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星丛穿过星系际区域中无边的黑暗,飞向捷径。随着萨不断加大推进器的推力,飞船——它在巨大的虚空中显得无比渺小——在向捷径接近的过程中不断加速。当它接触到捷径后,一个紫色火圈掠过舰身,一眨眼的功夫里穿越六十亿光年——6×1022公里——的距离。全息影像里重又布满不计其数的恒星,船上的人们自发地欢呼起来。凯斯觉得他的眼睛有点酸,就像他上一次回到地球时的感觉一样。

萨立刻开始手动调整,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监测那颗绿色恒星了,不知道它距离捷径的确切位置,另外,他所推测出的恒星的位置和实际位置相比可能会有出入。他很快让飞船沿着凯斯所需的抛物线轨迹运行——比他们以时的航线更宽的一道抛物线,以避免距离那颗绿色恒星太近而带来危险。现在,绿色恒星又一次占满了整个全息像。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扫描琅姆信使的异频雷达收发机信号。”凯斯说道。

“好的。”李安妮回答道,但是,过了一会儿她说,“对不起,凯斯。没有发现。”

凯斯闭上眼睛。她可能是安全的,他告诉自己。她可能已经从另一个出口出去了,她可能——

“超光速粒子脉冲信号!”菱形说道,幻影把他的话用喊声翻译了出来一

凯斯转身看着捷径,现在捷径膨胀成了一个描着紫边的特殊图形——恰好是一艘联邦探测船的截面形状。

“是琅姆信使!”萨收呼道。

“收到信号。”李安妮说。她按下几个键,莉萨喜气洋洋的全息头像随即出现在一个飘浮的图框中。

“各位,大家好。”莉萨说道,“再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莉萨!”凯斯晚着,站了起来。

“你好,亲爱的。”莉萨说,满脸洋溢着微笑。

“菱形,”凯斯说,“如果沿着这样的航线飞行,他们能不能在我们的飞船上着陆?”

“如果我用牵引光束拉他们的话,可以。”

凯斯开心地人笑道:“就这么办吧!”

“好了,你们两个。”菱形晚,“准备被牵引光束拉着走吧。”

长喙灰色的脸出现在莉萨脸的旁边。“准备好,我们!家,我们回!”

“锁定目标。”萨说。

“萨,”凯斯说,“你确定了猫眼的位置吗?”

“是的。他在前方大约一千万公里远处,位于绿色恒星的大约九点钟方位。”

“我已经确定了一个黑体谈话用的空闲频率,你可以通过它和他们交谈,”李安妮说,“他们中的一个可能刚刚退出谈话。”

“太好了。”凯斯说道,“保持对频率的跟踪。莉萨一回来,我就要开始谈话。”

“大约三分钟内琅姆信使将回到第七号船坞。”菱形说道。

凯斯满怀渴望。他试图通过检查监视器上的状态报告来掩饰自己这种情绪,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读进去。

终于,星空全息像裂成了走廊的形状,现出走廊内的莉萨。凯斯跑向她,他们相互拥抱亲吻。舰桥内其余的人都欢呼起来。

过了一会儿,长喙出现在两个开放的水池中的一个。莉萨弯下身子靠在他旁边,用手蹭了蹭他突起的前额。“谢谢你完好尢损地把我们带回家,好伙伴。”她说。

“我们正沿着一条抛物线轨迹高速运动。”凯斯对他们说,“我不认为这次黑体能够抓到我们,但是我想和他们交谈——搞明白这帮该死的家伙为什么要进攻我们。”

莉萨点了点头,站起来,又一次亲了亲凯斯,然后走向她的工作站。她按下几个键,启动翻译程序。

“我们现在还有空闲的频率吗?”凯斯问道。

“是的。”李安妮说。

“好吧,我们开始通话。李安妮,请打开我控制台上的一个频道,并配上自动翻译功能,但是请在我讲完后五秒钟再发送我的话。”他看看莉萨,“我将直接和猫眼通话。如果我说错了什么,或是你觉得有些语句不能很准确地翻译过去,请插进来,我们在信息传送出去之前重新组织要说的话。”

莉萨点点头。

“准备好了。”李安妮说。

“星丛呼叫描眼,”凯斯说,“星丛呼叫猫眼。我们是朋友。我们是朋友。”

凯斯匆匆扫了一眼计时器。即使是以光速传送信息,到达猫眼那里也将花费三十五秒钟,收到对方的回答还要再等几乎同样长的时间。

但是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凯斯再次等了相同长的时间,随后叉等了一个时间段,最后,他按下一个键,又试了一次。“我们是朋友。”

最终,在信息往返一圈的时间过了四十秒钟后,他们收到了一个回复,是用法国口音说出的、仅包含两个词组的简短信息:“不是朋友。”

“是的,”凯斯说道,“我们是朋友。”

“朋友不伤害。”这一次,除去信息传送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外,没有什么延迟就收到了回复。

凯斯有些迷惑。难道他们以某种方式伤害了黑体?但他们怎么可能伤害到那么巨大的生物呢?那么……也许是采集样本的探测器把他们弄疼了。凯斯不知道该怎样道歉,莉萨建立起来的词汇库里没有表达这种意思的单词。

“我们不想伤害你们。”凯斯说。

“没有直接伤害。”猫眼说:

凯斯摊开双手,环顾着舰桥周围。“有没有人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想他是说,无论我们造成了什么伤害,都不是直接的伤害。”李安妮说,“我们没有伤害他们,但是伤害了——或是想要伤害——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凯斯按下传送键。“我们没有想伤害任何东西,但是你——你故意想杀死我们。”

“制造你,不制造你。”

凯斯关掉麦克风。“‘制造你,不制造你。’”他重复着,绝望地耸了耸肩,“有人能解释一下吗?”

李安妮把她的手摊开,手掌向上翻。杰格动了动他的全部四只肩膀,菱形的传感网也黑着。

凯斯重新打开麦克风。“我们想重新成为朋友。”

随着星丛沿着抛物线运动。它离猫眼越来越近,收到反馈信息所花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

“我们也想重新和你们成为朋友。”黑体说。

凯斯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说我们以某种方式伤害了你们,其实我们没有想以任何方式伤害你们。为了让我们不再伤害你们,你能不能告诉我们究竟是什么地方做错了?”

这次的回复的时间延迟了,等待让人心焦。

最后传来的回复是:“互相攻击。”

“你说的是不是那场战斗?”

“是的。”

“是不是担心爆炸会伤害你们?”

“不是。”

“但是你们为什么把那此飞船扔向恒星?”

“害怕。”

“害怕什么?”

“你们的行动会摧毁……摧毁……不是点的那个点。”

“你是说捷径?你害怕我们会摧毁捷径?”

“是的。”

“没有任何爆炸会伤害捷径,它不可能被轻易破坏。”

“不知道。”

杰格轻轻地吠道:“问问他为什么那么在意捷径。”

凯斯点点头,“你为什么担心捷径?你自己使用它吗?”

“使用?不,不用。”

”那么为什么?”

“幼卵。”

“捷径对于你们的产卵行为很重要?”

“不是,我们的一个幼卵。”扬声器里传出的声音说。

让人摸不着头脑——可能黑体也感到了凯斯所感受到的困惑。

猫眼习惯于成为他们那个团体里的一员,那个团体里的成员相互之间这样交谈已经数亿年了。成员间谈话的背景和历史他们非常熟悉。对于他们来说,详细地解释说明一个想法是很不寻常的——其至可能是粗鲁的行为。

“你们的一个幼卵。”凯斯又说了一遍,试图寻求帮助。

“是的——碰到了一个点,它不是点。”

哦,天哪。“你是说你们中的一个小黑体穿过了那个捷径?”

“是的,丢了。”

“上帝”萨边说边转过身,“正是他激活了这个捷径……一个黑体婴儿穿过了捷径!”

凯斯靠到他的椅子上,“如果我们的战斗偶然地摧毁了捷径,你们的小孩就可能永远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是这样吗?”

“十分正确。当你们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们以为你们是为了带我们的幼卵回家。”

“关于这个问题你们从来没有问过我们。”

“问是错误的。”

“这种礼貌真要命。”莉萨说道,眉毛扬了起来。

凯斯伸开手臂,“我们不知道你们小孩的事。它是多久前穿过捷径的?”

“自从你们第一次到达的时间,两倍。”

凯斯转向他的左侧,看着杰格。“那个小孩不可能飘离捷径出口很远。有没有办法知道它会从那条捷径出去?”

“是这样,”杰格说,“那个小孩肯定已经从一个已激活的出口出去了。但是,当我们穿越这个捷径后,我们自己也发现系统中已激活的出口比我们以前知道的多得多——如果星系间区域和其他星系也布满出口的话,可能会多出几万亿个出口。而且,由于捷径还在旋转,如果不知道小孩穿越捷径的确切时间——要精确到秒——即使以完全相同的角度进入捷径也没办法。他可能位于任何一个地方。”

“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找到这个小孩,把它安全地带回家。”凯斯说道,“那么,这不仅是一件应该做的好事,还能修复我们和黑体之间的友谊。”他环视着舰桥,“有人反对吗?”然后,他重新打开麦克风,“这个小孩有名字吗?用来识别他的独特的单词?”

“是的。它是——”幻影自己的声音代替了合成音,从扬声器里传了出来——“无法翻译的专有名词。”

凯斯望着幻影的眼睛。“叫他——叫他年轻人。”他说。

“好的。”

凯斯看着菱形,尽管菱形背对着凯斯,但是他还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凯斯。“菱形,你觉得怎么样?”

“这可能是一个很陡的、尽头是一处悬崖的斜坡。”他说——也就是说是徒劳无益的努力,“但是,你也说过,星丛必须全力以赴,建立与黑体之间的友好关系。我觉得我们至少应该试一试。”

“我们是否应该找他们中的一个和我们一起去?”李安妮问道。

“我们不可能一起通过捷径。”萨边说边转向她,“你还记得吗?那些黑体中最小的也和水星一样大。还有,如果不能精确地控制它的进入角度,黑体可能会从不同的出口出来。这样的话我们就会有两个走失的黑体,而不只是一个了。”

凯斯又打开麦克风。“我们会去找你们的孩子。”他说,“你能不能大声叫它的名字?我们会录了你的声音,然后在每个它可能出现的地方播放录音。你叫它的名字,让它和我们一起回来。告诉它,我们不会伤害它,我们只想给它指引回家的路。”

“录音?”

“就像讲话的记录。我们将重复这个记录。”

“好。”扬声器里传出的声音说。凯斯把他的话录进幻影的记忆库里。

“我们已经记下来了。”当猫眼停止传输信号后,凯斯说。

“找到我们的小孩。”猫眼说,“我——找不到合适的词。”

尽管凯斯没有经历过现在的场景,但他似乎已经跨越了物种界限——也跨越了物质界限。他点了点头,听懂了。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