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缆车 其五

“真是受不了啦!日田那个家伙,对前面的人说着可不能走丢了什么的,自己却走丢了!这是要怎样!”

“是什么时候走丢的呢?他应该紧跟在我后面啊……”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不会有事吧,日田不会还在凸起的坡面那里吧。”

“应该不会。在那里等了那么久,他都没有出现。我觉得他肯定是错过了分岔口,就那样一直滑下去了。我们都在坡面的左边滑的,而那个家伙不是去右边滑了吗?因为那边的粉雪留了下来,感觉非常好。然后,他得意忘形地滑着,一直滑下去了。肯定是这样的。”

“肯定不会有事的,对吧!不会受伤什么的,是吧!因为和我不一样,日田那么厉害。”

“不用担心,应该坐这个缆车上去就会发现他在等我们了,一脸悠闲的样子。”

“那样的话就好了……”

“真是的,那个家伙真是烦死了,之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一不好好看着就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哈哈哈!真的是这样。”

“怎么说呢,就是所谓的暴走型吧。”

“反应迟钝啊!不会察言观色的时候也很多——啊!刚想着雾散了,现在竟然下雪了。看样子氛围会越来越来好了!”

“今天晚上下雪,明天晴天的话,就太棒了,是吧!”

“嗯……话说有事要想向水城和木元你们报告……也可以说是……想要拜托你们吧。”

“什么啊?突然改口这样说。”

“事实上,我们决定结婚了。”

“哎?我们?我们是谁?莫非,你们两个?”

“嗯,是的。”

“哎?开玩笑吧?真的?”

“对不起,秋菜。虽然一直没有和你说,但是这是真的。”

“哎?是真的吗?虽说很吃惊,但我一直觉得会不会是这样的呢来着。”

“我完全没有注意到。”

“在远处看到过你们两个人单独待在前台,不由得这么觉得,莫非是这样的?但是,太好了,太好了,恭喜!”

“谢谢!”

“麻穗,恭喜!”

“谢谢!”

“然后,想拜托两位的就是,过一段时间我们要去婚礼中心,想和你们商量一下。”

“啊啊,这样啊!在咱们酒店举行婚礼啊,好啊!当然了,是吧?”

“我也觉得没问题,嗯,这样啊。”

“拜托了。”

“但是,果然还是好惊讶!没想到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真是服了!”

“你们两个,还没说这个吗?”

“啊?什么?什么意思?”

“啊……刚刚听他说,你们两个在交往……”

“哎?麻穗你怎么知道?”

“嘻嘻,听日田说的。”

“这样啊!对不起。”

“土屋你不需要道歉啊!日田那个家伙,嘴还真快!”

“那,怎么样了啊?还没考虑结婚什么的吗?”

“月村,你还真是步步紧逼啊!是因为你要成为有妇之夫了,所以想要同伴吗?”

“不是那样啊……”

“我们还没说过结婚的事哦。”

“是啊,嗯,慢慢地就会考虑的吧?”

“哎?怎么?难道我说的是别人的事吗?”

“不……算了……今天就别说了,说说月村和土屋吧。我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哦,也就是说,日田又要被甩了啊?”

“哎?为什么呢?”

“因为那个家伙喜欢土屋啊!”

“哎,这样啊?”

“看他一眼就知道了,是吧?”

“我也在猜会不会是这样。”

“所以今天我才稍微戏弄了他一下,在他面前表现出一副对土屋有意思的样子。然后,他一下子就急了,还真是简单易懂啊!”

“什么啊!原来是这样啊!”

“木元,莫非你怀疑我了?怀疑我是不是真的对土屋有意思啊?差不多就行了啊!我可没轻浮到这种地步。”

“也说不上怀疑……”

“哼,知道了。还有,日田那个家伙向土屋告发我们了吧。土屋,那个家伙说我什么了?”

“嗯……下手很快。已经瞄准我了,让我最好小心点什么的……”

“果然是这样!但他自己又怎样啊!”

“日田说我对他来说是重要的晚辈,宝贵的朋友。因此,完全不用担心。”

“哈哈哈!那是什么意思!”

“喂!别摇晃缆车了啊!”

“什么重要的晚辈,宝贵的朋友!他明明是完全喜欢上你了。知道了你们结婚的事的话,他肯定会很受打击吧。”

“我也这样想,所以都不知道该怎么跟日田说才好了。”

“总之,在这次的旅行中就暂且保密吧。如果有人心情低落的话,连我都会觉得郁闷了。但是,他也很不好受啊。是啊是啊,他又被甩了啊。”

“水城,刚才也这样说了吧!又……怎么回事呢?”

“因为那个家伙也被木元甩了。”

“哎?这样啊?”

“真的是这样吗?秋菜。”

“嗯,虽然没有正式表白。”

“邀请木元两个人单独去旅行了啊,和表白也差不多了吧。所以我们开始交往的时候,只告诉了他自己。因为如果他不彻底放弃的话,就难办了。”

“这样啊……”

“日田,好可怜啊!”

“好可怜!土屋你也说得好冷漠啊,自己也突然这么说。”

“我并没有被表白啊!日田早点遇到一个好人,找到幸福就好了。”

“没事的!因为他转变很快的。话说,那边的那个,不是日田吗?”

“哎?啊!是啊,日田。他果然先上来了。”

“悠闲地挥着手,我们也挥挥手吧!喂!日田,你又被甩了啊!”

“日田,不好意思,我们要结婚了!”

“对不起!”

“虽然他听不见,但你们还真是过分啊!他太可怜了,我都要哭了。”

“你们,都知道了吧!明白了吧!这件事到此结束了啊!”

“是!”“是!”“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