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捷径点开始扩张,开始是一个紫色的高频辐射点,然后像一个会永远扩张下去的紫色圆环似的膨胀起来。最先出现的是星丛匆忙赶制的众多反重力浮标中的一个,接着又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像子弹一样在空中掠过。它们原本拖着小黑体,但是因为在小黑体穿越之前它们就先一步跨过了星门,它们与小黑体之间的引力切断了,被一下子甩了出来。但是很快,小黑体那巨大的身体开始了他穿越捷径的过程,从空中那个紫色的网环中鼓了出来。

星丛上所有人都通过窗户或是监视器看到了这一奇观,舰桥上的萨拉德·麦格诺欢呼起来,飞船各个角落里都响起欢呼声。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猫眼和其他几十个黑体都聚集在捷径周围,向小黑体呼喊。幻影通过舰桥上的扬声器翻译着猫眼的话,但是中间缺少了很多词。这个黑体的头目并没有把自己的词汇局限于莉萨和海克已经学会的几百个词之中。“向前来……向前……向……你是……我们……来……赶怏……不要……向前……向前……”

菱形用一号甲板上的望远镜阵列监控着出现的小黑体,但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说一个词,至少没有使用任何接近二十一厘米波段的频率说话。

李安妮·凯伦道特摇着头。“他根本不是依靠自己的力量移动。”她说,“他肯定死了。”

凯斯咬紧牙关。如果他死了,所有这一切就没有意义了一一“也可能是因为,”他最后说,既像在说服李安妮,也像在说服自己,“单独的黑体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移动,他们需要借用其他黑体的引力和斥力,以那个小黑体的距离,他可能还借不上力。”

“向前,”猫眼还在呼喊,“向前……来……你……向前……”

凯斯以前没有听说过任何_一个物体试图这么慢地穿越捷径。大家一直有一个模糊的认识,就是必须快速穿越捷径,在捷径停留是一种危险行为,会使整个穿越过程的魔力消失。

最后,小黑体完成了他的穿越过程。捷径崩塌了。过了一会儿,当其他反重力浮标从捷径穿出来时,捷径又略微张开了几次小口。

小黑体向远离捷径的方向飞去,但这只是惯性作用。它还没有——

“哪里……哪里……”

还是法国口音。但是,在这次翻译中,幻影极其罕见地发挥了它的创造性,选择了一个童音来说话。

“家……回来……”

萨发出了一阵更热烈的欢呼:“他还活着!”

凯斯感到自己的眼睛湿润了,李安妮大哭起来。

“他还活着!”萨又一次大喊起来:

小黑体终于开始向猫眼和其他黑体所在的方向移动了。

幻影又换回它配给猫眼的声音,说道:“猫眼呼叫星丛。”

凯斯打开麦克风。“星丛收到。”他说。

猫眼安静的时间比信号往返所需要的时间长了许多,好像他正在想办法用有限的词汇来表达他想说的话。最后,他只是简单地说:“我们是朋友。”

凯斯感到自己咧开嘴笑了。“是的。”他说,“我们是朋友。”

“小孩的视力遭到破坏。”猫眼说,“一……将重新成为一个完整的一,但是需要时间。时间,和没有光。绿色恒星太亮,当小孩走时他不在这里。”

凯斯点点头,“我们可以再做一个防护罩,保护小孩不受那颗绿色恒星光的照射。”

“还有。”猫眼说,“你们。”

那么一瞬间,凯斯糊涂了,“哦——当然。李安妮,关闭船身所自的灯。还有,对所有人发出警告以后,关闭所有有窗户的房间里的灯。要是有谁想开灯的话,告诉他们先拉上窗帘。”

李安妮漂亮的脸上笑逐颜开,“遵命。”

星丛变暗了。黑体群向着飞船和刚回来的小孩移动。

琅姆信使从捷径中穿了出来,过了一会儿,PDQ在它之后出现了。通过无线电联系,两艘小船上的人都知道了星丛状态良好,小船随即划着弧线向船坞飞去。

琅姆信使刚一着陆,杰格就向舰桥走去。

杰格走进舰桥的时候,凯斯还在和猫眼通话。指挥官转向瓦达明德人。“谢谢你,杰格。非常感谢。”

杰格点点头,接受了凯斯的谢意。

猫眼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厂出来。“我们对你们不正确。”他说。

错误,凯斯想。他们错误地对待了我们。

“你们不得不速度很快地进入那个不是点的点。”

“哦,情况还不是很糟。”凯斯用外交辞令对麦克风说,“正是因为这样进入了捷径,我们才看到了我们这儿的恒星群中的几亿颗恒星。”

“我们称这种恒星群为——”幻影自己翻译了这个新信号——“星系。”

“你们有星系这个词?”凯斯惊讶地说。

“正确。很多恒星,相互分离。”

“对。”凯斯说,“是这样,捷径把我们带到了距离这里六十亿光年远的地力,这意味着我们在那里看到的是我们这个星系六十亿年前的样子。”

“懂了。向回看。”

“真的懂了?”

“是。”

凯斯很吃惊。“这很奇妙。在六十亿年前,银河系的形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嗯,我猜你并不清楚,银河系现在看起来是螺旋形的。”凯斯工作台上的一个小灯闪了起来,这是幻影在通知他,它刚才用了一个在翻译词汇库中没有黑体对应用语的词。凯斯对着幻影的摄像头点了点头。“螺旋形,”他对着麦克风说,“就是……是……”他想找到一个有意义的比喻,像“风车”这样的词对于黑体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螺旋形就是……”

幻影在凯斯的一个监视器上打出了螺旋形的定义。“螺旋形就是一个物体围绕一个中心点旋转,同时以恒定的速度远离那个点运动而形成的轨迹。”

“懂了螺旋形。”

“银河系呈螺旋形,并且有四个主要的——”他想说“手臂”,但是同样的,那是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词——“部分。”最后他说。

“知道。”

“你知道?”

“制造的。”

凯斯看着杰格,杰格正上下移动着他的下部肩膀,做了一个耸肩的姿势。黑体是什么意思呢?别人是这么向他灌输的?这是他在暗物质世界中相当于中学的地方学到的理论?

“制造的?”

“以前平淡,现在……现在……没有词。”黑体说。

李安妮说道:“现在漂亮。”她说,“这是他在寻找的词,我敢肯定。”

“看着它,一个加一个大于两个?”凯斯冲着麦克风问道。

“大于,大于它各部分的和。螺旋形是……”

“漂亮。”凯斯说,“从视觉上说,大于它各部分的和。”

“是的。”猫眼说,“漂亮。螺旋形。漂亮。”

凯斯点点头。毫无疑问,螺旋形的星系看起来比椭圆形的星系有趣得多。显然,地球人和黑体在审美方面也有一些共同点,这使凯斯很高兴。不过,考虑到很多美学原理是建筑在数学基础上的,这也就不奇怪了。

“是的。”凯斯说,“螺旋形很漂亮。”

“这就是我们要制造它们的原因。”扬声器中传来经过翻泽的合成音。

凯斯感到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这时,他看到杰格张开了所有的十六根手指,这是瓦达胡德人表示恍然大悟的方式。

“你们制造了它们?”凯斯问道。

“是。移动恒星——一点一点拖动,花很长的时间。移动恒星形成一个新的图形,固定它们在那里。”

“是你们把我们的星系变成了螺旋形?”

“还能有谁?”

确实,还能有谁……

“太不可思议了。”凯斯轻轻地说。

杰格从他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不,这很可能。”瓦达胡德人说,“以诸神的名义,很可能。我曾经说过,没有合理的理论来解释为什么星系会变成并保持着螺旋形状。由具有思维能力的暗物质生命特意固定在那里——这的确难以想像,但却解释得通。”

凯斯关闭了麦克风。“但是——但是所有其他的星系呢?你说过,四分之三的星系是螺旋形的。”

杰格用四只肩膀做了个瓦达胡德式的耸肩姿势。“问它。”

“你们曾经把很多星系变成了螺旋形吗?”

“不是我们。其他。”

“我是说,是你们这一类生物中的其他人把很多星系变成了螺旋形吗?”

“是的。”

“但是为什么这么做?’’

“必须看着它们。让它们更漂亮。做——做一样东西为了表达感情,不是数学。”

“艺术。”凯斯说。

“艺术,是的。”猫眼说。

杰格现在四脚着地了,这是凯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天哪。”他低声吠叫着,声音越来越低。“天哪。”

“当然,这正好了弥补了你说过的理论缺陷。”凯斯说道,“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你提到的那个问题,就是古老星系的实际旋转速度看起来比理论上的要快。这些星系是在外力作用下旋转起来的,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长出螺旋形的手臂。”

”不,不,不。”杰格吠叫道,“不对,你难道还没有明白吗?你还没有看到吗?这不仅仅解释了一个深奥的有关星系形成的问题,事实上他们给了我们一切——所有的一切!”瓦达胡德人抓住凯斯控制台的一根桌腿,用力拉着自己重新回到两条腿站立的姿势,“我先前告诉过你:由于高强度的辐射,在紧密排列的恒星群中,稳定的遗传分子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正是因为我们生活的行星位于螺旋形的手臂上,远离星系的核心,生命才得以在这些行星上孕育出来。我们——包括所有那些被我们自己傲慢地称作由‘常规物质’构成的生命——的存在都只是暗物质生物为了追求漂亮图案而摆弄恒星的结果。”

萨转身面对杰格。“但是——但是宇宙中最大的星系是椭圆形的,而不是螺旋形的。”

杰格抬起他上部的肩膀。“是的。可能是因为改变它的形状太费劲了,或者太花时间了。即使使用快于光速的通讯手段——如‘二号无线电’,把信号从一个特别巨大的椭圆形星系的一端传输到另一端也需要上万年的时间。或许这对于一个黑体群来说工作量太大了,但是对于一个像我们这个,或是仙女座这样大小星系来说……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喜欢的规模,不是吗?最喜欢的画布大小、喜欢短篇或是中篇小说等。中等规模的星系是媒介……我们……我们是内容。”

萨点了点头。“上帝啊,他是对的。”他看着凯斯,“还记得当你问猫眼他为什么想杀死我们时,他是怎么回答的吗? ‘制造你?不制造你。’我父亲生气的时候也常常那样说:‘我把你带到了这个世界,小子,我也可以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他们知道——黑体知道——正是他们的行为,我们这类生命才可能诞生。”

杰格又失去了平衡。他最终放弃努力,又回到依靠下部四条腿站立的姿势,看上去像一个肥胖的人首马身怪物。“对于那些自我中心论者而言,”他说,“这一次的打击是所有打击中最沉重的。以前,联邦行星上的每个种族都认为自己所在的行星是宇宙的中心。但是,当然,这些行星都不是中心。另一件事是我们推断肯定存在暗物质——而且,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件事更令人汗颜。实际上,它意味着我们不仅不是宇宙的中心,而且构成我们的物质还不是构成这个宇宙绝大部分的组成物质!我们就像漂在一个水塘表面上的浮渣,却在狂妄地想我们比形成整个水塘的大量的水还重要。现在我们知道了!”他的绒毛跳动着,“还记得当你问猫眼,暗物质生命最早是什么时候产生的,他是怎么回答的吗? ‘自从所有恒星开始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他说,‘自从宇宙开始形成的时候。”

凯斯点了点头。

“他说,他们不得不在过去那么长的时间里存在着——不得不!”杰格的绒毛抖动起来,“我原来以为这仅仅是一种哲学上的看法,但他是对的,本来就应当是这样——生命必须从宇宙刚开始形成的时候就存在,或者,在物理允许的条件下,与开始的时间尽可能地接近。”

凯斯盯着杰格。“我不懂。”

“我们是多么傲慢愚蠢啊!”杰格道,“你难道没有明白吗?到今天为止,不管宇宙曾经教给我们什么令我们羞愧得无地自容的课程,我们仍然试图维护自己在生命起源领域内的中心地位。我们发明了宇宙理论来证明,宇宙中注定要孕育我们,它必定进化出像我们一样的生命。地球人把这种理论称之为人类起源理论,我们的人叫它瓦达胡德物种起源论。无论叫什么,它们都是一个道理:这是一种绝望的、根深蒂固的需要——相信我们自己是决定性的,我们是重要的。

“我们在量子物理学中讨论薛定谔猫——就是说任何事情都仅仅是一种可能性,都仅仅是一个个浪头,都是没有定论的,直到我们这些自以为非常重要的、有资格的观察者蹒跚走过时偷偷瞥了一眼。正是由于这一瞥,整个浪头于是彻底崩溃。我们实际上在让自己相信,这就是整个宇宙形成的过程——即使我们完全知道宇宙已经存在了几百亿年,而我们中的任何一个种族的历史都不超过一百万年。

“是的,”杰格咆哮着,“量子物理需要有资格的观察者。是的,确定哪一种可能性能够变成现实是需要智慧的。但是我们的傲慢自大使我们认为,这个在没有我们的情况下存在了一百五十亿年的宇宙,其构成完全是为了我们这些可怜虫的诞生。多么狂妄自大啊!有资格的观察者不是我们——我们是弱小的生物种群,与世隔绝地生活在浩大宇宙中的几个行星上。睿智的观察者是暗物质生物,他们在上百亿年的时间里把星系旋转成了螺旋形。是他们的智慧,他们的观测,他们的感觉在驱动着宇宙的发展,使量子物理学中的可能性变成了具体的现实。我们则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我们只是近期内存在的局部现象——是宇宙中的一个霉菌,而宇宙根本不需要我们,不在乎我们是否存在。猫眼在说我们无关紧要的时候是绝对正确的。这是他们的宇宙——黑体的宇宙。他们制造了它,他们也制造了我们!”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