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当琅姆信使被甩离星丛的时候,莉萨感到喉咙一阵发紧。

“出了什么事?”她呼叫道。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但长喙正忙着,没有时间回答。他正在他的水箱里盘旋、翻滚,试图控制飞船的姿态。在莉萨的监视器上,她看到那个绿色的恒星正处于他们正前方,逐渐膨胀着。它的表面是翻滚着的绿火海洋,有的是翠绿,有的是碧绿,有的是孔雀绿。

她强压下内心的恐惧,试图回想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凯斯不可能故意切断牵引光束的能量,因而要么是加斯特使用了某种干涉传输方法控制了牵引光束,要么是星丛的电源系统发生了故障。无论是哪种情况,总之他们现在已经被母船抛弃了,几乎是笔直地向那个恒星撞了过去。透过座舱与长喙的水箱之间的透明墙,莉萨看到海豚把他的身体弯成了一个弧度很大的曲线,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然后用他头部的一侧撞击着墙的另一面,似乎通过这种纯粹是多余的努力,他就能够控制飞船飞向他想去的地方。

莉萨看了看她的监视器,心沉了下去。她看到星丛穿过捷径消失了,飞向——可能飞向了任何地方。星丛的窗户是黑的,可以确认一定是发生了动力故障。如果星丛确实丧失了所有动力,莉萨希望它能够通过捷径网络系统到达新东京或是“平地”——在那里有其他飞船可以帮助它。否则,星丛可能再也无法从它冒出的那个地方返回了——在备用电池耗尽之前,星丛可能没有足够的能量做出再次穿越,也没有能量支持船上的生命系统。

但是莉萨已经顾及不到她丈夫和同事们的命运了,琅姆信使仍然笔直地向绿色恒星飞去。为了过滤他们眼前绿火发出的强光,弧形的舷窗已经明显变暗了。长喙还在努力通过装在他尾鳍和胸鳍上的遥控器来操纵飞船。突然,他在水箱里急速掉了个头,接着,莉萨看到绿色恒星从视野中消失了。现在,飞船以主发动机的喷口对准那颗恒星,长喙把它用作喷气制动装置。飞船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莉萨看到长喙用他的大鼻子按下一个按键,取消了自动紧急断开装置的启动。

“鲨鱼!”长喙尖叫着。起初,莉萨以为那是海豚骂人的口头语,但是紧接着,她看到了长喙指的是什么:由暗物质构成的触须状物体遮蔽了半个天空,在光洁度夸克尘埃雾中,灰色的球体看上去像是几尾鞭上的节。

长喙向他的右侧扭转,飞船的姿态也随之进行了调整。但是很快,一种颜色更黑的物质遮住了他们的视线。

“加斯特的飞船。”长喙说道。

“可恶。”莉萨说。她双手放在控制地质激光的把手上。她不准备发射。除非他先开火,但是——

加斯特的船体上出现了红色小点。莉萨把大拇指放在激光发射器的扳机上。

长喙肯定看到了她的动作。“那是姿态控制发动机,”他说,“不是激光。他也想逃离黑体。”

长喙再次改变了琅姆信使的运行轨迹,从窗户望出去的景象也随之变化。绿色恒星在后边,敌人的飞船在左边,黑体在右边,并且从上下两面夹击琅姆信使。只有一条可以逃生的路线。长喙用他的大鼻子猛戳控制键。“向捷径方向移动。”他用尖锐的声音大叫着。

莉萨轻接几个键。其中一个监视器显示出超空间地图,可以看到通道口周围的超光速粒子旋涡。

“我们比星丛机动性好。”长喙说道,“出口,我们可以选择。”

莉萨迅速考虑了一下。“你知不知道凯斯和其他人去哪里了?”

“不知道。捷径在旋转,我能以与他们相同的角度进入捷径。但是计算,没有时间,不能确定这种方式,我们是否和他们去往同一个地方。”

“那么——那么去新东京吧。”莉萨说道,“星丛最终也要到那里维修——如果它能做到的活。”

长喙在他的水箱中扭动着,琅姆信使先是沿着弧形轨迹上升,接着又下降,最后从后上方向捷径接近。“五秒钟后进入捷径。”他说。

莉萨屏住呼吸。她的监视器上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没有——

闪过一道紫光。

一片不同的星星。

一艘巨大的黑色飞船。

一艘巨大的黑色飞船,正向隶属于联合国舰队的小艇开火。

四艘——不,是五艘!——弃船在星空中如同焰火般燃烧着,从船体中泄漏的气雾笼罩在它们周围。

所有这一切,都沐浴在最近从这条捷径中冒出的红矮星发出的血红色光芒之中。

莉萨的脑海中逐渐形成了几个单词,可能会成为未来教科书上的章节标题,她似乎现在就能看到它们闪现在她的眼前——

鲸鱼座天仑五的溃败。

瓦达胡德军队进攻地球殖民地,占领了一个为人类服务的捷径,一艘巨大的战斗巡洋舰轻易地驱逐了通常驻扎在那里的弱小的外交艇——

巨大的战斗巡洋舰把它所有的力场防护罩都面对前方,以保护自己不受到联合国舰队火力的伤害——

琅姆信使恰好位于这艘巨大的战斗巡洋舰的正后方。

莉萨以前从来没有杀过人,甚至从来没有故意伤害过别人,从来——

鲸鱼座天仑五的溃败。

她抓住激光器手柄,瞄准,随后扣动扳机。

幻影不在这里,所以无法为她做出激光柱的动态演示,瓦达胡德人战斗巡洋舰的距离又实在太远,她也看不到切过船体上的红色小点。

切入它的推进器燃料箱——

破坏燃料箱——

点燃燃料——

然后——

一个火球,就像超新星爆炸——

弧形舷窗完全暗了下来——

长喙在他的水箱里扭曲着身体,操纵着琅姆信使远离不断扩张的残骸球面。

莉萨把双手从扳机上拿开。舷窗又变亮了。她从头到脚都在颤栗。那样大的飞船上会有多少瓦达胡德人?一百?一千?如果他们计划进攻太阳系,占领地球、火星和月球,也许会有一万名士兵——

都死了。

死了。

在这个区域里还有其他的瓦达胡德飞船,但它们都是由单人控制的微型战斗艇,那艘巨大的黑色飞船肯定是它们的母舰。

莉萨大声叹了一口气。

“你做得很对。”长噱轻声说,“你做了你必须做的事。”

莉萨什么都没说。

新东京是一个人类和海豚的殖民地。驻扎在这里的联合国舰队开始掉头进攻那些弱小的瓦达胡德战斗艇。穿过那艘被摧毁的巡洋舰里释放出的空气雾时,琅姆信使有一点轻微的颠簸。

莉萨的控制台发出蜂鸣声。她看了看闪烁的红色指示器,像是一滴红色的血,但是没有管它。长喙看了她一会儿,随后用鼻子按下他水箱里的同功能键。扬声器中传出—个女声。“丽芙·阿姆德森,联合国警察部队在鲸鱼座天仑五的指挥官,呼叫星丛辅助艇。”莉萨瞥了一眼她的监视器。阿姆德森乘坐的飞船仍在三光分远处,进行实时通讯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已经识别了你的异频雷达收发机发出的信号。谢谢你能及时赶到。我们伤亡惨重——两百多人牺牲了—一旦是你拯救了新东京。我确信,无论你是谁,他们都会在你的胸前挂上一枚奖章。结束。”

一枚奖章,莉萨想着。上帝,他们要颁发奖章。

“莉萨?”长喙说,“你是不是想让我——”

莉萨摇了摇头。“不。不,我自己来。”她按下一个键,“我是琅姆信使上的克莱莉萨·塞万提斯博士,和我在一起的还有一名名叫长喙的海豚飞行员。星丛也遭受了瓦达胡德军队的攻击,它通过捷径网络系统逃往一个现在还不能确定的地点。但是它可能急需船坞维修设施。你们是否能够提供帮助?”

她等待着信号到达阿姆德森乘坐的飞船,并从那里返回。她看着周围的掠过的恒星。瓦达胡德部队在鲸鱼座天仑五被击退,莉萨想像着历史书会这么写着。但是下一章是什么?两百名来自地球或是地球殖民地的士兵牺牲了……海豚不相信复仇,但是人类会不会寻求报复?这次只是一次局部冲突呢,还是会演变成为一场全面战争?

“不能。塞万提斯博士。”最终,阿姆德森的声音传了回来,“我们的船坞设施是瓦达胡德人第一个袭击的目标。”当然,莉萨想道,这又是一次珍珠港事件,“建议星丛尝试‘平地’的船坞——但在通过捷径前往那里的过程中应该小心。记住,一颗 G-级亚巨星最近出现在那条捷径附近,不过我们能够为你们所乘坐的这种小船提供维修服务。”

莉萨看了看她的监视器。战斗还没有完全结束,警察部队飞船仍然在与几艘瓦达胡德人小艇交战,但是看起来有几个侵略者已经投降了,他们抛弃了自己的发动机舱。

“我们需要更多燃料。”长喙对莉萨说,“而且推进器必须冷却——我已经严重超负荷地使用它们。”

“好。”莉萨对着麦克风说,“我们进去。”她冲着长喙点点头,长喙随即开始在水箱里转圈,操纵飞船运动。莉萨的心脏仍在剧烈地跳动着,她闭上眼睛,试图不去想她都做了些什么。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