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认为我们遭受到攻击了。”萨拉德·麦格诺宣布道。他从舵手的位置上站起来,向着坐椅廊走去,并在隔着杰格右方两三张椅子处坐下,“到目前为止,我们显然都很幸运,但是向某个生命系统中丢个恒星绝对可以毁灭全部的生命。”

杰格甩动着他下方的两条胳膊,做了个瓦达胡德人式的否定手势。“大多数捷径位于星际深处,”他说,“即使你称之为‘鲸鱼座天仑五捷径’的那条,离着鲸鱼座天仑五也有三百七十亿公里,是木星与太阳之间的距离六倍还要多。我认为,新出现的额外恒星对于最近处的恒星系统影响很小,这种可能性占十六分之十五。而且,由于生命世界的数量很少,相互之间又隔得很远,因此,新出现的恒星对于那些有生命的行星造成短期伤害的机会非常小。”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但是这些恒星有可能是,嗯,炸弹吗?”李安妮问道,“你说过那颗绿色恒星很不寻常,它会爆炸吗?”

“我对它的研究才刚刚开始。”杰格说道,“但是我认为我们这位新访客至少还剩有二十亿年的生命。还有,单独一颗 M级的红矮星,比如从鲸鱼座天仑五捷径冒出来的那个,是不会发生超新星爆炸的。”

“但是,”莉萨说,“它们会不会扰乱沿途的恒星系中的星际尘埃,使大量小行星被抛向恒星系的内层行星?我还记得一个古老的理论,在白垩纪,有那么一颗褐矮星,被称作——我想是叫复仇女神——可能曾经在近距离撩过太阳系,引发了大量毁灭性的小行星冲向地球。”

“研究表明,复仇女神其实并不存在。”杰格说,“即便真的有这种事,如今的行星联邦内任何一个种族都有足够的技术能力对付一定数量来袭的小行星。而且,这些小行星得经过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能到达恒星系的内层行星区,所以这不是我们目前应当关注的事。”

“但是,这又是为什么呢?”萨问道,“为什么恒星被到处移来移去?我们应该采取措施制止它们吗?”

“制止?”凯斯笑了,“怎么制止?”

“毁灭捷径。”萨简单地说道。

凯斯眨了眨眼。“我不知道它们是否能够被毁灭。”他说,“杰格?”

瓦达胡德人陷入了沉思。过了一阵子,他开始说话,狗吠声也似乎变得柔和了许多。“是的。从理论上来说,有一种方法可以做到。”他抬起头来,但是他的两双眼睛都没有与凯斯的目光对视。

“当与地球人的首次接触进展不顺时,我们的天体物理学家接受了一项研究任务,去寻找在必要时能关闭鲸鱼座天仑五捷径的方法。”

“这太无耻了!”李安妮说道。

杰格看着地球人。“不,这说明了强有力的领导。必须为可能发生的危险做好准备。”

“但是却要毁灭我们的捷径!”李安妮说道,愤怒使她的脸上布满了陌生的线条。

“我们并没真的这么做。”杰格说。

“但是你们有企图!如果你们不希望我们拥有通向泥浆的通道,你们应该毁灭你们自己的捷径,而不是我们的。”

凯斯转过身看着这位年轻的女人。“李安妮。”他轻声说道。她转过脸来看着他,他用嘴型向她示意要“冷静”。随后他转过身,对杰格道:“你们找到了什么方法?真的能毁灭捷径?”

杰格用他上面的两只肩膀做了个赞同的动作。“我的父亲,加夫·肯德罗·厄姆·维尔,是这个项目的领导。捷径是个超空间构造,该构造通过挤压普通空间而形成连接点。在超空间内存在着一个绝对坐标系,这就是为什么爱因斯坦的光速极限理论在超空间内无法适用的原因,超李间并不是一个适用相对论的介质。至于出口——就是我们所称的捷径入口——则必须相对于普通空间中的某个物体锁定它自身的位置。如果有人能够将其锁定的物体移位,那么捷径将再也无法从超空间挤入普通空间,会在散发出一阵契仑柯夫辐射之后蒸发得无影无踪。”

“你知道如何移动锁定物体?”凯斯问道,语气暴露出他的怀疑态度。

“问题的关键是,在开始膨胀并包容穿越物体之前,捷径只是个点。我们可以在休眠捷径的四周放置一组呈球形排列的人造引力发生器,该组发生器可以被看成是对于当地时空弯曲的一种补偿。尽管多数捷径位于星际深处,但是它们仍然处于我们的银河系造成的时空弯曲之中。如果你通过上述安排中和了弯曲,那么锁定物将无从可锁,然后——噗!捷径将消失。由于处于休眠状态的捷径非常小,一个直径为一到两米的球形阵列就能完成整套把戏。只要向这个阵列注入足够的能量。”

“星丛能提供所需的能量注入吗?”菱形问道。

“轻而易举。”

“太奇妙了。”凯斯说道。

“实际上这没什么。”杰格说,“引力是造成时空弯曲的原动力。人造引力所做的只是改变这些弯曲。在我的家乡,每当遇到紧急情况时,我们会用引力浮标来平整当地的时空弯曲,从而使我们在离我们的太阳很近的地方仍能进入超光速飞行状态。”

“为什么你说的这些从来没有在行星联邦的天体物理学网络中出现过?”李安妮问道,她的声调提高了八度。

“嗯……因为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们。”杰格勉强辩解道。

“那么,当绿色恒星刚出现时,你为什么不建议我们通过这种方式进入超光速飞行呢?”凯斯问道。

“你没法自己去干,必须得有人在外部给你提供能量。相信我,我们曾想方设法要让我们的飞船能独自完成整个过程,可最终还是失败了。借用一句人类的比喻,这么做就好比抓着自己的鞋带想要把自己吊起来。这办不到。”

“但是,如果我们在这儿马上行动的话——将这个捷径蒸发一我们就无法回家了。”凯斯说。

“是这样。”杰格说,“但是我们可以先放下引力浮标,并将它们设置成在我们穿过捷径以后才开始列阵。”

“但是,显然许多捷径中部冒出了恒星。”莉萨说,“如果我们蒸发了鲸鱼座天仑五、‘泥浆’以及‘平地’的捷径,那就等于毁灭了整个行星联邦,我们之间的联系被彻底切断。”

“是的,为了保护行星联邦中的单个星球。”萨说道。

“上帝,”凯斯说,“我们当然不希望行星联邦就此完结。”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萨说道。

“哦?”

“将行星联邦内的种族全部转移到远离任何捷径的恒星系中。我们能够找到三至四个相互临近的恒星系,恒星系内应该有合适的行星。我们可以改造它们,让它们适合居住,并把所有人都迁到那儿。这样,通过普通的超光速飞行,我们仍然能维持一个星际社区。”

凯斯瞪大了眼睛。“你说的是迁徙——多少人来着?——迁徙三百亿个人?”

“两难选择。”

“艾比人不会离开‘平地’。”菱形说道,表现得异常直率。

“这太疯狂了,”凯斯说,“我们不能关掉捷径系统。”

“如果我们的家乡受到威胁,”萨说道,“我们能——而且我们应该关掉它。”

“还没有证据表明冒出的恒星能带来什么样的威胁,”凯斯说道,“我不相信先进到足以移动恒星的生命能有什么恶意。”

“他们可能没有,”萨说道,“就像摧毁蚂蚁窝的建筑工人也没有恶意一样。我们可能刚好挡了他们的路。”

在收集到更多的信息之前,凯斯无法对前来拜访的恒星们做些什么。因此,在十二点时,他和莉萨一起离开了,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星丛上共有八个餐馆。之所以叫“餐馆”是有其原因的。人类一直想依照海军的术语来称呼星丛的各个部分:食堂、卫生室和舱室,而不是将它们称为餐馆、医院及公寓。但是在行星联邦的四个种族中,只有人类和瓦达胡德人有军事传统,另两个种族对此十分敏感及紧张,因而在日常对话及生活中要尽量避免使用类似的军队术语。

每一家餐馆都很独特,其独特性表现在它的氛围及食物上。星丛的设计者在如何保证船上生活不会太过无聊方面耗尽了心力。凯斯和莉萨决定在考科特吃午餐,那是家位于二十六号甲板上的瓦达胡德餐厅。透过餐馆内的假窗户,可以看到“泥浆”表面的全息像:宽广且叉平坦的洪泛区,区内平原上的烂泥地呈紫灰色,一条条河流和小溪纵横交错。平原上到处散布着一丛丛的“丝达金”——瓦达胡德人世界上的树,看上去有点像三至四米高的风滚草。潮湿的土壤无法提供任何稳固的支点,但是它富含溶解的矿物质及腐烂的生物养料。每棵丝达金都有成千条纠缠在一起的嫩枝,嫩枝既可以被用作根,也可以作为光合作用器官而迎风招展,充当何种功能完全取决于它们是位于上方还是下方。这些巨大的植物在平原上到处都是,被吹得不断地旋转,或是在小溪里顺流而下,直到它们能找到肥沃的土地。找到这类地方时,它们就地驻扎,并不断往下钻,直到它们高度的三分之一都陷入柔软的泥土之中。

全息像中的天空呈现出绿莹莹的灰色,头顶上方的恒星又大又红。凯斯觉得这颜色搭配稍有点俗气,但是不可否认这儿的菜非常可口——瓦达胡德人基本上算是素食主义者,他们喜爱吃的植物全都美味多汁。凯斯发现每个月他都要来这里啃三四次丝达金嫩枝。

当然,这八个饭店对所有的种族都开放,这就意味着得准备一系列的食物来满足不同种族新陈代谢的需要。凯斯点了一份烤奶酪三明治和腌小黄瓜来配他的丝达金色拉。瓦达胡德的女人与地球上的哺乳动物一样,也分泌乳汁来抚养下一代,他们认为人类喝其他动物的奶真的很恶心。但是他们总算也会假装不知道奶酪是从何而来的。

莉萨坐在凯斯的对面。实际上,桌子是按照瓦达胡德人的标准来制作的,看上去就像是个人类的肾脏。桌子的原料经过抛光,虽然不是真的木头,却也有可爱的明暗条纹。莉萨坐在整张桌子的凹入处,这是瓦达胡德人的习惯,女人一定要坐在这个尊贵的位置上。在他们的家乡,这个位置上坐的是位贵夫人,旁边围着她的四个随从。

莉萨的口味比凯斯的更新潮。她点的是盖斯托罗德——“血蚌”,瓦达胡德人的双壳贝类动物,生活在大多数湖底的淤泥层里。凯斯觉得鲜亮的紫红色让他倒胃口——多数瓦达胡德人跟他的感受相同,因为这颜色与他们血液的颜色完全一致。但是莉萨已经是个吃蚌老手了,她拿起一个贝壳,塞进嘴里,轻巧地咬开,吸出里头的肉。而且在整个过程中,她不会让她自己或是坐在她对面的人有一丝能看到红色肉球的机会。

凯斯和莉萨安静地吃着。凯斯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们好几年前就已将无聊的闲谈消耗殆尽。哦,如果他们中的某一个有什么想法的话,他们也可以长时间交流。但是现在,他们只想亨受对方的陪伴,即便他们之间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至少凯斯是这么认为的,他希望莉萨也能有同样的感觉。

凯斯正用“卡图可(瓦达胡德人的餐具,样子像是鸭嘴钳)往嘴里塞着丝达金,突然一个通讯面板从桌子表面弹了起来。面板里出现的是海克,一位瓦达胡德的外星交流专家。

“莉萨。”他的布鲁克林口音比杰格更重。从通讯面板弹起的角度来判断,他看不到凯斯,“我一直在分析我们侦测到的二十一厘米波段附近的无线电信号,你不会相信我发现了什么。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

凯斯放下了他的餐具,隔着桌子看着他妻子。“我跟你一起去。”他说,起身离去。当他们走出餐馆时,他突然意识到这是整个就餐过程中他对她说过的惟一一句话。

凯斯和莉萨步入电梯。跟平常一样,梯内的监视器显示着当前的甲板层数以及该层的地形图:“26”以及一个细长的十字架形状。随着他们上升,甲板层数在不断倒数,十字架的手臂也变得越来越短。当他们达到一号甲板时,手臂几乎全都回缩了。

两人走出电梯,进入无线电天文侦听室。

海克靠在桌子边,他是个小个子瓦达胡德人,却比杰格还要傲慢。“莉萨,欢迎你来。”——这是对妇女顺从的典型表现。随后头一抬:“兰森。”这种粗鲁的口气是专门留给男性的,即便这位男性是他们的老板也罢。

“海克。”凯斯点头示意。

瓦达胡德人看着莉萨。“你知道我们捕取的那段无线电信号?”吠叫声回荡在小小的屋予里。

莉萨点点头。

“最初,我的检查显示信号中没有出现重复现象。”他转过一对眼睛来看着凯斯,“如果某种信号是个有意设置的信标,通常在几分钟或几个小时之内它就会重复出现某种特定的模式。我没有发现类似的东西,事实上,我觉得整个信号毫无规律可言。但是,当我开始更为精密的分析时,时长为一秒或更短的模式却不断地跳出来。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整理了六百一十七种序列。有些仅被重复了一两次,其他的却被重复了多次,更有一些甚至被重复了数千次。”

“我的上帝。”莉萨说。

“怎么回事?”凯斯问道。

她转身面对着他:“这意味着信号中可能藏有信息——它可能是一种无线电交流方式。”

海克耸起了他的上方双肩,“完全正确。每一个模式都可能是个独立的单词。那些出现频率最高的可能是常用词,或许是代词或介词。”

“这些信号是从什么地方发来的?”凯斯同道。

“来自暗物质场内部或是它们身后的某个地方。”海克说。

“你能肯定它们是智慧信号?”凯斯问道,心脏怦怦直跳。

这回,海克的下方双肩动了一下。“不,我无法肯定。一个原因是信号过于微弱,无法把它们从背景噪音中清晰地隔离出来。但是如果我认为它们是单词的这个判断正确的话,它们的确呈现出有一定规律的语法结构。其中,没有一个词重复连续出现了两次以上。有些词只出现在传输的开端和结尾。还有些词只出现在另外一些特定词的后面,前者可能是形容词或是副词,后者可能是它们所修饰的名词或是动词。”海克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当然,我还没有就全部的信号做完整的分析,我只是将它们记录下来,以便今后分析之用。这批信号发送得非常密集,在两百多个非常接近的频段上,简直是一通狂轰滥炸。”他又停了下来,让他的听众能细细品味其中的含义,“我认为,暗物质内部或背后很有可能躲藏着一只舰队。”

凯斯正准备再次开口,海克桌上的内部通话器响了起来。“凯斯,李安妮报告。。”

“请讲。什么事?”

“我想你最好赶快到舰桥来。有一个信使刚刚前来报告说探测器已经从‘泥浆’376A返回了。”

“马上就来。请通知杰格。通话完毕。”他看着海克,“干得好。看看你是否能进一步查明信号的来源。我会让萨驾驶星丛围绕暗物质场兜圈子,扫描超光速粒子溢出、射线、推进器光芒,或是任何有关外星飞船的迹象。”

凯斯大步迈入舰桥。莉萨紧跟在他身后。他们径直走向各自的工作站。“开启信使信号回放。”凯斯说道。

李安妮按下一个按钮,随后在泡状全息影像中分隔出了一个加了外框的部分,里面是一段活动的影像信息。影像中是一位长着银白色头发的瓦达胡德人。幻影用英语代替了回放过程中这位瓦达胡德人的狗吠声,并将经过翻泽的声音传入凯斯耳内移植片中。当然,这些声音与瓦达胡德人的嘴型并不匹配。

“向你致敬,星丛。”屏幕底部的状态栏表明这位讲话者的身份为“泥浆”天体物理学中心的凯亚德·佩兰多·艾姆·胡斯,“送往‘泥浆’376A的探测器已经返回。我想你们一定希望继续停留在你们现在所处的地方,调查你们那儿的捷径,因为它的突然出现还没有得到满意的解释。然而,我认为杰格和其他人可能会对探测器在即将返回之前所做的记录感兴趣,它们被作为附件贴在这份信息之后。我想你们会觉得它们……会觉得它们非常有趣。”

“好的,菱形,”凯斯说道,“用来自探测器的数据构造一个围绕我们的球形全息像。让我们见识一下它究竟看到了什么。”

“很高兴这么做。”菱形说道,“正在下载数据,全息像可以在两分四十秒钟之内准备完毕。”

李安妮将双手交叉在一起。“事情总是赶在一起。”她说道,转过身对凯斯笑道,“又打开了一个新空间,等待我们去探索!”

凯斯点点头。“它一直令我着迷。”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回踱步,等待着全息像的放映,“你知道,”他漫无目的地说,“我的曾曾祖父有一本日记,在他去世之前,他写下了这辈子他所见过的人类的伟大进展:无线电、汽车、动力飞行、太空飞行、激光、计算机,以及 DNA的发现等等。”

李安妮似乎听得全神贯注。但是凯斯意识到其他所有人可能会对他的话厌烦不已。管他的,职务有它的特权,作为他们的指挥官,他有权继续侃下去,“我十几岁时读到了这本日记。我不禁想到,在我的生命走向终结时,对于我的后辈们我却没有什么可写的。但是后来,我们发明了超光速和人工智能,发现了捷往系统以及外星生命,还学会了算海豚交谈。我意识到——”

“请原谅。”菱形道,他身上的光线以一种脉冲形式发射着。在他的族人中,这通常代表要打断别人的谈话,“全息像已准备完毕。”

“开始播放。”凯斯说。

星丛当前的外部星空影像被关闭了,一团毫无特征的黑色包围着舰桥,整个舰桥黑了下来。随后,新的图像随着一帧帧的扫描由左至右慢慢展开,仿佛在冲刷着整个舰桥,直到舰桥重新飘浮在星空影像之中——一片新的星空,对行星联邦首次开放的最新太空区域。

萨吹了声长长的口哨。

杰格磕着他的咀嚼板.仿佛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

占据整个视野、并慢慢后退的是另一颗炽热的绿色恒星,距离捷径点可能有一千万公里。

“我想你曾终说过,我们的绿色恒星是个少见的怪物。”凯斯对杰格说。

“我们现在需要操心的不是这个。”萨说道,把他的脚从控制台上拿下,转过身子,向对凯斯,“我们的探测器钻进去之前,这条捷径没有激活。”

凯斯不解地望着他。

“这些影像是在它钻进去之前拍摄的。”

杰格一下子站了起来。 “卡-达革!意味着……”

“意味着……”凯斯道,突然间他也明白了,“恒星可以从休眠的捷径中钻出来。上帝,它们可以从遍布银河系的四十亿个出口中的任意一个冒出来!”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