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凯斯坐在自己位于第十四层甲板上的办公室里,正读着从鲸鱼座天仑五发来的新闻。报道很简单,在“泥浆”上,忠于特拉丝女王的部队镇压了叛军的叛乱,二十七个反叛者被立刻处以极刑——用传统的方法溺死在滚烫的泥浆里。

凯斯放下这篇新闻。这个报道让人有点怀疑——这是他曾经听到的第一起在“泥浆”上的政治叛乱事件。当然,也可能是真的——尽管这更可能是政府的一种绝望的努力,试图使自己远离最初发动这场战争的龌龊的初衷。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一阵悦耳和谐的铃声响了起来,幻影的声音传来:“杰格·肯德罗·厄姆·佩斯到了。”

凯斯长舒一口气。“让他进来。”

杰格进来了,找了一把聚酯合成的椅子坐下。他的两只左眼看着凯斯,两只右眼却在扫视着整间屋子,这是他本能的“战斗或是逃跑”的姿势。“我猜想在现在这个当口,”他说,“我必须填写一些你们地球人非常喜欢的表格了。”

“什么表格?”凯斯问道。

“当然是表示辞去我在星丛上职务的表格了,我不能继续在这里服务了。”

凯斯站起来,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这种事,肯定有个开始的时候——成熟,度过中年危机,从此走上人生舞台的新阶段,还有和平。肯定有个开始的一刻。

“小孩用玩具士兵打仗,”凯斯说,他望着杰格,“年幼的种族用真正的士兵战斗。也许,现在应该是我们所有人长大一些、成熟一些的时候了。”

这个瓦达胡德人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问。“也许。”

“对种族的忠诚深植于我们的基因之中,我们都一样。”凯斯说道,“我不会逼迫你辞职的。”

“你的话好像假定我做了什么错事,我拒绝承认这一点。但即使我真的做错了什么.你还是汉解了我。也许……也许你们的人总是会误解我们。”杰格停顿了一下,“不,现在是我回‘泥浆’的时候了。”

“这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凯斯说道。

“这毫无疑问,但是我给我自己布置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哦。”凯斯说道,他逐渐明白过来,“你是说你已经获得了足够多的荣誉,能够获得佩斯的芳心了?”

“没错。发现黑体的过程中有我的贡献,这将使我成为‘泥浆’上最杰出的科学家。”停顿,“佩斯很快就会做出她的决定了。我不能冉逗留住这里了。”

凯斯想了想。“从来没有女性瓦达胡德人在星丛上工作过。当我的任职期结束后,艾比人将轮值下一任指挥官,我觉得酒杯将会担任这个职务。但是在艾比人之后,这个职位上将会是一个瓦达胡德人。我也知道,瓦达胡德人将会委派一个女性领导人。如果——如果你和佩斯一起到星丛来怎么样?以我听到的来判断,她担任这个职务是很自然的事。”

出于惊讶,杰格的绒毛抖动了起来。“我们不能那么做,我们两个仍将是一个小组中的组成成员。她将继续保留她的追随者,直到死去。”

凯斯的眼睛都睁大了。“你是说,没有得到她的那些男性不会到其他女性那里去争取他们自己的幸福吗?”

“当然不会。我们仍将保持一个大家庭,我们从孩童时代就向佩斯发过誓。”

“或许,你们都可以到星丛上来服务——所有六个人。”

杰格动了动他下部的肩膀,“星丛上的人都是最好、最聪明的。我从来不会用蔑视的语言和另一个瓦达胡德人谈论我的女神的其他追随者,但是我可以把真实情况告诉你。我不是在和其他所有四个人进行竞争,从来没有。这只是我和另外一个人之间的竞争,从一开始就很清楚。其他的人……都不出色。”

“但据我所知,佩斯有皇族血统。请原谅我,但是为什么她的追随者中缺少最具有竞争力的人呢?”

“整个追随者的小团体必须保证在选定伴侣之后继续存在,所以,精心挑选的追随者团体中一定会包括几个对不太重要的地位也会满意的成员。确实,一个全部由你们地球人称之为杰出男士的人构成的追随者团体注定会解体。”

凯斯想了想这些情况。“好吧,如果把你留在这里的惟一办法就是接受你所有的家庭成员,那么,我会来安排这件事。”

“我——我不认为你能坚持到底。”

凯斯眨了眨眼,“我说到做到。”

“争夺佩斯的真止竞争是在我和另一个人之间。那个人当然也有名字。”杰格的四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凯斯的双眼,“他的名字是加斯特·德拉亚·厄姆·佩斯。”

“加斯特!”凯斯说道, “就是那个带领部队攻击星丛的人?”

“是的。他逃脱了黑体,现在已经回到了‘泥浆’。”

凯斯呆了十秒钟,然后开始点头。“你不得不帮助他,是不是?”

“我什么都没承认。”杰格说道。

“如果你不帮助他,把星丛带回‘泥浆’的荣耀就是他的了。这样一来,佩斯选择的就可能是他了。通过帮助他,你可以保证这个荣誉是你们两个人共有的。”

“星丛上有两百六十个瓦达胡德人。”杰格说道。

话音在他们之间回荡了一会儿,然后凯斯点点头,表示理解。“所以,如果你不帮助他,毫无疑问他还可以找到其他人帮助他。”

“我再次重申,”杰格说道,“我什么也没有承认。”他安静了一会。“当然,特拉丝女王政府可能起诉加斯特,他可能会很快失上自由——甚至是生命。”

“我的邀清仍然有效。”凯斯说道。

杰格低了低头。“我——我们,应该再好好考虑考虑。”然后,杰格做了一件凯斯从来没自见过任何一个瓦达胡德人做过的事,他加了一句话,“谢谢你。”

现在是晚上,走廊的灯变暗了。就像他每次在晚饭前都会做的那样,凯斯下到舰桥上,与伽玛班的指挥官瓦达胡德人斯泰特说了几句话。一切正常,斯泰特说道。这不奇怪,如果出了什么问题的话,肯定会立刻通知凯斯。凯斯问候了每个人,然后离开舰桥,向中央支柱那里走去。

李安妮·凯伦道特在那里,坐在走廊较宽处电梯前的长椅上。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运动衣,身体显得轻柔又性感。

肯定是个巧合,凯斯想。她当然不知道他的日常习惯:每天晚上的这个时候他都会经过这里。她肯定是在等其他什么人。

李安妮把她的头发放了下来,凯斯从来没有意识到她的头发长到后背中央。“你好,凯斯。”她温柔地徽笑着。

“你好,李安妮。你——你今天过得好吗?”

“哦,是的,我是说,第一班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很轻松。我在第二班的时候游了泳,做了击剑练习。你怎么样?’’

“很好,很好。”

“不错,”李安妮说道她停顿了会儿,低头看着橡胶地板,又一次抬起头时.她没有看着凯斯的眼睛。“我,嗯,知道莉萨今天不在。”

“是的,她坐分离舱飞回了中央空间站。我想她是想找个方法不去接受奖章,或是取消为表彰她所举行的检阅游行。”

李安妮点点头,“所以我在想,”过了一会儿。她说,“你可能会一个人吃晚餐。”

凯斯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我——我想是的。”他说。

李安妮向他微笑着。她的牙齿很白,有着凝脂般的皮肤,和一双美丽的、摄人心魄的黑色杏眼。“不知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共进晚餐。我已经在我的房间里做了准备,我可阱给你做我说过的炒菜。”

凯斯看着——看着这个女孩,他认为她是女孩。二十七。比他小二十岁。可能只是个善意、毫无邪念的邀请。她对这个老男人感到有些抱歉,也许只是想迎合讨好她的上司。几个炒菜,或者加上些葡萄酒,或者……

“你知道,李安妮,”凯斯说,“你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他抬起一只手,“我知道,我不应该说这样的话,但是我们现在都下班了。你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她垂下眼睛。他停顿了一下.牙齿咬着下嘴唇。这时,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里冒出来。

不要伤害莉萨。

你只会伤害到你自己。

“但是,”他最后说,“我觉得如果我只是远远地欣赏你,这样会更好些。”

她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又垂下眼睛,“莉萨是个非常幸运的女人。”李安妮说道。

“不,”凯斯说道,“我是个非常幸运的男人,明天见,李安妮。”

她点了点头,“晚安,凯斯。”

他回到家,给自己做了一个三明治。读了几章罗宾逊·戴维斯的小说,很早就上床睡觉了。

他睡得很沉,内心一片宁静。

第二天的第一班很平静地开始了。不用说,菱形准时到岗了。萨走了进来,把他的双脚搁在控制台的舵上,开始向飞行控制计算机中输入指令。李安妮在向她的工程师们的全息头像布置今天的工作计划,在后排,凯斯低声和刚从中央空间站回来的莉萨交谈着。

星空裂开了,杰格进来了,他的姿势看起来更像是跑,而不是蹒跚而行。

“我知道了!”他说——从他绒毛剧烈跳动的样子看,也许应该翻译成:“有了!”

凯斯和莉萨转身看着他。他没有走向自己的控制台,而是向房间的前部走去,站在萨的控制台前两米左右的地方。

“你知道什么了?”凯斯问道,他忍住没有说出难听的话来。

“问题的答案!”杰格兴奋地吠叫着。“问题的答案!”他喘了一口气,接着说。“请给我一段时间,这需要一些解释。但是这之前,我首先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也起作用!我们是很重要的。山、水、谷地和平原诸神啊——我们太重要了!”他的视线分散开来,第一只眼睛看着李安妮,第二只看着菱形,第三只看着莉萨,最后一只看着萨和凯斯。从杰格的视角看来,这些人正好一个排在另一个的身后形成一条直线,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时间由未来回到过去是可能的。”他说,“我们在第四代恒星上,还有海克和阿兹米造的时间舱上都看到了这样的事。但是请想想,这样的事意味着什么。假设明天中午我使用时间舱把我自己送回到今天,那么将会发生什么?”

凯斯说:“哦,会有两个你,对吗?今天的杰格和从明天回来的杰格。”

“没错。现在想想吧:如果有两个我,那么,我们就使我这个物质的质量变成了两倍。我的质量是一百二十三公斤,如果在这里有两个我,那么在星从上就有两个杰格的质量,共二百四十六公斤。”

“但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莉萨说道,“根据质量和能量守恒定律,另外的那一百二十三公斤是从哪里来的?”

杰格扬扬自得。“从未来!你还不明白吗?时间旅行是能设想到的打破那条定律的惟一方法。这是惟一能够增加整个系统总质量的方法。”他毛发飞舞,“从未来回来的恒星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随着每颗恒星的到来,现在宁宙的总质量就增加了。毕竟,即使是第四代恒星也是由以前就存在的亚原子微粒经过数次循环之后构成的。在时间上把它们推回到现在意味着,实际上,这些微粒已经被复制了,总质量变成了两倍。”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有趣的附带效果。”菱形说道,“但这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这些恒星被送了回来。”

“哦,是的,它解释了。质量的翻倍不仅仅是一个附带效果——根本不是。实际上,这是运作的关键点。”

“运作?”凯斯问道。

“是的!拯救宇宙的运作计划!这些恒星被及时推回来,目的是为了增加整个宇宙的质量。”

凯斯吃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天哪。天哪。”

瓦达胡德人的四只眼睛都汇聚到凯斯身上。“正确!”杰格咆哮道,“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我们知道可见物质在宇宙中所有物质中只占不到百分之十,剩下的是中微子和暗物质,就像我们那些在舰桥外的大个子朋友们一样。我们现往知道宇宙中所有的物质都是些什么,但是我们不知道总共有多少。宇宙的命运依赖于它的总质量,即它的总质量是大于,还是小于,或者恰好等于所谓的临界密度。”

“临界密度?”莉萨问道。

“是的。宇宙在扩张——自从宇宙大爆炸以来就一直在扩张。仉是,这样的扩张能够永久持续下去吗?这是由引力来决定的。引力的大小又取决于宇宙的总质量。如果没有足够的质量——如果宇宙的质量小于临界密度——引力作用将永远不会克服原有的爆炸扩张作用,这样的话,宇宙将永远保持扩张的态势,宇宙中的物质将不断地向更远、更远的方向扩张。所有的物质都会变得越来越冷,间隔越来越大,甚至原子与原子之间都会相隔几光年远。”

莉萨颤粟着。

“如果相反的情况发生了——如果宇宙物质总量大于临界密度——引力作用将大于宇宙大爆炸的扩张作用力,这将降低宇宙扩张的速度,最终会反转宇宙扩张的趋势,所有物质都将向宇宙中心聚集,最终大坍塌,形成一块物质团。如果条件合适,这个物质团将最终在另一次爆炸后向外扩张,形成一个新的、可能从根本上完全不同的宇宙——但是原本属于这个宇宙的所有物体都会被摧毁。”

“听起来比前一个更糟。”莉萨说。

“是的。”杰格说道.“但是如果——如果!——宇宙的质量恰好保持临界密度,而且只有在临界密度上,我们的宇宙才能永远保持在一个适于生存的状态。由大爆炸而引起的扩张将会由于引力作用而逐渐降低到几乎停止的状态——扩张速度将以数学上的渐近线趋势趋近于零。宇宙将不会在寒冷、空洞的状态下死亡,也不会向内部聚集然后爆炸。相反,宇宙将以一种稳定的状态和结构存在万亿万亿万亿年。从各种角度来说,这样的宇宙都是永远不会灭亡的。”

“宇宙现在处于哪种状态?”莉萨问道,“是大于还是小于临界密度?”

“目前最精确的估汁是,整个宇宙中的物质等于所有我们能看到的物质,再加上所有我们看不到的物质,这其中包括暗物质。最后的计箅结果是我们比临界密度小百分之五。”

“这意味着宇宙将永远扩张下去,对吗?”李安妮问道。

“没错,所有的物质都将持续飞离其他物质。宇宙将最终死去,所有生命都将在极度接近绝对零度的温度下终结。”

莉萨摇了摇头。

“但是这不一定会发生。”杰格说道,“如果他们能够成功的话。”

“谁能成功?”凯斯问道。

“未来的生物——联邦行星种群的后代。你自己曾说过,兰森,你将会变得很老,将会活几十亿年。用另一句话说就是获得永生。真正获得永生的生物将不得不面对宇宙死亡的挑战,这是可以结束他们生命的灾难。”

“但是物理学中的熵定律怎么解释?”李安妮说。

“哦,是的,热力学第二定律确实说明,任何封闭的系统内最终将达到热寂状态。但是宇宙可能不是完全封闭的,毕竟,有合理的推理认为我们的宇宙只是无数宇宙中的一个。从其他宇宙中获取能量是可能的,或者只是简单地通过产生尽可能少的熵来将能量存储在这个宇宙中。这样的话,这个宇宙就可以真正地一直保持适于生存的状态。不管采用何种手段,在最后必须面对那个问题的时刻来临之前,他们都有万亿年——万亿年的时问来寻找解决之道。”

“但是——但是——这是个难以想像的工程,”凯斯说道,“我是说,如果我们目前低于临界密度百分之五的话,那得往回推多少颗恒星啊。即使从每个捷径都推回一个的话也不够,不是吗?”

“不够,”杰格说道,“根据我们最精确的估计,我们的星系中有四十亿条捷径。让我们假设这是星系中的典型现象——他们不仅住银河系里为每一百赖恒星建造了一条捷径,而且在宇宙的其他星系里也是按照这个比例建造的。恒星占了整个字宙质量的大约百分之十,另外的百分之九十是暗物质。所以,如果平均从每条捷径推回一颗忙星的话,将使宇宙物质总量在现有基础上增加千分之一。如果想增加二十分之一也就是百分之五——需要从每条捷径推回来五十颗恒星。”

“但是——但是如果可以进行时间旅行的活,就不需要拯救宇宙了。”凯斯说道,“一个人可以括一百亿年,然后通过时间旅行回到最开始,再活上十亿年,然后再回来,如此反复,就可以到无穷远了。”

“哦,确实是这样——谁知道我们的后代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往复循环,才逐步发展出承担这项工程的勇气和技术?无休无止的时光穿梭只能算一种永生的假相——显然不如实实在在地使宇宙永久存在下去。时光穿梭的方法不仅意味着没有一个建筑或是结构存在的时间可以超过一百亿年,另外,它只能使那些能够进行时光穿梭的人得到永生。”

“我想是这样。”凯斯说道,“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工程啊!”

“确实如此。”杰格说道,“而且从规模上看,这个工程可能比刚开始想像的还要人。告诉我:宇宙现在存在有多长时间了?”

“一百五十亿年。”凯斯说,“这是地球上的年。”

杰格动了动他下部的两个肩膀。“事实上,尽管这是最常提及的一个数字,但是没有一个天体物理学家相信它。一百五十亿年是一个折衷的数字,是由两种不同推断方法得出的宇宙寿命的平均值。其实宇宙的寿命不是一百亿年,就是两百亿年。自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被大家接受的哈勃常数——就是衡量宇宙扩张速度的数值——对于距离地球一兆秒的星球而苦,大约是每秒八十五公里。这意味着宇宙还在以从大爆炸获得的速度较快地向外扩张着——就是说到目前为止,引力几乎没有降低宇宙扩张的速度——所以宇宙的寿命不可能多了一百亿年。

“但是对第一代。陌星中的某些极端分子的光谱分析表明,这些恒星中的核聚变经历的时间是一百亿年的两倍。一直以来,我们都假定不是这个计算方法有错误,就是那个错了。但是,也许哪个都没错。也许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一个多阶段工程中最新的进展状态。我先前不同意麦格诺提出的整个球状恒星团都被推过捷径的看法,但也许这个决定下得太早了。也许这些每个都包含着上万个恒星的。恒星团本来就是从未来被推回到现在的。也可能宇宙在最初包含的物质总量远远小于临界密度的百分之九十五,目前这个工程所处的阶段只是在进行一种质量上的微调。”

“但是——但是物质总量翻倍也肯定只是暂时的,”李安妮说,“回到你最初的例子,如果你从明天回到今天,今天将会有两个你——但是明天,其中的一个会消失,回到过去。”

“也许是这样。”杰格说道,“但是在从未来离开的那个时点,到进入现在的这个时点之间的整个时间段里,物质的质量是翻倍的。如果这两点之间有十亿年,那么确实是在很长很长的时间段里——足够长到能够制止宇宙扩张的趋势——物质的总量是翻倍的。如果你仔细计箅一下,你将会发现其实你不需要永远不停地增加物质的质量,你只需要做一段时间,直到引力能够使宇宙由于最初的大爆炸而产生的扩张速度降为零。如果这项工程的尺度把握得刚刚好,不用永久地增加物质总量,也能最终使字宙在很远的末来一直保持着精准的平衡状态——一个获得永生的宇宙。”

杰格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这是自古以来最庞大的工程。”他说,“但是它确实强于另一种选择——即不得不让宇宙灭亡。”他微笑着看着舰桥上的工作人员,“这就是我们的贡献。由常规物质构成的生物——有着一双或几双手的生物!在结束的时候我想说——更确切地说,为了永远不灭亡——宇宙需要我们!”

在他们最喜欢的瓦达胡德餐馆里举行的结婚二十周年仪式很短暂,但这次婚礼的人数远远多于他们第一次在马德里举行的只有家人出席的婚礼。星丛上的人们喜欢任何形式的庆祝仪式。

萨托德·麦格诺被推举为当天的司仪,由他主持整个仪式。“你,吉尔伯特·凯斯,”他说,“是否愿意再一次与克莱莉萨·玛利业结为夫妇,无论是病痛时还是健康时、富裕时还是贫穷时,都爱她,尊敬她,珍惜她?”

凯斯转身看着他的爱妻。他记起了二十年以前的那一天,那时他们第一次经历这些仪式程序:那一天是那么美好,幸福。这是一个完美的婚姻——在智力上、感情上和身体上都能激发双方潜能的婚姻。她比二十年以前更美了,更妩媚动人了。他看着那双褐色的大眼睛,说道:“是的,我愿意。”萨又转身看着莉萨,但是在他说话以前,凯斯握紧了妻子的手,为了让所有的人都听到,他大声补充道,“在我们两个都活着的时间里。”

莉萨满脸微笑地看着他。

该死的,凯斯想,二十年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这只是刚刚开始……

《星丛》作者:[加] 罗伯特·J·索耶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Xinty665 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