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城市野草

生命在生物圈二号中不断繁衍,生生不息。生态瓶里肥沃富饶,生机勃勃。生物圈二号头两年诞生的幼崽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系统关闭后头几个月里诞生的夜猴。两只非洲矮山羊孕育了五个小生命;奥萨博岛猪[1]产下七只小猪;一条格纹交错的乌梢蛇在雨林边缘淡黄色地带迎来了她的三个小宝宝;蜥蜴把众多的蜥蜴宝宝悄悄藏在了沙漠岩石下面。

不过,所有的大黄蜂都死了。四只蜂鸟也都死了。围湖里的一种珊瑚(总共有40支)也走向了「灭绝」,仅存一支。所有的蓝带雀还在过渡笼里时就都死了,也许亚利桑那州异常多云的冬天太冷了,它们受不了。生物圈二号内的生物学家琳达·利很伤感,她想,如果早点把它们放出来,说不定它们能自己找到一个温暖的藏身角落。此时,人类成了懊悔的神。而且,命运始终具有讽刺意味。在系统封闭之前,三只英国麻雀偷偷地溜进来,成了不速之客,在这里快乐地生活。利抱怨说,麻雀既傲慢又吵闹,甚至一意孤行、粗鲁不堪,而蓝带雀优雅、安宁,是悠扬的歌唱家。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斯图尔特·布兰德有一次在电话里刺激琳达:「你们这些人怎么回事?为什么不顺其自然呢?留着麻雀吧,别再想那些蓝带雀了!」布兰德极力推荐进化论:找到活下来的生物,任其自然繁殖。让生物圈告诉你自己要向何处发展。利坦白地说:「第一次听斯图尔特这么说时,我被吓了一跳,不过,我越来越赞同他的说法。」问题是,不速之客不仅只有麻雀,还有生长在人工热带大草原上的霸道的藤蔓,沙漠上的热带草原草,无处不在的蚂蚁,以及其它不请自来的生物。

城市化导致边缘物种[2]的出现。当今世界分裂成一个个的小斑块;存留下来的荒野则被分割成岛屿;那些能够繁衍生息的物种最适合在斑块间的区域茁壮成长。而生物圈二号就是各种边缘地带的紧缩合集。它单位面积所包含的生态边缘比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多。不过它既没有所谓的中心地带,也没有幽暗的地下世界。欧洲的大部分地区以及亚洲的许多地方,还有北美洲东部都正在逐渐显露出这个特点。边缘物种都是些机会主义分子:乌鸦、鸽子、老鼠和杂草,它们在世界各地的城市边缘随处可见。

林恩·马基莉斯,这位直言不讳的斗士、盖亚理论的合著者,在生物圈二号封闭以前就对它的前景作出了预言。她告诉我,「这个系统最终将被『城市野草』所覆盖。」「城市野草」是指那些活跃在人类制造出来的一块块栖息地边缘的各种动、植物,它们随遇而安。而生物圈二号正是最典型的斑块化的荒野。根据马基莉斯的推测,当你最终打开生物圈二号大门的时候,你会发现里面到处都是蒲公英、麻雀、蟑螂和浣熊。

人类的任务就是防止这一切的发生。利说:「如果我们不干预的话——就是说,没有人铲除那些过于成功的物种——那么我相信生物圈二号可能会朝林恩·马基莉斯预言的方向发展:最终成为狗牙草和绿头鸭的世界。不过,因为我们在做有选择的砍伐,我想,这种结果不会发生,至少在短期内不会。」

我个人心存疑惑,不知道生物圈人能否操控由3800个物种自然生成的生态系统。在最初的两年里,云雾缭绕的沙漠变成了雾气笼罩的灌木丛——其湿度高于预期,草儿们喜欢这里。疯长的牵牛花藤越过了雨林的天蓬。为了能按自己的心愿发展,这3800个物种采取迂回、智取、暗箱操作等各种战术,一步步瓦解了生物圈人想要成为「关键捕食者」的目标。那些随遇而安的物种十分有韧劲。何况天时、地利、人和俱在,它们怎么会走呢?

有弯喙矢嘲鸫为证。有一天,一位来自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部门的官员出现在生物圈二号的玻璃窗外。蓝带雀的死亡上了电视新闻,动物权益活动家们不停地拨打他办公室的电话,希望他能够履行职责前来审查,看看生物圈二号里的蓝带雀是不是他们从野外捕获并带到那里致死的。生物圈人向这名官员出示了收据和其他证明文书,证明已故的蓝带雀不过是笼养的店售宠物,其身份符合野生动物部门的规定。「顺便问一句,你们这里还有什么其他种类的鸟?」他问他们。

「现在只有一些英国麻雀外加一只弯喙矢嘲鸫。」

「你们有没有饲养矢嘲鸫的许可证?」

「呃,没有。」

「你们应该知道,根据《候鸟协定》,圈养矢嘲鸫是违反联邦法律的。如果你们故意圈住它,我必须给你们开一张传票。」

「故意?不,你误会了。它是一名偷渡客,我们想方设法要把它赶出去,也试过利用一切能够想到的办法来诱捕它。以前我们没想让它进来,现在也不想让它留在这里。它吃了我们的蜜蜂、蝴蝶,还有一切它找得到的昆虫。如今,昆虫已经所剩无几了。」

狩猎监督官和生物圈人在厚厚的气密玻璃两侧面对面地交谈。尽管他们近在咫尺,却需要通过步话机谈话。这场梦幻般的对话仍在继续。生物圈人说,「瞧,即使我们把它抓住了,也没法把它放出去。我们还要被封闭在这里一年半呢。」

「噢。嗯,我知道了。」监督官停了一下,「那好,既然你们不是有意把它圈起来的,那我就给你们发一张圈养矢嘲鸫的许可证,你们可以在开启系统以后,再把它放出来。」

有没有人愿意打赌它永远也不会出去?

顺其自然就好。不同于脆弱的蓝带雀,精力充沛的麻雀和倔强的矢嘲鸫都爱上了生物圈二号。矢嘲鸫自有它迷人的魅力。清晨,它的妙曼歌声飘越荒野;白天,它为劳动中的「关键捕食者」们喝彩。

生物圈二号里自行交织在一起的杂乱生物都在奋力抗争。这是一个共同进化的世界,生物圈人不得不和这个世界一起进化。而生物圈二号正是专为测试一个封闭系统如何共同进化而建造的。在一个共同进化的世界里,动物栖居的大气环境及物质环境和动物本身一样,适应性越来越强,也越来越栩栩如生。生物圈二号是一个试验工作台,用来揭示环境如何统治浸入其中的生物,以及生物如何反过来支配环境。大气是极为重要的环境因素,大气产生生命,而生命也产生大气。结果表明,生物圈二号这个透明的玻璃容器是观察大气和生命交互作用的理想场所。

奥萨博岛猪(Ossabaw Island pig):生活在美国乔治亚州海岸对过不远的奥萨博岛,由四百年前从西班牙引进、逃入岛东南树林的猪种野化繁衍而成,属濒危猪种。其特点为:矮小,耳尖,喙长,皮厚,脂肪多,有黑、斑点黑、白、红、褐五种颜色,保有西班牙猪种的遗传特征。为适应该岛春季食物短缺的生态,该猪种形成了独特的脂肪代谢系统,并在储存大量脂肪的同时,患有低度、非胰岛素依赖的糖尿病,是医学实验的理想品种。

边缘物种:指生活于群落交错区里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