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杰格和莉萨坐着电梯升到舰桥上。瓦达胡德人很快便站在两排工作站前,向他的同事们宣布了这个奇妙的发现。“一个已经流传了很久的比喻说,”他咆哮道,“可见物质就是暗物质黑海洋上的泡沫。我们知道那些暗物质是由于自身重力作用待在那里的,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它——在这一刻以前。那些球体,以及球体之间的由沙砾形成的薄雾是由暗物质构成的。”

李安妮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凯斯抬了抬眉毛,他当然知道一些有关暗物质的说法。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1933年,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天文学家福利兹·兹威基通过观察视之星群的星系而推断出了它的存在。这些星系以极快的速度互相围绕着旋转,如果可见的恒星是构成那些星系的惟一主要组成部分,那么在这么高的速度下,整个星群早就四分五裂了。随后的研究结果标明,宇宙中几乎每一个大的星系结构——包括我们的银河系——的运动,都显示了那里存在着比恒星以及合理数量的行星质量之和多得多的物质。那些以前还未被发现的物质,由于自己不发光,也不具有较强的光反射能力,因而被称为“黑暗”物质,这些暗物质占宇宙总质量的百分之九十还要多。

像往常一样,萨拉德·麦格诺把他的一双大脚放在控制台上,埋在红头发里的粗手指交叉着托着他的脑袋。“我们不是早已经发现了暗物质是什么了吗?”他说。

“只是一部分。”杰格说道,同时抬起四只手中的两只,“我们早已知道重子物质——构成质子和中子的物质——只占宇宙总质量的不到百分之十。在2037年,我们发现了无处不在的陶中微子是有质量的——大约相当于七个电子伏特。我们还发现介子中微子也有质量,大约有干分之三的电子伏特。因为这两种中微子的数量非常多,它们合在一起的质量大约比所有重子质量多三到四倍。可是,即使算上它们,宇宙中还有三分之二的质量没办法解释——直到现在。”

“是什么使你认为我们得到的那些物质就是‘黑暗’物质?”凯斯问道。

“是这样,”杰格说道,“那些不是普通的物质,这是肯定的。”尽管他试图隐藏,大家还是看到了他用手抓住萨的控制台倾斜的边缘,以使自己不至于采用四脚着地的姿势。因为瓦达胡德星球的白天短一些,所以为了照顾瓦达胡德人,星丛是按照四班轮换制来运转的,但杰格一直在加班工作,“在最初研究暗物质时,人们猜想它是由两种物质构成的,人类的天文学家把它们命名为WlMP和MACHO——顺便说一下,这两种说法都应该被冲进下水道。WIMP是‘弱相互作用巨大物质’的缩写——大家看到为了了解这些愚蠢的缩写给我们带来的麻烦了吧。实际了上,最终证明WIMP就是陶中微子和介子中微子。”

“MAcH0又是什么呢?”

“‘巨大紧密光环物体’,”杰格说道,“‘光环’星系中央的暗物质球体。一般的看法是,‘巨大紧密物体’与任何一个特定的恒星都没有关系。大小为木星体积几十亿倍的物体——它是气态的薄雾状物体,星系的发光物质围绕着它运动。”

李安妮向前倾着身子,用于支撑着下巴。“但是如果宇宙确实充满了——充满了MACH0,”她问道,“那么,我们岂不是早就探测到它们了?”

杰格转过身面对着她、 “在宇宙空间中,和木星差不多大的物体也是微不足道的。冉加上它们不发光,我们要想看到它们,惟一的机会就是有一个MACH0恰好位于我们正在观察的恒星的前面。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作用也是极其微小的:恒星发出的光只会在微弱的重力透镜作用下,在短暂的时段里突然变亮。这样的情景偶尔也会被观察到,最古老的这类观察记录是由人类的天文学家在1993年做出的。但是即使宇宙耳中充满了MACH0——它们多到构成了整个宇宙质量的三分之二的程度——在某一时刻,你能观察到的五百万颗恒星中只有一颗可能会由于正在经过的MACH0而受到重力透镜作用的影响。”他指了指星野中正在一闪一闪的部分说道,“我们在这里只能看到整体效果,因为我们离暗物质群这么近,而且暗物质本身就是透明的。事实上,我们看到的只是散布在暗物质里的普通的宇宙灰尘。”

凯斯看着莉萨,他的眉毛抬了起来,不过她没有反对意见。“那么,”指挥官说道,“看来肯定是一个重大发现,值得进一步———”

“请原谅我打断你的话:”菱形说道,“我检测到了一个超光速粒子的脉冲。”菱形旋转着包围着舰桥的星空的全息像。把捷径放在全息像的前中部。这对凯斯的胃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就像在天文馆里,当操作员试图展示学习是快乐的过程时,凯斯所经历的感受一样。杰格很快在凯斯的左边坐了下来。捷径就像一个针刺的绿色小孔——它的颜色和穿过它的物体的颜色一致一被通常的紫色高频射线光环围绕着。

“那是联邦行星的飞船吗?”凯斯问道。

“不是,”菱形说道,“没有收到任何异频雷达发送机发出的信号。”绿色小孔正在逐渐变大,“可疑物体——它很亮。”幻影发出的呆板的声旨翻译出了闪过菱形大脑的想法。艾比人的想法是对的,捷径已然成为空中最亮的物体,甚至比杰格早些时候看到的A级恒星还要亮。

“不管它是什么,让我们给它腾些地方出来。”凯斯说道,“萨,我们向后退一些。”

“遵命。”

凯斯看看他的左边。“杰格,进行光谱分析。”

瓦达胡德人看着他的监视器。“扫描。氢、氦、碳、氮、氧、氖、镁、硅、铁……”

“看起来是纯绿色,”凯斯说道,“是不是激光?”

杰格转过他的两只有眼看着指挥官,另外两只眼睛仍然盯着他的仪器。“不是,那些光并没有聚积在一起。”

那个有着极强绿光的小孔逐渐变大,现在它已经变成一个直径为几米的刺眼的光环。

“会不会是核聚变尾气?”李安妮问道, “可能是一艘飞船的尾部先从捷径中钻出来,就像是在减速一样?”

杰格研究了一下读数。 “肯定是一种核聚变信号,”他说,“它的发动机功率肯定极大。”

凯斯离开他的控制台,走到菱形的身后。“有没有可能和那艘飞船取得联系?”

菱形伸出一根绳索按下一个控制键。“对不起,传统的无线电装置不起作用,它发出了大量的电磁干扰信号。或许可以建立超空间无线电连接,但是我们无法知道他们是用什么量子级别进行通讯的。”

“从最低的级别开始试起,然后向上增加,”凯斯说道,“以标准的质数序列递增。”

菱形的另一根绳索甩了出去。“开始传送。但是每个级别都要试的话,差不多要用无穷长的时间。”

凯斯转身看着莉萨。“看样子,你终于有可能得到你的第一次接触的机会了。”他又转回身看着捷径,“上帝,它太亮了。”

舰桥上没有被罩在全息影像中的所有物体现在已全都沐浴在绿光中。尽管没有阴影落在不可见的地面上,但是所有成员的影子都显眼地落在工作站后的坐椅廊上。

“它甚至比看上去更亮,”杰格说道,“摄像头过滤掉了绝大多数光线,”

“这该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凯斯看着杰格问道。

“无论它是什么,”杰格说道,“它正涌出很多带有电荷的物质——可能是一种粒子束武器。”那个绿色的圆圈继续扩大,“现在的直径为一百一十米。”杰格继续说道,“一百五十米。”他的咆哮声弱了下来,充满了怀疑的语气,“二百五十米。五百米。一公里。两公里。”

凯斯转向全息像中那个耀眼的图像。“上帝。”他说,然后用手臂遮住了眼睛。

菱形的绳索甩打着——这是艾比人的尖叫方式。“请原谅。”过了一会儿他说,显示器的亮度同时暗了一点,“那个物体的亮度比自动补偿器设计处理的亮度更大,我只能直接监控显示器了。”

那个绿环继续以极快的速度扩大着。它的边缘由于紫色高频粒子放电而闪耀着光芒——仿佛一个围绕着巨大绿芯的烟火光环,光环的中央部位仍旧看起来像一个扁平的圆圈。

“温度大约是开氏一万两千度。”杰格说道。

“温度确实很高,”莉萨说道,“它到底是什么?”

一个警报器响了起来,声音忽高忽低。“放射性警报!”李安妮大喊道,她转身看着凯斯,“建议移动星丛的位置。”

“好。”凯斯回答道,快速返回到自己的指挥站前,“萨,加速。使我们与捷径之间的距离增加五万米。”他瞥了一眼航天仪表盘,“航线210×45度。只用推进器,我不希望在我们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之前就进入超空间。”

“遵命,头儿。”萨说道,手在控制仪表盘上飞舞着。

感觉好像绿色圆圈的扩张速度降了下来,但它还是在继续增大。它扩张的速度比星丛的移动速度还要大。

“我从不知道捷径能够扩张到那么大。”菱形说道,“杰格,你能确定穿过它的究竟是什么物体吗?”

杰格的两对肩膀抬起来又放下上。“不知道。光谱分析结果很不寻常——显示有很多重元素的弗朗霍弗和费吸收线,与我们数据库中任何物质部不匹配。”他停顿了一下,“如果它确实在释放核聚变尾气,那么这艘飞船肯定是个庞然大物。”

“它看上去完全是平的。”莉萨说道,“它怎么能保持一直以圆的形状扩大?”

“扩张是由捷径孔开启引起的,”杰格说道,“扩张的速度是一定的,而且,当接触到一个扁平的表面时,捷径孔将首先呈圆形,直到扁平表面的边缘开始进入捷径孔,才会变成穿越物体的剖面形状。”他用他的两只左眼瞥了一眼仪表盘,“捷径孔扩张的速度正在加大,但加速度不是恒定不变的。”

代表着捷径入口边缘的紫色光环,现在已成为那个巨大圆圈外围光线最弱的那部分,就像过时的科幻电影中出现在宇宙飞船周围那圈明亮程度不等的光环。

“它现在有多大了?”凯斯问道。

杰格显然已经对回答这个的问题感到厌烦了。他按下控制台上的一个键,三只具有不同刻度的颜色编码量尺包围了绿色圆圈,形成一个发光的四分之三框结构。它显示圆圈的直径为四百五十公里。

“放射量急剧增加。”李安妮说道。

“萨,把我们撤退的速度增加一倍。”凯斯说道,“我们的防护屏顶得住吗?”

李安妮看看仪表盘,摇摇头。“如果放射量继续增加的话,恐怕不行。”

警报的声音还在继续呜响。“把那个该死的警报器关掉。”凯斯说,他看了看瓦达胡德人,“杰格?”

“它是扁平的,”杰格说,“像一面火墙。直径现在大于一千公里。一千一百……一千七百……”

绿色的光充满了整个星空,舰桥内的地球人再次抬起胳膊遮住各自的眼睛。

突然,一束绿火从那面墙射了出来,就像一条氖气鞭子抽击着夜空。它一直伸展着,直到从捷径伸出的长度超过五万公里。

“我的老天……”莉萨说道。

“告诉我那不是武器。”杰格说,他站了起来,四只手交叉着背在身后,“如果我们不移动飞船的话,我们已经被烧成灰烬了。”

“它是不是——是不是摔门者?”李安妮问道。

现在,那条绿色光束回到了捷径中那个巨大的发光圆圈里。在这个过程中,光束断裂成一段一段的燃烧带,每段都长达几千公里。

“萨,听我的命令,准备进入超光速推进状态。”凯斯说。

“所有人注意,保障安全,准备进入超光速运动状态。”李安妮通过扬声器说道。

“它是不是某种力场?”莉萨问道。

“不像。”杰格说道。

“如果那是一艘飞船的尾气,”凯斯说道,“该死的,它的另一头肯定装着有史以来最大的氢原子进气口。”

“直径现在为八千公里,”杰格说道,他已经两次调整了量尺上的刻度,“一万……”

“萨,三十秒后进入超光速推进状态!”

“所有工作站进入警戒状态,”李安妮说道,“二十五秒后进入超光速推进状态,注意。”

那个正在扩大的圆圈吐出了另一条绿色火舌。

“上帝,它太大了!”莉萨压着嗓子说。

“五秒后进入——超光速推进启动取消!自动安全保障!”

“什么?为什么?”凯斯盯着他工作站上安装的两个中央计算机的眼睛,“幻影,出了什么事?”

“引力井太陡,不能保证安全进入超光速。”计算机回答。

“引力井?我们在一个开阔的空间!”

“哦,上帝,”杰格说道,“它已经大到能够扭曲时空了。”杰格从他的工作台后走了出来,蹒跚地走到工作站组前,“把显示器的亮度减少一半。”

菱形的绳索飞舞着。巨大的绿色圆圈的图像暗了下来,但是它依然耀眼,亮度很强。

“再减小一半。”杰格急促地说。

图像变得更暗了。杰格试图仔细观察它,但是它的亮度对于在较弱的红色恒星下进化而来的眼睛来说还是太亮了。“再减小一半。”杰格说。

图像又变暗了——突然,可以看到绿色表面的详细情况了:颗粒状的、或明或暗的阴影……

“那不是一艘飞船,”杰格说道,在幻影翻译的声音里可以分辨出他本人发出的断断续续的、表示瓦达胡德式惊讶的咆哮声,“它是一颗恒星。”

“一颗绿色的恒星?”莉萨惊讶地说, “不存在这样的恒星。”

“萨,”凯斯急促地说, “将推进器的动力提升到最大限度——以垂直角度离开捷径。开始!”

警报器又开始忽高忽低地响起来。“二级放射警报!”李安妮用盖过警报器的声音喊道。

“防护屏打到最大。”凯斯急促地说。

“不能同时执行两个命令,头儿。”萨喊道,“施加最大推力的同时不能把防护屏打到最大。”

“那么先施加最大推力!让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如果那是一颗恒星的话,”莉萨说道,“我们离它就太近了,是不是?”她看着杰格,杰格没有回答。“是不是?”她又问道。

杰格抬起他的上面的肩膀。“太近、太近了。”他轻声说。

“即使射线不会杀死我们,”莉萨说道,“热量也会把我们烤熟。”

“萨,能不能把速度再提高一点?”凯斯问。

“不行,头儿。这附近引力井变陡的速度太快了。”

“弃舰会不会好一些?”李安妮问,“也许乘小船逃跑起来更容易些?”

“对不起,这行不通。”菱形说道,“首先,我们没有足够的辅助飞船来撤离所有的人;另外,那些飞船中只有一小部分装备有能靠近恒星的防护罩。”

李安妮的头侧向一边,倾听着植入耳内的通信设备传送的私人信息。“指挥官,我们收到了从飞船各处传来的恐慌信息。”

“启动标准射线防范措施。”凯斯急促地说。

“这些还不够。”杰格一边轻声说,一边向他的工作站移动。

凯斯看看莉萨。她的一个监视器显示着星丛的布局,两个互相垂直的钻石形物体横穿宽大的圆盘。“如果我们旋转星丛,使海洋甲板和我们前进的方向成直角会怎样?”她问。

“那样会有什么不同?”凯斯问..

“我们可以把海水当作抵御射线的防护罩。这里的海水深度为二十五米,是很厚的隔离层。”

菱形传感网上的小灯闪了起来。“这种做法当然可以为——为每个不在海洋甲板中或它下面的人提供保护。”

李安妮:“如果不赶紧做些什么的话.我们都会被烤焦的。”

凯斯点点头。“萨,照她说的旋转星丛。”

“姿态喷气发动机点火。”

“李安妮,准备撤离从三十一到七十号甲板上的所有人员。”

她点了点头。

“幻影,打开内部通话系统。”

“内部通话系统启动。”幻影说。

“所有人——马上行动。我是指挥官兰森。请服从内务官凯伦道特的指令,从三十一到七十号甲板撤离。请离开工程环面、船坞、货舱、所有底部四个生活舱。所有海豚——要么从海洋甲板撤离,要么游到海洋的上表面,并待在那里。每个人务必做到有秩序地撤离——请立即行动。幻影,通话完毕,请翻译并重复播放。”

在全息像中,那颗星球的表面正从捷径的圆形出口处冒出来。

“捷径口扩张的速度迅速加大。”杰格说道,“看来扩张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恒星刚开始穿越时,我们可以将它视为一个扁平的平面,但是现在它的表面显出了曲线,而且越来越大,现在的直径是十一万公里。”

“随着更多的恒星表面露出来,射线强度将迅速增加。”李安妮道,“如果它向我们射出另一束日珥,我们将会被烧成灰烬。”

“紧急疏散状态。”凯斯急促地说。

李安妮按下按钮。接着,二十四个正方形的图像出现了,代替了部分泡状星空全息像。每一个图像都显示着从幻影的视角看到的不同影像,而且这些影像在不断地平移,在计算机不同的摄像头之间来回切换。

一条走廊:根据像重合测距仪状态线显示是在第五十八层上,六个艾比人迅速地向前滚动。

一个十字路口:三个穿着运动服的地球妇女正冲着摄像头跑来。在相反方向上,两个瓦达胡德人和一个地球男子也在迅速靠近。

中央支柱的零重力区域:人们正抓着把手向上攀登。

一根垂直的水管中,三只海豚正向上游着。

一个电梯轿厢中,一个瓦达胡德人用一只手撑着电梯门,另外的三只手招呼着其他人赶快登梯。

另一个电梯轿厢中,十儿个地球人围着一个艾比人挤在一起。

“即使我们所有人都在海洋甲板的上方,”李安妮说,“我仍然认为我们不能获得足够的防辐射掩体。”

“等等!”萨说道,“绕到捷径的背后怎么样?”

“嗯?”菱形说道——这声“嗯”是幻影对他传感网上闪起的几个亮点所发出的译音。

“捷径是一个圆孔,”萨扭过脸看着凯斯说道,“那颗恒星正从捷径中一点点冒出来。捷径的后都是一个扁平的、空空的圆环——个黑色空环,它的形状与任何正在穿越它的物体形状一致。如果我们位于捷径的后方,我们就能得到保护——至少在一段时间里。”

杰格用他的四只手拍着控制台。“说得对!”

凯斯点了点头。“就这么干,萨。改变航线,把我们带到捷径的后部,同时始终保持海洋甲板的底部对着那颗冒出头来的恒星。”

“正在执行命令,”萨说道,“但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到那里。”

随着萨驾驶着飞船开始移动,在包同着舰桥的球形全息像中,那个恒星耀眼的圆形轮廓慢慢地变成了一个绿色的圆丘。

“海脉高背向凯斯报告。”一个高频的海豚声音从内部通话系统中传了出米,伴随着哗哗的背景水声。

“收到,我是凯斯。”

“萨没有沿着轴线移动星丛,海洋甲板开始起浪了。”

“李安妮?”凯斯说,二十四个撤离影像全部变换成了不同角度的海洋画面。画面中,海水拍溅在左舷的全息像隔板上,而在海洋甲板中,真实的波浪拍到了人造的云朵上,迫使所有的海豚都挤在右舷边,以保证呼吸顺畅。

“该死,”萨道,“我没料到会这样。我将在前进的同时使飞船绕着它的轴线旋转。运气好的话,我应该能保持所有的力相互平衡。对不起!”

随着星丛继续移动,那个绿色恒星逐渐凸现的圆丘渐渐被捷径背后没有特征的黑色圆环遮住了。随后,绿色终于消失。星丛位于捷径的背后了。那个恒星存在的惟一证据是它照射在前方暗物质上的绿光。在这里甚至连高频射线环都看不到了——高频射线环是由超光速粒子溢出捷径形成的,但溢出方向与星丛目前前进的方向相反。黑环还在扩大,遮盖了越来越多的背景上的恒星。现在它的直径为八十万公里。

“根据我们在另一面看到的曲线,你能估计出这个恒星有多大吗?”凯斯问杰格。

“露出部分还不到它实际体积的一半,”杰格回答道,“而且它的形状还由于高速旋转而变扁了。我的估计?直径一百五十万公里。”

“萨,有机会进入超光速飞行吗?”凯斯问道。

萨对着飘浮在他控制台上方的凯斯的全息像说道:“还不行。我们至少得离那个恒星中心七千万公里,才能获得足够平整的空间来启动超光速。我估计飞船驶过这段距离需要十一个小时。”

“十一个小时!现在离那颗恒星的赤道越过捷径还有多长时间?”

“或许只要五分钟。”

“疏散状态?”

“还有一百几十人仍位于海洋甲板下方。”李安妮说道。

“我们还来得及吗?”凯斯问道。

“我……”

“六号推进器报警,”萨叫道,“它过热了。”

“该死,”凯斯说道,“你要关掉它吗?”

“暂时不用。”萨说道,“我正在往它的温度调节器内注入微形机器人,它们或许能解决问题。”

“绿色恒星的赤道马上就要穿过捷径了。”杰格说道。

全息像的某个部位变成了演示正在发生的真实场景的示意图。左半面图像显示那颗恒星已从捷径中冒出的半球,捷径本身从这个方向看上去变成了一条直线,在它之后逐渐离它远去的是星丛钻石形的侧面。随着恒星赤道穿过捷径,太空中捷径造成的空洞开始减小,恒星发出的光子及带电粒子开始向后喷射。辐射逆流的边缘如同一个时钟的指针从十二点和六点开始向三点钟处会合。

萨将星丛的动力推到了最大值。凯斯看到舵手的控制台上亮起了一片黄色的报警灯。飞船继续在那个星球的引力井里挣扎着。它的逃生通道随着捷径的缩小而变得越来越窄。

“兰森!”杰格叫道,“暗物质正在移动——在远离那个恒星。”

“这会不会是你曾经提到过的排斥力造成的?”

杰格晃动着他的两个肩膀。“我并没有预计到这样的现象,但是——”

“下层甲板疏散已完成。”李安妮转过身体,面对指挥官说道。

“即使是这样,”萨说道,“在辐射逆流撞上来的时候,我们仍然要承受极大的辐射冲击。”

终于,恒星结束了穿越过程,捷径消失了。就在此时,萨将所有能量从发动机转向了力场罩,试图尽可能多地反射掉正在袭来的射线。星丛仍然以惯性向前移动,辐射警报器又一次响了起来。

“我们离它足够远吗?”凯斯问道。萨忙着操纵按钮,实在没有时间回答他的问题。“我们离它足够远吗?”他又问了一次。

杰格做了一些计算。“我认为是这样,”他说,“但这是因为我们用海洋甲板当防护体的缘故。否则的话,我们都会遭受到致命当量的辐射。”

“知道了。”凯斯道,“继续行动,直到我们达到安全距离。李安妮,做一张新的值班表,尽量减少海豚的使用数量,让那些不是必需的海豚进入药物冬眠状态,直到我们能换掉海洋甲板里的水。以那个星球离开捷径的速度来看,我们还要等上几天时间才能够安全地使用捷径。”他停顿了一下,随后说道,“大家干得好。菱形,我们的船坞状态怎么样?”

“应该仍然可以使用。那儿的舱壁特意加厚了,以应付万一发生的飞船相撞,或是内部爆炸而产生的辐射泄漏。”

“好。”凯斯说道,“萨,当我们距离那个恒星足够远时,请通知我。”他转向瓦达胡德人,“杰格,你应该对它做一番仔细研究,我要确切地知道它从哪里来,为什么会来这儿。”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