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缆车到达下车处了,紧挨着就是咖啡厅。透过窗户向里面看去,大部分客人都是欧洲或美国人,并没有看到秋菜他们的身影。他们已经去滑雪了吧。

外面雪已经下得越来越大了,纤细干爽的雪瞬间将所有的东西都染成了白色。照这个趋势下去,到晚上恐怕会积数十厘米深。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这个家伙很期待明天啊!”水城一边扣上固定器一边说,“应该会是风和日丽粉雪漫山的好天气。早点起来,三对情侣一起尽情地滑吧!”

“好啊!如果不是两对情侣和一个失恋的男人就好了。”

“说什么呢?你可都写在脸上了‘不会发生这种事的’。”

“看不见脸吧!”

“嗯,写在防风镜上了。”

日田嘿嘿嘿地笑了,看来是他说中了。

两个人穿戴好了固定器。这时,听到机动车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了过来,而且正在不断靠近。雪地车在旁边停了下来。就是刚才在缆车上看到的那个雪地车,开车的是巡视队员,一名穿着藏青色滑雪服一般游客模样的男人坐在后面,车上面还放着滑雪板。

坐在后面的那个男人环顾了一下四周以后,对坐在司机座位上的巡视队员说了些什么。巡视队员点了点头,重新启动了雪地车。眼看着他们不断变小,最终完全看不见了。

水城一边想着是怎么回事呢,一边对日田说:“那么,出发吧!”

好,日田用手示意到。

两个人轻快地滑了起来。飞快地穿过美丽的压实的雪坡面以后,进入了从主赛道分支出去的林道。从这里开始就是这次计划的关键。

里泽温泉滑雪场的广阔在日本是屈指可数的。据说一天之内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体验完所有的雪道的,最少需要两天。因此,把握整个滑雪场的位置关系是十分困难的。用一句话说就是,非常容易迷路,单单错过一个交叉口,就会到达完全不同的地方。而且,这个滑雪场尽是这样的交叉口,甚至来过这里很多次的人都发生过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的情况。

水城和日田一边谨慎地盯着这些这样的交叉口,一边向目的地前进。如果自己在这里走丢了的话就太糟糕了。

两个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放眼望去,白色的雪原无边无际,而且还是即使是初学者也会想快速滑行的缓坡面。

“哇,像预期的一样,雪积地真厚。”水城说着环视了一下四周。因为很平坦,所以与其他的坡面相比,雪更容易堆积。

“毫无痕迹!”日田说,“果然像是谁都没有来过。”

“正常的话不会有人来吧。平常都已经很费力了,积雪深到这个程度的话无疑会下地狱的。”

“会发生什么事呢?”

“嗯,大致能够想象得到,总之去看看吧。”

“好!”

他们两个人滑了起来。虽然很平坦,但勉强也有些坡度,所以滑雪板还是可以前进的。在新雪里滑行特有的飘浮感着实很舒服。

但是,在这里滑过的人,就会知道这是个陷阱。

预想的事果然发生了,状况很快发生了变化。道路的宽度不断变窄,坡度也慢慢消失了。不一会儿,滑雪板就开始向深深的雪里下沉,最终完全停了下来。

两个人将双脚上的固定器解了下来。如果只是因为没有坡度而无法前进的话,还可以只将后脚的固定器解下来用滑冰式滑雪前进。但是雪积得这么厚的话,那样几乎也是行不通的。不管怎么说,雪差不多都到膝盖以上了。

“哈哈哈,正如预想的那样啊!”水城一边笑,一边将大型背包从背后拿了下来,“这家伙要受罪了啊!”

“在这种地方进退不得的话,肯定会很害怕吧!”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水城拿出手机给秋菜打了电话。但可能是正在滑雪吧,她没有接,不一会儿就切换到了电话留言模式。

“嗯,是我。我们已经到X地了。应该说是不出所料呢,还是说是超乎想象呢,总之盖得非常好。我们已经在准备了,你那边方便的时候开启作战计划就好了,那时候记得和我联系。拜托!”留言以后她挂断了电话。

“现在她们在哪一片滑呢?”日田问。

“应该在绕着山顶缆车来回转吧!但是听到刚刚的留言以后,她们应该很快就下来了,赶紧准备吧!”水城将挂在大型背包上的雪靴拿了下来。

“顺利的话就好了。”日田在旁边毫无自信地说着,也开始将雪靴套在靴子上。

“会顺利的,不可能不顺利的。”水城穿好雪靴后站起来向前方看去。雪依然下得很大,视线不是太好,但可以确定的是哪里都没有人影。

他们两个人所待的地方并不是滑雪场的场外或者什么的,确确实实是正规的林道,但这里空无一人是有原因的。事实上从这里往前也是一马平川,平坦的道路一直延伸。即使是在压实雪的状态下,双板滑雪者也必须要不断划动双手里的雪杖,单板滑雪者就不得不拼命地用滑冰式滑雪前进了。这段距离还长得让人绝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气愤地查一下雪道示意图的话,就会发现那里用小字做着这样的标记。“林道(超缓坡面。注意)”……

对,这里就是千变万化富于活力,从初学者到专业双板、单板滑雪者都可以尽情玩乐的里泽温泉滑雪场里最大的危险区,一旦迷路便无法逃出的“魔之缓坡林道”,是清楚滑雪场的布局的人无论如何都会设法避开的雪道。

考虑这次在这个滑雪场进行惊喜式求婚的时候,浮现在水城的脑海中的便是这个林道。

作战计划是这样的。秋菜和月村夫妇两合谋,滑向这个林道。然后途中,他们分别藏在雪道的分岔口处,不一会儿只剩孤身一人的桥本就会着急吧,肯定会觉得自己和大家走散了。但也不能停着,就只好往前走。这样,一会儿就会进入这个“魔之缓坡林道”。

过不了多久,桥本也会像水城他们一样停下来,然后她就会想着解下后脚的固定器进行滑冰式滑雪吧。但是,雪很深,滑雪板会陷下去无法顺利前进。这样的超缓坡面,无限延伸。终于疲惫不堪,她就会想:谁来帮帮我,拉我一下啊?

这时两个不曾相识的滑雪者便出现了。像去未开发地区旅行之类的回来了一样,背着挂着滑雪板的大型背包,拿着未开发地区专用的雪杖,脚上穿着雪鞋慢慢地走着。看到在雪中进退不得的桥本,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停了下来,然后像说“请”那样递出雪杖。已经累得无法动弹的桥本,会觉得这是雪中送炭吧!她一抓住雪杖,男人就强有力地开始前进。这样她便从在深雪中移动的辛苦中解放了出来,可以轻松地滑行了。

不一会儿,“魔之缓坡林道”便到达了终点,从这里开始就可以滑行了。她向拉她的神秘人物表示感谢,这时在这里对方第一次发出了声音。

“接下来要不要也一直跟着我走下去呢?”

桥本一定会因为这个耳熟的声音而感到疑惑,但是并不能给她思考的时间。抓住这个时机立马摘下防风镜和面罩,亮明真身。

她肯定会很惊讶吧!觉得不曾相识的男人,事实上是自己正在交往的恋人日田荣介!她肯定不会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对着混乱的桥本,日田不失时机地从怀里拿出戒指。

“我会拉着你的,希望你跟我走下去,直到永远。”

到这里,桥本应该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切都是设计好的。现在自己正处于决定命运的重要时刻。

费尽心思地为自己特意安排了这样的方式,没有女人不会被打动吧!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接过戒指。为了拍下这一戏剧性的场面,水城的防护帽里还装着照相机。

“真不愧是我的创意!”水城自我夸赞着,虽然是看着套餐饮食店里电视上月光假面的画面才想到的……

手机发出了铃声,应该是秋菜吧,看样子作战计划终于要开始了。

确认了一下是秋菜打来的电话以后,水城按下了接听键。

“是我,你们现在在哪儿呢?”

“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变化……”

“怎么了?”

“桥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