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凯斯感到一阵眩晕。这么多发现,这么多事件。他的几根手指在他的舰桥工作站上敲着,思考了一阵子,然后说道:“好了,各位,我们谈谈应该怎么办。”

所有前排工作站都围绕各自的基座旋转过来,与后排工作站面对面:李安妮对着杰格,萨对着凯斯,菱形对着莉萨。凯斯挨个看了看他的每一个舰桥工作人员。“我们已经发现了很多令人不解的事情。”他说,“首先是那个从捷径涌出的恒星之谜——那个杰格认为是来自于未来的恒星。就好像这个难题还不够让我们费脑筋一样,我们又无意中发现了生命——生命!——由暗物质构成的生命。”凯斯又看了看同伴的脸,“再考虑到海克发现的无线电信号的复杂性,有可能——很小的可能,我承认——我们甚至在与智能生命进行第一次接触。莉萨,要是在昨天,这种话可能像彻底发疯,但是,让我们把暗物质研究工作放在生命科学部吧。”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莉萨点点头。

凯斯转向杰格。“另一方面,由捷径冒出来的恒星有可能会对行星联邦构成威胁。如果你是对的,杰格,它们确实来自未来,那么我们必须搞明白为什么它们要回来。是不是特意计划的?如果是这样,是不是出于恶意?或者仅仅是一次事故?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计算十几亿年后的某个时刻,一个星群与一个捷径相撞,然后出于某种原因使捷径超载,于是组成星群的恒星涌回到了这里?”

“是这样,”杰格大声咆哮道,“一个星群是不会通过一个捷径的,只有组成它的单独的恒星有可能。”

“除非,”萨说道,语气听起来带有一丝挑衅,“除非那个星群被某种超大的代森球体包围——一个包围着所有球体的壳。想像一下,几十亿年以后的某个时刻,像那样的物体碰到了一个捷径。当它穿越捷径的时候,壳可能破裂了,构成它的个体恒星散落在各处,从不同的出口涌了出来。”

“简直荒谬。”杰格说道,“你们人类总是喜欢相互为彼此的观点提供支持,甚至在你们最不切实际的幻想中也是这样。比如说你们的宗教——”

“够了!”凯斯的大手重重地拍在工作站的边缘,严厉地说,“够了。如果只是争吵不休的话,我们永远不会取得进展。”他看着瓦达胡德人,“如果你不赞成萨的假设,说说你自己的观点。为什么这些恒星从未来回到了这里?”

杰格面对指挥官,却只用他的两个右眼看着凯斯,左边的两个扫视着周围的环境,这是一种本能反应,预示他即将开始吵架。“我不知道。”他最后说。

“我们需要一个答案。”凯斯说道,声音听起来仍然很严厉。

“非常对不起,我打扰一下。”菱形说道,“不是想冒犯你们,也希望没有冒犯你们。”

凯斯转过脸来看着艾比人。“什么事?”

“可能你问错了人。当然,杰格刚才并不想故意无礼。但是如果你想知道那些恒星为什么被送了回来,你应该问那个送它们回来的人。”

“你是说问未来世界的某个人?”凯斯说,“我们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艾比人的传感网闪起了亮光。“这就是杰格的事儿了。”他说道,“如果来自未来的物质能够通过捷径前往过去,我们能不能把过去的某种物质送到未来呢?”

杰格安静了一会儿,认真思考着,最后他耸了耸下部的两个肩膀。“据我所知,不行。我所做的每个计算机仿真结果都表明,任何进入现在时刻的捷径的物体,都会转向另一个现在时刻的捷径。假设那些捣蛋的恒星被送回来是经过特意设计的,无论这是由谁做的,我都不知道控制捷径的这个人是怎么做到的,我也不知道怎样送物体到未来世界。”

“啊,杰格,”菱形说道,“原谅我,但是必然会有一种方法把物体送到未来世界。”

“什么方法?”凯斯问道。

“时间舱。”艾比人说道,“你知道,只需要做一个能永远存在的物体。最终,我们不需要刻意做什么,它将通过时间的自然流逝而存在于未来的某个时刻。”

杰格和凯斯互相看了看。“但是——但是杰格说那些恒星是由几十亿年以后的某个时刻回来的。”凯斯说道。

“事实上,”瓦达胡德人说,“如果让我来估计的话,它们应该是在一百亿年以后的某个时刻回来的。”

凯斯点点头,转身面对菱形。“这是联邦中任何一颗行星目前年龄的两倍。”

“是这样。”艾比人说道,“但是,请原谅,你要知道,不管是地球还是其他行星,都不是通过刻意的设计而制造出来的。但我们的时间舱将会是。”

“一个将存在一百亿年的太空舱……”杰格颇感兴趣地说道,“也许……也许可以用极其坚固的材料来制造,像是……像是没有晶体裂开面的大块钻石。但是即便做成了这么个家伙,我们也不能保证它会被发现。而且,在被发现之前,银河系的这个部分将会围绕它的轴心旋转四十多次。在这段时间内,我们怎样才能保证这个物体不飘流到其他地方呢?”

菱形传感网又闪起了一片亮光。“那么,假设这个捷径能够继续存在一百亿年,这是个很公平的假设,因为它现在就在这儿,而且,当那个恒星被推出来时也必定存在着。所以,给我们的时间舱加载自我修复的功能——毫微技术实验室应该能够想出些办法来——一并且使它能固定在这个捷径附近。”

“然后希望在未来当某些人到这儿来使用这个捷径的时候能够注意到它?”凯斯问道。

“可能不仅仅是这些,凯斯。”菱形说道,“也可能是他们到这儿来建造这个捷径。捷径系统有可能是在未来被制造的,并且让系统的出口点伸入过去。如果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把恒星转移到现在来,这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凯斯转向杰格。“有什么反对意见吗?”

瓦达胡德人抬起了他的四个肩膀。“没有。”

他又转身面对菱形,“你认为这种方法可行吗?”

艾比人传感网上闪过一丝微弱的亮光。“为什么不行呢?”

凯斯思考着。“我认为值得一试。但是,一百亿年的时间——一到那时,联邦内所有的种族可能都灭绝了。”

菱形传感网上又闪起了一片亮光。“所以我们必须将我们的信息设计成符号或是数学语言。让我们的好伙伴海克创造点东西出来,他是搜寻外星智慧生物的无线电天文学家,在设计符号通信方而是个专家。用一句你们和我们都有的俗语来说,这对他来说是正中下怀。”

舰桥上忙了起来,有很多事情急等着要做。但是杰格和海克已明显地萎靡不振了,尽管他们没有像人类那样戏剧性地一连串打哈欠,可他们的鼻孔开始有节奏地收缩扩张,表达了同样的生理反应。

有那么一阵子,凯斯想要在这儿熬个通宵。他上大学时经常这么干,但是大学时代已经是半个世纪以前的事了,而且他必须承认他自己也已经精疲力竭了。

“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了吧。”他说,从他的工作站旁站了起来。他刚一起身,他工作站上的指示灯便脸之熄灭。

莉萨点点头,也站了起来。两人走向被全息像掩盖着的一面墙。门开了,现出门后的走廊。他们向电梯间走去。一部电梯正等着他们——他们刚踏上走廊,幻影便将电梯调度到了这儿。凯斯走了进去,莉萨跟在他身后。“十一层甲板:”他说,幻影发出嘟的一声表示确认。他们转过身,刚好看见李安妮·凯伦道特顺着走廊向他们小跑过来。幻影当然也看到了她,并将电梯门一直保持在开启状态,直到她进来。李安妮进来时冲着凯斯笑了笑。随后说了声她的甲板层数。莉萨的目光一直盯着墙上的监视器,那上头显示着这层甲板的布局图。

凯斯与莉萨结婚太久了,不可能读不懂她的身体语言。她不喜欢李安妮——不喜欢她站得离凯斯这么近,不喜欢和她待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

电梯开始移动。监视器上这一层十字形的甲板布局图的四只手臂开始收缩。凯斯深深地吸了口气——艘后可能是第一次意识到他是如此地想念香水那微妙的味道。这是对可恶的猪们的又一次让步,他们的鼻子过于敏感。香水、古龙水、有香味的剃须水——所有这些在星丛上都是被禁止的。

凯斯在监视器的屏幕上看到了莉萨的脸,看到了她嘴角绷得紧紧的肌肉,看到了不安,看到了伤害。

凯斯也能够看到李安妮,她比他矮一点,光亮的金发半遮着寓有异国情调的脸、年轻的脸。如果他们单独在一起,凯斯可能会和她聊天,给她讲一个笑话,然后做笑或大笑,甚至在说话时轻轻地碰碰她的胳膊。她是如此——如此的富有活力,和她说说话都能让人焕发青春。

然而,他什么也没说。甲板层指示器数字一直在减小,最终电梯轿厢停在李安妮公寓所在的那一层。

“晚安,凯斯。”李安妮笑着对他说,“晚安,莉萨。”

“晚安。”凯斯回答道,莉萨则随便点了点头。

存她身后的电梯门关闭之前的几秒钟,凯斯能看着她沿着走廊慢慢离去。他从来没有去过她的公寓,很想知道她是怎么装饰她公寓的。

电梯继续上升了一会儿,随后再次停下。门开了,凯斯和莉萨走了一小段路回到他们的公寓中。

他们刚进家门,莉萨说话了——她的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凯斯从她的声音里听得出来。“你很喜欢她,是吗?”

凯斯掂量着所有可能的答案。他非常尊重莉萨的智力,因而没有想要用说声“谁?”来逃避。迟疑了一会儿之后,他终于认为诚实是最好的对策。“她聪明、迷人、美丽,工作又出色。有什么不值得喜欢的地方吗?”

“她才二十七岁。”莉萨说道,仿佛她的年龄是一种可诉诸法律的罪行。

二十七!凯斯想道。好了,终于知道了,一个具体的数字。但是——二十七。上帝……他脱下他的鞋袜,躺在沙发上,让他脚上的气味散发出去。

莉萨在他的对面坐下。她的脸上是一种思索的表情,仿佛是在考虑是否要继续深入这个话题。显然她选择了放弃,转换了话题。“车厢今天来找我了。”

凯斯扭动着他的大脚趾。“哦?”

“她要走了。”

“是吗?在其他地方找到了更好的工作?”

莉萨摇了摇头:“她将在下个星期被解体。仅仅因为她在六百年前浪费了其他人的时间,她就被判罚掉了她十六分之一的生命。”

凯斯安静了一阵子。“哦。”

“你听上去好像并不觉得奇怪。”莉萨说道。

“怎么说呢,我听说过这种判决。我从来就没能明白艾比人为什么对于惩罚时间浪费行为特别执著,要知道他们可以活好几个世纪。”

“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很平常的寿命期限。他们当然不会认为这是不同寻常的长寿命。”短暂的停顿之后,“你不能让她经受这样的惩罚。”

凯斯伸开双臂。“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

“该死,凯斯。这样的惩罚将会在这里执行,在星丛上。你当然有这个权力。”

“如果是星丛上的事,当然有。但是这种事……”他抬头看了看大花板,“幻影,我在这种事上的权限是什么?”

“根据联邦法律条例,你必须遵守由各成员星球政府宣布的判决。”幻影说道,“条例中有关残酷和不寻常惩罚的部分特别排除了艾比人缩短部分标准生命周期的严厉惩罚。考虑到这些,你没有权力干涉这件事。”

凯斯又摊开手臂,看着莉萨说:“对不起。”

“但是她做的错事是那么微不足道,那么无关紧要。”

“你说她编造了一些数据?”

“是的,那时她还是个学生。这当然是件很愚蠢的事,但是——”

“你知道艾比人是怎样看待浪费时间的行为的,莉萨。我猜想其他的人依赖于她的结果,是不是?”

“是的,但是——”

“你知道,艾比人来自一个常年被云层覆盖的行星。在行星表面上看不到星星和月亮,他们的太阳也只是躲在云层后面的模糊的亮点。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通过研究在那里被当作海洋的非常浅的小水洼的水位变化,找到了月亮存在的证据,他们甚至推断出了其它恒星和行星的存在。所有这些努力都发生在他们能够穿越他们的大气层之前。我打赌,在那样的条件下,人类是不可能完成他们那种研究的。这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寿命很长,他们有大把的时间用于解决疑问。生存在这样的行星上的种族,如果生命比较短暂。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想到在他们的世界之外还有一个宇宙。但是,为了能够实现他们现在的成就,他们不得不依赖于其他成员的观测结果,如果有人弄错了数据,那么所有的一切就都会被搞糟的。”

“但是在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后,没有人会仍然在意她以前犯的错误,而且——而且我需要她。她是我的小组中的重要成员,她还是我的朋友。”

凯斯伸开双臂:“那你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和她淡谈。告诉她,她不需要经受这样的惩罚。”

凯斯挠了挠他的左耳朵。“好吧,”最终他说,“好吧。”

莉萨对他笑了笑。“谢谢你。我肯定她会——”

正在这时,内部通话系统的呼叫器晌了起来。“卡拉卢萨呼叫兰森。”一个女声说道,弗兰卡·卡拉卢萨是第四班的内务官。

凯斯抬起头。“收到,我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弗兰卡?”

“鲸鱼座天仑五发来的信使带来了一个消息,我觉得应该让你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个旧消息——是十六天以前从太阳系通过超无线电信号发到鲸鱼座天仑五的,中央太空站一收到消息就传到了我们这里。”

“谢谢。请把信号传送剑我这里墙上的监视器上。”

“好的,完毕。”

凯斯和莉萨都转身面对着墙。画面上出现了 BBC全球新闻,播音员是一个长着银灰色头发的东印度人。他说:“两个联邦行星政府之间的形势继续处于紧张状态。一方是太阳系联合国、印第安座第四和鲸鱼座天仑五;另一方是‘泥浆’王国,今天,‘泥浆’简短地宣布将再关闭另外三个大使馆——纽约、巴黎和东京,这导致双方关系更加恶化。加上一以前关闭的另外四个大使馆,现在整个太阳系内只剩下渥太华和布鲁塞尔大使馆没有关闭。今天关闭的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已经乘坐瓦达胡德飞船启程前往鲸鱼座天仑五捷径。”

画面切换到一个健壮的瓦达胡德人头像。画面下方的状态栏显示他的名字叫普兰尼普地·达特·拉斯口·艾姆·胡斯。他说英语,不需要翻译器——很少有瓦达胡德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很遗憾,出于经济原因,我们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你们知道,由于联邦行星间的贸易以超出人们预料的速度发展着,所有行星的经济都陷入了困境。减少地球上大使馆的数量只是针对这种形势而作出的一种调整。”

画面转向一个非洲中年妇女,状态栏显示她的名字叫丽塔·内盖什,是地球-瓦达胡德政治关系学家,来自利兹大学。“我不相信这个理由——一点也不信。”她说,“我的意见是,‘泥浆’是要逐步召回全部大使。”

“这意味着他们将采取什么行动呢?”画面外的一个男声问道。

内盖什两手一摊。“当人类第一次进入宇宙时,所有权威人士都认为宇宙又大又富足,不同星球之间不可能由于物质缺乏而引起冲突。但是捷径系统改变了一切,它迫使我们可能在我们自己或是其他种族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拉近各个种族之间的距离。”

“然后呢?”画面外的问话者又问道。

“然后,”内盖什说道,“如果我们将要面临一个……一个事变,它可能不仅仅是关于经济问题的,可能是一些更基本的问题——个简单的事实,就是人类和瓦达胡德人总是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墙上的监视器转回到路易斯湖的全息像。凯斯看着莉萨,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一个‘事变’,”他重复着那个词,“好吧,至少我们两个都太老了,不可能应征入伍。”

莉萨长时间地看着他。“我认为这已经不重要了,”她最后说道,“我想我们已经在前线了。”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