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凯斯很少进入飞船上艾比人的生活区域,那儿的重力保持在地球标准重力的一点四一倍(同时也是飞船上标准重力的一点七二倍)。凯斯感觉好像自己的体重变成了一百一十五公斤,而不是平常的八十二公斤。尽管在短时间内他还能承受这一变化,但是这种感觉令他很不好受。

这地方的走廊比星丛其他区域的走廊宽很多,甲板与甲板之间隔层的厚度也挺大,使得天花板的高度降低了许多。凯斯并不需要弯着腰走路,但是不知怎的,他发现自己还是这么做了。这儿的空气既温暖又干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凯斯来到了他正在寻找的屋于门口;屋子的门上镶嵌着一个模型标记——黄色的灯光组成了一个长方形,在长方形底边的两端各有一个小小的圆圈。凯斯从未见过有轮子的火车,但是这个图形符号看上去的确很像一个火车车厢。

凯斯对着空气说道:“幻影,请通知她我来了。”

幻影发出蜂呜声表示确认。过了一会儿,大概是得到了车厢的允许,门滑行着开启了。

以人类的标准来看,艾比人的生活舱显得极不寻常。乍一看,它们的空间大得奢侈——凯斯进入的这个房间有8×10米那么大,但是随后你又会意识到它们的面积实际上与飞船上其他公寓的面积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它们没有被分隔成独立的卧室、起居室及卫生间,里头也没有椅子沙发之类的东西,也没有地毯,地面上覆盖着一层硬橡胶似的物质。在他们的家乡,艾比人会在屋内堆起些土墩子,墩子与墩子之间的宽度刚好符合他们轮子之间的宽度——因而当他们的轮子暂时与身体脱离时,他们的框体及其他部分仍能被支撑着。车厢在她屋子的一角安装了与土墩类似的装置,这个装置是她屋内唯一的家具。

凯斯觉得墙上的装饰画显得既古怪又令人不安:它们是由从不同角度观察同一个物体所得到的多个景象叠加而成的,而且这些景象多数呈现出一种扭曲状态。他无法分辨远处的墙上画着些什么,但是令他震惊的是,离他最近的这部分显示的是对人类及瓦达胡德人的严重畸形早产儿的研究,这些胎儿中有的长着断续的脊柱,有的长着奇怪的半透明的脑袋。尽管车厢是个生物学家,外星生物可能令她着迷,但是至少可以说,她选择的研究领域是较为异类的。

车厢从屋子深处朝凯斯滚了过来。看着一个艾比人从远处向你滚来会让你紧张,他们喜欢加速到高速滚动,直到离你只有一两米时才戛然而止。凯斯从未听说有哪个人被他们压倒过,但是他总是害怕自己会成为第一个受害者。

艾比人身上的亮光闪烁着。“兰森博士,”她说道,“真是个惊喜。请坐,请坐——我没有椅子,但是我知道这儿的重力太高了。不用客气,请坐在我的安乐墩上吧。”

她的绳索轻轻地冲着屋子角落中一个楔形构造舞动了几下。

凯斯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她的好意,但是,该死的,在这种重力状态下站着实在难受。他走向前去,一屁股坐在墩子上。“谢谢。”他说道,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始话题,但是他很清楚如果在谈话时兜圈子会冒犯艾比人,“莉萨叫我来看看你,她说你马上就要解体了。”

“亲爱的莉萨宝贝,”车厢说道,“她的关心让我感动。”

凯斯若有所思地环顾着屋子四周。“我想让你知道,”他终于说道,“你没有必要解体——至少当你还待在星丛上时。飞船上的所有工作人员都被视为真正的外交人员,我可以为你争取豁免。”

他看着眼前这个生物,希望她能长着张脸——希望她能有双正常的眼睛,透过她的眼睛能够读懂她的内心世界,“你的工作是我们的典范,没有理由阻止你在你的有生之年继续为星丛服务。”

“你是个好人,兰森博士,非常好。但是我必须对自己负责。在此之前,尽管我没有和任何人提起我即将解体,但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我为这一时刻已准备了好几个世纪。我按照这个终结时刻安排好了我的生命,我不知道该怎么打发多出来的五十年。”

“你可以继续你的研究、说不定,再研究半个世纪的永生问题,你就能征服它,而且再也不会死去了。”

“永生的耻辱,兰森博士?永生的罪恶?不,谢谢。我决不会改变我的誓言。”

凯斯静静地思索了一阵子,论证与反驳在他脑海中交战;新的劝说方式、新的解决办法不断出现,但是都被他否定了。“我能做些什么来使你觉得好受些?你需要什么特殊的装置或是设备?”

“会有个仪式。通常情况下,多数艾比人都不会参加,要是参加的话,只能使他们在我身上浪费更多的时间。我认为只有我最亲密的艾比朋友会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会需要一个大的礼堂。但是,既然你已经提出了,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要求使用一个船坞来举行仪式——当仪式结束时,我身体的组成部分可以从那儿被送入太空。”

“如果这就是你的要求,你当然可以得到我的允许。”

“谢谢,兰森博士,非常感谢。”

凯斯点了点头,朝着门口退去。穿过温暖的走廊,他又回到了中央支柱的兽笼般的环境中。通常,当他从艾比人的区域返回到飞船上的低重力区域时,他会感受到一种浮力,整个人仿佛轻如羽毛。但是这次却不同。

“超光速粒子脉冲。”在外勤工作站的菱形宣布道,“有东西正从捷径中出来。是个小家伙,直径大概只有一米。”

极有可能是个信使,凯斯暗想。“让我们看看,菱形。”球形全息像中的某个部位被蓝色分界线隔离了,分界线里头是从望远镜中看到的那个刚从捷径中冒出的物体的影像。

“欢迎回家!”萨·麦格诺脸上乐开了花。

“谁去把海克和沙努·阿兹米①叫来。”

【① 沙努是沙辛沙的简称。】

“我来吧。”李安妮说道。过了一会儿,她说道,“他们往这儿来了。”

左舷处的星空开裂了,瓦达胡德外星通信专家蹒跚着上了舰桥。几乎在同一时刻,坐椅廊后方的门开了,沙辛沙·阿兹米走了进来。他穿着网球短裤,手里还拿着把网球拍。凯斯向他们示意着放大后的影像。“看看是什么回来了。”他说道。

海克的四只眼睛都睁大了。“这……这太棒了。”

“菱形,”凯斯说道,“做一遍扫描,看看它后头藏着什么东西。如果没什么问题,用牵引光束把它拖进六号船坞。”

“正在扫描……没有发现明显的问题。牵引光束锁定。”

“拖进船后,立刻将它隔离在一个单独的力场中。”

“遵命。”

“我真希望它是在上个星期回来的。”阿兹米说道。

“为什么?”莉萨问道。

“那样我们就不用费那么多劲去建造它了。”

莉萨笑了。

“沙努,海克,我们一起去六号船坞,好吗?”凯斯说道。

“我也想看一眼”莉萨说道。

凯斯笑了,“没问题。”

四个人向船坞走去,到达之后,他们停在一堵力场墙跟前,海克在凯斯右方两米处,阿兹米站在凯斯的后面,而莉萨则紧紧挨着丈夫的左侧,他们俩的胳膊轻轻搭在一起。立方体被一系列看不见的光束拖拽进了船坞。刚一进来,它周围就立刻围上了一个力场泡。舱门从天花板上滑下闭紧了,他们等着船坞加压完毕之后,连忙走进去检查立方体。

这么多世代,它的磨损情况还算不错,表面看上去像被钢丝绒打摩过,但是上面雕刻的所有问题依然清晰可辨。他们现在才发现菱形在操纵立方体拖拽的过程中将留给答案的那一面当成了底面。

“幻影,”凯斯说道,“将立方体旋转九十度,露出它的底面。”

牵引光束操纵着时间舱留给答案的那一面上,不知怎的被镶上了一块白色底板,底板上的黑色符号非常醒目。

“上帝。”海克说道。

莉萨张大了嘴巴

凯斯一动不动。

答案区的上方是一串阿拉伯数字:

10-646-397-281

数字下方,用英语写着:

把恒星推往过去是一种需要,而不是威胁。这么做对我们双方都有利。不要害怕。

在这句话的下方,用稍小一点的字体写着:凯斯·兰森

“我简直无法相信。”凯斯说道

“嘿,看这儿,”海克将身体探向前叫道,“那个字母的书写方式有点不一样,不是吗?”

凯斯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每个小写“u”字母下部的短线都出现在字母的左方而不是右方。

“还有,‘don’t’上的省略符号的方向也反了。”凯斯说道。

“上方的一串数字代表什么?”莉萨问道。

“看上去像身份证号码。”凯斯说道。

“不对——它是一种数学表达式。”海克说道,“意思是——意思是——中央计算机?”

“负一千三百一十四。”幻影的声音说道。

“不,不对,”莉萨缓慢地摇着头说道,“当人类写信时,那儿是他们写下日期的地方。”

“以什么格式呢?”海克问道,“小时,随后是天,再是月,最后是年?这种排列不对。反过来看呢?第十年,第六百四十六天。这也不对,因为地球上的一年也就不到四百天。”

“不,”莉萨说道,“不,不是这样的。那就是年——整个一串就是年。一百零六亿四千六百三十九万七千二百八十一年。”

“是年?”海克说道。

“是年,”莉萨说道,“地球上的年,以基督的诞生——他是一位先知——为开始。”

“我以前看过很多人类的数字。”海克说,“你们以千位数来划分大的数目——我们的人以万位数来划分。但是我想你们用的是——你们叫它们什么?—那些位于下标处的小小弯曲?”

“逗号,”莉萨说道,“我们用逗号分隔大数目,或是空格。”她仿佛无法保持自己的平衡,向着船坞的舱壁走去,靠在了舱壁上,“但是……但是想像一下在那么遥远的未来,可能已经没有人使用英语了……有可能在英语使用者——”她指了指凯斯,“完全消失之后,再……再过成百万年或甚至好几十亿年,他们完全有可能记错了如何分割大数字,或是省略符号的方向,或是‘u’的小小延伸应该在哪面。”

“肯定是个假的。”凯斯摇着头说道。

“即使是假的,那么它也是个完美的假货。”阿兹米摇晃着手持扫描仪说道,“我们在立方体的构造中加入了一些半衰期非常长的物质。立方体现在的年龄是一百亿正负几亿地球年。伪造这一年龄的惟一方法是用准确的同位素配比率来制作一个赝品。即便有个复制品与我们的真品在任何细节上都十分相像,它也无法仿照辐射衰变以及时间在物体表面留下的痕迹。”

“但是上头签署了我的姓名,”凯斯说道,“这难道不是个错误吗?”

“不管怎样,你的姓名与星丛联系在一起。”海克说道,“毕竟你是首任指挥官,而且,坦白地说,我们瓦达胡德人一直认为你获取了过多的荣誉。或许那不是个签名,或许它只是个地址,或是某种致敬,或是——”

“不是,”莉萨瞪大了眼睛说道,她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着,“不是——它是你写的。”

“但是……但这是不可能的。”凯斯说道,“我怎么可能从现在开始再活一百亿年呢?”

“除非这是一种相对现象,”海克说道,“或是进入假死状念。”

“或者……”莉萨说道,她的声音依然在颤抖。

凯斯看着她,“什么?”

她小跑着离开了船坞。

“你去哪儿?”海克叫道。

“去找车厢。”她喊道,“我想告诉她,我们的生命延长实验将以一种做梦也没想到的方式成功。”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