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赛车、篮球、短裤及歌剧:
认识自己的短处,突破制约

到此为止,我已经描述了人人都会面临的诸多制约。大脑及其对我们所思所为的限制,是一个大制约。其他制约来自陈旧过时的假设与社会结构,诸如朝九晚五的工作日和学校每年都放的暑假。

不过,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你我都还有自己所受的特别制约,这些制约阻碍我们实现有序组织、取得成功。在这一章,我将向你展示如何认识自己所受的独特制约,如何开发绕开这些制约的策略,从而帮助你规避这些问题。

这里有个实例,反映的就是我要讨论的自己的个体制约。我喜爱赛车,只要有可能,我也会成为一名一级方程式赛车手。不过,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一个原因是我个子太高了,在赛车这件事上难有作为。更重要的是,我反应太慢了,无法适应风驰电掣的速度,即使摄入大量的咖啡因也不行。唉,又一个梦想就这样破灭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对我来说,举这个例子就够了。说说你的情况吧。你的个体制约是什么呢?你可能有一贯拖拖拉拉的毛病,或者你有强迫自己追求完美的倾向。你可能总是习惯于事后诸葛亮,你可能太容易三心二意,可能你的记忆力分外糟糕。抑或你像我一样,患有诵读困难症。这不过是诸多个体困难中的少数实例,这些困难导致你在个人的工作和生活中无法实现有条不紊。不过,结果并非必然如此。

这些个体制约带来的问题在于它们具有强制性。妨碍我们实现自己的目标,这是它们可恶的习性。因此,为了更好地做到有条不紊,十分重要的一点就是充分理解你面临的制约和挑战:它们来自何处,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自己假想的;它们是自身固有的,还是遗传而来的;它们如何对你本人以及你实现目标的能力产生影响,而你又能对此切实做些什么。当你不能坦承自身面临障碍制约的时候,你就会无谓地浪费时间、精力和财力,或者是没有办法把事情做好。如果你能振作起来,那你所受的压力就会进入恶性循环阶段。

  

上帝赐我以平静,让我接受无可改变的事情;上帝赐我以勇气,让我改变能够改变的东西;上帝赐我以智慧,让我确知二者的差异。

——宁静祷词,通常认为出自莱因霍尔德·尼布尔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The Serenity Prayer, often attributed to Reinhold Niebuhr     

有些制约绝对在我们的控制之内,可以去改变或克服;而另一些制约,比如我的身高,则完全不受控制。不过,我们可以绕开这样的制约。

一般而言,有两大类制约:假性制约和真实制约。我们所受的很多限制看起来都是真实制约,可能真是这样,不过,它们也可能不是真的。或许你仅仅是在以往经历、过往经验、他人说法或社会结构的基础上,把它们假定为真实制约。学会识别、接受并绕开你的实际制约,从而不在你无法改变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和精力,这就是本章将要讨论的内容。

识别假性制约与真实制约

以我关于有序组织的第七原理开始://进行组织安排时,要绕开的是实际制约而不是假性制约。//

这很简单,对吗?并非如此。识别自己所受的真实制约,需要少许心灵搜索,需要一些来自信任者的有效投入,还需要一点儿无畏的勇气。不过,这些都绝对值得投入。

某样东西是不是你的真实制约,这取决于很多因素,具体环境就是其中之一。譬如,身高让我无法成为一名赛车手,因此在这一具体环境中,身高就是我的一项实际制约。但是,假如我的目标是当职业篮球运动员,那么身高就不是制约因素。然而,我讨厌在公开场合穿短裤,这个问题又会成为可能无法克服的一个制约。

与生活的相对性是决定制约真假的另一因素。对某人而言的实际制约对你来说可能就是一个假性制约。我在第2章中提到,我们很多人继续遵从朝九晚五的工作日传统,或者说深受这一传统的影响。这个传统从一个制约——组织工人在生产线上工作——演化而来,而这个制约现在已经不再影响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因此,对在工厂上班的那些人而言,朝九晚五的工作日可能就是一个实际制约。除了另谋他职,他们对这个制约确实无可奈何。

对你而言,朝九晚五的工作日可能看起来像是一个实际制约。由于种种原因,公司希望你从上午9点到下午5点一直都在岗。但是,很多公司实际上并非真的需要所有员工从上午9点到下午5点都待在办公室里——他们只是想当然而已。因此,假如你稍事停顿,思考一下这个问题,难道不觉得对你来说,朝九晚五的工作日、从星期一到星期五的工作日实际上是一种假性制约吗?

有些时候,我们会被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制约给吓退。只是因为别人告诉我们存在这些制约,我们就信以为真。这个世界上充斥着令人烦恼的故事,这些故事的根源在于“把并不真实的制约当作真实的制约”这一不当假设。

请看一个真实的故事:最近,一位80多岁的老妇人跟本书合著作者吉姆谈起歌剧。她说:“年轻时,我想当一名职业歌剧演员。可是老师说我不够优秀,因此我从来没有努力尝试过。”

然而,这位老妇人有一盘自己的独唱录音带,她唱的是一首特别著名的咏叹调,磁带录制于50多年前。她把磁带放给吉姆听,她歌声甜美,唱得十分有力。要不是那位老师给她设置了这个制约,要不是她轻易相信了老师的话,吉姆的这位朋友将会作为一名歌剧演员,取得事业成功。

当然,我们每个人都会受到很多实际制约,无论你如何看待它们,那都是实实在在的真正制约。实际制约总是会以某种方式成为强加给你的约束限制。你不能简单地假定自己受到某种制约,对于社会、配偶、老师以及其他任何人告诉你的种种制约,你也不能轻易相信。

实际制约通常涉及你绝对无法控制的某些因素。这种制约可能琐细而又短暂:在联邦快递发货截止之前,你只有10分钟时间赶到那里。你按时赶到,结果发现人家提前几分钟关门了。完了!除了往机场狂奔,力争赶上联邦快递的最后一个航班,你什么办法也没有。而你在意的可能正是钱:每月都有一大笔抵押贷款需要偿还;你刚刚被解雇,只能领到一个月的辞退补偿;就业形式十分严酷。不管怎么说,当你至少面对其中一个问题时,这些就是真实制约,你没有办法控制。然而,假以时日,你就可以有所作为,成功绕开它们,抑或是将其带来的影响降至最低程度。

无论你面对什么样的制约,第一步都要像这样去辨别它们。花上几分钟,把你能辨别出来的那些让你无法高效工作、难以实现有条不紊的所有制约写下来。接下来,尽力判定已经辨别出来的这些挑战是切实存在的,还是主观假定的。相信我,这项工作并不轻松。

认识自己

制约问题的诡异之处在于,即使我们认为对自己面临的制约了然于胸,可是却经常出错。我们的确不擅长对自身和环境进行客观评估。譬如,在开车和管理员工这些普通工作上,大多数人都相信自己要好于常人。但是,我们不可能都比常人表现好。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常人的平均水平一定会高得多。

假如某些任务特别艰难或者极不寻常,我们经常会认为自己不如常人。我给你打包票,在连接家庭影院的有关部件这件事上,你不会比邻居更差劲。如果说我们不会人人都比常人好,那么我们一样也不会人人都比常人差。

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我们也还倾向于高估自己的控制能力。赌徒经常会向我们展示这种谬论。在赌桌旁边,你有过如此“幸运”而舍不得放下色子的经历吗?你光想着自己会在下一轮赌博中取胜。有时候你会赢,有时候你会输。不过,关键在于控制色子的是运气,而不是你。

既然内心会跟我们玩这个把戏,我们怎样才能判定自己所受的制约是什么呢?我以关于有序组织的第八原理作为回答这个问题的开始://对自己要坦诚,但是千万不要自我评判。//

打个小岔:对自己不诚实,我们就会无谓地把自己的生活(通常还有身边人的生活)复杂化。对自己以及他人诚实,不仅理当如此,而且还是节省时间和精力的极好方式。试想:一个谎言引来一个接一个的谎言,很快你就不得不疲于记住你撒谎说了什么,对谁撒了谎。为了自圆其说,你要耗费大量脑力。老实说,把这些脑力用在更能提高工作效率的事情上,不是更好吗?

好的,回到我们的既定题目:想要判定自己所受的实际制约是什么,你可以对自己试试企业界频频使用的“360度绩效评估”技术。在公司中进行这种评估时,同事、下属和上司会对你的工作绩效做出反馈,包括你的工作是良好还是差劲,你的优点和缺点各是什么,如此等等。

  

我随心动。

——迷幻皮草乐队,《我以我的方式爱》

I follow where my mind goes.

—— The Psychedelic Furs,

“Love My Way”     

当然,这件事并不好玩儿。不过,第三方的看法经常会给你启发。跟配偶、挚友或其他能向你开诚布公地提出自己观点的人谈谈,甚至孩子都可能发表一些妙趣横生的评论(孩子往往是至真至诚的)。问问你信得过的人,了解一下在他们看来你的优缺点是什么;你甚至可以把自己刚刚总结出的制约清单念给他们听,让他们坦诚地告诉你,他们认为哪些约束出现在你身上。你可能会听到几个人共同提及的内容,这将会帮助你发现导致自己“陷入自身固有方式”的行为模式。

我知道这种办法看起来可能具有一定的胁迫性。如果是这样,你可以尝试着先迈出一小步。你是在某个项目上反复努力却毫无进展吗?那找一个人聊聊,这个人应该是你信得过的,而他也会对你推心置腹地反馈意见。你可以向他描述自己所面临的困难以及你对项目之所以举步维艰的猜疑,然后问问他是否同意你的分析。

我举个例子来说明第三方的观点是多么有用。我读研究生时,必须要为学术会议和学术期刊写论文。有一篇论文写的是自己刚刚完成的一个独特实验,论文有一个主题,也符合指定的字数要求。我对论文要达到的目标和我自己的目标一清二楚,而且我对相关材料也有客观冷静的了解。

但是由于某种原因,我为了完成论文而苦苦煎熬。我知道肯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但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因此我把论文放在一边,希望通过解脱出来而获得深入认识。这个办法无法奏效的时候,我就询问几个亲朋好友,看看他们认为让我一筹莫展的原因是什么。征询对象包括一位期刊编辑,他多年来负责的那个期刊是我的专业领域中最受尊崇的刊物之一。这位编辑的建议简单明了、开诚布公而又鞭辟入里:“你写论文是为了看起来显得聪明灵巧。只要写得清晰明白就好了。”

这位编辑指出了我起初没能看到的一个制约:为了在读者面前显得聪明灵巧,我的论文写得太过辛苦了。由于有这样的愿望,我在论文中会写出超长、费解、看似博学的句子,其中充斥着动辄就是几十个字母的长单词,摆出一副学识渊博的面孔。我写的论文是那样的“聪明灵巧”,以至于简直无法读懂。

我回头改写论文,这次写出来的就是清晰明白的短文章了。虽然我在这件事上面临的制约是实实在在的,但是通过实事求是地回顾反思、开诚布公地寻求帮助,我还是能够辨别并克服这一制约。

顺便说一下,那篇论文发表了,应该归功于征询请教。

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你对自身以及真假制约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呢?你可以回顾检视一下近期刚刚完成的其他项目(我所指的并不限于工作中的项目,也包括个人项目)。哪些是你的成功之处?什么地方可以做得更好?现在去做会有什么不同?如果你能针对自己完成的两个以上的项目,检讨一下是如何完成的,你就会发现某种模式,从中洞悉容易让你摔跟头的地方。

什么会让你惊恐不已,什么会让你压力重重,什么会让你灰心丧气,什么会让你愤怒恼火,也要对此加以特别注意。如果你像我一样,受到重重制约的挤压之时,你就会经历上述情绪。你感受到的这些情绪越强,你所面临的制约就越大。

坦诚地检视一下你所处的环境,这也是很重要的。这个世界定期在你前进的道路上设置的实际路障(相对的是假定路障)是什么?譬如,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老板希望你干的所有事情?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时间总是不够呢?是因为你没能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吗?或者是因为你为了讨好老板,应承的事情超出了个人的能力范围?要记住,如果你不知道问题是什么,你就不可能解决问题。

制约是否在你的掌控之中?

好了,你已经辨别出自己所受的制约,而且也把假性制约和真实制约区分开来了。在这个时候,稍微深入一下是大有裨益的。你应该想要判定哪些实际制约在你的控制之中,而哪些又不受你控制。为什么呢?因为你不想在自己无力改变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有些制约无法克服,你所能做的全部工作是在组织安排时绕开它们,希望把由此造成的影响减到最小。譬如,无论你多么努力,一天永远也不会多于24小时,一周也不会多于7天。即使你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时间对你也还是像对我一样,最终会流逝。为你我双方考虑,我希望虚度光阴的时间不会太长。与此同时,我们不得不把时间作为无法改变的因素加以接受。时间对我们的目标造成影响,我们要现实地看待,并相应地制订计划。

还有一些其他的制约,超出大多数人的控制范围。对我而言,就是诵读困难症,没有什么药物和治疗手段能让病症消失。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在改变诵读困难症给我带来的影响方面无能为力。

  

时光不停地滑过去,滑过去,一直滑向未来。

——史蒂夫·米勒乐队,《如鹰高飞》

Time keeps on slippin’, slippin’, slippin’ / Into the future.

—— The Steve Miller Band, “Fly Like an Eagle”     

例如,由于患有诵读困难症,我的方向感极差。在应对这一挑战的时候,一个办法是不要别人帮助,假定通过不断的试错和反复,最终总能找到自己要走的路。

不过,与此不同,我会把能够帮我抵达目的地的手段尽可能多地列出来。很幸运,总是有朋友会亲自驾车或为我指路,帮我抵达要去的地方。技术手段也可以帮我绕开这个制约。我的汽车、摩托车和手机上都装有全球定位系统,可以帮我确定方向。网上还有很多在线地图,我也经常使用。

如果这些手段都不管用,我还有一个后备计划:数转弯。假设要到某个陌生的地方去,我会留意怎么抵达目的地——一个左转弯,经过两个路口,然后右转弯,到红绿灯之后,再向左转。后来返回时,我就按相反的方向转弯。这种窍门通常是管用的,因为我的组织安排是绕开制约——诵读困难症,而不是对抗制约,忽视制约,或者否认制约造成的影响。

然而,绕开制约并非总是那么容易。有时候,超出我们控制范围的制约刚好就潜伏在你能控制的那些制约的表面之下,反之亦然。假如你已经辨别出远距离的通勤是你面临的主要制约,结果会怎样呢?你可以搬家,住得离公司更近,要么你可以每周在家工作几天。不过,卖了现在的房子,你马上还买不起新房子,那就只剩下在家工作这个办法了。不幸的是,老板不允许你这么干。他的倔强可能不在你的控制范围内,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你没有其他选择。譬如,在通勤途中,你可以找到提高工作效率的新方式:在火车上利用笔记本电脑工作,开车时收听商务课程的讲课录音,如此等等。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可能,总是要寻求可以绕开障碍与限制的创造性新方式,这才是关键所在。

源自情绪的制约最难识别和控制,不过也不是绝对做不到。你可能长期超负荷工作,或者因为你好说话,或者因为你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或者是你一心想当英雄。这会成为有条不紊的一个重大障碍,因为如此一来,在待办事项清单上总是会有你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等在那儿。

  

我们的全部所需不过就是一点儿耐心。

——枪花乐队,《耐心》

All we need is just a little patience.

—— Guns N’ Roses, “Patience”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制约,你都得坦诚地面对自己的举止、行动、愿望和情绪。尽管听起来可能有点多愁善感,不过还是要考虑一下:在希腊悲剧中,男主角的典型特征就是自我毁灭,因为他们不会坦诚地检讨自己。显然,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对坦率诚恳的自我评价抵抗有加。

何时忽略制约

然而,辨别并绕开制约并非没有风险。你可能会对制约想得过多,看得太重。即便制约真的超出你的控制,那也不意味着你就应该放弃手头的工作。如果你选择放弃,新思想、新经验、新结果就没有了产生的空间。关于有序组织的第九原理://要懂得什么时候忽略制约。//这一原理应该谨记在心,原因就在这里。

再以职业汽车赛为例。1995年,一位古稀高龄的老人出现在代顿举办的劳力士24小时耐力赛的赛车手中。毫无疑问,这位赛车手知道自己的年龄是实现目标的重大制约(这个制约显然无法控制)。即使比他年轻得多的高龄选手,以前也从来没有在这项赛事中获胜过。虽然如此,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参加比赛,而且他这个车队取胜了。顺便说一句,你可能听说过这个人吧,他叫保罗·纽曼。

不过,怎么才能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忽略制约呢?你可以用自己的优势来衡量面临的制约,这些优势可以是娴熟的技巧、现成的资源以及来自别人的帮助之类。你也要把风险因素考虑在内:假如忽略制约,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是什么?纽曼的年龄肯定是个制约,不过同时也是一个优势:这个年龄让他有了多年的赛车经验。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好几场汽车赛中获胜。因此,可以认为他起码有机会帮助自己的车队赢得劳力士24小时耐力赛冠军,这样的想法并不荒谬可笑。作为车队的一员,他足智多谋,表现卓越。

之前,我曾经提到过我们强加给自己的情感制约。说到这个问题,害怕大概是我们人人面临的最大制约。在刚才的例子中,纽曼没有因为害怕失败,或者害怕犯傻,或者害怕什么别的而退缩。这是一条十分重要的经验,很多时候,对待害怕的最好办法就是置之不理,而不是忧心忡忡。

压力带来的制约

压力感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制约。处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你经常无法理性思考,很可能会让原本已经很糟糕的形势雪上加霜。

我有一个亲身经历的实例,在本书其他部分还会继续讨论这个例子。向别人讲述这个故事是极其痛苦的,但我希望故事可以帮你认识到井然有序的重要性,从而让你面对意外打击时能够应付自如。

几年前,在我还没有遇到桑娅的时候,我和一个名叫珍妮的女士生活在一起。我们两个是在嘉信理财公司共事时走到一起的。有一天,在一次大型会议上就座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女,她有一双明亮的蓝眸,皮肤像珍珠般白皙,脸上带着灵动的微笑。这位不认识的同事貌美出众,衣着光鲜,眼睛里透出一股调皮淘气的神情。她隔着大半个会议室向我挥手致意,接着就匆忙藏身于邻座的身后,突然显出很害羞的样子。

没过多久,我就爱上了这个可爱、和蔼、文雅而又透着一股淘气的幽默感的高跟鞋美女。珍妮对金银珠宝和捷豹汽车钟爱有加,她喜欢养狗,疾恶如仇,对购物乐此不疲。一个年轻同事曾经恶毒地指责珍妮是个金发碧眼的荡妇。珍妮拥有博士学位,在通用电气、安盛咨询以及嘉信理财公司事业有成,对于这样的羞辱,最有资格一笑置之。一些二十几岁的同龄人对她满怀妒意,她对此欣然接受。

音乐是珍妮和我的共同爱好。她曾是本地乐队的一名歌手,她十分喜爱自己演唱的那些歌曲。她十几岁的时候,生活在印第安纳州,经常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听着手提式留声机播放艾尔顿·约翰的唱片,梦想着他发出的声音和他讲述的故事,有一种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的感觉。

  

抬眼观望,她在歌唱。

——艾尔顿·约翰,《小小舞女》

Looking on / She sings the songs.

—— Elton John, “Tiny Dancer”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珍妮有两条狗:一条是她从动物救助站里救出的达尔马提亚犬明妮,一条是有人丢弃在杂货店外边一个纸盒里的拉布拉多混血猎犬蒂龙。我几乎就像爱珍妮一样,爱上了这两条狗。

后来,珍妮在2006年2月被诊断出患有胆管癌。

珍妮患病的那几个月,真是令人恐怖。在此期间,有天晚上她出现紧急情况,需要叫救护车把她送到当地医院,以稳定病情。病情一旦稳定,珍妮将转入斯坦福大学医院,在这家医院她可以得到全方位的治疗。

可是我没有陪她去斯坦福,因为很疲劳,打算睡会儿觉。当然,这不仅是自私的行为,而且还铸成了大错。我离开的时候,好心办坏事,把珍妮的衣服和钱包带走了。

假如你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你一定会相信:这真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珍妮的钱包里有她最重要的资料:医院诊疗卡和医疗保险委托书。对于住院接受合适的重症治疗,这些资料至关重要。我们两个都知道她需要这些资料,可是两个人都顶着异乎寻常的巨大压力,心烦意乱(如果这不算是巨大制约,那我真不知道什么才是巨大制约),压根儿就不能明明白白地考虑问题。而我做出把她的衣服和钱包带走的犯傻决定,导致的结果只能是一场争吵,从而让珍妮所承受的压力更大——这恰恰是她最不需要的。

应该承认,在你帮助配偶或伴侣度过临终治疗之类危机的时候,有条不紊的理性思考是极其困难的。压力大的时候,你本身的个体制约——在我的例子中,是容易忘事——会成倍放大。就像刚才这个例子,制约放大带来的后果通常就是压力更大。在非常复杂难办的那些事情发生之前,能够辨别出并准备好绕开自身制约的策略,这是极其重要的,原因就在这里。在你身边能有几个可以清清楚楚地思考问题的人,他们的压力不会像你那么大,这也是很有裨益的。在下一章中,关于这个问题还有更详细的讨论。

你一定要知道的

· 无论是身体的、心理的还是社会强加给我们的制约,我们人人都有自己面临的独特制约。

· 为了更好地实现有序组织,充分理解你面对的制约和挑战是十分重要的:制约来自何处,它们是实际存在的还是主观假想的,这些制约如何对你造成影响,你对它们能够切实做些什么。

· 有两大类制约: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的假想制约,实实在在的真实制约。了解二者之间的差异至关重要,这样你才不会因为力图克服那些并不存在的制约而浪费时间和精力。

· 很难确定我们面临的真实制约是什么,因为我们在对自己和环境进行客观评价方面真的很差劲。这正是需要我们请求别人帮忙的时候。

· 在那些真实制约当中,有些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其他那些可以缓解,却无法完全克服。另外还有一些制约完全就在我们的控制之外。我们越早辨别出那些制约的性质,我们就可以越早停止在不可能产生积极结果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 要懂得什么时候可以忽略自己的制约。找出经验技巧和现成资源之类优势,在你的制约和优势之间进行权衡比较。还要考虑到可能面临的风险。假如忽略制约,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无论要做什么样的决定,尽量不要让非理性的害怕占据主导。害怕是一种情感制约,经常是最可忽略的因素。

· 在不可预料的意外发生之前,对于那些面临压力时还会变本加厉的制约,要及早辨别并准备好绕开它的有效策略,这是十分重要的。假如要面临一场危机,通过这种方式,你可以更好地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