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凯斯用手挠了挠他的头顶,向后半躺着坐在椅子上,看着包围着舰桥的星空全息像。在杰格回来报告检测结果之前没有什么其他的事可做。莉萨依旧不在,她正和车厢一起工作,阿尔法班的换班时间已经到了。凯斯呼出一口气——也许发出的声音大了点。此时,菱形正在他工作站前和他讨论一些问题。艾比人的传感网闪过一片亮光。“感到烦躁吗?”他那经过翻译的声音问道。

凯斯点点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是因为杰格吗?”艾比人问道。

凯斯又点点头。

“红行为礼貌方面,我觉得他并不是那么差。”菱形说道,“就瓦达胡德人一贯的行为方式来看,他的举止还是比较优雅、比较有教养的。”

凯斯转过头去,看着那片恰好遮住了杰格刚才走过的那个门的星空。“他太……太具有竞争性,太好斗。”

“他们瓦达胡德人都是那样的,”菱形说道,“至少是男人都那样。你在‘泥浆’上待的时间长吗?”

“不长,尽管当人类和瓦达胡德人第一次接触时我就在场。我一直认为,对我来说,最好离‘泥浆’远远的。我想,我……我仍然因为索尔·本·亚伯拉罕去世这件事而耿耿于怀。”

菱形沉寂了一会儿,可能是在咀嚼这句话的含义。然后,他的传感网又闪起一片亮光。“我们的这一班已经结束了,亲爱的凯斯。您能和我一起再待上几分钟吗?”

凯斯耸了耸肩,站了起来。他向屋内的所有人说:“干得好,各位。谢谢你们。”

李安妮转过身来冲着凯斯一笑,浅金色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跳跃着。菱形和凯斯一起向阴冷的走廊走去,地球人在前,艾比人滚动着跟在他身后。

两个纤细的机器人也正行走在走廊上,一个拿着为某人准备的午餐盘,另一个从地板上滚过来一个吸尘器。凯斯仍然私下里认为这些机器人只是一些PHART——是“遥控的流动劳工(PHATOM)”的缩写。但是当瓦达胡德人发现星丛使用的术语不仅包含缩写词,缩写词内还嵌套了其他缩写词时①,他们大发脾气,极为不满。

【① PHATOM本身就是个缩写,PHART是PHATOM的缩写。】

通过走廊墙上的一扇窗户,凯斯能够看到一条垂直的海豚通道,这些管道内含有一段段一米厚的水柱,水伸之间隔着十厘米厚的、南力场来定位的空气带。这些空气阻隔带使得水压不会随着管道高度的升高而升高。他正看着的时候,一条长着大鼻子的海豚掠过他的眼前向上游去。

凯斯看着菱形,后者的传感网上又闪起一片光来。

“什么事这么可笑?”凯斯问道。

“没什么。”艾比人回答道。

“别怕,说吧。什么事?”

“我刚才在想萨今天说的一个笑话。换一个灯泡需要几个瓦达胡德人?答案是五个——而且他们中的每一个都要归功于自己。”

凯斯皱了皱眉头。“李安妮几周前给你讲了同样的笑话。”

“我知道,”菱形说道,“那时我也笑了。”

凯斯摇了摇头。“我永远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你们艾比人能就同一个笑话笑了一次又一次。”

“如果我能的话,我会耸耸肩以示对你的不满。”菱形说道,“当你欣赏同一幅油画的时候,每次你都会觉得它很好看。每次吃一道好菜的时候,你也会觉得它很好吃。为什么听同一个笑话的时候,你不能觉得每次都好笑?”

“我不知道。”凯斯说道,“幸好你现在每次见到我的时候,不再重复那个愚蠢的笑话‘那不是我的轴——那是我的进食管’。这很惹人烦。”

“对不起。”

他们继续向走廊深处走去,都不说话。然后菱形说道:“你知道,凯斯,如果你在瓦达胡德人的星球上待的时间长一些,你能更容易地理解他们。”

“哦?”

“如果你允许的话,我想说,你和克莱莉萨一直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们艾比人的个体之间没有这样亲密的关系,我们在自身的部件中组合基因,而不是通过与配偶的结合。哦,我对我的其他组成部件很满意——比如说我的轮子,它虽然没有知觉,但是它与地球上的狗拥有同等的智力。我和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让我感到极大的愉快。但是我发现,你所享受的你和克莱莉萨之间的那种关系具有更加深厚的内涵。我只能模模糊糊地理解它,但是我相信杰格很欣赏这种感情。毕竟,瓦达胡德人像人类一样有两种性别。”

凯斯不能理解这番话的用意,从表面上来看,他认为菱形是在促进他们之间的友谊。“你想说什么呢?”

“瓦达胡德人有两种性别,但是他们性别之间的比例不均衡。”艾比人说道,“确切地说,平均每个女性对应着五个男性。可是,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奉行一夫一妻制,形成终身制的配偶关系。”

“我听说过这些。”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意味着什么?“艾比人问道,“这意味着每五个男人中将有四个终身没有伴侣——他们的基因将会从种族的基因库中被排除出去。也许你在追求克莱莉萨的过程中不得不面临其他的追求者——也许是她不得不阻挡那些追求你的人。请原谅我,我不知道这种事情一般都是怎么发生的,但是我能想像,在这场竞争中,所有的竞争者都感到很安慰,因为他们都知道一个男人必定会有一个女人,反之亦然。哦,配对的结果可能不是一个人所希望的那样,但是一个男人最终将找到一个女人的机会很大,反之亦然——或者,如果他们喜欢,他们也可找到一个同性的伴侣。”

凯斯耸了耸肩。“我想是这样的。”

“但是对于杰格的同类来说,事情却不同了。女性在他们的社会里具有绝对的权力。每个女人被五个男人‘追求着’——我认为这是个合适的词。这些女人到了三十岁左右进入成熟期后,将会从这五个在过去二十五年里一直在努力争取获得她青睬的男人中,选择她的伴侣。你知道杰格的全名吗?”

凯斯想了想,说:“杰格·肯德罗·厄姆·佩斯,是这个吗?”

“是的。你知道它的来历吗?”

凯斯摇了摇头。

“肯德罗是一个地区的名字,”菱形说道。“它是杰格家族起源的地方。佩斯是一个女人的名字,杰格是她的追随团中的一员。实际上,她在‘泥浆’上很有势力,她不仅是一个著名的数学家,而且是特拉丝女王的侄女。我在参加一次会议的时候见过佩斯一面,她很有魅力,而且也聪明——像所有瓦达胡德女人一样,她的身体大小是杰格的两倍。”

凯斯在脑子构思着一幅图像。没有开口说什么。

“你知道了吧?”菱形说道,“杰格必须做出些成绩来。如果杰格想被佩斯选中,杰格必须使自己显得比她的追随团中其他四人更杰出。未配对之前的瓦达胡德男性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使他们显得更突出。杰格来到星丛是为了找到足够的荣誉以获得佩斯的芳心……无论多艰难,他都要为追求荣誉而奋斗。”

那晚躺在床上,凯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很长时间以来,他的睡眠一直有问题——尽管这些年来人们给过他各式各样的建议。他从来不在晚上六点以后喝含有咖啡因的饮料。他在卧室内安装了扬声器,由幻影控制发出白噪音,以掩盖莉萨不时发出的轻微的鼾声。他的床头柜上嵌有一个电子时钟的显示屏,可是他把一块小小的正方形塑料卡片卡在床头柜木板的接缝处,让它正好遮住显示屏。盯着电子钟,担心现在已经是多么晚了,在天亮前他只能睡这么少的时间——这种做法只会让失眠变得更糟。当然,只要站起来,他就能看到电子钟的表面;如果他确实想知道时间的话,他还可以伸出手去,弯下塑料卡片,在床上看着显示的时间。尽管如此,小卡片还是能起到些作用。

有时候确实有帮助。

但是今天晚上不行。

今天晚上他在床上辗转反侧。

今天晚上,他回想着在走廊里遇到杰格时的情景。

杰格。连名字都让人讨厌。

凯斯翻了个身,朝左躺着。

杰格目前正在为星丛上想掌握更多物理学知识的人举办一系列专业知识拓展讲座,而莉萨则为想学习更多生物学知识的人举办一系列生物学讲座。

凯斯一直对物理学很感兴趣。事实上,当他在大学里的头一年学习了很多科学课程之后,他曾认真地考虑过成为一名物理学家。物理学中有如此之多精妙的理论——比如说人类原理,它断定宇宙必将产生智能生命;又比如“薛定谔的猫”,这种理论认为,实际上是观察行为塑造了客观现实。所有这些奇思妙想最终归结为爱因斯坦那特殊而又普遍的相对论理论。

凯斯崇拜爱因斯坦——崇拜他融合了仁爱和智慧的个人魅力,崇拜他的一头乱发,崇拜他像漂泊的骑士一样试图把他自己释放的魔鬼——核武器——按回原来天着它的瓶子里。甚至在已经选择社会学作为他的专业之后,凯斯仍然在他的寝室里保留了一张这位物理学领域内伟大老人的画像。他会非常愿意参加一些物理学讲座……但不会是杰格的讲座。生命这么短暂,不能和他一起浪费时间。

他回想着菱形谈到的瓦达胡德人的家庭生活——这使他想起了自己的姐姐罗莎琳德和弟弟布赖恩。

从某个方面讲,罗莎和布赖恩影响他的程度不亚于他本人的基因结构。由于他们的存在,自己只能成为家庭里排在中间的那个孩子。排在中间的孩子是桥梁构筑者,总是试图在大家之间搭建联系,或是把大家集合在一起。组织家庭聚会的任务总是落到凯斯的身上,比如为他们父母重要的结婚周年纪念日和生日举办聚会,或是安排家族的圣诞节团聚。他还组织过高中班级的第二十次聚会,还在他的家里举办招待会以接待从城外来访的同事。他还帮助过多文化并存组织和全世界基督教团结促进会。天哪,他花费了职业生命中的太多时间来使行星联邦运转起来,这些也是构筑桥梁的终极活动。

罗莎和布赖恩不关心谁喜欢他们,谁不喜欢他们,以及他们和其他人相处得怎么样;他们也不关心算别人如何交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否融洽。

罗莎和布赖恩可能每个晚上都睡得很好。

凯斯转身平躺在床上,一只胳膊枕在自己的脑后。

也许是不可能的,人类和瓦达胡德人永远不可能相处融洽。也许这两个种族相差太大了,也许是太相像了,也许是……

上帝啊,凯斯想,不想它了,再也不想这些事了。

他探身过去,弯下那片小塑料卡片,看了看在黑夜里闪闪发光,仿佛在嘲弄他的红色数字。

该死。

现在他们已经收集到了那些奇怪物质的样本,下面的任务就看两个科学分部的头儿——杰格和莉萨的了,他们需要提出一个研究方案。当然,下一步的计划取决于那些样本究竟是什么物质。如果研究结果表明样本根本不是什么特殊物质,那么星丛将会继续寻找激活这个捷径的原因——这次任务便会以生命科学为第一优先。但是如果那些奇怪的物质确实不同寻常,杰格将会坚持让星丛留在这里研究它们,莉萨领导的部门则会乘坐星丛上两艘外交飞船中的一艘——纳尔逊·曼德拉或是科夫·达格拉罗·厄姆·斯塔尔斯——继续搜索,继续他们的研究工作。

第二天早晨,杰格通过内部通讯系统和在实验室内的莉萨进行了联系,说他想和莉萨见面详谈。这只能意味着一件事:杰格想抢先行动,让星丛以他的部门为第一优先。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做好进行一场斗争的准备,然后向电梯走去。

杰格的办公室和莉萨的布局一样,但是他用瓦达胡德人的泥塑艺术重新装修过——如果这也称得上是装修的话。在桌子前,他放置了三把不同型号的聚酯纤维椅子。瓦达胡德人不喜欢任何大批量生产的产品,放上三把不同型号的椅子,至少可以给人以每种椅子只有一把的感觉。

莉萨坐在中间的那把椅子上,目光越过杰格那张宽大的、整齐得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桌子,看着杰格。“好吧,”她说道,“你大概已经分析了昨天我们采集的样本。那些球体是由什么构成的?”

瓦达胡德人耸了耸他的四个肩膀。“我不知道。样本物质中的一小部分只是普通的太空尘埃——如碳颗粒、氢原子,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但是该物质的主要成分却是我们所有的标准测试程序无法验出的。比如,它在氧气、或是其他任何气体里都不燃烧,而且据我所知,它不带任何电荷。无论我怎样尝试,都不能从那些物质中撞击出电子,并得到带有正电荷的核子。现在,德拉迪正在化学实验室里研究这种物质。”

“那么,那些球体之间的沙砾是什么东西?”莉萨问道。

杰格的咆哮声听上去跟平时有些不一样。“我带你去看看。”他说。

他们离开他的办公室,穿过走廊,进入了隔离房间,“这些就是样本。”他边说边用他的中臂指着一个正面装有玻璃壁、边长为一米的正方体容器。

莉萨透过玻璃壁看着,皱起了眉头。“那个大点的东西——它的底都是扁平的吗?”

杰格也透过玻璃仔细地看着。“上帝呀——”

那个大大的、如同鸡蛋的物质的一半已经沉入了容器的底部,只剩下一个小圆丘还停留在表面。更加仔细地观察后,杰格发现一些较小的沙砾也在下沉。他伸出左上部手的第一个手指数着那些小沙砾。有六个不见了,可能是从容器底部渗出去了,但是它们并没有在底板上留下任何洞眼。

“它们透过底部漏出去了。”杰格说道。他抬头看着天花板,喊道,“中央计算机!”

“什么事?”幻影回答道。

“我需要那个样本容器保持零重力状态!”

“遵命。”

“好——不,等等。改变设置!我需要那里保持五个标准的G,但是我要求重力来自容器的顶部,而不是底部。懂了吗?我要容器里的重力把物体托向顶部。”

“遵命。”幻影回答道。

莉萨和杰格出神地看着鸡蛋形的物体开始慢慢地从容器的底部升起。当物体完全从底部升起前,一些小的沙砾已经从容器结实的底部涌出,向顶壁运动。当这些沙砾撞向容器顶部时,并不是像人们想像的那样被弹回来,而是像鹅卵石落到松软的柏油里一样开始陷入顶壁。

“计算机。不停地改变重力,直到所有的物体都脱离底部和顶壁,然后切换到零重力状态,使它们浮在容器中间。”

“遵命。”

“天哪,简直难以置信。”莉萨说道,“这东西可以穿过其他物体。”

杰格嘟囔着:“我们以前试图收集的样本肯定是在探测器返回星丛的途中,在加速运动产生的力的作用下,穿过探测器样本舱壁漏掉了。”

幻影轮番从容器的顶部和底部向容器内施加重力,直到所有的沙砾都在容器中央自由地飘浮。但是当杰格看到了两个沙砾相向运动的结果后,他浑身的毛都抖动了起来。他预想这两个沙砾将会碰撞,然后弹开。然而事实是,当它们彼此相距还有几毫米时,这两个沙砾就转向相反的方向运动了。

“磁场作用。”莉萨说道。

杰格耸了耸他下部的肩膀。“不,这里根本没有磁场作用——这儿没有电荷。”

室内有四个从牵引光速发劓器上伸出的、带有关节的手臂,杰格用自己的四只手同时操纵所有的牵引光速。他用牵引光速抓住一个直径约为一厘米的透明沙砾,又用第二个牵引光速抓住另一个大小差不多的沙砾,然后他操作牵引光速把两个沙砾抓到一起。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但到两个沙砾相距很近时,无论杰格在牵引光速上施加多大的能量,他都不能让这两个沙砾靠得更近一些。“令人惊异,”杰格说道,“必然存在着一种力量使它们互相排斥。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事情。”

“这个力肯定是使那些沙砾不会聚合在一起的原因。”莉萨说道。

杰格抬起他的上部肩膀。“我想也是。是综合作用的结果,构成球体中间薄雾的物质是由重力作用聚合在一起的,但是它们不可能比现在的距离靠得更近了。”

“那么又是什么使这些沙砾自身聚合在一起的呢?为什么那个排斥力不会让它们自身四分五裂?”

“它们必定是在化学作用力下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我猜想它们最初是在很大的压力下形成的——这个压力要大于我们观察到的排斥力。现在它们的原子已经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因而也就不会再分裂了。但是要把这些独立的沙砾再聚合成一个更大的集合体却是非常困难的事。”

“哦,天哪,”莉萨说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杰格的四只眼睛都睁大了。“摔门者!我们只是看到了他们的武器对我们的探测器造成的破坏。如果他们的武器转向一个星球的话,也可能造成同样的结果。这确实是能够带来世界末日的装置:它不仅能够毁灭星球,而且能在这些沙砾上施加斥力,使它们不能再聚合在一起形成新的星球。”

“现在从这里到联邦行星有了一条开通的捷径。如果他们想过来……”

正在这时,杰格墙上的监视器发出嘟嘟声,辛西娅·德拉迪略显衰老的面孔出现在墙上。“杰格,它是——哦,你好,莉萨。谢谢你们送来的这些样本。你们知道这种物质能够渗入到普通的物质中吗?”

杰格抬起他的上部肩膀。“难以置信,不是吗?”

德拉迪点点头,“是的。它不是普通的重子物质,当然也不是反物质,要不然,我们早就被炸成碎片了。普通的质子和中子由下夸克和上夸克的联合体构成,而这种物质是由粗糙夸克和光滑夸克构成的。”

杰格的毛发激动地抖动着。“真的吗?”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夸克。”莉萨说道。

杰格发出一种怪声,仿佛无法忍受她的愚蠢,但是德拉迪却点了点头。“从二十世纪以来,人类已经知道存在着六种夸克——上夸克、下夸克、顶夸克、底夸克、奇异夸克和粲夸克。实际上,在旧的标准物理模式下,六个已经是允许范围内的最大数目了。所以我们基本上放弃了寻找更多夸克的努力。但事实证明我们犯了一个大错。”她用尖锐的目光看着杰格,“瓦达胡德人也只是发现了这六种夸克。但是当我们遇到艾比人时,发现他们知道存在着另外两种夸克,我们用一对特指表面光洁度的反义词来称呼它们:光滑夸克和粗糙夸克。分解普通的物质是不可能获得这两种夸克的,但艾比人所做的工作十分独特,可以从量子波动中分离出物质。在他们的实验中,有时候能够分解出这两种光洁度夸克,但只是在温度极高的情况下。在这里,我们第一次在自然状态下获得了光洁度夸克。”

“难以置信。”杰格说道,“你有没有发现这种物质不带电荷?怎么解释这种现象?”

德拉迪又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莉萨。“电子带有一个单位的负电荷,上夸克带有三分之二的正电荷,下夸克带有三分之一的负电喝每个中子是由两个下夸克和一个上夸克构成的,这就意味着中子所带的电荷为零。同时,一个质子是由一个下夸克和两个上夸克构成的,这使得质子带一个正电荷。因为原子含有相同数量的质子和电子,所以原子的整体带电量为零。”

莉萨知道这些解释是冲着她来的。她对着墙上的监视器点了点头,示意德拉迪继续说下去。

“这些光洁度夸克包含有被我称之为超中子和超质子的组合。超中子包含两个光滑夸克和一个粗糙夸克,超质子包含两个粗糙夸克和一个光滑夸克。但是光滑夸克或是粗糙夸克都不带任何电荷——所以无论你怎么组合,核子都不带电荷。核子不带正电荷,就没有办法吸引带有负电荷的电子,所以一个光洁度夸克原子只有一个核子,它没有由电子运行轨道所形成的电子壳。总之,光洁度夸克不是简单地呈电中性,实际上它不带任何电量,所以它不受电磁作用的影响。”

“老天,”杰格说道,“这就能解释它为什么能够陷入固体物质中。如果没有混杂在其中的普通碳颗粒和氢原子产生的拉动力,它应该能够自由地穿过固体物质,而且——当然是这样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能看到它。如果它全都是由光洁度夸克构成的,我们看不到它,因为反射和吸收光是依靠电子势能的变化来完成的。我们看到的只是那些被引力吸人这些光洁度夸克物质中的星际灰尘,就像果冻中的沙子一样。”他看着墙上的监视器,说道,“好吧——它不会产生电磁相互作用。那么原子核力呢?”

“它同时受强核力和弱核力的作用影响。”德拉迪说道,“但是这些力的作用范围很小,我怀疑它们与普通物质之间很难通过核力产生相互作用,除非是在极高的压力和温度条件下。”

杰格安静了一会儿,沉思着。当他再次开始说话时,他咆哮的声音低了下来。“确实难以置信,”他说,“我们知道摔门者的武器能够破坏化学作用力,但是把普通的物质转变成由光洁度夸克构成的物质——”

“摔门者武器?”德拉迪说道,她的灰色眉毛扬了起来,“你认为是它制造了这些物质?不,我觉得不是。那些球体吸引了那么多沙砾,至少需要成千上万年的时间。我觉得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自然形成的现象。”

“自然……”杰格说道,不停地吠叫着,“真是令人着迷。引力作用结果怎样?”

“是这样的,每个光洁度夸克的质量大约是电子质量的七百一十六倍,比一个上夸克或者下夸克的质量多了百分之十八。所以一个光洁度原于的质量比一个由相同数目的核子组成的普通原子稍微多一些,产生的引力也多些。该死的,如果我能知道这些光洁度夸克是怎样相互产生化学作用的就好了。”

杰格来回渡着步。“好吧,”他说,“好吧——这样行不行?让我们在传统的四种力上再加上两种基本力。不管怎样,自从传统的标准模式被推翻后,我们一直在寻找另外的力。一种力是长距离的排斥力——塞万提斯和我都已经注意到,当用牵引光速试图把沙砾抓到一起时,有这么一种力在起作用。另外一种力是中距离的吸引力。”

“这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德拉迪问道。

“是这么回事,”杰格回答道,“普通的化学作用力是由于围绕带电核子运动的电子运行轨道叠加而产生的,而这里却没有这样的现象。但是如果中距离的吸引力强于弱核力,那么它几乎可以起到‘替代电荷’的作用,使得‘替代化学作用力’成为可能。它能够不通过电磁作用而把原子绑缚在一起。同时,长距离排斥力将使得光洁度夸克互相排斥。只有当足够的物质密度迫使它们聚合在一起时,夸克自身的引力作用才能够压倒这种排斥力。这恿除力迫使电子和质子聚合在一起形成中子的情形相脸。”他看着莉萨,“这意味着我们已经获得了能够在分子层面上进行相当复杂反应的‘替代化学作用力’。但是在宏观层面上,光洁度夸克只能以超大体积形式聚积在一起,只有这样它自身的引力才能克服斥力。”

德拉迪看上去大受震动。“如果你能够解决所有这些问题的内在机理,你肯定会获得诺贝尔奖。真的太了不起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只算重子产生轻微相互作用的物质——”

“Pastark!”杰格咆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他的毛发在空中舞动着,就像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的麦苗。

“快说吧。”莉萨恼火地说。

“我们不应该再叫它‘光洁度物质’了。”杰格说道,“这种物质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通用名字。”他的两只右眼看着德拉迪,两只左眼看着莉萨,“暗物质。”

“天哪!”德拉迪说道,“天哪,我认为你是对的。”她惊叹着摇摇头,“暗物质。”

“就是这个,”杰格嚎叫着,“就是它构成了宇宙万物的绝大部分,但是直到此刻之前我们一直不知道它是什么。这将是本世纪最重要的发现!”他闭上四只眼睛,在脑海中勾画着即将到来的荣耀。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