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凯斯在他的办公室里仔细审查着寻找黑体孩子的计划书。今天是一个月的第一天,他桌上的莉萨全息像已经自动换成了一张她身着短裤和紧身小背心的照片,这是在一次到大峡谷徒步旅行时拍摄的。艾米丽·卡尔的油画也换成了一张A·Y·杰克逊所作的安大略湖风景。

“杰格·肯德罗·厄姆·佩斯来了。”幻影报告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凯斯仍然在研究资料,没有抬头,说:“让他进来。”

杰格进来了,自己找了一个座位坐下。他的四只手臂交叉在他那巨大的胸部前面。“我想去找黑体小孩。”他吠叫道:

凯斯靠到椅背上,看着这个瓦达胡德人。“你?”

杰格轻轻磨着他的上下咀嚼板。“我。”

凯斯慢慢地呼出一口气,趁机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这是一项比较棘手的任务。”

“你不再信任我了。”杰格说,他动了动上部的两个肩膀,“我感觉到了。但是对于星从的攻击不是由特拉丝女王授权进行的,而且莉萨说我们对于鲸鱼座天仑五的进攻也被击退了。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除非你们人类还想继续下去。我们现在应该何去何从呢,兰森?都结束了吗?或者我们要继续斗下去?我准备表现得像——”

“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除此之外就是战争了。我不希望那样,我认为你也不希望那样的事发生。”

“但是——”

杰格的吠叫声越发尖厉了,“决定由你来做。我已经提出和解了,如果你要提出——你们人类是怎么比喻的?——无礼的要求,我将拒绝。但是找到那个小黑体并带它回家将需要极高的捷径结构知识和技巧。麦格诺在这方面很强,但是我比他更强。事实上,在整个联邦内不会有人比我更好。你知道这是真的,如果不是的话,我也不会被派到这艘船上。”

“萨值得信赖。”凯斯简短地说。

瓦达胡德人的两只右眼睛锁定住兰森的身上,过了一会儿,另外两只左眼也汇聚到了他的身上。“决定由你来做。你有我的计划书。”他指了指凯斯还拿在手里的数据资料,“我已经建议我们发射一艘探测船去寻找那个小孩,我应该在那艘小船上。”

“你的目的,”凯斯说,“就是要使你们的种族接近黑体。把他们的孩子带回家将会让他们对你产生感激之情。”

杰格动了功他下部的肩膀,“你伤害了我,兰森。实际上,黑体还不知道在这艘舰船上有上千个小实体,更不用说这些小实体是由四个不同的种族组成的。”

凯斯想了想。该死的,他讨厌被别人逼着做事情,但是这只讨厌的猪——杰格——是对的。“好吧,”他说,“好吧——你和长喙,如果他能够胜任的话。琅姆信使的状态能不能执行另一次任务?”

“在中央太空站,塞万提斯博士和长喙已经对它进行了维修。”瓦达胡德人说,“菱形已经确认了它的宜航性。”

凯斯抬起头。“内部通话系统:凯斯呼叫萨。”

萨托德·麦格诺的头部全息像出现了,飘浮在凯斯桌子的上空。“头儿?”

“捷径周围情况怎样?”

“没问题。”萨说,“绿色恒星离我们足够远,我们可以以任何角度进入捷径。你要我编制穿越捷径的程序?”

凯斯摇摇头,“不是整条船,只是琅姆信使和一个单人分离舱,我将回到中央太空站与肯亚塔总理会面。”他回头看着瓦达胡德人,“杰格,你们将会为你们的行为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是一次壮游:通过二十个捷径来周游整个银河系——一次对所有已激活出口的快速调查。

琅姆信使载着杰格和长喙,从星丛船坞中起飞了。长喙那必不可少的欢乐飞行表演结束后,飞船开始向捷径出发。

和往常一样,当探测船碰到捷径入口时,入口开始扩张。紫色的非连续界面从船头移动到船尾,探测船随即进入了宇宙中的另一个世界。在第一个出口没有看到什么奇特的景象:只有恒星,但是排列得比他们在另一边看到的要松散一些。

杰格专心地研究着他的仪器。他在进行超空间扫描,试图寻找在距离捷径出口一光天的范围内是否存在着任何巨大的物体。要找到小黑体是很困难的,暗物质本身的特性就决定了它非常难以被探测到——它几乎是不可见的,它发出的无线电波也非常微弱。但即使是小黑体,它的质量也能达到一下零三十七公斤。它将在本地时空形成一个在超空间中能够探测到的凹陷。

“发现什么了吗?”长喙问道。

杰格动了动他的下部肩膀。

长喙在他的水箱里弓起身体,琅姆信使划着弧线飞回捷径。

“再一次我们走。”海豚说道。

探测船冲进了捷径点——然后从一个美丽的二元星系旁的捷径口出来了,一阵阵炽热的气流从膨胀扁圆的红巨星中喷出,飞向那个体型较小的蓝星。

杰格查看着他的仪器,什么都没有。

琅姆信使翻了一个筋斗,从上方靠近捷径,钻了进去。一阵高频辐射掠过船身,那一对二元星的奇观被新的星际景象替代了——一个巨大的,带着点黄色,又透着点粉色的星云覆盖了半个天空。星云中央有一个脉冲星,以几秒钟为一个周期闪动,忽明忽暗。

“什么都没有。”杰格说道。

长喙再一次弓起身体,飞回捷径。

捷径点又扩大了。

一个紫色的圈。

不匹配的星空景象。

又一个新的世界。

这里也被一颗正逐渐远离捷径出口的绿色恒星占据着。长喙迅速做出反应,以躲避那颗绿色恒星。

这次杰格扫描的时间长了一些,附近的恒星降低了超空间扫描仪的灵敏度。但是最后他还是确定小黑体不在这里。

长喙在他的水箱里旋转着,琅姆信使沿着螺旋状的轨迹飞回捷径。当他们又一次从捷径中冒出来,发现这是位于银河中心的源捷径,也就是假定由捷径制造者自己激活的最初捷径。空中布满无数紧密聚集在一起的红色恒星,它们发出的火光照亮了天空。长喙用鼻子碰了一个控制键,探测船的防护罩强度被调到最大。他们距离银河系中心相当近,甚至可以看到围绕着中央黑洞周围那紫色吸积盘闪闪发光的边缘。

“不在这里。”杰格说道。

长喙驾驶探测船沿着一条简单的直线回到捷径。他们距离银河系中心还不算十分近,所以没有被奇点那可怕的引力吸住,但是他不想冒这个险。

下一次他们通过捷径,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很空旷的区域,但是杰格的超空间扫描仪显示这里隐藏着一个质量极大的物体。

“你觉得这里没有吗?”长喙问道。

杰格耸了耸他所有的四个肩膀。“仔细检查一下不会有什么损失。”他说,调整艇上的无线电,搜寻二十一厘米波段附近的信号。

“目前有九十三个正在被使用的频率,”杰格说道,“另一群黑体。”

这儿离他们遇到第一群黑体的地方有上万光年的距离,但黑体种族已经存在几十亿年了,他们很可能都讲同一种语言。由于没有空闲的频段,杰格扫描了一下这些杂乱的频率,找到了最高的一组,并且用比这个更高一点的频率传送了信号。“我们在找一个叫年轻人的黑体——”探测船上的计算机用小黑体的真正名字替换了年轻人的称呼。

各个频率安静下来,安静的时间比信息传输一个来回要长一些。最后终于收到一个回复的信号。

“这里没有叫那个名字的。你是谁?”

“没有时间聊天——但是我们会再来的。”杰格说道,长喙驾驶探测船飞回捷径。

“他们惊讶,我们做的事。”海豚经过星门时说道。

这次他们来到一颗与火星大小差不多的行星旁边,这颗行星像火星一样干燥,但却是黄色的,而不是红色。它的恒星是一颗远处能看到的蓝白相间的星球,直径是从地球上看太阳时的两倍。

“这里什么也没有。”杰格说道。

长喙控制着琅姆信使走了一条弧度很大的航线。从探测船的方位看过去,那颗巨大的黄色行星恰好遮住了恒星。光环的景色——掺杂着紫色、蓝色和白色——简直太美了,行星在天空中覆盖的面积比海豚原来想像的要大得多,他和杰格在这样的光里享受了一会儿,然后又一次冲入捷径。

接下来的捷径出口处最近也冒出了颗恒星,但它不是绿色的,而是与鲸鱼座天仑五那里的一样,是红矮星,又小又冷。

杰格研究着他的扫描仪,“什么都没有。”

他们再次穿过捷径,捷径像一张涂着紫色唇膏的大嘴一样容纳了他们。

一片漆黑——根本没有恒星。

“一团尘埃,”杰格说道。出于惊讶,他的绒毛不断跳动着,“很有趣——最后一次有人穿过这条捷径出口的时候,这团尘埃不在这里,尘埃团中绝大多数是碳颗粒,但也有一些复杂的分子,包括甲醛,甚至还有一些氨基酸,而且——我想,塞万提斯博士肯定希望她能够在这儿。我搜集到了一些DNA。”

“在那些尘埃团中?”长喙刖忤疑的语气问道。

“在那些尘埃团中。”杰格说道,“正在自我复制的分子,自由飘浮在空间里。”

“但是没有黑体,对吗?”

“对。”杰格说道,

“下次再来这里的奇迹查看。”长喙说道,他掉转探测船,点燃制动火箭,返回捷径。

一个新的宁宙空间——又是一条最近有恒星冒出的捷径。这里的入侵并是一个o级蓝巨星,表面有很多紫色的点,比一个爱晒太阳的人在夏天时脸上晒出的斑点还要多。

琅姆信使恰好位于银河系一条螺旋状手臂边缘,它一侧的天空中充满年轻而又明亮的恒星,另一侧却很少。头顶上是一个可见的恒星团,上百万颗古老的红色恒星紧密排列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球体。而且——

“瞧。”杰格说——至少他吠叫的话翻译成英语应该是这个单词,“它在这里!”

“我也看见了。”长喙赞同地说,“但是……”

“焦灼的土地!”杰格,E骂着,“它被困住了。”

“同意——它被粘住了。”

确实是这样。很显然,那个小黑体从捷径瞌磕绊绊地出来时,只比这个蓝色恒星早到这里几天,而且这个恒星从捷径中被推出来的方向大致和小黑体前进的方向一样。尽管他们已经惊讶地发现黑体能够灵敏地在自由空间内运动,但是恒星的引力实在是太大了。小黑体离开恒星表面的距离只有四千万公里——比水星与太阳之间的距离还小。

“它无法获得逃逸速度。”杰格晚道,“我甚至不确定它是否能保持一条稳定的运行轨道,它可能会以螺旋形轨道撞入那个恒星。不管出现哪种情形,反正它哪儿都去不了。”

“发射信号。”长喙说道——然后他通过探测船的发射器,用所有黑体成员使用过的频率发送已经录好的信息。

他们离那颗恒星有三亿公里远,信息传送到黑体那里需要十五分钟,最决的回答也将在这以后的又一个十五分钟才能收到。

他们等待着,杰格坐立不安,长喙自娱自乐地用声纳波画了一幅漫画,描绘杰格烦躁的样子。但是,他们没有收到任何回答。

“好吧,”瓦达胡德人说,“从恒星那里传来那么多的无线电杂音,我们可能难以分辨小黑体的信息,也可能是它没有听到我们的信息。”

“或者,”长喙说,“黑体死了。”

杰格猪嘴震颤着,发出一阵类似泡沫塑料破裂的声音。这是他不愿意想到的可能性,但是距离恒星那么近,温度肯定高得让人难以置信。黑体面对恒星的那一面将高于三百五十摄氏度,热得足以熔化铅。杰格和德拉迪都没有完全解决有关光洁度夸克原子结构在化学上的细节问题,但是在那样高的温度下,普通的复杂分子很多会分解。

杰恪的脑海中闪出另一个念头。如果黑体有举行葬礼的习俗,那会是什么场面?他们是否会想把这个与地球一般大小的了尸体带回家?他瞥了一眼长喙。当海豚中的一员死去时,其他海豚只会让他的尸体漂走。杰格希望黑体也能够像海豚一样理智。

“我们回去吧。”杰格说道,“我们两个在这里什么也干不了。”

琅姆信使沿着长喙那标志性的弧线疾速飞同捷径,进入捷径的角度恰好同到出发点——就是开始所有这一系列穿越捷径的飞行之前他们所在的空间——所需要的角度。星丛还在那里,在黑夜中飘浮着,第四代恒星发出的光照在星丛上,使它的船身上闪着绿光。在它的身后是暗物质生物,每个球体之间缠结着一些气体性质的触须。下一步该怎么做?有那么一刹那,杰格很同情兰森。他可不愿意进入现在横在地球人面前的那条波涛汹涌的河。

凯斯在他的房间里,正准备前往中央太空站与肯亚塔总理会面。

电子警报器响了,“菱形想见你,”幻影宣布道,“他希望占用你七分钟的时间。”

菱形?在这里?凯斯现在真的只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他在整理他的思绪,思考与总理会面时该说些什么。然而,一个艾比人到家里来打扰他是很不寻常的,这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时间被允许了。”凯斯说道——根据艾比人的礼节,这是很恰当的回答方式。

幻影又说道:“考虑到将有一个艾比拜访者,我可以把灯光调暗吗?”

凯斯点点头。天花板上的照明盘降低了强度,墙面上路易斯湖全息像中闪着光的白色冰河变成了暗灰色。

门分开了,滑向两边,菱形滚动着进来了,他的传感网上闪着光,“你好,凯斯。”

“你好,菱形。你有什么问题?”

“请原谅我的打扰。”令人喻快的英国口音说道,“但是今天你在舰桥上很生气。”

凯斯皱了皱眉,“如果我的态度不好,对不起。”凯斯说道,“我被杰格气坏了——但是我不应该把气撒在其他人身上。”

“哦,你的怒气看起来还是比较集中的。我不认为你冒犯了别人。”

凯斯扬起眉毛。“那么是什么问题?”

菱形安静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有没有奇怪我们种族表现出来的明显矛盾的行为?你们地球人说我们非常重视时间,是的,我们仇恨浪费时间的行为。但是我们却不惜花时间来表示礼貌,而且,就像很多地球人注意到的那样,我们尽量不伤害别人的感情。”

凯斯点点头,“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过多的繁文缛节浪费了许多时间,这些时间你们本来可以用来处理更重要的事情。”

“确实是这样。”菱形说道。“这确实是一个地球人看待这个问题的方式,但是我们根本不是这样认识这个问题的。在我们的思想中,我们从没有把融洽相处——我们的说法是‘轮子的轴心’,你们的说法是‘手牵着手’——看作浪费时间。一个简短却不愉快的会议只会比一个时间稍长但却和谐的会议更浪费时间。”

“为什么?”

“因为在一次不愉快的聚会后,一个人会花很长时间在心里回顾整个聚会过程,一遍又一遍地回放当时的场景,激动地想着说过或是做过的事情。”他停顿了一下,“你已经看到在艾比人法律下的车厢的例子,我们惩罚直接浪费时间的行为。如果一个艾比人浪费了我十分钟的时间,法庭将判决那个艾比人的生命缩短十分钟,但是你知不知道,如果由于一个艾比人粗鲁的、或是忘恩负义的、或是恶意行为,使我很悲伤,法庭会判决缩短那个艾比人生命,缩短的时间是我浪费在这件事情上的时问的十六倍。我们用乘数十六,只是因为我们像瓦达胡德人一样用十六作为计数系统的基础。实际上,没有一种办法能够准确地量化浪费在回想一次不开心经历上的时间。多年以后,痛苦的回忆能——又一次,我碰到了比喻上的问题了,我会说‘滚到你旁边’,而你可能会说‘又露出了他们丑陋的嘴脸’。愉快地结束一件事,不留仇恨,总会好些。”

“你是说我们应该向瓦达胡德人报复?他们对我们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我们就要从他们那里夺回十六倍的补偿?”凯斯点点头,“这很有道理。”

“不,你误解了我的意思——当然,毫无疑问,这是由于我没有表达清楚而造或的。我说的是忘掉你和杰格之间,以及地球和‘泥浆’之间发生的事。我为你们地球人把这么多的精神资源——这么多的时间一——浪费在这些事情上而感到失望。不管道路多么崎岖,你需要在心里抚平它。”菱形停顿了一会儿,让凯斯能够仔细思考他的话,随后,他继续道,“好吧,我已经用完了你给我的七分钟的时间。我该走了。”艾比人滚动着离开了。

“但是我们的人死了。”凯斯抬高声音道,“这种事没那么容易抹掉。”

菱形停了下来。“如果你觉得困难的话,只能说明你选择了这种思考方式。”他说,“你有任何起死回生的方法吗?任何形式的复仇难道不会导致更多的人死亡吗?”他的传感网上闪过一阵亮光,“让它过去吧。”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