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人缆车 其二

下了四人缆车以后,大家决定去乘坐通往山顶的双人缆车。滑冰式滑雪去往乘车处的途中,水城和秋菜走在了最前面,日田和麻穗跟在他们后面。最后的是月村,好像比日田他们晚一年进入公司的月村更懂得在这种场合不宜多管闲事。

“刚刚的转换式滑行,看上去真够受的啊。”日田对麻穗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真的啊!明明不擅长转换式滑行,和水城稍微讲了一下,他竟然闹得那么大……”

“没办法哦。因为根据木元所说的话,水城貌似喜欢土屋你啊。”

“刚才也说过这个了是吧。我觉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是吗?我倒是觉得木元的感觉相当敏锐。”

“确实水城对我也很温柔,但是,我觉得并不是那么回事。”

“真的?但是你们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这个那个聊了很多吗?下次两个人单独去喝酒什么的。”

“我觉得虽然他碰巧说了那种话,但应该不是认真的,水城只是对谁都比较温柔而已。”

貌似果然没错,水城在追麻穗。这样,她遭受他的毒牙也许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日田想:也许提醒她一下为好。

“嗯……前面的那两个人。”

“两个人?水城和秋菜吗?”

“嗯,他们在交往,你知道吗?”

“哎!”麻穗将戴着手套的手放在了嘴边,“这样啊?”

“果然不知道啊。”

“完全不知道。啊!但是,有可能。哎……这样啊,不过还真是太棒了!也很般配。”麻穗微微拍了拍手。看着她这个样子,日田放心了,好歹现在麻穗对水城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思。

“所以,木元说水城是不是喜欢麻穗你呢什么的话,因为她吃醋了,才来打探一番的。因为,水城有好出轨的秉性。”

麻穗哈哈哈地笑了:“水城好搞笑啊!”

“不是闹着玩的啊!你最好小心点,不小心接受了水城的邀请的话,你和木元的关系也就变得诡异了,所以我才告诉你的啊!”

“没事的,水城不会真心邀请我的啊!”

“这可说不好。不管怎么说,他总是下手很快。”

嘿嘿嘿……麻穗意味深长地笑着看向日田。

“干什么?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日田也很不容易啊!”

“什么?”

“你看,有像水城这样的朋友的话,就必须进行各种追踪、掩护,还有支持吧?而且,还需要为我这种人担心。”

日田夸张地摇了摇手。

“我可不是老做这种事啊。水城想和谁搞在一起,想说服谁都无所谓。但是,有点担心土屋你,因为你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晚辈,很宝贵的朋友。”

“哇,好开心!谢谢你!”

“所以你小心点啊!水城。”

“嗯!不会有事的。”麻穗用明亮的声音回答道。

日田真想问一下:你真的明白了吗?

“从缆车上下来以后,去那个鲜为人知的秘密雪道吧!”水城说。

“之前,我们不是发现了一个好地方吗?凸起的坡面,途中有细分的道路,虽然有一段必须得用滑冰式滑雪滑上去,但通过那里以后就没有树林了,坡面一望无垠。”

啊啊,日田点了点头:“那里啊,知道了。挺好的,去看看吧!”

“去凸起的坡面什么的地方吗?我滑得了吗?”麻穗不安地说。

“没事,凸起的地方滑不了那么远。在边缘滑的话,麻穗的技术是完全没问题的。”日田说,“但是,注意不要跟丢前面的人,分岔口的入口相当复杂!”

“好,我会努力的。”

作为带路人,水城最先滑了起来。日田在最后,因为其他三个人不知道地点,这样是为了防止大家走散。

到了之前所说的凸起的坡面,周围稍微有点雾。

“起雾了啊。”月村说。

“山里的天气就是这样,大家不要隔开太远,跟着我来啊!”说着水城滑了起来。跟着秋菜、麻穗、月村也出发了。

日田深呼吸了一下以后又低头看了一下坡面,确实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但也并没严重到几米之外都看不到的程度。总归是滑的话,什么样的坡面都想感受一下。虽说是凸起的坡面,但如果仔细找找的话不也会发现舒适的线路吗?

那边怎么样呢?——他推测着向坡面右边的边缘处滑了过去。过去发现还真猜中了!哪里是凸起的坡面,这不是超赞的粉雪吗?这个时候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真是让人惊讶!

“喂!怎么回事?这个,太棒了!”

在出乎想象的松软的深雪里,他的情绪一下子高涨了起来,不自觉地高声呼喊着滑了起来。身体感觉非常轻盈,像飞翔在宇宙中一样。击起雪烟的感觉非常棒!

但是,那个也没有持续太长。松软的雪面渐渐硬了起来,终于,凸起的坡面开始显露出它本来的面貌。而且,雾越来越浓了。

欢乐时光也要到此为止了啊!——随着速度的减慢,他意识到。

哎?

停止!他慌张地看了一下周围,一片未曾相识的景象扩展开来。这是哪里?而且,也看不到大家。喂!他向因为浓雾视线变得模糊不清的周围喊去,但是没有得到回复。只有自己的声音回响着。

完了!好像和大家走散了。貌似自己得意地滑着的时候,错过了交岔口。但是,脱下滑雪板往上爬的话,距离也实在是太长了。

没有办法,他便继续随便往下滑。视线逐渐变得好了起来,能看清周围的情况了,前面出现了一条林道。

进入林道以后,他坐在路边拿出雪道示意图,确认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并与其他四个人前进的目的地进行了一下对比。觉得这样一直沿着这条林道滑下去的话,好像是碰不到他们的。只能换乘缆车,在中心滑雪场的四人缆车下车处等他们了。

只能单独一个人待会儿了啊!好失败!他一边想着一边沿着林道不紧不慢地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