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舰桥内很平静,六个工作站安详地飘浮在全息夜空影像中。现在是船上时间凌晨五点,离德尔塔班下班还剩一个小时。

坐在指挥官位置上的是一个名叫酒杯的艾比人,还有两个艾比人分别位于内务部及舵手工作站。物理科学部交由一只名叫凹头的海豚负责,一个瓦达胡德人负责着生命科学部,还有一个地球人,名叫黛娜·冯·豪森,掌管着外勤工作站。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从看不见的天花板上辐射下来一张力场屏网,在每个工作台之间制造了几毫米厚的真空隔离带,以防止声音在工作台之间传递。内务工作站的艾比人正与三个飘浮着的艾比人微型全息像以及三个瓦达胡德人的头部全息像开会。在外勤工作站的地球人正在阅读着她面前屏幕上的一篇小说。

突然,隔音力场一下子关闭了,随即响起了警报声。“不明身份飞船正在靠近。”幻影宣布道。

“在那儿!”冯·豪森指着一个临近绿色恒星的影像说道,“它刚刚从光球层的后面经过。”

幻影将不明身份飞船显示成一个小小的红色三角;真正的飞船太小了,在这么远的距离外是看不到它的。

“它有可能是信使吗?”酒杯问道,他的英国口音中带有一丝伦敦腔。

“不可能,”冯·豪森说道,“它至少与我们的探测船一样大。”

酒杯传感网上划过一道亮光。“让我们好好看看它。”他说道。

位于舵手处的艾比人微微旋转着飞船,将七十号甲板处的望远镜阵列对准闯入者。恒星影像处出现了一个方框,框内显示着放大的影像。正在接近的飞船的一个侧面被绿色恒星照亮了,另一侧只是个黑色的轮廓,完全因为它遮挡住了在它背后的恒星,这才能被显示出来。

酒杯对着他右面的瓦达胡德人克里特说道:“那个看上去像是一艘瓦达胡德式的飞船。瞧那个中央引擎舱,不是吗?”

瓦达胡德人认为每一艘船——或是建筑、或是车辆——都应该是独一无二的,他们不会大量生产基于同一设计的产品。克里特举起他的四只肩膀说道:“可能吧。”

“收到过任何无线电信号吗,黛娜?”酒杯问道。

“如果有信号的话,”地球人回答道,“也会淹没在恒星散发的无线电噪音中。”

“请设法与那个飞船取得联系。”

“正在发射信号,”黛娜说道,“但是他们仍然位于五千万公里之外,我们得等上差不多六分钟才能收到可能的回答。而且——上帝!”

第二艘飞船在绿色恒星的边缘处飞过。它与第一艘飞船的大小差不多,但是在设计上则显得更为坚固,而且,它仍然带有瓦达胡德人特有的设计特征:中央引擎舱。

“最好把凯斯叫到这儿来。”酒杯说道。

位于内务台处艾比人的传感网上闪起了波纹状的亮光。“兰森指挥官,请马上来舰桥。”

“设法与第二艘飞船接触。”酒杯说道。,

“正在接触中,”冯·豪森说道,“还有——上帝,我也会设法与第三艘取得联系。”

另一艘飞船,一半是光滑的金属表面,闪耀着翠绿色的火焰,另一半隐藏在黑暗中,正从恒星背后冒出来。过了一会儿,第四艘和第五艘也冒了出来。

“这是一支舰队。”冯·豪森说道。

“它们是瓦达胡德人的飞船可以肯定,”位于物理工作站左侧水箱中的凹头说道,“推进器尾气特征最为明显。”

“但是五——六,八——八艘瓦达胡德人的飞船来这儿干什么?”酒杯问道,“黛娜,能确定它们前进的方向吗?”

“它们正沿着恒星作抛物线运动,”地球女人说道,“很难讲它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但是星丛目前的位置与它们最有可能的航线之间的夹角只有八度。”

“它们冲着我们飞来。”凹头说道,“我们应该——”

全息像中出现了一扇门,凯斯·兰森大步走进舰桥。他没有刮胡子,头发也因为刚刚从床上爬起而显得乱槽糟的。

“请原谅过早叫醒你。”酒杯说道,滚动着离开指挥官的工作台,“但我们这儿有情况。”

凯斯冲着艾比人点点头,等着塑料椅子从控制台前方地板上的暗门中升起。椅子从地板中升起时已经将自己变成了适合人类就座的形状。凯斯坐下之后问道:“你们设法与他们联系了?”

“是的。”黛娜回答道,“但是最快的回答也得在四十八秒之后才能收到。”

“它们是瓦达胡德人的飞船,不是吗?”凯斯问道。他的工作台上升到了他喜欢的高度。

“极有可能。”酒杯说道,“但是瓦达胡德人的飞船被卖到了联邦内的各个角落,它们可能是由其他种族的人在驾驶。”

凯斯揉了揉眼睛,将睡意赶走。“为什么这么多飞船到了这儿,我们却没有提前发现?”

“可能是从捷径中一个一个冒出来的,我们的视野被绿色恒星挡住了。”酒杯说道。

“上帝,就是这么回事,”凯斯说道,他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工作台人员分布表,“双点,把杰格叫到这儿来。”

内务台的艾比人用绳索敲击着控制面板,过了一会儿,他说道:“杰格将通话转到了语音信箱,现在是他正常的睡觉时间。”

“撤销他的指令,”凯斯说道,“马上把他叫到这儿来。黛娜,收到任何回复了吗?”

“没有。”

凯斯向飘浮在星空影像中的电子钟瞥了一眼。“反正换班时间快到了,”他说,“把整个阿尔法班的工作人员都叫来。”

“阿尔法班,马上来舰桥报到,”双点说道,“李安妮·凯伦道特、萨拉德·麦格诺、菱形、杰格,还有克莱莉萨·塞万提斯,请马上来舰桥报到。”

“谢谢。”凯斯说道,“黛娜,针对所有正在靠近的飞船打开一个通信频道。”

“打开了。”

“我是G·K·兰森,联邦研究船星丛的指挥官。请表明你们的身份。”

“传送中。”黛娜说道,“他们已经极大地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如果他们愿意回答你刚才发送的信息,那么我们将在三分钟之内收到他们的回答。”

全息像中显示那些飞船特写的方框里开启了一扇门。杰格走了进来,他的绒毛还未经过整理。“出什么事了?”他问道。

“可能没什么要紧的,”凯斯说道,“但是八艘瓦达胡德人的飞船正在接近星丛,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所有四只肩膀上下晃动着。“我不知道。”

“他们拒绝回答我们发出的问询,而且——”

“我说过我不知道。”杰格转过身子,面对刚才在全息像中开门的位置。他的所有四只眼睛分别追踪着四艘不同的正在向这边靠近的飞船。

“它们是什么类型的飞船?”凯斯问道,“侦察船?”

“大小刚好适合干这个。”杰格说道。

“每艘上可搭载多少船员?”

“飞船并不是我的研究领域。”杰格说道。

凯斯看着生命科学台的瓦达胡德人。“你,就是你——克里特,是吗?这样一艘船上能搭载几个船员?”

“可能是六个,”克里特说道,“不可能更多了。”

四扇舱门中的两扇同时打开。萨拉德·麦格诺从其中一扇中走了进来,莉萨·塞万提斯从另一扇处进入舰桥。艾比人及瓦达胡德人立刻将舵手及生命科学工作站的位置腾了出来。

“八艘飞船正在向星丛靠近。”凯斯对着萨及莉萨说道。

莉萨点点头。“在来的路上幻影已向我们简要介绍了。按理说,在我们同意之前,其他飞船不应该穿越这条捷径。”她站在控制台的旁边,等待椅子调整形状。

“或许他们只是不小心闯到这儿来的。”萨敲击着控制台上的按键说道。他的椅子正从地板下方升起,“当有新的捷径被激活时,前往某个目的地的可接受入射角就会变窄。他们可能在计算角度时犯懒了,他们原来想去的是别的地方。”

“一个飞行员可能会犯错误,”凯斯说道,“但是八个都犯了错误?”

“通信时滞已结束,”黛娜说道,“如果他们想回答你刚才发出的信息,那么他们的回复现在应该到了。”

菱形到了有一小会儿了,但是他正忙于将自己滚动到外勤台旁边的一个位置上,以便黛娜能继续待在工作台上。

“萨,如果我命令离开这儿,”凯斯问道, “我们能甩开那些飞船吗?”

萨耸了耸肩。“我不敢保证。它们堵在捷径前方,所以我们不能去那个方向。看到它们引擎舱上的光环了吗?那是瓦达胡德人Catob级的超光速推进装置的特征。当然,没有人能在离绿色恒星这么近的地方使用超光速推进,但是如果我们想脱离,我们必须进入平整到足以支持超光速推进的空间,到了那种地方,它们在一秒钟之内就能赶上我们。”

凯斯皱起眉头。

“那些飞船已散开成扇形队列,”萨说道,“我认为它们已进入了攻击队形。”

“攻击?”菱形说道,亮光在他传感网上迟疑地闪动着。

“收到信息。”黛娜说道。

星空全息像中出现了另一处被闪闪发光的边框围起来的区域,一张瓦达胡德人的脸在区域中浮现出来,脸上长满棕色的绒毛,绒毛上镶嵌着一条条古铜色的条纹。“星丛指挥官兰森,”经过翻译的声音说道,“我是加斯特。好好记住这个名字,加斯特。”凯斯点点头。对于瓦达胡德的男性来说,名誉就是一切,“我们来这儿是为了护送星丛穿过捷径返航。你们要把飞船交给——”

“答复得经过多长时间才能到达他们那儿?”凯斯问道。

“——我们。”

黛娜看着屏幕上的读数。“四十三秒。”

“与我们合作,”加斯特继续道,“你们的飞船及船员将不会受到伤害。”

“萨,我们能不能刚开始沿着一条明显的轨道飞向捷径,但是在临近穿越的刹那间突然改变入射角度,使他们摸不清我们冒出的方位?”

舵手摇着头。“那些小侦察船可能可以办到,但是星丛的体积是三百万立力米,我无法让它跳踢踏舞。”

“那些船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达我们这儿?”

“他们的速度是光速的零点一信,”萨说道,“二十分钟不到,他们就能赶上我们了。”

“兰森呼叫加斯特:星丛是联邦的财产。你的要求被驳回。完毕。菱形,他们收到这信息后通知我一声。”

这时,李安妮·凯伦道特大步踏上舰桥。

“我需要些建议,伙计们。”凯斯叫道。

“建议一,”李安妮坐在她的椅子上说道,“撤退。我们离捷径越远,他们就越不可能强迫我们穿越它。”

“对。萨,让我们——”

“请原谅我的打断,凯斯,”菱形说道,“他们收到了你的信息。”

“好。萨,让我们离开这里。使用全部推力。”

“我将带着大家绕行离开这里,”萨说道,“我们可不想进入暗物质区域。那是条充满障碍的航线,在那儿飞行,小飞船比我们这种大船占优势。”

“好的。”凯斯说道,“菱形.看看你是否能派个信使带上今天的任务日志前去鲸鱼座天仑五。我要向肯亚塔首相报警。”而且——对不起:加斯特发来的信息。”

“兰森,”加斯特说道,“星丛是在‘泥浆’造船厂制造的,而且注册在‘泥浆’,因而它是瓦达胡德的财产。让我们尽可能地避免一些不应发生的不愉快。一旦飞船回到‘泥浆’,我们将立刻释放所有的船员,让他们自由返回各自的世界。”

“回答,”兰森喝道,“联邦内所有的行星都资助了星丛的建造,它的注册只是为了走个形式罢了——所有飞船都要求有属地记录。你的主张被拒绝。如果自必要,我们会为防止非法占有而采取抵抗措施。结束。”

“抵抗措施?”萨摇着头说道,“凯斯,这艘船没有武器。”

“我很清楚这一点。”凯斯飞快地说道,“李安妮,列出船上=所有能充当武器的设备库存清单。我想知道船上任何能发射能量束、能往外弹射东西,或是能爆炸的设备。”

“正在着手处理。”李安妮说道,她的双手在控制台上飞舞着。

“星丛并不是被设计成用来进行特技飞行的。”萨冲着飘浮在他工作台边缘上方凯斯的全息头像说道,“跟小型战斗船相比,我们就像是在热水中打滚的河马。”

“那么我们就照他们的规矩来战斗,”凯斯说道,“我们用探测船来保卫星丛。”他瞥了一眼李安妮传送到他三号监视器上的清单:地质挖掘激光、探矿炸药、用来发射探测船的推进器,“李安妮,你与菱形一起将这些东西尽可能多地装上我们最快的五艘探测船。我需要在十五分钟之内将所有的东西装载完毕。我不会在意你们为了完成任务而不得不毁坏某些船上的装置。”

黛娜·冯·豪森终于离开了外勤控制台,菱形滚动着进入自己的岗位。操纵绳索束在控制台上方飞速移动,菱形的大半个传感网也躺在控制台上,以便更好地与机器交流。

“即便拼凑了一堆武器,”萨说道,“我们的探测船也无法在火力上超过真正的战斗船。”

“我并不想在火力上超过他们,”凯斯说道,“星丛是瓦达胡德式构造,但我们的探测船却不是。”

“你比为他们不想冲着艾比人的船开火,”萨说道,“但是——”

“这并不是我的想法。”凯斯说道,“与正在接近的这群飞船不同的是,我们的探测船不是瓦达胡德的工程师设计的。”

“哈——而且我们还有海豚来驾驶它们!”萨叫道。

“正是,”凯斯说道,“幻影,用全息链接进行内部通话:长喙、瘦鳍、裂尾、斜眼、侧斑,回答。”

拉长了的海豚头部全息像存凯斯控制台上方出现了。

“到了。”

“什么发生了?”

“瘦鳍,收到。”

“什么事,凯斯?”

“你好。”

“我们即将受到瓦达胡德飞船的攻击,”凯斯说道,“我们的探测船具有较高的机动性——前提是由海豚驾驶它们。事情本身有点冒险,但是待在这儿什么也不干同样危险。你们愿意——”

“飞船是我们的家园大海——我们保卫!”

“如果有必要,帮忙我会。”

“准备帮忙。”

“好的。”

“我——是的。会参加。”

“非常好。”凯斯说道,“去发射船坞。菱形会为你们分配船只。”

萨看着凯斯的全息像说道:“我们的探测船无疑反应更为迅速——但是海豚没有使用武器的经验,应该为它们中的每一艘船上再配上一名炮手。”

菱形的传感网闪着光。“如果使用武器,会有人因此而死亡的。”

“我们不能就这么干站着而不去保卫自己。”萨道。

“交出我们的飞船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菱形说道。

“不,”凯斯说道,“我拒绝这么做。”

“但是要杀死——”

“没有必要杀死谁,”凯斯说道,“我们可以朝着他们的引擎舱射击,使他们的飞船失去动力,没有必要去毁坏他们的座舱。至于炮手——我们只是些科学家和外交官。”他思索了一阵子,随后说道,“幻影,查一下个人档案,看看哪五个人是我们这儿的射击能手。”

“计算中。完毕:王怀仁、海利娜·史密斯·泰特、利德·杰里斯科·艾姆·雷斯、克莱莉萨·塞万提斯、达斯克·霍尼布·艾姆·卡尔奇。”

“莉萨?……”凯斯暗自想道。

“如果发射的是地质激光,”萨说道,“为什么不用雪花呢?她是个高级地理学家。”

“我们艾比人的准头很差,”菱形回答道,“只有当你能聚焦视野时,瞄准工作才能做得好。”

“幻影,”凯斯说道,“从别的种族那儿找人替换掉那两个瓦达胡德人,并立刻在我们之间建立独立的通话系统。”

“完毕。通话系统开启。”

“我是兰森指挥官。幻影认为你们中的每一个人受过的训练和拥有的技能,使你们成为最适合操作装载在由海豚驾驶的探测船上的临时武器系统。我无法命令你们,但是我们需要志愿者。你们愿意吗?”在海豚的脸部全息像上边又出现了了一排全息头像。

“上帝——是的,我愿意。”

“算我一个。”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合适,但是……是的,没问题。”

“我来了。”

莉萨已经站在了她丈夫的身旁。“我会尽我的全力。”她说道。

凯斯看着她。“莉萨……”

“不必担心,亲爱的。我还得确认你是不是真的能活上好几十亿年呢。”

凯斯抚摸着她的手臂:“菱形,给他们每人分一条船。幻影,尽快将他们送到那儿去。”

“正在执行。”

“大家的工作都十分出色。”凯斯说道。他坐在椅子上,身子向前倾斜着,手撑在脸上。

“上帝!”萨叫道,全息像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爆炸点,“他们把我们的信使干掉了。”

“杰格,分析一下他们用的武器。”凯斯说道,“至少我们可以辨别出他们使用了哪种装备。”

杰格瞥了方框内的图像一眼。“标准的瓦达胡德警用激光。”他说道。但是随后他从工作台处站了起来,并向在第四班充当物理学主管的海豚凹头挥了挥手。杰格敲击了几个控制键。“将物理科学交与一号海豚工作站负责,”他说道,随后将脸转过来对着凯斯说道,“或许……或许最好我不要再参与了。加斯特没有使用特拉丝女王的名义,所以我认为他和他同伴的这次行动并没有得到皇室的批准——只是为了得到更多荣耀。但无论怎样,他们仍然是瓦达胡德人。或许我该回到我的公寓去。”

“别这么快就溜,杰格。”凯斯站起来说道,他看了李安妮一眼,“午饭还有多久?”

“还有十——或是十一——分钟。”

凯斯转过脸来看着杰格。“你让我把星丛移动到这儿来,好让我们看不到瓦达胡德舰队在绿色恒星那端搞什么鬼。”

“我拒绝承认。”杰格说道,两双手臂都交叉着放在背后。

“难道你会不忠于你们瓦达胡德人吗?”

“我的忠诚属于特拉丝女工,但是并没有证据表明她授权了这次抓捕星丛的行动。”

“李安妮,在过去的两天里,杰格收到了多少信使?”

“检查中。三个。两个来自CHAT——”

“有没有来自瓦达胡德行星附近的?”凯斯说道。

“第三个是‘泥浆’上通信设施发射的商业设备。”

“它里面是些私人信息,”杰格说道,“有关于我家旅中有人生病了的消息。”

“检查这些信使,李安妮,”凯斯说道,“我想查查它们都携带着什么信息。”

“当我下载了我所需的数据之后,”杰格说道,“我将这些信使重新投入了使用——当然是在抹去所有数据之后。”

“我们应该可以恢复些东西。”凯斯说道,“李安妮?”

“检查中。”她说道,过了一阵子,她又开口了,“好了,发给杰格的信使仍然在船上。我们的飞船上携带了一百个信使,那三个仍然位于等待着重复使用的队列中。”她按下一些按键,“三个都检查了,空的。”

“没留下什么可恢复的东西?”

“没有。数据区被抹掉了,又被注入了一些随机序列。没剩下什么东西。”

“我通常使用七级删除标准。”杰格说道。

“比地球上的军事标准还要高上两级。”凯斯道。

“我喜欢井井有条,”杰格说道,“而你总是对我的这种习惯横加指责。”

“这都是扯淡,”凯斯说道,“我不相信你让我移动飞船只是个巧合,如果我们能看着它们一个接一个冒出来,瓦达胡德人就不可能实施群体攻击。”

“我告诉你,这是个巧合。”杰格说道。

凯斯转过脸看着内务工作台。“李安妮,立刻解除杰格·肯德罗·厄姆·佩斯所有的指挥权,终止他手头的一切工作。”

“你没有权力这么对我。”杰格说道。

“那么就控告我去吧。”凯斯说道,他看着瓦达胡德人,“我是那些坚决反对在星丛上安装军事设施的人中的一分子。要是我们真的装了军事设施,现在至少有个能把你关起来的禁闭室。”他看着一对飘浮在坐椅廊上方的计算机的眼睛说道,“幻影,记录新规章,名称:‘软禁’。批准单位:C·K·兰森。内容:处于软禁状态的个人不得进入任何工作区域,幻影不得为他开启通向工作区的隔离门。此外,剥夺他使用对外通信装置的权利,并且只能向幻影发布四级以下用于整理房间的命令。明白了?”

“是的,规章建立完毕。”

“记录:从此时此刻——0752点——开始,直到我亲自宣布废止为止,杰格·肯德罗·厄姆·佩斯处于软禁状态之中。”

“命令确认。”

凯斯控制着自己的语气。“现在你可以离开舰桥了。”

杰格再次将两双手臂环抱在背后。“我不认为你有权力将我驱逐出这间屋子。”

“刚才你还想离开这儿。”凯斯说道,“当然,在那时你还有权力发射小飞船,并借机逃向瓦达胡德舰队。”

菱形离开了外勤工作台,滚动到指挥官控制台的旁边。他的传感网上闪烁着亮光,传感网上的线条也变成了黄色,一种代表愤怒的颜色。“我支持凯斯。”带有英国口音的声音冷冷地说道,“你破坏了我们为之奋斗的一切。主动离开这里,杰格,否则我会把你撵出去。”

“你无权这么做。攻击任何同为智慧生命的船上人员是违反操作守则的。”

菱形开始朝着杰格滚去,就像一台有生命的压路机。“等着瞧。”他说道。

杰格仍然站在那儿,带着挑衅的神情。菱形继续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石英制的轮缘在星空全息像中闪闪发光。艾比人那如同绳索般的触须已从平常的集束状态中散开,仿佛愤怒的蛇一般往前探着头。杰格终于转过身去,他面前的星空裂开了,他走了出去。门在他身后关闭了。

凯斯向菱形点点头表示谢意,随后说道:“萨,瓦达胡德飞船目前的状态?”

萨拉德·麦格诺转过脸来看着凯斯。“如果他们只配备了标准的警用激光,在三分钟之内他们将进入有效射程。”

“我们自己的飞船还得过多久才能发射?”

菱形在滚动着回到自己的岗位途中,他的传感网闪亮了一下,对凯斯的问题作出回答。“两艘已经准备好,另三艘——请再给我四分钟。”

“我要让它们五艘一起发射。所有的飞船在两百四十秒之后全部飞离。”

“好的。”

“他们的数量仍然超过我们,八比五。”萨说道。

凯斯皱起眉头。“我知道,但它们是我们仅有的五艘最快的、由海豚飞行员操纵的飞船了。菱形,一旦所有的飞船离开船坞,立刻将屏蔽力场调至最大。关掉引擎,将所有能量转移到力场中。”

“好的。”

“李安妮,”凯斯说道,“我需要再发射一个信使通知鲸鱼座天仑五。用质量推力管发射,将它设置成沿转移轨道飞行,只依靠惯性到达捷径。我需要它在整个飞行过程中都不使用能量。”

“用这种方法的话,信使得经过三天时间才能到达捷径。”

“我知道。计算好轨道。离我们的飞船发射还有多长时间?”

“二点五分钟。”菱形说道。

凯斯点点头,按下了保密按钮,在他的控制台四周升起了四堵力屏,形成一个可屏蔽声音的真空隔离带。

“幻影,”他说道,“搜寻所有由加夫·肯德罗·厄姆·维尔及其助手所做的研究,特别是那些从未由瓦达胡德语翻译过来的材料。”

“搜寻中。找到了。”

“以英语显示标题及摘要。”

凯斯扫视着眼前的屏幕。“将第二、十九篇论文——等等,最好再加上第二十一篇——下载至信使中。将所有的文章都加载在密码‘Kassabian’之上K—A—S—S—A—B—I—A—N。录下我下面说的话,并将它作为未加密信息附加在加密信息之后:

“凯斯·兰森向新东京指挥官瓦仑丁·伊利亚诺夫报告。瓦尔(注:瓦仑丁的简称),我们遭到瓦达胡德飞船的攻击,我认为你们很快也将遭受攻击。我了解到一种在理论上可毁坏捷径的方法——通过平整围绕捷径的时空,以使得它无法挤入正常空间。如果瓦达胡德的舰队有包围你们的企图,或许你可以考虑摧毁你处的捷径。这么做可以有效地将太阳/印第安座第四/鲸鱼座天仑五与银河系其他地方隔离开,并使得入侵的瓦达胡德舰队无处可退。在做决定之前,我的老朋友,你一定要三思。摧毁程序可以从本信息附带的文章中提取。我已经将它们加密,密码是一个女人的姓;多年以前,在新纽约,你我都曾为那个女人着迷过。结束。”

“完成。”幻影说道。

凯斯敲击了一个键,保密力屏消失了。“发射信使,李安妮。”他说道。

“正在执行命令。”

凯斯看着那个小罐子飘离了晕丛。他的心脏怦怦直跳。如果瓦尔决定使用这个手段,将给他们带来一个他不曾提及的后果:他和莉萨,还有星丛上其他所有来自地球的人将再也看不到家园了。

“准备好了,”菱形说道,“五、四、三、二、一,PDQ发射。三、二、一,琅姆信使发射。三、二、一,马克·加纽发射。三、二、一,达克特斯发射。三、二、一,长征发射。”

随着五艘探测船飞离星丛的中央盘,十个双发引擎喷出的核聚变尾气火焰点亮了星空全息像。朝着星丛飞来的瓦达胡德飞船已经接近到足以在全息像中正常显示,再也不需要用带色的三角形来标示了。

“屏蔽力场调至最大。”菱形说道。

“在力场中开启窗口,并将我的命令用扰频通讯激光直接传送到每一艘探测船上去。”凯斯说道,“在瓦达胡德人向我们射击前,任何人不得率先开火,或许向他们展现一下我们的决心就足以使他们退却。”

“他们已经干掉了我们的一个信使。”萨说道。

凯斯点点头。“但是如果要向活人射击的话,第一枪必须是瓦达胡德人开的。”

“有信息传入。”李安妮说道。

“让我们看看。”

加斯特的脸出现了。“最后一次机会,兰森。交出星丛。”

“不必答复。”凯斯说道。他瞥了一眼他面前的监视器,星丛仍然将自身的下层望远镜阵列对着绿色恒星以及不断接近中的瓦达胡德战斗船。

“加斯特的飞船正全速朝我们飞来。”萨说道,“其余的七艘停留在离我们九千公里处。”

“所有人,保持镇静,”凯斯说道,“保持镇静。”

“他开火了!”萨说道,“正中我们的屏蔽力场,没有造成破坏。”

“我们的屏蔽力场还能将他的激光偏转几次?”凯斯问道。

“还能承受四次,或是五次射击。”李安妮说道。

“其余的瓦达胡德飞船靠过来了,他们想包围我们。”萨说道。

“你想让我们的探测船缠住它们吗?”菱形说道。凯斯没有开口回答,“指抨官,你想让我们的探测船缠住它们吗?”

“我——我没有料到加斯特真的会开火。”凯斯说道。

“他们以等距分布形式排列在我们的周围。”萨说道,“如果八艘船同时以相同波长的激光向我们射击,我们的屏蔽力场将会过载。没有地方可以偏转那么多能量。”

海豚飞行员和炮手的全息像飘浮在凯斯控制台的上方。“让我来对付离我们最近的一艘飞船。”与长喙同在琅姆信使中飞行的莉萨说道。

凯斯闭上双眼。几秒钟之后,他睁开眼睛,下定了决心。“干吧。”

“对准引擎舱射击。”莉萨说道。

幻影在球形全息像中画出一条红线,来代表从琅姆信使射向瓦达胡德飞船那不可见的地质挖掘激光。激光束沿着引擎舱的纵轴切割着,飞船随即喷出了一片等离子火舌。

“嘿,”莉萨说道,“看来玩了这么长时问的飞镖,今天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加斯特又向星丛射击了。”萨说道,“还有一艘飞船盯上了琅姆信使。”

“离开那儿,长喙。”凯斯说道。

琅姆信使做了个弧形机动,就像海豚在做后滚翻动作。在动作结束时,它又发出一束激光射向来袭飞船,飞船只好突然转向以避免与激光接触。

“加斯特的飞船有两门激光炮,一门在左舷,一门在右舷。”萨说道,“他用它们同时向我们的下层无线电望远镜射击——天,他很聪明。他用我们天线的抛物线圆盘来聚焦激光束,集中攻击我们的设备。”

“晃动星丛,”凯斯说道,“不要让他得逞。”

全息像中的恒星开始忽左忽右地跳起了摇摆舞。

“他仍然对准了我们。”萨说道。“我打赌——是的,他成功了。即便力场屏蔽已开到最大,但仍有足够能量的激光渗透进来,然后用我们的天线圆盘聚焦。他破坏了七十号甲板的传感器阵列,而且——”

星丛一阵颤动。凯斯吓了一跳:他以前从未感觉到星丛发出过这种颤抖。

“其余的七艘瓦达胡德飞船正在向我们连续射击。”萨说道。

“探测船,缠住瓦达胡德飞船,不要让它们有机会向我们开火。”

“他们将使我们的力场屏蔽在十六秒之内过载。”李安妮说道。

在全息像中,凯斯可以看到PDQ和长征分别向两条瓦达胡德飞船射击。瓦达胡德飞船则设法用一小片力场屏蔽来抵挡攻击,同时继续向星丛发射着激光,但是探测船做出各种高难度的机动,使得瓦达胡德飞船很难将力场屏蔽保持在合适的位置,从斜刺里飞来的打击依然能够穿过。

舰桥内响起了一阵警报声。“力场屏蔽即将崩溃。”幻影宣布道。

突然间,一艘瓦达胡德飞船无声地爆炸了。原本在向别的瓦达胡德飞船射击的马克·加纽忽而转向朝着PDQ一直盯着的目标开了火,而目标飞船在船头部分没有设置力场屏蔽。战斗中的第一个牺牲品——而且,由于使用的是手动激光武器,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炮手海利娜·史密斯·泰特瞄准的究竟是座舱,还是在向引擎舱射击时出现了失误。

“已干掉两艘,还剩六艘。”萨说道。

“力场屏蔽已崩溃。”李安妮宣布道。

五艘海豚驾驶的飞船开始猛攻,它们的武器向着四处射击。全息像中交叉着各种激光的动画演示,其中红色代表着联邦发射的激光。攻击者发出的则用蓝色表示。

就在此时,加斯特的飞船开始沿着从船头至船尾的纵向轴线飞速旋转,仿佛就像是把转动着的螺丝刀。

“他究竟在干什么?”凯斯问道。

幻影在全息像中画出了加斯特船上两管激光炮射出的激光束,这样一来,他的目的就很明显了。随着飞船的旋转,激光束形成了一个由连续光线组成的圆柱体——实际上将两个点状的激光武器变成了一个能发射粗大激光的装置,加斯特瞄准的目标是星丛中央盘下表面四个主发动机其中一个的底部。

“如果不出什么差错,”萨说道,言语中竟然带着一丝钦佩之情,“他可以切开第二号发动机,像地质学家采集矿石标本一样。”

“移动飞船。”凯斯大声喝道。

星空全息像开始旋转。“正在执行,但是他用牵引光盯住了我们。我们——”

飞船再次震动了一下,随即响起新的警报声。李安妮转过身来看着凯斯道:“四十号甲板处的内部船体破裂,那地方刚好是海洋甲板与中央支柱的连接处。海水正沿着中央支柱灌入下层甲板。”

“上帝!”凯斯说道,“艾比人在安装新的下层生活舱时,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菱形的传感网再次因为愤怒变成了黄色,网上的发光点变得异常明亮。“你在说什么?”他飞快地说。

凯斯举起手。“我只是——”

“安装工作完成得非常好。”菱形说道,“但是飞船的设计者当初绝对没有想到我们会参加一场战斗。”

“对不起。”凯斯说道,“李安妮,对付这种情况的应急方案是什么?”

“没有应急方案,”李安妮说道,“海洋甲板被认为是不可能破裂的。”

“力场能维持住海水吗?”凯斯问道。

“维持不了多长时间。”李安妮说道,“我们在船坞处使用的力场强度足以将正常压力下的空气与真空隔离。但是每立方米的水重达整整一吨,任何比飞船的外部力场发射器功率小的装置都无法承担这么大的压力,而且,就算加斯特没有使它们过载,我们也没有办法在飞船内部使用它们。”

“如果你关闭中央盘及以下甲板的人造重力,至少水不会继续往下流。”萨说道。

“好主意。”凯斯说道,“李安妮,就这么溉”

“出于安全考虑,”幻影的声音说道,“命令被驳回。”

凯斯看着他控制台上幻影的一对摄像头。“怎么——”

“是因为艾比人。”菱形说道,“我们的循环系统以重力为动力基础,如果你关掉重力,我们都会死去。”

“该死!李安妮,把四十一号甲板至七十号甲板中所有的艾比人都转移到上层生活舱需要多长时间?”

“三十四分钟。”

“开始转移。并叫所有海豚离开海洋甲板,但是让他们带着呼吸器随时待命,我们可能会派他们进入被淹没的区域。”

“如果你从七十号甲板开始撤离,”萨说道,“你可以先把那儿的引力关了,再一步步往上走。”

“这么做没什么用,”李安妮说道,“如果海水已经蔓延到了七十号甲板,那么即使没有重力。它也能依靠惯性继续向下。”

“会发生电路短路吗?”凯斯问道。

“我已经关闭了被淹区域的电力系统。”李安妮说道。

“如果想要排空整个海洋甲板,多大一部分的下层生活舱会被灌满?”

“百分之百。”李安妮说道。

“真的吗?”凯斯说道,“上帝。”

“海洋甲板装有六十八万六千立方米的海水,”李安妮查看着监视器说道,“即使算上所有甲板间的封闭隔层,飞船上中央盘下方的全部体积也仅有五十六万七干立方米。”

“请原谅我打断你们的谈话,我认为PDQ遇到了麻烦。”菱形说道,并用他的一根绳索示意着全息球中的某个方位。两艘瓦达胡德飞船正在夹击PDQ,它们发出的激光束在太空中纵横交错。

凯斯的视线不停地在全息像及他面前显示着海水泛滥进程的显示器之间转换着。

“看,”菱形说道,“达克特斯已经盯上了那两艘正在攻击PDQ的瓦达胡德飞船的尾部。它应该能吸引它们的一部分火力。”

“撤离进行得怎么样了?”凯斯问道。

“正在按计划进行。”李安妮说道。

“我们船上的水有没有漏到太空中?”

“没有,破裂只出现在船的内部。”

“我们内部舱门的水密性能如何?”

“是这样,”李安妮说道,“船舱之间的滑门在关闭状态时是可以防水的,但它们不是很坚固,毕竟,这些门板当初的设计思路是当遇到火灾时,任何人都能轻易地将它们一脚踢开。”

“什么样的天才能提出这种设计思路?”萨问道。

“我认为他帮忙设计了泰坦尼克。”凯斯咕哝道。

飞船再次震动了一下,船身前后晃动着。在全息像中,一个圆柱体从星从的中央盘上断裂开来。圆柱体有十层甲板那么厚,在夜空中翻滚着。

“加斯特已经打掉了我们的_二号发动机。”李安妮报告道,“在他开始切割时,我就已经下令工作人员撤离工程环面中的那个区域,所以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如果他再切掉一台发动机的话,即便我们能到达一个远离恒星足够平坦的区域,这脸飞船也仍将无法进入超光速航行。”

一道亮光吸引了凯斯的视线,达克特斯切断了正在攻击PDQ的那两艘瓦达胡德飞船中一艘的引擎舱。引擎舱如风车般转动着飘走了,看上去好像会撞上刚刚从星丛上被切下来的圆柱体,但这只不过是透视效果带来的错觉罢了。

“我们把水排入太空会怎么样?”菱形说道。

“我们得在海洋甲板那儿挖出个洞来才行。”李安妮说道。

“在哪儿下手最容易?”凯斯问道。

李安妮查看着一幅示意图,“十六号船坞的内舱壁。当然,内舱壁的后面是工程环面,但是那地方的环面中安装有海洋甲板的过滤站。换句话说,它那儿已经装满了直至船坞内舱壁的海水,所以你只用在船坞的内外舱壁上挖个洞就能把海水排到太空中去。”

凯斯沉思了一阵子,随后他突然冒出了一个主意。“好,”他说道,“立刻派个人带上地质激光去十六号船坞。”他转过脸来看着菱形,“我知道艾比人需要重力,但是如果我们切断人造重力。代之以转动飞船会怎么样?”

“离心力?”李安妮说道,“人们会站在墙上的。”

“是的,那又怎样?”

“是这样,每一层甲板都是十字形,因而在给人的感觉上,你越往十字的端点走,你感受到的重力越大。”

“但是这么做能防止海水继续向下蔓延,”凯斯说道,“海水会被紧紧地压在海洋甲板的外舱壁上。萨,你能用我们的姿态控制发动机来完成这一旋转运动吗?”

“可以。”

凯斯看着菱形:“你们艾比人需要多大的重力才能使循环系统正常工作?”

菱形举起了他的绳索。“过去的测试建议至少是标准重力的八分之一。”

“在五十五号甲板以了区域,”李安妮说道,“如果以合理的速度旋转,即使在十字的顶端,也无法达到那么高的重力。”

“但是这仅仅意味着我们只需撤离十五层甲板的艾比人,而不是四十层。”凯斯说道,“李安妮,通知每个人我们即将采取的行动。萨,一旦五十五层以下不再有艾比人了就立刻开始旋转飞船,并当速度起来之后关掉人造重力。”

“没问题。”

“工作人员最好从十字顶端的那些屋子中撤离,那儿的窗户有点问题。”李安妮说道。

“为什么?”凯斯问道,“它们是透明的碳结构,即使人们站在上面,它们也不会破裂。”

“当然不会,”李安妮说道,“但是那儿的窗户呈四十五度角,因为生活舱边缘就是以四十五度角相交的。一旦转换成离心力,人们很难在它们上头站稳,这些倾斜的窗户会变成陡峭的地板。”

凯斯点点头。“有道理,把这建议也通知上去。”

“好的。”

琅姆信使上长喙的头部全息像开口说话了,“污染水区我们在。发动机过热。”

凯斯冲着全息像点点头。“尽你的能力来处理。如果必要的话,飞离我们,或许就不会有敌船跟在你们后头了。”

星丛又一次发出震动。“加斯特开始切割我们三号发动机下方的中央盘,”菱形说道,“他的另一脸飞船在我们一号发动机的正上方切割。”

“开始旋转飞船,萨。”

星空全息像开始旋转,飞船又摇晃了一下。“加斯特没料到我们的行动,”萨说道,“他的激光在我们中央盘的下表面整个划了一圈。”

李安妮开口说道:“杰西卡·冯在十六号甲板就位,凯斯。”

“让我看看。”

高速旋转的星空全息像中的某个部位出现了一个方框,方框中显示的是船坞的内部画面,以及一个穿着太空服飘浮在半空中的女人。她把自己用绳索拴在内舱壁上——就是那堵与工程环面共用的墙——飞船的旋转将她甩向弧形的舱门,拴在她身上的绳索绷得紧紧的。画着十字降落标记的船坞地板离她脚底至少有十几米远,布满了灯光及绞盘的船坞天花板离她头顶也有差不多的距离。

“打开通信通道。”凯斯说道,“杰西卡。在船坞内壁的后方,也就是在工程环面中,有个装满了水的海洋甲板过滤站。过滤站的另一端连通着海洋。一定要小心:当你进行任务时,海水会冲过来把你击倒。”

“我知道,”杰西卡说道。她伸手探向她的腰部,放出更多的绳索。凯斯屏住呼吸,看着她在船坞的半空中运动着。她的动作很快,每一秒钟都能放冉一米左右长的绳索,最终,她抵达了船坞的远端,狠狠砸在弧形舱门的表面。有那么一阵子凯斯很是忐忑不安,以为她就此被撞晕了,但是她很快从撞击中恢复了,并奋力将地质激光举到了射击位置。可是她无法平稳地端住激光枪,她的第一次射击把她的绳索拦腰切断了。十五米长的尼龙线落在她的身上,另外十五米在离她头顶远远的地方飞舞着,如同一条细细的黄颜色的蛇。她现在被飞船的旋转紧紧地压在舱门的中央。

冯的第二次射击间样的糟糕,干掉了船坞内部照明系统的接线盒。所有的东西都被黑暗吞没了。

“杰西卡!”

“我在这儿呢,凯斯。上帝,这玩意儿很难操作。”

在方框之中,所能看到的就是黑暗——黑暗,随后出现了一点微小的红宝石颜色,激光击中了内舱壁。凯斯看着金属开始发光,软化,变形——

——随后——

传来了急流喷出的声音,仿佛是谁打开了高压消防龙头。杰西譬继续射击着,在后墙上沿着个巨大的正方形的四周打着小孔。打一个孔,然后将激光移动一厘米,再打一个,不断地重复着——

应急灯亮了,整个船坞沐浴在红色之中。海水从内舱壁后冲了出来。被凿穿的方形金属防水板先是向后卷起,随后完全脱落了。被身后整整一甲板的水推动着,沿着船坞向前猛冲而去。

凯斯感到到一丝恐惧,看上去这片舱壁金属碎片会将杰西卡撞成肉饼。杰西卡已经遭到了海水浪头的连续猛击,但是她一定也注意到了那块碎片。她身后发出了一阵爆炸火光,将舱门都烧焦了。她很聪明,穿上了一件带有推进器的太空服,及时将自己射到半空中。整个船坞内开始涨水,从太空舱门开始,逐渐向着船坞内舱壁涨去。杰西卡很快又被钉在门上。

船坞内装满水之后,凯斯再次向她上达命令。“好,现在转过身,在船坞外层舱门上钻一个直径为十厘米的洞。将激光器直接顶在门上,我可不想把你身边的水都烧开了。”

“遵命。”她说道,她的太空服现在已经成了潜水服。她站在舱门上,握紧地质澈光器那灰色的锥形金属手把,像是拿着个手提钻。随后她将激光器顶在她两腿之间,扣动了扳机。很快,舱门上的某个区域发出了红光,随后变成了高热的白光,随后,随后……

在夜空中,星丛人如同一个陀螺般旋转着,船体上反射着绿色的星光。

剩余的五艘瓦达胡德飞船正在逼近,两艘从星丛的上方,另三艘从它的下方,向着船坞环冲了过来。星丛旋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没有一个瓦达胡德飞行员注意到了位于十六号船坞舱门中央那个炽热的小点。小点发着光,燃烧着,随后脱落了,然后,突然间——海水被飞速旋转的飞船猛地甩出来,洒向太空。水刚一接触到真空,马上就蒸发成了水蒸汽。随后,当足够多的水蒸汽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定的压力之后,蒸汽又重新凝结成了水,浮游生物、盐化合物晶体。以及海水中的杂质为水滴的形成提供了载体。紧接着,在绿色恒星光无法照耀到的那片暗物质阴影里,水滴凝结成了冰球——

数以百万计的冰球以极高的速度被甩离星丛,冰球身后涌出的大量海水形成了爆炸般的压力,再加上飞船高速旋转带来的离心作用,为冰球的运动提供了巨大的能量。在夜空中,仿佛一下子出现了无数的钻石,折射着附近恒星发出的绿色光线——

第一艘瓦达胡德色船被一阵冰球弹幕击中了。飞船自身向着星丛逼近的飞行速度,加上冰球的来袭速度,造就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高速撞击。最先到达的几粒冰球被飞船的力场屏蔽偏转了,但是力场屏蔽是被设计用来抵挡单个的微流星体的撞击,而不是一次持续的冲击——

冰球撕开瓦达胡德飞船的船体,就像牙齿在撕扯着肉。加压舱被掀掉了,舱里的空气被挤了出来,加入了太空冰雹的队伍。

在舰桥上,凯斯大声喊道:“快,萨!晃动飞船。”

萨执行了命令。甩出的冰球转了个弯,向着另一个方向飞去,撞上了第二艘瓦达胡德飞船,并把它撕开了。紧接着,冰球射入第三脸飞船的大气层机动用燃油箱,它安静地爆炸了,在黑暗的背景中绽开了一朵花。

萨换了个方向摇晃飞船,冰球向着余下的第四艘飞船射去。到了这个时刻,该飞船的驾驶员已经想出了应对策略。他旋转着飞船,将飞船的核聚变尾气喷口对准了星丛,并启动主引擎,将冰球融化成了水滴,水滴还未碰到飞船之前就被蒸发成了蒸汽。但是另一艘剩余飞船的飞行员可能没有料到他的这个机动,又或者该飞行员太过于专注救自己的性命了,一心只想着往捷径的方向飞去。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止他一头扎进了他同伴飞船的核聚变尾气之中。随即,白色的炽热火焰吞没了他的飞船,飞船爆炸了。现在只剩下两艘飞船——其中有一脸是加斯特的。

不断往外扩张的冰球层挡住了大多数飞向星丛的那些飞船爆炸后形成的碎片,但是那艘玩弄核聚变尾喷口把戏的瓦达胡德飞船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一大片锯齿状的船体残骸撞上了它,撞击使得它翻滚着飘走了,失去了控制——径直冲向暗物质区域。当它距离最近的那个巨大灰色气体球只有几百万公里时,飞行员似乎又重新控制住了飞船,但是它已经被引力俘获了。尽管要过上几个小时之后,致命的轨道才会到达尽头,但是飞船注定要坠毁在黑体之上——而且,在这样的速度下,即使是那种产生于普通物质算黑暗物质相互碰撞时的柔性冲击力也足以将飞船碾得粉碎。

加斯特的飞船仍然完好无损,他用牵引光束将飞船固定在星丛中央盘的下方。萨是不可能将冰球甩到这个方向来的,不过,星丛可以一直旋转下去,直到加斯特的飞船耗尽燃料为止,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

“哎哟。”这是幻影对菱形传感网上的亮光所做的翻译。

萨抬头看了一眼。“该死。”他说道。

在绿色恒星的边缘又出现了一……二……五艘瓦达胡德飞船,加斯特并没有愚蠢到在首轮攻击时就投入全部兵力。新来的飞船中有一艘是个大个子,它的体积至少是小探测船的十倍。

星丛的五十由海豚驾驶的探测船原本已退得远远的以躲避冰球弹幕,但是现在它们又编好了队形,迎着进犯的飞船冲了过去,想尽量把它们挡在母船的外围。

接着……

“什么东西?”凯斯抓着他椅子的扶手说道。

“上帝……”萨说道,“上——帝!”

巨大的暗物质区域开始了运动,开始时慢腾腾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速度越来越快。整个区域拧成了几条粗大的带子,面朝闯入恒星的一面泛着绿光,另一面则呈现出一片黑色。带子变得越来越长,最后它们伸展开来,足足有几百万公里。从星丛上看过去,整个暗物质区域已经变成了几根由宇宙尘埃形成的管状物,其中分布着如同行星般大小的球体,就像是飘在空中的手指关节。

星丛的探测船在带子的上下方做着大幅度的规避运动。由于无法抵消带子的引力作用,瓦达胡德飞行员发现他们飞船的飞行轨迹已变得杂乱尤章。在星从的球形全息像中,凯斯可以看到那些来袭的飞船如同醉酒的人一般蹒跚着,被那些每根质量都相当于几百个木星的暗物质带子吸得偏离了航线,在太空中来回晃悠。

带子以惊人的速度伸展着。尽管凯斯仍然无法接受大型生物在太空中自由生长这一事实,但是无法否认,大多数生物在它们想迅速移动时还是能办到的。

来袭的瓦达胡德飞行员意识到,眼前的危险。它们中的一艘放弃了原本明显是对着星丛人的攻击航线,开始急转弯。另外一艘点燃了它的刹车喷气装置;但是黑体继续向它们接近,膨胀的手指划过黑色夜空。

如果飞船能够进入超光速飞行,它们或许还可以逃走。但是由于绿色恒星造成的引力井,再加上黑体形成的虽然浅一些但仍有足够影响的引力计,阻止了它们的这一企图。

新出现的这群战斗船中,离星挑最远的那艘只在黑体的触须之前几公里了。凯斯看着它们之间的距离缩小到了零,飞船消失在宇宙尘埃中。

萨提供了一个示意图,显示了飞船在带子中的位置——带子已停止向前伸展,而是开始往回收缩,它的引力作用拖着瓦达胡德飞船随着它一起运动……

很快,第二根暗物质触须裹住了另一艘瓦达胡德飞船。剩余l毛船中的一艘竭力想要逃走,凯斯可以看到它激活了爆炸螺栓,抛掉了整个武器组来减小整个飞船的质量。但是暗物质仍然紧紧跟在它的身后。

与此同时,那两根已抓到飞船的触须继续收缩着,接着——奇怪的动作——它们开始弯曲,变成了弓形,看上去就像是条由灰尘形成的眼镜蛇。

第三艘飞船终于被抓住了,抓着它的灰色手指也开始往回收缩。那艘瓦达胡德的大飞船也被两根暗物质触须盯上了,它们分别从上方和下方向着飞船合围过去。

只有第五艘飞船看上去似乎有机会逃走,但是凯斯看到莉萨和长喙住它的后方追了过去。他的心不禁沉了下去,儿子的脸闪现在他的眼日“——还只是个十九岁的孩子,尽管他留起山羊胡子,,如果他母亲死了,他怎么才能向他宣布这个消息呢?

最先收缩的两根触须已经向后弯成了半圆,翘曲的那面冲着绿色恒星。与此同时,那艘大船已经被那两根互相靠拢并在紧紧追赶它的带子围住了。紧接着,第一根暗物质手指突然像鞭子般猛地向前抽去。围在它里面的瓦达胡德战斗船被抛离了触须,一圈圈翻滚着向前冲去。凯斯看到了姿态控制发动机被点燃之后发从的小亮点,但是仍然无法控制飞船剧烈的翻滚,它——

凯斯不禁张大了嘴巴。上帝——

——它直接冲着绿色恒星而去。

飞船继续一圈接一圈地翻滚着,而它与恒星之间的距离正在急剧减小。终于,飞行员重新控制住了飞船,但是他离那个直径一百五十万公里的火球实在是太近了。升腾的日珥向着被弹来的飞船舔了过去——

——随即。飞船在恒星的外层大气中化为气体。

凯斯叫道:“菱形,联系我们的探测船。”

“通信频道已开启。”

“返回星丛!”凯斯说道,“所有的飞船,立刻返回星丛!”

四艘探测船服从了命令,改变了航向,但仍有一艘在继续追击着它的目标。

“莉萨!”凯斯叫道,“回来。”

突然间,第二根暗物质鞭子在夜空中呼地一下甩了出去。把第二艘瓦达胡德飞船抛向绿色恒星。凯斯的脑袋不停地左右摆动,视线在远离星丛而去的莉萨的飞船,以及翻滚着冲向毁灭的战斗船之间交替切换,心中充满了双重恐惧。

琅姆信使以螺旋状航线尾随着敌船,瓦达胡德飞船船尾激光炮发射的激光总是无法射中探测船,或是与它的力场屏蔽擦肩而过。然而,过了一阵子之后,射击停止了,估计飞船上的瓦达胡德人也被刚刚发生的惨剧吓呆了。

第二艘被黑体抛向恒星的飞船很快接近了它的终点。有救生艇从它上头弹射出来,但是救生艇那小小发动机的动力不足以将它维持在恒星的轨道上。那些垂死的瓦达胡德人在他们的监视器上最后看到的可能是绿色恒星上那奇怪的哑铃状黑子——如同漂浮在液态翡翠中的深灰色斑点。

PDQ和达克特斯马上就要返回星丛了,当然,它们得从星丛的上方或是下方接近,以避免碰撞到环绕着飞船的冰雹环。菱形用牵引光束将它们拽到中央盘平整的表面上。有冰球阻挡,将它们引入船坞是不可能的,但好在中央盘的上下表面都有应急停靠卡位。

琅姆信使依然在追击。“莉萨!”凯斯冲着麦克风喊道,“看在上帝的份上,莉萨——快回来!”

突然间,琅姆信使上的激光开火了,幻影尽心尽职地在全息像中画出了激光束。激光划过夜晚的星空。莉萨的瞄准无可挑剔,干脆利落地将引擎舱从飞船上切了下来。引擎舱在夜空中翻滚着,喷出的燃料像一阵雾气似的包裹着它,看上去如同祖母绿宝石发出的光晕一般。接着,突然间——

引擎舱发生了核聚变爆炸,燃起耀眼的光芒,甚至比附近的恒星还要明亮。长喙做了一个疯狂的弧形机动,躲开迅速膨胀的等离子体,然后沿着笔直的航线向星丛飞来。失去引擎的瓦达胡德飞船在惯性作用下被斜斜地甩了出去,无法控制航向。

第三根暗物质鞭子甩了出去,将另一艘瓦达胡德战斗船变成了太空中的旋转风车。在这艘船冲向毁灭的途中,凯斯看到它上头的几片船体被故意炸飞了,显然,与在撞入恒星的过程中被活活烤死相比,船员们更愿意将自己暴露在真空之中。

随后,包裹着瓦达胡德大船的双指联合体开始从它的中部旋转,速度越来越快,在旋转的过程中把自己变成了螺旋体,好像银河气旋般。幻影展示了飞船被埋在这个旋转物质中的位置。旋转变得越来越快,到最后,仿佛运动员掷铁饼似的,暗物质将大飞船甩了出去。大飞船总算设法在撞到恒星前重新控制住了自己,但当它开始改变航向。并将炽热的核聚变尾气对准绿色地狱时,从光球层上涌起了一片巨大的日珥,将它吞没了。

“我们五艘探测船中的四艘已经安全地固定在我们的船体上。”菱形报告道,“琅姆信使将在十一分钟内返回。”

凯斯重重地叹了口气。“好极了。现在,所有的人都已经撤离了下层甲板,是吗?”

“最后一部电梯正在上来,”李安妮说道,“还有三十秒钟。”

“好的。将下层甲板维持在零重力,不要再让水往下流了。萨,停止旋转飞船。”

“遵命。”

“指挥官,”菱形说道,“加斯特将飞船附着在我们船体的表而,用牵引光束固定住了。”

凯斯笑了。“真好笑——一个战俘。”他高声道,“大家干得好。萨、李安妮、菱形——干得漂亮。”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感谢上帝,黑体站在我们这边。我猜和这些组成宇宙大部分的物质多聊聊永远不会有什么坏处,而且——”

“上帝!”这是萨发出的声音。

凯斯抬起头来看着舵手。他的话说得太早了——暗物质的触须正向星丛伸来。

“我们是下一个。”菱形说道。

“但是我们比瓦达胡德飞船要大上几个数量级,”萨道,“他们能把我们扔往恒星吗?”

“只有三分之一的暗物质参与了对瓦达胡德飞船的进攻,”菱形说道,“如果他们全体来攻击我们的话——幻影,他们能办到吗?”

“是的。”

“联系猫眼,”凯斯说道, “我最好能和他谈谈。”

“查找空闲频率……”菱形说道,“传送……没有回答。”

“萨,带我们离开这儿。”凯斯说道。

“航向?”

凯斯思考了半秒钟。“飞向捷径。”但是他马上意识到暗物质触须阻隔在星丛与太空中那个不可见的点之间。“不,改变计划。”他急促地叫道,“往相反的方向飞,靠近绿色恒星。把杰格叫到这儿来,幻影。”

“你下令将他关在自己的屋里,长官。”计算机说道。

“我知道。我给你下的是新命令,马上把他叫到这儿来。”

幻影将凯斯的命令传达给杰格,舰桥上陷入了暂时的寂静。

“他来了。”幻影说道。

“你的想法是什么?”菱形问道。暗物质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向星丛扑过来,就像一个要拍死臭虫的巴掌。

“希望是个能把我们带离这儿的方法——只要这方法不会让我们送命的话。”

星空全息像分开,杰格走了进米。凯斯第一次在瓦达胡德人的脸上看到了一丝谦卑的神色。杰格应该看到了空战的经过,看着他的同胞撞向绿色恒星。但是当他警觉地看着凯斯开口说话时,语气中仍然保留着一贯的挑衅色彩。“你想干什么?”

“我想,”凯斯控制着自己的语气道,“利用绿色恒星的引力给星丛加速,使它能迅速绕到捷径的背面,然后进入捷径。”

“上帝。”萨说道。

杰格用他自己的语言嘟囔了一声,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能做刘吗?”凯斯问道,“会成功吗?”

“我——我不知道。”杰格说道,“通常我得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完成类似的计算。”

“你没有几个小时——只有几分钟。会成功吗?”

“我不——是的。可能吧。”

“凹头,”凯斯说道,“把控制权转移到杰格的工作站。”

“遵命。”海豚说道。

杰格进入他的岗位。“中央计算机,”他叫道,“在这台监视器土显示我们的航线。”

“你没有权力发布除清洁房间以外的命令。”幻影说道。

“限制取消!”凯斯急促地说道,“在发布进一步指示之前,杰格的软禁暂时中止。”

屏幕上显示了杰格要求的示意图。杰格瞥了一眼。“麦格诺?”

“什么?”萨说道。

“在被包围之前,我们还有差不多十分钟时间。你得启动我们所有的船身发动机。将我的六号监视器复制成触摸屏形式。”

萨按下按钮。“好了。”

杰格用扁平的手指在示意图上添了一条弧线。“你能沿着这条航线飞行吗?”

“你是指手动飞行?”

“是的,手动。已经没有时间将航线编入飞行程序了。”

“我——是的,我能办到。”

“执行航线飞行。马上!”

“指挥官?”

“琅姆信使还得过多长时间才能附着到我们的船体上?”

“四分钟。”菱形说道。

“没有时间等它了。”杰格说道。

凯斯转过身来,想冲着杰格咆哮,但是他控制住了自己。“有什么建议?”他对舰桥上所有的人说道。

“我可以用牵引光束锁住琅姆信使。”菱形说道,“虽然我无法在我们进入捷径之前把它拖入星丛,但是我们可以拖着它进入捷径,这之后,只希望长喙能够驾驶琅姆信使穿越它。”

“就这么干。萨,带我们离开这儿。”

星丛拐了个角度很小的弯,向着恒星冲去。“动力已开启至最大。”萨说道。

“我们还得对付另—个问题,”杰格转过身来看着凯斯说道,“我有很大的把握能把我们带到捷径入口。但是一旦到了那儿,我们只能是一个猛子扎进去,不会有时间减速并控制飞船的入射角度。还有,由于七十号甲板的超空间望远镜阵列已经损毁,我甚至无法预测我们将会从哪个出口出去。我们可能会钻到宇宙中的任何地方。”

暗物质手指仍然在向星丛伸过来。“几分钟之后,任何地方都比这儿好。”凯斯道,“只要带我们离开这儿就行。”

飞船开始绕着恒星急速飞行。舰桥内全息像中,一半显示着那个绿色的球体,可以清晰地看到粗糙的球体表面以及哑铃状的黑子;另一半中的显示大部分是灰蒙蒙的,暗物质触须遮挡了后方的星星。“菱形,锁住琅姆信使了吗?”

“它仍然在四百公里以外,暗物质还在不断骚扰。但是,是的,我锁住了它。”

凯斯松了一口气。“干得好。联络上了猫眼或是其他任何黑体吗?”

“他们仍然对我们的呼叫置之不理。”菱彤说道。

“我们与恒星的接近距离无法达到我设想的理想状态。”杰格说道,“海洋甲板内剩余的水不能充当自效的防护盾,我们的力场屏蔽仍然无法使用。黑体有百分之三十的机会能逮到我们。”

凯斯的心脏在胸腔内怦怦直跳。星丛继续绕着恒星做抛物线运动,触须还在紧紧追赶。在全息像中,琅姆信使被标识成了一个小方块,幻影画了一根黄色线条来表示牵着它的光束。星空全息像转动了——在他们擦过恒星大气时,萨调整了飞船的姿态。

终于,星丛到达抛物线的顶点,并利用恒星的引力获取了极高的加速度,飞快地向着捷径扑去。在全息像中,幻影增加了画出的黄色线条的亮度,以表示有更多的能量被输入牵引光束之中。

“两分钟之后接触捷径。”菱形说道。

“我们从未以这么高的速度穿越过捷径——没有人这么做过。”杰格说道,“大家应该系上安全带,至少抓住些什么。”

“李安妮,将这个建议通知船上的所有人。”凯斯说道。

“所有人注意,”李安妮的声音在扩音器中响了起来,“请注意,可能会有颠簸。”

突然间,一个巨大的不规则物体挡住了全息像中部分视野。

“加斯特的飞船。”李安妮说道,“他从我们的船体上脱开了,可能他以为我们都发疯了。”

“我可以用另一根牵引光束抓住他。”菱形说道。

凯斯笑了,“不用,让他走。如果他认为和黑体待在一起活下来的机会更大的话,我没什么意见。”

“八十秒。”菱形说道。看不见的地板上升起两个橘黄色的夹子,固定住他的轮子。

“左舵一点四度,麦格诺,”杰格说道,“你要错过捷径了。”

“调整航线。”

“六十秒?”

“所有人抓牢,”李安妮说道,“飞船——”

一片黑暗,人造重力完全消失。

“该死!”这是萨的声音。

一阵叫声——杰格在说话。没有听到幻影的翻译声。

亮光闪动——屋子里惟一的光线:菱形在说着些什么。

“动力失灵!”萨叫道。

红色的应急灯亮了起来,应急重力也来了——这关系到艾比人的生死。屋子内两侧都传来了响亮的溅水声:海豚工作站内的水在重力消失时向上膨胀,形成巨大的拱形,在重力回来之后,拱顶坍塌了,水泼得到处都是。

已经没有球形全息像包裹着舰桥了,舰桥那蓝灰色的舱壁露了出来。凯斯仍然坐在他的椅子里,杰格却躺在地上,显然是在短暂的零重力时刻内失去了平衡。

前排的三个控制台——内务、舵手和外勤——闪着光,又恢复了功能,后排控制台没那么关键,因而仍处于关闭状态,以节省电池的能量。

“我们失去了琅姆信使。”菱形说道,“牵引光束消失了,它被丢下了。”

“放弃穿越捷径!”凯斯焦急地叫道。

“太晚了,”萨说道,“惯性会带着我们穿过捷径。”

凯斯闭上双眼。“琅姆信使去了哪个方向?”

“在望远镜恢复之前,我无法判断。”菱形说道,“但是——是这样,当时我们拖着它,意味着它很有可能会冲着绿色恒星飞过去……”

“一号发动机爆炸了。”李安妮插话道。她查询着眼前的读数,继续道。“战斗造成的损伤。我已启动了备用发动机。”

幻影的声音:“重新启动。正常。”

全息球又出现了,刚开始只是一片白色,随后渐渐恢复成了外部的影像:绿色恒星占据着主要位置,剩余的位置被追击的暗物质触须搞得模糊不清。凯斯想要寻找琅姆信使,却怎么也看不到。

萨的声音在说话:“十秒钟后穿越捷径。九……八……”

李安妮的声音从公共扩音器中传了出来,盖过萨的倒计数。“六十秒内恢复全部电力。准备——”

“二……一。进入!”红色的应急灯光闪烁着。这个无穷小的点扩张开来,吞下了这艘巨大的飞船,如同一个紫色的项圈从头到脚把它包裹起来。

船尾这部分太空仍然是熟悉的绿色恒星和在后头紧紧追赶的暗物质,但是船头部分所处的太空则是一片完全漆黑的空间。星丛的速度极高,整个穿越过程只是一眨眼的工夫。

当凯斯意识到他们目前的处境之后,不禁全身颤抖。菱形的亮光以震惊的样式闪烁着。李安妮在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惊呼,杰格则下意识地梳理着自己的皮毛。

除了在他们头部上方极远处的椭圆体和三个微小的白色小点,以及随机分布的一些缥缈的白色宇宙尘埃之外,围绕着飞船的只有无边的黑暗。

他们出现在星系间的空旷太空。那些白色的小点不是恒星,它们是整个星系。

而且它们中没有一个看上去像是银河系。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