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在哪儿不见的?”水城问。

“不知道。我们和她拉开了距离,一个一个地藏了起来,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连桥本也消失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怎么回事啊?话说,你们不是沿着一条道滑的吗?”

“是这样的,但她还是消失了。说不定是为了赶上我们,在哪里抄近路了。”

她们滑的那条林道像爬蔓植物的蔓茎一样极其弯曲,确实有几个可以抄近道的地方。

“给她打个电话试试,看怎么样?”

“不行,她把手机放在旅店了。水城你说的,为了增加她单独一个人时候的孤独感,不可以让她拿手机。所以,我告诉她‘如果丢了就不好了,所以最好还是不要拿了’,她应该是放在包里了。”

水城皱了皱眉,他确实发出过这样的指示。

“没办法了,总之我们几个先集合吧。我们这就回去,在这条林道的入口附近等我们。”

“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他向日田说明了一下情况。

“发生了这种事……去哪里了呢?”日田担心地歪着头。

“她对这个对滑雪场很熟悉吗?”

“不可能。她之前和我一起来的时候,说是第一次来。”

“那她不应该会抄近道什么的啊,太不可思议了。”

他们暂且沿着来时的路折回了。雪依然一个劲儿地下着,如果没有雪靴的话,应该根本就没法走吧!

林道逐渐变成了缓上坡,可以看到秋菜和月村夫妇就在这个坡面的上边,他们正挥着手,好像是注意到了水城他们。

到了他们所在的地方,水城一下子坐了下来,真的是累坏了。

“叫你们三个人来都有什么用!怎么能把最要紧的目标搞丢呢!”虽然想着抱怨也没有用,但还是忍不住发牢骚。

“对不起,我们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月村抱歉地说。

“对不起!”他的老婆麻穗也道歉说。声调听上去很轻快,这是她的常态。

“总之,现在只能找了。”秋菜说。

“是啊,但是,去哪里找呢?”

“在等你们两个的时候,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如果她抄近路了的话,会不会是朝着专业A雪道的方向去了呢?”秋菜打开雪道示意图,用手指着说。

“专业A?”水城盯着雪道示意图,“确实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但是这样的话,就是说她选择了一条‘如果不是对这个滑雪场的布局非常熟悉的人,便不会选择的雪道’啊!据日田所说,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

“但是,也只能想到这个了。”

“但是,嗯……”月村麻穗开口了。

“我觉得,会不会是桥本对这个滑雪场很熟悉呢?”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去最近的洗手间应该乘坐哪个缆车什么的,她知道得非常清楚哦。我觉得她好像不是第二次来。”

水城看了一下日田,他正默默地思索着。

“怎么办?”秋菜问。水城没有回答,一会儿日田开口了。

“因为也没有其他选择,那么向着专业A雪道出发吧!”

水城也没有提出异议。他将大型背包拿下来,取下了滑雪板。

五个人向着专业A雪道滑了起来。由于雪一直下着,前面的人滑行过的痕迹都被覆盖消失了,无论走到哪里,雪面都很平坦光滑。但现在不是享受这个的时候。

不一会儿出现了一个分岔口。直行呢?还是进入旁边的林道呢?不管选哪一个都会达到专业A雪道。他们在这里停了下来。

“分成两队吧!”日田提议说。

“是啊!我们直行,秋菜你们去林道。”

“不,”日田对水城的意见提出反对,“我们去林道吧。”

他的语气里异常地充满了坚信的感觉,“这样会比较好吗?”水城问。

“不知道,但总有一种这样的感觉。”

“嗯。”水城点了点头后,看了下秋菜,“那就这么定了,拜托大家了。”

“知道了!”秋菜说完后就出发了,月村夫妇也跟着出发了。

“走吧!”日田滑了起来。

两个人在狭窄的林道上前进着,前面没有一个人影。

日田突然停了下来,盯着旁边的积雪,高度有一米左右。

“怎么了?”水城问。

日田微微扬起下巴示意道:“有人进去过的痕迹。”

水城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发现确实雪面上有被踩踏过的痕迹,前方也开始出现滑雪板的痕迹,是谁从那里滑下去了呢?

“这里是鲜为人知的好地方啊。”日田说,“因为压雪车进不去。雪积成这样的话入口就找不见了,但是它的下面确确实实是雪道。”

“这个我知道啊,你是想说她从这里下去了吗?”

“之前我们两个人来的时候,从这里穿过去了。然后她突然停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下面。那时不像现在一样下着雪,可以看到坡面的下面。问她怎么了,虽然她只是说‘景色太美了,所以看呆了’,但或许是有什么原因的吧。”

“原因?”

“不知道,但是感觉稍微有点奇怪。”

水城心里琢磨着:日田是因为惦记着那件事,所以刚才才选择了这条林道的吗?

日田开始解固定器,看上去像是要走这条雪道试试的样子。虽然觉得桥本进入这里的可能性很低,但水城还是照做了。

抱着滑雪板,在深到大腿处的积雪中前进着。终于看到坡面了,毫无痕迹的粉雪王国完美地向前延伸着。如果不是这种状况的话,他们一定会欣喜若狂地翩翩起舞。

“啊,”日田出声说,“那里有人。”

向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坡面的中部有个红色的东西。因为它像虫子一样蠕动着,应该是个人吧!看上去像是被雪埋住了无法动弹一样。

“是她的滑雪服,没错,帽子也是她的。”说着日田开始穿戴固定器。

两个人一起滑了过去,走近看发现果然是桥本。把防风镜放到额头上可能是因为在雪中不断挣扎,然后热了吧。这附近的雪尤其深,足足要到腰上了。即使想站起来,胳膊还是不断地陷进去,完全无计可施。

注意到他们两个人后桥本非常不好意思的样子,涨红的脸上浮现出看僵硬的笑容:“在这种地方跌倒了……”

日田沉默着从大型背包上拿下雪杖,把它拉长,向她递了过去。“啊,谢谢!”她抓住雪杖。突然出现的救世主会是谁呢?她当然还没有发现。

水城发现了日田的目的。他准备平安地把她救出来以后,亮明真身再向她求婚。真是天助我也!这不是比当初的计划更有戏剧性了吗?水城悄悄地打开了照相机的开关,可不能错过这么关键的场面。

被日田拉着,桥本总算站起来了。滑雪板已经开始滑了,她就那样慢慢地顺着坡面滑了下去。

为了追上她,日田也滑了起来。水城也跟着滑了起来。

直到平整的斜坡,桥本才停了下来,像是在等他们两个人一样。日田不断向她靠近,看着他的背影,水城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决定命运的时候马上就要到了!

“谢谢你,真的帮了大忙了!”桥本摘下防风镜,向日田低头致谢道。

日田点了点头,将手放在了面罩上。终于要亮明真身了!

这时,从坡面的下面传来了机动车的声音。一看,发现是一个雪地车正在快速地开过来,车上还是原来说过的那两个人。

看着他们,水城心想:怎么回事啊?

坐在后面座位上的男人突然叫了起来:“美雪!”

那一瞬间,桥本的表情变了,双手吃惊地捂着嘴,眼睛睁得非常大。

雪地车一直开到离他们很近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坐在后面的男人摘下防风镜,抱着滑雪板下车了。他的眼睛只看着桥本,好像水城他们并没有进入他的视野。

“美雪。”他再一次叫道,水城同时想起来了那是桥本的名字,记得汉字确实写作“美雪”。

“广太,”她小声说,“你怎么会在这儿?”

“听由美说,‘美雪好像要和公司的人去里泽温泉’,我很想见你,所以也就来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这样的话,你是不会见我的。”

桥本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样,一会儿看看那个男人,一会儿看看雪地车。

“他是个熟人。”那个叫作广太的男人向雪地车回头看了一下说,“来滑了几次,然后就熟悉了起来……然后,跟他说了这次的事,请他帮忙找你。……谢谢你,多亏你了,之后我自己来就好了。”

巡视队员举起一只手,重新发动了雪地车,就那样从坡面上下去了。

目送他离开以后,那个叫作广太的男人转向桥本,放下滑雪板和防风镜,双膝跪在了雪面上。

“美雪,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他在雪面上深深地跪伏了下去,“请回到我身边吧!给我一个重新改过的机会!求你了!”

桥本面对这个突发事件变得说不出话来,吐了几口白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以后,动了动嘴唇。

“说什么呢?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吧!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当然知道,我知道我犯了大错,真是太愚蠢了。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和她什么都没有。”

“那是因为碰巧在缆车上碰到我了,对吧!如果没碰上的话,会怎样啊?还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吗?”

“这个……如果这样说的话,我确实无法狡辩。但什么都没有也是事实。”

“我想说的是,不是说那个,你确实是背叛我了吧!”桥本的声音回响着,情绪好像非常激动。

“确实是这样。所以我觉得自己只能道歉。而且,我发誓,我从今往后绝不再出轨!”

“这种事根本没法相信。你知道我受伤有多么严重吗?想着和广太从事同一个行业的话,说不定在哪里会见面,连工作都换了啊!”桥本的声音里混杂着流泪的语调。事实上,她的脸颊已经湿润了。

“这件事也从由美那里听说了。我真的觉得特别惭愧!一直在自我反省!”

“这样的话,嘴上说多少遍都行!”

“我不骗你!”说着那个男人揪下头上的帽子。

水城差点叫出声来,因为那个男人是和尚头!好像是刚剃的,还泛着青。

“我不觉得做这种事就会得到你的原谅。虽然你可能觉得变成光头又怎么样,但我觉得至少用什么形式证明才行……”

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了吧,桥本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沉默无语的时间就这样流过,不知什么时候雪停了下来。一阵风吹过,细雪飘扬飞舞起来。

终于,桥本慢慢地移动了起来。解下固定器靠近那个男人,从他手里拿过帽子戴在了他的和尚头上:“会感冒的哦。”语气和之前完全不同,非常温柔。

“美雪。”那个男人抬起头。

“我曾经想着不再来这个滑雪场了。”桥本说,“因为现在在交往的男朋友的邀请,年末的时候来了。然后发现依然还是老想起广太,两个人经常来这个粉雪天堂一样的好地方滑雪什么的。”

那个男人眨了眨眼:“你已经有在交往的男朋友了啊?”

“嗯,但是没关系。他是一个非常体贴人心的人,老老实实地把情况告诉他的话,我觉得他会明白的。而且,我和他也还什么都没有发生,来这里的时候也是当天回去的。”

“哎?”水城看了一下伫立在旁边的日田,还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日田像僵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那么,你会和我和好吗?”那个男人问。

桥本微笑着点了点头:“但是,没有下一次了啊!”

“美雪!”那个叫作广太的男人紧紧地抱住了她,“回到东京以后直接去结婚登记处吧!结婚吧!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她也相应地用双手抱住了他的身体:“嗯,好开心!”

水城差点晕倒在地上。这是什么剧情?本应该是日田求婚的,却被突然飞来的男人抢先了。而且,她还接受了他。

日田的心情是怎样的呢?完全看不到脸。水城刚这样想着,突然身边传了啪啪啪啪的干脆的声音。他不假思索地看了过去。

难以置信!日田正用戴着手套的双手拍手。

水城惊讶地看着他,然后日田对他微微地点了点头,好像在说“这样就好了”一样……

多么可歌可泣啊!

自己这个善良的朋友,正在为他爱的女人的幸福而祝福。

水城也慢慢地拍了拍手。他也只能这样做了。

桥本像恢复了自我一样,离开了他的身体,也许是终于意识到旁边还有其他人了。

“公司的人?”那个叫作广太的男人问。

“不是,”桥本摇了摇头,“我被埋在雪里了,他们救了我。”

“这个啊!非常谢谢你们!”夺走了桥本的广太对被夺走桥本的日田表示感谢说。

日田默不作声地点着头,甚至可以看出他好像在说“恭喜你,太好了”。

“那么,我们走吧。”那个男人对桥本说。“嗯。”桥本回答道。

两个人穿戴好滑雪板,轻快地滑走了。

水城又看了一下日田,在眼前被抢走了恋人的这个朋友依然在一动不动地站着。他的双眼在看什么呢?他的心里充斥着什么样的情感呢?水城根本想象不到,但是……

今天晚上要始终陪着这个男人,拼命地一直喝到早上,陪他一起尽情地哭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