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知识分子也不甘寂寞

从昨天晚上开始,我的身体突然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四肢无力、晕头脑胀、瞌睡无比,但又惶惶不可终日,彷佛马上就要宇宙大崩溃,所以根本睡球不着。

今天中午来到实验室,一看,我靠,今天高考--顿时全部明白了,原来我就是回到高三状态了!

唉,每一年,总有那么几天,我要回到痛苦无比的高三状态,这是我的身体对于过去所受摧残的记忆和反抗,也是中国高教司对我一辈子的诅咒。

其实我们大家,就其本质,还不都曾经是一介书生。虽然我们中的很多人,在年轻的时候,可以成为黄药师、令狐冲、杨逍、郭襄、周伯通……;甚至可以成为任我行、铁木真和完颜阿骨打……;至少也能成为小龙女的尹志平、护士姐姐的“阳顶天”……;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被迫放弃这一切,而成为一个--书生!

所以,在今天这个著名的灭绝人性纪念日,贫尼要紧急插叙,说一说江湖上的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