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莉萨、海克吃及外星通信小组的其他组员继续与他们称之为猫眼的黑体交换信息。随着新词不断加入翻译数据库内,还有旧词的意义不断变得更为精确,对话变得越来越流畅了。

当凯斯再次来到舰桥时,莉萨显然正在算那些大家伙进行有关哲学方面的探讨。现在是阿尔法班值班时间,除了外勤工作站是空着的以外,其余阿尔法班成员都在场,菱形去处理其他一些事情,他的工作暂时由徜徉在舰桥南舷处水池中的海豚替代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们一直不知道你们的存在。”莉萨冲着她工作台上竖起的麦克风说道,“尽管通过观察到的引力现象,我们知道太空中存在着大量不可见的物质,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些物质是活的。”

“两种物质。”黑体回答道。幻影给译音加上了法国口音。

“是的。”莉萨说道。凯斯在她一旁坐下,她抬头看了一眼,冲着他挥挥手,算是打个招呼。

“相互之间不会发生剧烈反应,”猫眼说道,“只有引力是一样的。”

“对。”莉萨说道。包围着他们的全息像在两排工作台之前显示着猫眼的放大影像。

“多数和我们一样。”黑体说道。

“是的,大多数的物质和你们一样。”莉萨回答道。

“忽视你们。”

“你以前忽视了我们?”

“可忽略的。”

“你们以前是否注意到我们中的某些物质是活的?”

“没有。不会去行星上寻找生命,你们太小了。”

“我们希望能与你们建立某种关系。”莉萨说道,

“关系?”

“为了双方共同的利益,一加一等丁二。你们加我们大于二。”

“懂了,整体大于各部分之和。”

莉萨笑了。“对’’

“明智的关系。”

“你们用什么词汇来代表与你有共同利益的一方?”

“朋友。”黑体说道。幻影将这个首次收到的单词翻译成了“朋友”,“我们称他们为朋友。”

“我们是朋友。”莉萨说道。

“是的。”

”组成你们的那些物质——我们称之为暗物质——它们都是有生命的吗?”

“不,只是它们中很小的一部分。”

“但是你说有生命的暗物质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

“从开始时就有。”

“是什么的开始?”

“是——是所有恒星形成的开始。”

“是所有的一切?我们称之为宇宙。”

“从宇宙开始时就有。”

“这是个非常有趣的观点。”坐在凯斯左边的杰格说道,“关于宇宙有始点的看法一是的,宇宙的确有始点。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问问他。”

“宇宙开始时是什么样子?”莉萨冲着麦克风蜕道,

“压缩的,”黑体说道,“比小还要小,一个点,没有时间。”

“奇点,”杰格说道,“令人着迷。他是对的。但是我不懂像他这样一种生物怎么能推导出这一理论”

“他们通过无线电相互联系。”李安妮在内务工作站上转身对杰格道,“或许他们采用与我们相同的方法得出了这一结论:通过观察宇宙背景辐射以及遥远星系散发的无线电波红移。”

杰格咕哝了一声。

莉萨继续着她的对话:“你告诉过我们,不管是你自己——猫眼,或是你们整个黑体群体,都没有那么老。那么你是怎么知道黑体生命在宇宙开始时就存在了呢?”

“必须知道。”黑体回答道。

杰格轻蔑地叫了起来。“这是哲学,”他说道,“不是科学。他们只是愿意这么相信。”

“我们没有存在那么久。”莉萨冲着麦克风说道,“我们从来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明组成我们的物质已经存在了四十亿年了。”

幻影将时间表达转换成黑体可以理解的方式。

“就像我刚才说的,你们是可忽略的。”

杰格冲着幻影叫了起来。“询问:‘可忽略的’这一词翻译的根据是什么?”

“根据数学,”计算机以合适的语言对着每个人的耳内植攘超说道,“我们将三点七与四之间的差别定义为‘重大的’,但是三点九九与四之间的差别则是‘可忽略的’。”

杰格看着莉萨。“所以根据上下文来看,这个单词可能有不同的意义。它可能含有某种喻意——例如,‘迟来者’可能算‘可忽略的’代表了相同的意义。”

萨扭过脸来看着瓦达胡德人,笑了笑。“不喜欢被人忽视的感觉,嗯?”

“不要没礼貌,地球人。我只不过想强调在理解外星人用词时需要加倍小心,而且,或许他指的只是那个探测器。长度只有五米的探测器对上他来说,当然是可忽略的。”

莉萨点点又,刘着麦克风说道:“当你使用可忽略的这一说法时,你是在说我们的体型呜?”

“不是指正在说话的这个东西的体型,也不是将说话的这东西弹出来的那家伙的体型。”

“跟他比聪明就到此为止吧。”萨笑着说,“他知道那个探测器是从我们的飞船上弹出的。”

莉萨用手盖住麦克风这个手势如同其他命令一样有效,能下令幻影暂时中断语言传输。“我认为这并不是关键所在。”她将手从麦克风上挪开,继续对猫眼说道,“是不是因为我们并不像你们一样存在了那么久,所以我们才是可忽略的?”

“不是时间长度问题,而是绝对时间问题。我们在刚开始时就存在了,你们不是。根据定义,我们是重要的,你们不是。显然就是这样。”

“我可不同意这一点。”凯斯好脾气地说,“好东西从来不会头一个冒出来,时间早晚无所谓,只要更好就行。”

莉萨又盖住她的麦克风,看着他道:“无论如何,我想在双方能相互信任之前,我们应该先避开谈哲学。我不想无意问冒犯了他,让他从此拒不开口。”

凯斯点点头。

莉萨再次对着麦克风说道:“应该还有其他的黑体群体存在吧?”

“好几十亿个。”

“你和他们有联系吗?”

“是的。”

“你们的无线电信号能量不强,而且与宇宙背景微波辐射的频率接近。在经过长距离传播之后,它们不太可能被捕捉到。”

“正确。”

“那么你怎么与其他黑体群体联系呢?”

“一号无线电只是用来进行本地联络,二号无线电用于不同群体间的联系。”

李安妮转过脸来看着莉萨。“他说的跟我想的是一回事吗?黑体是天然的超空间无线电发报机?”

“我们来问一问。”莉萨说道,她再次将脸对着麦克风,“一号无线电以光速传播,是吗?”

“是的。”

“二号无线电以大于光速传播,是吗?”

“是的。”

“上帝,”凯斯说道,“如果他们使用超空间无线电,为什么以前我们从来没有侦测到他们的信号?”

“超空间的数量是量子级别的。”李安妮说道,“联邦内所有种族拥有超空间无线电技术的时间都不超过五十年,而且整个联邦仅仅使用了八千个左右的量子层级。很有可能我们从来没有进入过黑体使用的层级。”她将目光对准莉萨,“我们进行超空间无线电通信时需要大量的能量支持,继续深入这个话题可能会带给我们极大好处。他们可能有某种节省能量的通信方法。”

莉萨点点头。“我们也使用某种二号无线电。你能告诉我们你们是怎么做的呢?”

“可以告诉你全部,”猫眼说道,“但是没什么好说的。我们以某种方式思考,该想法是属于私人的;我们以另一种方式思考,该想法以一号无线电传播;我们以第三种较为困难的方式思考,则该想法会以二号无线电传播。”

凯斯笑了。“就像让一个人来解释他是怎么说话的一样。我们就是这么说的,就这么简单。它是——”

“请原谅我的打断,兰森博士。”幻影说道,“但是你让我提醒你和塞万提斯博士在十四点有个约会。”

凯斯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该死,”他说,“该死。”他转向莉萨,“时间到了。”

她点了点头。“幻影,请通知海克到这儿来继续算猫眼对话。”

海克刚一进来,他们俩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离开了屋子。

凯斯和莉萨下了电梯,走了一小段路,来到一扇巨大的黑门前,黑门上印着两个荧光大字“20”。他们打开门闩。凯斯总是隐约觉得这声音很熟悉,这次他总算发现了它到底像什么:它算老西部片中来复枪的扳机被扣动时发出的声音一模一样。

飞船上大多数的门在开启时都是从中间分开,然后滑入门两边的槽中。但是这扇沉重的大门只向左边滑去——安全条例规定它的闭合处不能有任何缝隙或是薄弱环节。

莉萨倒吸了一口气,凯斯觉得自己的嘴都合不拢了。

船坞中有超过一百个艾比人,一行行整齐地排列着——就像排满了轮椅的停车场。

“幻影,里面有多少艾比人。”凯斯轻声说道。

“二百零九个,长官。”计算机回答道,“船上所有的综合生物体都来了。”

莉萨微微摇了摇头。“她说过只有她最亲密的朋友才会来。”

“嗯,”凯斯走进屋内说道,“车厢是个非常招人喜爱的人,我想这船上所有的艾比人都将她看成自己的好朋友。”

里头还有六个地球人,都是莉萨领导的生命科学组的成员。还有一个凯斯不怎么认识的瓦达明德人。

凯斯低头看J’一眼手表:13:59:47。毫无疑问,不管会发生什么,该发生的马上就要发生了。

“谢谢你们所有来看我的人。”车厢的声音通过凯斯耳内植入片说道。凯斯很容易就能发现她:只有她的传感网在发光。整个现场令人不安。幻影的翻译声只传进他的左耳,但现在,他的右耳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即使处于一大屋子艾比人之中。

车厢离凯斯和莉萨站着的地方有十五米远。幻影在装甲舱门前方放置了一个了巨大的车厢全息像,好让所有艾比人都能看到她的传感网。她身上有些奇怪的地方——传感网上的线条呈现出一种亮绿色,凯斯从未看到过艾比人的传感网出现这种颜色。

他转向莉萨,莉萨一定是已经猜到了他想问什么。“这表明一种强烈的感情状态。看到他们的人这么支持她,车厢哽咽了。”

车厢的传感网再次发出闪光,翻译后的声音说道:“整体与部分——它们中的一个,它们中的所有。完整形态在微观与宏观中共鸣。它产生着约束。”

显然,车厢在对她的同伴们发表感言。凯斯觉得自己明白她话中的要点——能够成为艾比人社会中的一分子与成为她身体这个小社会中的一部分同等重要。凯斯为自己能够理解外星人而感到骄傲,尽管他与杰格之间时不时地会发生争论。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种感觉未免有点超现实。他知道他将要注视着某个人死去,但是他仍然感觉不到应该产生的那种感觉。莉萨与他不同,脸上一副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的表情。凯斯意识到她与车厢之间的关系比他想像的更深。

“道路已经畅通。”车厢结束了讲话。她向前滚动了几十米,离开众多的艾比人,来到了船坞中央。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凯斯轻声道。

莉萨耸了耸肩,但是幻影却通过他们俩的耳内植攘超说道:“在解体过程中,各部分——尤其是轮子——可能会恐慌,并想去和这个区域的任何艾比人结合。按照惯例,她必须留出足够的距离,所以当某个部分想要这么于时,其他艾比人能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凯斯微微点了点头。

随后,整个过程开始了。在船坞的中央放着一个标准的艾比人安乐墩。车厢滚动到它的上方,安乐墩在下方支撑着她的框体。她的传感网——在幻影设立的全息像中可看得一清二楚——几乎变成了紫色——又是一种凯斯从未见过的颜色。传感网上无数个交叉点上的发光点变得越来越亮,看上去仿佛是一片密集的星云,而且星云内的每颗恒星都是超新星。随后,一个接着一个,发光点熄灭了。过了大约两分钟,所有发光点都暗了下去。

车厢的框体向前倾斜着,她的传感网滑落下来,松散地堆在船坞的地板上。凯斯以为传感网已经死了,但它却一下子拱了起来,高高地,好像在它下方有个拳头在顶着。传感网上的线条已经失去了所有颜色,现在看上去就像粗粗的尼龙渔线。

过了一会儿,传感网终于到达生命的终结,崩溃成了一堆废物。现在,车厢变得又瞎又聋(她以前还拥有磁力感应器官,但是这项功能在她离开她家乡后已通过毫微手术被中和了,因为在飞船上,这一功能会使得她的方向感发生严重紊乱)。

接着,车厢的轮子与框体上的轮轴脱离了。对于轮子来说,脱离并不是一件不寻常的事。负责将营养从轮轴输送到各个轮子的系统不能完全满足轮子对于食物的需求,在艾比人的故乡环境中,轮子会定期与综合体的其他部分脱离,自行前去进食。轮子两端还会伸出与艾比人的操纵绳索束类脸的粗壮的卷须,以防它们摔倒(或在它们摔倒时将它们扶起来)。

几乎就在它们脱离的同时,左轮便开始想要与框体重新结合。就如同幻影刚说过的那样,当它意识到那个小小的墩子已经升高使它无法结合时,它开始恐慌了。它在船坞内滚动,轮缘上负责抓地的突起物以极快的速度不断伸展又收缩着。轮子自身有一些视觉感应,当它看到船坞内聚集着大群艾比人时,它径直向最近的那位滚去。那个艾比人转动着躲开了轮子。另一个艾比人——凯斯隐约记得他的名字叫蝴蝶,是船上的一个艾比人医生——急忙冲上前,伸出一根操纵绳索,绳索的尽头处抓着个击昏器。击昏器碰到了轮子,它停止了运动,站立几秒钟之后,它侧面伸出的卷须仿佛变软了,随后,轮子侧翻在地板上。

凯斯的注意力再次转回到船坞中央、车厢的绳索束已然滑落到地板上,躺在已废弃的传感网旁边。绳索束向上去伸展着去抓框体,并将蓝色的泵与绿色的中央卵囊脱离开,接着轻柔地将泵放到地板上。凯斯可以看到泵内巨大的呼吸孔持续着它通常的四步循环:张开、伸展、收缩以及关闭。但是过了四十秒之后,整个顺序开始混乱了,仿佛泵已经无法控制它自身的行为。呼吸孔的运动次序乱了——张开,紧接着就收缩了,关闭后却想要伸展。船坞内弥漫着它轻微的喘息声——整个空间内惟一的声音。最后,泵停止了运动。

现在,剩下的仅有位于马鞍形框体上的卵囊了。

凯斯轻声问莉萨:“没有泵的卵囊可以活多久?”

莉萨转过脸来对着他,她的眼睛里噙着泪水。她眨了几下眼睛,把眼泪挤了回去。“一分钟,”她最后说道,“也有可能是两分钟。”

凯斯握住她的手,用力捏了捏。

在接下来的三分钟,所有的一切都保持着静止。卵囊平静地死去了,没有动作,也没有发出声音——但是,不知为什么,显然艾比人知道它已然故去,一个接着一个滚动着离开了船坞。凯斯和莉萨最后离开。不久之后,蝴蝶将再次回到这儿,将车厢的遗体送入太空。

当他们走出船坞时,凯斯想到了自己的未来。显然,他将会活上很长很长时间。他不知道在几十亿年之后,他是否能摆脱自己过去所犯的错误。

那个晚上,他们无法入睡,车厢的死亡使莉萨的心情很是悲伤,而凯斯则忙着与自己体内的魔鬼交战。他们肩并肩地躺在床上,毫无睡意。莉萨盯着昏暗的天花板,凯斯看着墙上淡淡的红点,红点是从他通常用来盖住闹钟面板的塑料卡四周渗出的灯光打在墙上形成的。

莉萨开口了 一只说了一个词。“如果……”

凯斯翻了个身平躺着。“什么?”

她沉默了一阵子。凯斯正打算再次开门询问,她说话了。“如果你已经不记得 u是怎么写的,或是忘了省略符号的方向,你还会记住我吗——记住我们?”她翻过身来看着他,“你还要活上一百亿年,我实在是无法想像。”

“我……我不知道。”凯斯说道,头在枕头上摇了摇。他自己也沉默了一阵子,随后继续说道,“人们总是幻想着能够永远活着。然而,‘永远’似乎还没有某段确定的时期吓人。我可以接受永生,但是一想到我还要活上一百亿年……我实在是想像不出是个什么样子。”

“一百亿年。”莉萨摇着头,再次说道,“到那时,照耀地球的太阳早已灭亡了,地球也不复存在了。”停顿之后,“我也死了。”

“也许是,也许不是。如果这的确是生命延长的话,那一定是因为你在星丛上的研究。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成为这项研究的受惠者呢?或许从现在开始,我们都能活上一百亿年。”

更长久的沉默,

“而且在一起生活?”莉萨终于说道。

凯斯_人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我想像不出。”他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但是……但是如果我面临的不是这么长的未来的话,我愿意和你共同度过,”

“你会吗?”莉萨立刻问道,“在这么长时间之后,我们之间还有值得发掘、值得相互了解的地方吗?”

“或许……或许这不是实体形式的存在,”凯斯说道,“或许我的意识被转移到了某个机器中。新纽约不是有个教派想要这么干吗——将人类的大脑复制到计算机中?又或者……又或者,整个人类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头脑,但是单个人的心智仍然存在,那将比——”

“那将比个人存活一百亿年的概念更容易接受一些。要是你还没有计算过,我告诉你吧,到现在为止,你只度过了你生命的两百亿分之一。”她停了下来,叹了口气。

“怎么了?”凯斯问道。

“没什么。”

“不对,你心里有事。”

莉萨沉默了十秒钟左右。“没什么,只不过,你目前的中年危机就已经够难应付的了。我讨厌看到当你五十亿岁时你会耍出些什么花样。”

凯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他只得发出一阵大笑,连他自己都觉得笑声空洞勉强。

又陷入了沉默——长得他以为她可能已经睡着了。但是他自己却睡不着。还没到时候,他脑海中有太多的想法了。

“达西妮娅①,”他轻声道——如果她已经睡着了,他不希望他的声音吵醒她。

【① 小说《唐·吉诃德》中唐·吉诃德心目中的情人。】

“嗯?”

凯斯咽了口唾沫。或许他不应该提起这个话题,但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快到了。”

“下个星期。”黑暗中传来她的声音。

“是的,”凯斯说道, “二十个年头,而且——”

“二十个美妙的年头,亲爱的。不要忘了加上形容词。”

又是一阵勉强的笑声。“对不起,你说得对。二十个美妙的年头。”他停顿片刻,随后接着道,“我还记得,我们计划在那天重申我们的结婚誓言。”

莉萨的声音带着点小小的尖刻。“是吗?”

‘没什么,忘了我说过的话吧。这真是美妙的二十年,不是吗?”

在黑暗中,凯斯能勉强辨认出她的脸。她点了点头,随后看着他,双眼迎着凯斯的目光,仿佛要看透凯斯,看到他目光后隐藏的真相,看看到底他在为什么而烦恼。随后她明白了,接着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没什么。”最后她说道。

“什么?”

随后,她说出了那个晚上他们之间的最后一句对话:“如果你不想说那句话,没什么。”她说,“就是那句誓言,‘直到你我生命的尽头。’”

凯斯坐在他工作站旁边。三个人以及一只海豚的全息像飘浮在工作站边缘的上方。通过眼角的余光,凯斯注意到一扇舱门打开了,杰格蹒跚着从门外走了进来。但是瓦达胡德人没有走向他自己的工作站,而是站在凯斯的面前等着,看上去处于十分激动的状态中。凯斯结束了他主持的与全息头像之间的会议,头像们散去之后,他抬起头来看着杰格。

“你也知道,黑体一直在移动,”杰格说道,“它们的好动程度令我异常惊奇。他们似乎是在协同工作,每个球体都在操纵着自己与其他球体之间的引力及斥力,以使整个群体能同时移动。通过这么做,他们群体的形态发生了变化。以前有些黑体我们无法清晰地观察到,但现在,这些黑体已经来到了群体的边缘地带。我做了个关于接下来哪个黑体将要复制的预测,我想要测试一下我的理论。为此,我希望你能将星丛移动到暗物质区域的远端。”

“幻影,显示本地星空示意图。”凯斯说道。

在凯斯与杰格之间出现了一个全息像。黑体已经移动到了绿色恒星的背面,因而,星丛、捷径、绿色恒星以及黑体群体差不多位于一条直线上。

“如果我们移动到黑体区域的远端,我们就看不到捷径了。”凯斯说道,“我们可能会错过某个从捷径冒出的信使。你就不能派个探测器去那儿吗?”

“我的预测基于非常精细的质量浓度,因而必须使用一号甲板或是七十号甲板上的超空间望远镜来观察。”

凯斯考虑了一会儿。“好的。”他敲击了一下控制台上的某个健,萨及菱形的全息头像如约出现了,“菱形,请与每个在做飞船外太空扫描的工作人员联系,看看在不打扰他们工作的前提下,我们最快能在什么时候移动飞船。萨,当我们能移动时,请把我们带到暗物质区域的背面,杰格将给你提供具体的坐标位置。”

“为你服务是我最大的快乐。”菱形说道。

“没问题。”萨说道。

杰格上下摇动着他的头,模仿着人类的肢体语言。瓦达胡德人从来不说谢谢,但是凯斯认为这个猪显然是异常高兴。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