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板滑雪之家

1

下了高速公路,在普通公路上行驶了差不多三十分钟的时候,雪下得大了起来。虽说已经到三月了,但在大雪地带依然不可掉以轻心。月村春纪放慢了速度,小心翼翼地转动着方向盘。前方行驶着一辆除雪车,看了一下对面车道后,他抓住时机超越了过去,又回到了原来的车道上。轮胎打滑了几下,但并不需要担心。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哇哦!”坐在后座上的土屋彻朗叫了出来。

“好厉害啊!不愧是在雪国长大的,在雪面上开车这么熟练。”

“没有,也没有这么……”

确实,虽然月村的故乡福岛县有很多雪山,但他生长的地方是平地,所以也不能说是在雪国长大的,但是他并没有就此做详细的说明。在雪面上开车这么熟练是有别的原因的,但是并不能将它说出来。

“但是,好稀奇啊!竟然没怎么用双板滑过雪,我听说雪国的孩子上体育课的时候一定要双板滑雪的。”彻朗发出充满疑惑的声音。

“爸爸,又问那个?关于那件事春纪不是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吗?到底要问多少遍才高兴啊?”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麻穗不开心地说,“……对不起,春纪,你可以不回答,专心开车吧。”

“我倒是无所谓。我记得之前好像也说过,附近没有可以上双板滑雪课的滑雪场,而且也没有双板滑雪的机会……”

“这样啊,太可惜了。如果是我的话,肯定每个周末都会开车飞奔过去。”

“不巧的是,取得驾照的时候,我已经去东京了。”

“这样的话,在雪面上开车也只是在回家探亲的时候了吧。”

“嗯,是啊。”

“以前和你父母谈话的时候,他们还抱怨说儿子几乎不怎么回来探亲来着,一年只回来一次什么的。虽说这样,但在雪面上行驶竟然可以这么熟练啊。”

“就在一年回去一次的时间里,他们总是要我去购物啊之类,经常开车做很多事。所以,是的!”

解释说明变得不合情理了。可不可以快点把这个话题切换掉啊?月村在心里默念着。

“嗯……”彻朗用鼻子哼哼道。

“应该是因为是在雪国长大的,所以对雪比较熟悉吧,在这个基础上再稍微加点经验就能领会在雪面上行驶的技能了。嗯,肯定是这样的。”他说着,试图让自己接受。

他巧妙地帮了一下腔,这个话题一直持续下去就麻烦了。月村沉默着没有说话。

“但是,可以让春纪你来开车真是太好了,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尽情地玩儿了。”坐在后面座位上的另一个人,月村的岳母小百合说。

“嗯嗯,这个确实是。帮了大忙了,以前就是开四五个小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真的无法与年龄对抗啊,现在真是吃不消了。”

“去年我们两个人一起来的时候,还说‘明年坐新干线吧’之类的话呢。”

“是啊,但是如果只有两个人的话还好,四个人的话就不一样了,新干线什么的太奢侈了。而且,一般来说滑雪就是应该大家一起开车去的。这样比较经济实惠,而且还不需要来回换乘,关键是会更加开心。因此,我们家每次换车的时候都是要四驱的。真是帮了大忙了!虽然也许对需要开车的春纪你来说,这是个不小的麻烦。”

“没有,没这回事啊。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为了表达感谢,双板滑雪的事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会从头开始,一点一点地认真地教给你。没事的,别看我这样,但对教双板滑雪这件事我还是有些信心的。跟着我学完后,鉴定合格的已经有好几个人了。”

“好厉害啊!那拜托您了。”为了防止听上去像是在僵硬的阅读台词,月村加入了抑扬顿挫的语调。

“虽说如此,但是,”彻朗用郁闷的声音牢骚着,“里泽温泉有点……”

“又说这个,真是执拗啊!”小百合吃惊地说,“适可而止,放弃吧!行不行啊?订不到旅馆,所以也没办法不是吗?”

“嗯……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这样,本该更提早一点预约的。真是失败!”

“这不是也挺好的吗?里泽温泉,好像也是个不错的滑雪场吧?”

“这个我知道啊!很久以前去过一次,又宽广又富于变化,雪质也很好。但是……”

彻朗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是因为他原本想去的是其他的滑雪场。那个滑雪场拥有现在正去往的里泽温泉滑雪场所没有的特色。

它的特色便是:那里滑雪场是双板滑雪专用滑雪场,禁止单板滑雪。

“如果爸爸你一直这样,慢慢地我们就没有可以去的滑雪场了哦。”麻穗生硬地说,“差不多快点觉悟吧!”

彻朗大声地咂了下嘴。

“但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既然叫作双板滑雪场,理所当然应该双板滑雪优先了。原本就是为了享受双板滑雪才建的设施,却被那些奇怪的人占去。经营再怎么困难,这样也太过于没有自尊了。至少应该限制一下他们可以滑行的地方。你知道他们给双板滑雪者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吗?”

“又开始了。”麻穗嘟囔着,像是厌烦了一样。

“麻穗你不是也曾经被撞过吗?”

“又要把以前的事挖出来……那次是我的错啊!因为当时是我滑在后面。”

“不,不是那样的。你滑得很好,但是他却试图从你前面横穿过去,我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了。”

“从一定程度上说,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因为向左转的时候单板滑雪者很难看到后面。没有考虑到这个,是我的不对。”

“考虑?为什么我们必须要那么小心翼翼呢?”

“因为,在滑雪场也要注意别人!不是爸爸你一直在这样说吗?”

“那是说对方是双板滑雪者的情况下,没有必要注意单板滑雪者什么的。”

“哎?这是什么道理?”

“麻穗,你是不是太庇护单板滑雪者了?怎么回事?你不会是想单板滑雪吧?”

“这倒没有……”麻穗支支吾吾地小声嘟囔。

“什么嘛?支支吾吾的。我可先说好啊!即使是结婚了,你也不能扔掉土屋家的家训。”

“什么家训,太小题大做了!这是爸爸你擅自决定的吧?”

“制定家训是家长的责任!土屋家的人就要双板滑雪,而且坚决不用单板滑雪。记住了!”

“是是,知道了。”

“什么啊?这个回复。你真的知道了吧!……春纪,你帮我看好了啊!这个闺女,稍微不留神,她就去碰一些奇怪的东西。即使她说想单板滑雪,也绝对不能同意啊!”

“我不是太清楚哎,”月村舔了一下嘴唇谨慎地说,“单板是那么不好的东西吗?”

“不是不好,是坏!就是耍流氓。”

“但不是已经成为奥林匹克竞技项目了吗?”

“那可不行,”彻朗生气地说,“可不能承认那种东西是体育运动。U形池什么的,只是一种杂技而已,进马戏团什么的就好了。”

但是最近也出现了双板滑雪的U形池了啊。虽然想这么说,但是月村忍住了。

“可能春纪你不知道,看到那帮人的衣服我都吓傻了。完全就是个小流氓团伙。我先说好,如果有了孩子,我一定不说让他双板滑雪,这个就交给你们了。但是,一定不能让他用单板滑雪。这件事你们一定要记住!”

“记住了。”月村看着前面回答道,已经看到了里泽温泉滑雪场的标志。这是月村最喜欢的滑雪场,上个月就和工作中的伙伴们一起来了。

确实是,作为单板滑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