会用到,因为关于这条信息,此时你没有确定任何目标,也没有与此相关的更多考虑。你下一步要做的可能是给这篇文章所在的网页加上书签,或者把文章内容拷贝下来,粘贴到电子邮件中,然后发给自己,邮箱里的邮件就成了可以搜索文档的一部分(把电子邮件作为个人数据库,第9章中还有更多介绍)。

假如你下周要参加求职面试,应聘的恰好是苹果公司的营销岗位,在你偶然看到这个统计信息的时候,你的目标就是明确的。你需要记住这条信息,以便在面试时适时表达出来,以此表明你为这次面试做过功课。

我在第1章中解释过,不幸的是记忆需要付出努力,特别是在力图一下记住大量信息的时候,尤其如此。如果不对信息进行重复记诵,就有从短期记忆中丢失信息的可能。如果只是马马虎虎地重复记诵,则有可能记错。由于上述原因,在力图记住什么、如何记住它们的问题上,必须一丝不苟地认真对待。由此引出我关于有序组织的第十三条原理://大脑中只保存真正需要记忆的内容。//

如何做到这一点呢?过滤信息。

信息过滤的诀窍

过滤技术帮助我避免记忆那些自己不需要的信息。过滤信息的时候,我会根据针对信息设定的目标,把自己认为重要的信息分离出来。除此之外的所有信息,一概置之不理。

在记住一条信息之前,我们通常要先阅读这一信息。可是诵读困难症使我阅读困难,因而我学着开发出一种方法,从而让我得以把阅读量降到最低程度。例如,在上学期间,每天都要面对需要处理的大量信息,这个时候我会利用某种方法来过滤掉不需要记住的内容,因而也就不需要浪费时间和精力去阅读那些无关紧要的材料。在那个时候,这种过滤方法简直就是我完成课业的生存策略。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证明这种方法在其他领域也是很有用的,它变成了我在有序组织方面进行种种努力的基石。事实上,借助自己开发的这种方法,我做好了应对和处理过量信息的准备,而这也是我们很多人今天共同面临的问题。

我的过滤方法实施如下:在我坐下来开始阅读的时候,我会在边上依次摆好四种颜色的荧光笔,外加一支墨水颜色鲜亮的钢笔,比如说紫色的。在我匆匆扫过书中内容时,我会搜寻那些看起来对目标而言很重要的信息内容。

当发现需要予以关注的内容时,我就用彩色钢笔在页面的空白处画个星号。在这个时候,我并不会把加星号的内容跟其他任何内容建立联系。我所做的仅仅是标出看起来很重要的那些内容,其作用就是过滤掉除此之外的所有内容。

  

我看到你的本色在闪耀。

——辛迪·劳帕,《本色》

I see your true colors shining through.

—— Cyndi Lauper, “True Colors”     

在完成书本内容的通读筛选之后,回头看书的时候,我就只看那些用钢笔标记出来的句子或段落。在看第二遍时,我会以所定目标与相关信息的密切程度为准绳,把前面标出的内容分成四类。然后,给每一类内容标上不同的颜色。例如,阅读数学课本时,我给不同内容划分种类并标注颜色的方法如下:

·对于新出现的术语和概念(目标是记住它们),用黄色荧光笔标记。
·对于数学等式和推导过程(用以证明数学公式),用粉红色荧光笔标记。
·对于自己不懂的内容,用蓝色荧光笔标记(便于找到这些内容,并更加认真地重新阅读)。
·对于书上例题的解题过程,用绿色荧光笔标记(目标是与我自己的解法进行对比)。

我用不同的颜色对书中的信息分门别类,把看似毫无关联的大块文字分解成相互联系的小段内容。这样一来,任务得到了分解,效率得到了提高。

然后,再对书上的相关章节进行第三遍阅读,这时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荧光笔标出的内容。对于这些内容,我会更加认真地阅读,尽量理解每个段落的真正含义以及它与其他的标记段落之间存在怎样的关联。这种做法有助于我理解各种范式,并把一章当中的重要信息发展为一个故事,而这个故事反过来又能给出信息的上下文背景,从而使得这一信息更容易记住。借助这一技巧,我变成了一个超级的快速阅读者。从那时起,这种技巧对我一直都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这套方法出奇有效。对我而言,阅读这个对我而言最艰难的学习环节简化成了略读。在快速翻阅一页页的教科书时,我会找出那些需要记住的关键主题和重要法则。除此之外的绝大部分内容都会被我过滤掉,从而避免无关紧要的内容把我的大脑弄混。对于那些需要记住的信息,我会把阅读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领会和理解书本中的信息——分解成一次可以消化的许多小块。

  

我给你画了一条线,这条线全是黄色。

——酷玩乐队,《黄色》

I drew a line for you / And it was all yellow.

—— Coldplay, “Yellow”     

你要记住,大脑记忆许多小块信息的效果要比记忆少量大段信息好得多。由此引出关于有序组织的第十四条原理://大块内容要化整为零。//这一原理同样适用于行为活动。感觉什么事情让你力有未逮的时候,把这件事情化整为零,然后各个击破,这是很有用的。当然,这条原理并不是什么石破天惊的发现。虽不是所有研究组织和效率的专家都会提倡这么做,但是绝大多数会这样。不过,在我们处理每天收到的大量信息的时候,这种做法是十分有效的指导方针。

要把这一原理付诸行动,应该努力养成把全部信息一分为二的习惯:可以置之不理的信息和今后可能用到的信息。然后再把第二类信息分成两种:可以借助外在设备(纸质载体或电子设备)存放的信息和需要记住的信息。为了帮助自己记住某个信息,要么围绕信息编一个故事,要么为这一信息设定一个目标,以此形成有关这一信息的背景。

借助上述方法,我大学期间的学业情况相当不错。事实上,班上的很多同学甚至会用“聪明”来描述我。有些人显得聪明,是因为他们能记住一大串彼此无关的事实。另一些人聪明,则是因为他们能用某种方式把那些内容联系起来,进而揭示出更深刻的道理。还有些人能够通过独特的办法把一组事实融会贯通,而这种方式能提供新颖独到的洞见和观点。我聪明与否并不是重点。我的信息过滤技术很有用,因为它有助于克服我大脑的天生局限(以及由诵读困难症造成的问题),让我得以利用一种对自己来说最高效的方式来组织信息。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想,刚才的办法很不错,可我不是学生,我都好多年没翻教科书了。那么,这种方法又能给我什么帮助呢?你能这么问,我很高兴。在离开学校之后,我不再需要记忆术语和数学公式了,但我继续采用类似的方法来过滤书刊、文章甚至电子邮件中的信息。

例如,我会使用Gmail上的标签功能,尽可能地自动过滤收到的电子邮件。假如不对电子邮件进行过滤处理,我会被收件箱中汹涌而来的邮件洪流压得喘不过气来,不知道邮件从哪里看起。关于Gmail上的标签和过滤功能及其使用方法,我将在第9章中加以解释。

在本书写作过程中,我同样也采用了过滤技术,尽管这里的过滤跟大学期间的做法略有不同。

在吉姆和我写了很多章节内容之后,我们把每一章的Word文档提交给编辑塔莉亚·克鲁恩(Talia Krohn),然后等待她的反馈意见。接下来塔莉亚使用Word软件的批注工具,在每一章的文档初稿中插入她的编辑建议和所提问题。

我把塔莉亚返回的原稿和带批注意见的版本一并打印出来。接下来,第一遍通读批注意见的时候,我尽力决定怎样对这些编辑意见分门别类。我的目标是按照优先顺序归类——哪些意见需要花费的精力最多,哪些需要花费的精力最少。这种做法让我在修改书稿的过程中,可以更加高效地分配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例如,我会把简单易做的修改放在每天的最后工作时间进行,这个时候我会比较疲倦。对于那些相对困难的修改工作,则是安排在精力充沛、思维敏捷的时候进行。

看完第一遍后,我把编辑意见划分为了四类,其中的三种意见用同一种颜色标注。我在这里的目标是根据任务性质和难易程度过滤编辑意见,而不是像在大学期间看教科书那样,基于记忆或学习的需要来分门别类。

第一类是诸如调整语句之类次要内容。这些通常都是显而易见的固定搭配,不值得花时间去字斟句酌。由于初稿当中这类需要调整的地方相当多,因而我决定不用颜色鲜艳的荧光笔标出。要是用荧光笔把这些地方一一标出,无论选用什么颜色,这种颜色一定会满眼都是,从而使我难以在纸面上迅速找到其他的标注内容。

第二类是需要重新组织的段落或章节。这些地方的修改比第一类略微费时一些,不过一般也不需要耗费我们多少精力。我用黄色笔标出这些地方,因为这是一种柔性的调和色。由于这些修改意见不具有最高优先级,因而不必像第三类和第四类修改意见那样值得我们关注。

第三类是塔莉亚针对某个要点或趣闻轶事提出的问题。这类意见的优先级高于前面两类,因为我们在强调这些问题的时候,需要进行更深入的思考。因此,我用醒目的绿色标注这类内容。

第四类是建议补充某些内容的编辑意见,譬如为了让我们把观点论述得更加透彻,建议多举几个例子之类。这种意见有时候需要我们再做些补充调查或思考。不管是哪种情况,第四类内容都意味着我们需要增补文字,这些工作跟第三类一样,都比完成前两类修改的难度大。

顺便说一句,之所以说在任何一个项目上,聆听不同的观点是很重要的,这又是一个例证。吉姆和我作为两个合著作者,有时候会陷入彼此完全一致的意见之中。需要有一个客观公正、聪慧睿智的局外人——在这里就是编辑塔莉亚——为我们指出改进之处。

在职业生活中,我也会采用上述信息过滤和信息分类的方法。例如,每次开会我都会做笔记,可是这些会议笔记到最后往往会乱七八糟、毫无头绪,因为开会时分组讨论的思路经常是毫无章法可循的。开始说的是主题甲,后来又转到主题乙和主题丙,最后又回到主题甲。有些与会者可能会插入无关的推论,从而打乱正常的讨论。根据同样的信息,另一些人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因而偏离会议的主题。

这些现象未必就是坏事。毕竟开会就是为了让人们发表各自的意见、表达不同的观点。不过,对我而言,不可避免的问题就是会议记录反映出来的经常是杂乱无章的信息和彼此矛盾的观点,从而导致难以提取出自己需要的信息。因此,我每周都会安排时间阅读本周所有的会议笔记。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常也会采用大学期间形成的信息过滤方法,用不同颜色的荧光笔把各种信息区分为几类,再把相关内容融汇整理成一个文件。(大部分会议发言我都是记在笔记本电脑上,利用剪切和粘贴功能,电子记录的整理要容易得多。有关这方面的介绍,详见第11章。)通过事后复读和重新整理,我把所有不重要的内容全部过滤掉,从而把重要的内容记下来。

回顾信息的好处

我采用的信息过滤方法还有一个优点:哪怕是在第一次阅读有关内容几天或者几年之后,也都可以很容易地快速找到关键信息。这一点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前面已经讨论过个中原因:人的记忆极不可靠,即便是非常用心地去记忆信息,那也未必能确保这一信息可以保存在长期记忆之中。当我需要重新整理某些资料的时候,只需浏览彩笔标记出来的内容即可,而不用重复阅读全部内容。

然而,在上大学期间,我并不是止步于仅仅重读经过信息过滤之后的笔记。我经常会把这些内容输入电脑,作为一个文本文件保存起来。如此一来,就可以剪切和粘贴一条条的相关信息,从而使之按照前后词序排列起来。把相关信息按照存放位置分类存放的处理过程虽然有些单调乏味,不过却能帮助我更轻松地建立起笔记内容相互之间的联系。在这种情况下,单是重复过程本身——重复阅读之后,再重写一遍——就会使得重要信息更容易记住。

  

杰克,回去吧。再次回去吧。

——斯迪利·丹乐队,《再来一次》

You go back, Jack / Do it again.

—— Steely Dan, “Do It Again”     

表面上看,重复可能并不像是一个多么明智的组织方法。说到底,一次就把事情做好岂不是要比重复几次的效率更高吗?这个道理往往是对的,不过重复自有其好处,特别是要把信息装进大脑的时候,尤其如此。你要记住,不管是动手写一遍,还是用眼看一遍,重复接触信息能显著增强记忆效果。需要用到信息的时候能够轻松记起,就会更加有条不紊,也更容易取得成功。

因此,我甘冒自我重复的风险,推介自己关于有序组织的第十五条原理://每周拿出些时间回顾关键信息。//事实上,我每天都会接收或汇集与自己设定的目标相关的各种信息,其形式可能是会议笔记、电子邮件,也可能是PowerPoint演示文稿,我会有意把在自己不忙或者头脑清静时会重新回顾的内容标记出来。举例来说,假如我正在看一个打印出来的文档,我会用彩色记号笔把之后需要重复阅读的内容标出。如果是Gmail上的电子邮件,我会给它加上星号。使用微软Outlook邮件管理器的用户可以加上“后续标志”。如果是在Kindle电子书阅读器上看到的内容,我会使用阅读器提供的工具,标记出这个文本,并将其添加到剪切板上。如果是在网上看到的内容,我会给这个网页加上书签。

如果一条信息过于复杂,或者没有必要记下来,我会尽量把它变成数码形式的电子文档保存起来。信息以数码形式保存在我的iPhone手机或平常使用的计算机上,很容易实现信息的搜索、共享和使用(有关这方面的内容,后续章节还会继续介绍)。

理想的做法是尽量把各种各样的数字化信息存放在一个地方。为达到这个目的,我推荐使用电子邮件服务,尤其是像Gmail这样的邮件服务,它可以提供很好的搜索功能,而且还可以访问来自电脑和手机的所有历史信息。

比如说,你十分关注环境问题,有一天碰巧在网上看到一篇有关旅行的文章,说的是位于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博罗(Greensboro)的近邻宾馆(Proximity Hotel),据说这是美国最绿色环保的宾馆之一。你可能从来没有到过美国的这个南方城市,但是,如果你或者你认识的人以后要到那里去,那么你会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下榻之处。你不要把这篇文章剪切下来,存放到一个文件中(如果这么做,我敢保证你很快就会忘得一干二净),也不要在浏览器上加书签。而是把有关上述宾馆的文章内容拷贝到电子邮件中,在邮件内容中额外添加几个关键词,诸如有关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博罗绿色宾馆的旅行文章之类,然后把这一邮件发送给自己。很棒,这篇文章现在就成了可以检索的个人数据库的组成部分。如果打算保存的各种信息都用这个办法处理,那么你就再也不用苦于不记得信息放在哪里了——你知道信息总是放在Gmail(或是你用的其他任何一个邮件服务系统)当中。

不管是通过哪种方式获取的信息,面对某一信息的时候,复读一下信息内容,这都有助于你判断哪些信息不重要,哪些信息该记住。如果每周都能有规律地花一些时间来重新看看有关信息,那么在需要之时记起所需信息的可能性就会提高,因而变得更加井然有序的可能性也会提高。

帮孩子学习

如今很多孩子简直跟大人一样忙,孩子跟大人之间的唯一区别只是他们忙得更有趣一些罢了。即便是这样,忙碌总是意味着做家庭作业(更不要说睡觉)的时间更少。那么,怎样才能帮助孩子充分利用好学习时间呢?
设计故事。前面提到,故事是极为有用的增强记忆的方式,而且任何一个学生都能够理解故事。因此,如果孩子需要记住所学内容,不管这些内容多么细微,都应帮助他们围绕所学内容设计故事。
时常重复。一旦形成故事,就让孩子复述这些故事。要记住,重复可以加强记忆。通过几次重复,可以帮助他们记住故事当中描述的内容。
区分次序。让孩子学会识别所学内容当中最重要的问题,然后鼓励他们首先集中精力学习这些内容。这样可以帮助他们给自己的学习任务安排好优先顺序。区分优先次序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孩子也像大人一样,记忆力是有限的。此外,这种做法也可以帮助孩子养成任务过滤的习惯。
确定极限。在长时间集中精力方面,人人都有一个极限,一旦达到极限,效率就会显著下降(是的,这意味着通宵熬夜是没有用的)。就我而言,专注于某事大约90分钟之后,注意力就会不翼而飞。当今时代,由于视频游戏、互联网、短信息之类新生事物的出现,孩子们很容易分散精力。尽量帮助孩子认识到自己的学习极限,不要强迫他们超越极限,因为那样不仅不会学到更多知识,反而只会陷入精疲力竭的状态——如果这么做,考试肯定考不好。相反,孩子达到学习极限的时候,鼓励他们休息一下大脑,做些轻松的事情,以此养精蓄锐,恢复脑力。等到再次拿起书本的时候,他们就更有可能成功地记住需要记住的内容。

养成信息过滤的习惯

唉,我的过滤办法并不是万能的。把自认为重要的信息分离出来,而把其余信息抛诸一边,可能会错失实际上很重要的内容(只是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些内容的重要性罢了)。这样做也会有丢失孤立信息的初始含义及知识背景,进而得出错误的推导结论的危险。有些时候,人们并没有为过滤出来的信息设定明确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上述风险尤其大。

比如说我在浏览一组文章,为一个演讲稿准备材料,可我没有想明白到底要在演讲中表达什么。那么,在准备过程中,就很难确定哪些信息可以忽略,哪些信息应该留下,哪些信息应该牢记,以备有人提问。采用信息过滤的方法,就得承担错失那些实际上很重要、很有用的信息的风险,甚至因为滤除了相关的语境,从而忘记了信息要点。

不过,可以这样看待这个问题:由于大脑固有工作方式的限制,丢失一些记忆内容是在所难免的。人无法分毫不差地完全记住自己看到的所有信息。如果力图记住所有内容,那就得永不停息地查看材料。我们总是会忘记某些信息,或者记错一些内容,这是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忘记某些信息产生的后果通常不会比开始就没记住更严重。比起过滤信息,一字一句地阅读耗费的时间要长得多,而且也更难做到,起码对我而言是这样。况且即便那样做,同样也有忘记的风险。因此,倒不如采用过滤的办法来得好。这种做法简单易行,大脑更加轻松。

既然我已经撒下过滤的种子,你或许实际上已经对本书的内容进行了过滤,要不就是正有开始过滤的打算。不用担心,我已经替你过滤了一遍。本书每一章末尾之所以都会以“你一定要知道的”作结,对最关键的要点提供快捷的温习回顾,原因就在这里。当然,我认为重要的内容可能跟你觉得重要的内容截然不同。万一出现这种情况,那你会愿意通读全书。

过滤阅读内容可能还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而且这还是个大问题。面临巨大压力的时候,过滤会变成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会漏掉极其重要的内容,想想都很可怕。而且由于你心绪烦乱、精力分散,这种风险有增无减。

珍妮生病期间,接受过各种各样的治疗,做过不止一次的手术。她不停地去看不同的医生,住不同的医院。似乎每周都会出现不计其数的新症状,对症治疗的办法也会应运而生。我们很难搞懂所有的医疗信息,这些内容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能力,几乎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医生会告诉我们有关情况,可是在重重压力之下,无论是珍妮还是我,谁也不可能完全记住这些内容。

即便没有纷至沓来的治疗信息,单是珍妮的病情本身就足以让我们焦头烂额了。哪怕碰到的是很好的医生,哪怕我一贯倡导忍耐,我还是会心绪烦乱、惊恐不安,何况我还不是病人。面对那么多扑面而来、应接不暇的信息,那种无助感似乎使得一切事情都雪上加霜,愈加恶化。

关键在于,不管你面对什么样的磨难考验,信息过滤都是一个挑战。不过,这种方法还是很重要,大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在你面临危机之前,无论哪种方式对你有效,我都要推荐你开始践行过滤方法,原因就在这里。在生活当中的某些关键时刻,总会有一些突如其来而又极其重要的全新信息让你应接不暇,这是无可避免的现实,而你可能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应付这些事情。如果你已经养成了信息过滤的习惯做法,那你头脑冷静地处理好相关事情的胜算就会大一些。

你一定要知道的

· 鉴于每天都有大量信息汹涌而来,只把真正需要记忆的内容记住,这是十分重要的。清除杂乱信息的第一步就是过滤。

· 为了实施信息过滤,在阅读之前或者阅读过程当中,尽量明确围绕这些信息需要实现的目标。不管是一本书、一篇文章、一个网帖,还是一堆邮件,都应对相关材料进行通读。根据此前设定的目标,立足对信息所做的不同处理,将其分门别类:可以忽略的内容,记下来以备今后复习的内容,以及需要当场记住的内容。也可以根据有关信息的背景,把需要记住的信息划分成更小的类别。

· 明确获取信息的目标,有助于组织信息,同时也有助于记忆信息。因为知道自己今后计划如何使用信息,你就能形成有关这一信息的背景,或编成一个故事,而这些做法都有助于记住信息。

· 如果没有目标,过滤会更困难,不过,也能实施过滤。重复和回顾通常可以帮你确定目标。

· 要么用笔记下来,要么重读有关内容,重复的方式都能加强记忆效果。每周都抽出一定的时间,回顾温习本周搜集的信息——会议记录、电子邮件、收藏网页,如此等等。需要关注某个主题的时候,再次回顾温习相关信息,有助于记住这些信息。需要用到信息的时候能够轻松记起,就会更加有条不紊,也更容易取得成功。

· 只要有可能,就把大块信息(或行动)分解成小块。这样一来,就不会感觉那么困难,而且也能提高记住相关信息的可能性。此外,信息分解会让你找出其中的规律和主题,从而可以在目标的指引下,采用最有效的方式来组织信息。

· 尽早根据自身情况开始养成信息过滤习惯。万一今后在危急之中面临信息冲击,信息过滤会让你处乱不惊,有条不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