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视线啊!视线,不可以看下面,向远处看啊!远处,远处!”

响彻着彻朗的怒喊声。正打算像他指示的那样向远处看,月村的上身突然后仰了,他自己也明白这是因为那一瞬间重心后移了。滑雪板走到了前面,而身体被落在了后面。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啊啊啊!惨了!”

本想站起来重新来,但已经来不及了,月村摔了个漂漂亮亮的大屁股蹲儿。偏偏不巧的是,单单那里竟然是硬硬的冰冻雪面。撞到了尾骨,剧痛从屁股一直传到了头顶。

“妈的!怎么会这样!”心烦意乱,他不觉抱怨了出来。

他刚刚在雪杖的帮助下站起来,彻朗就滑了过来。

“不行,还是在看着脚下。视线要看向远处。抬高视线,但身体不能后仰。身体依然保持前倾姿势,只是抬高视线。不那样的话,身体会比现在这样更加后倾,根本无法驾驭滑雪板。”

“嗯,知道了。”月村回答道。不只是嘴上说,是真的知道了。因为原理和单板滑雪是一样的。

“嗯。就是知道了,也没法轻易做好,这就是双板滑雪。”

“真是这样。”月村发自内心地表示同意。刚开始的时候单板滑雪也是这样。

“那个……”他战战兢兢地说。

“我觉得果然对我来说把滑雪板摆正滑雪还有点太早了,再更加适应之前,我想用犁式滑行……”

犁式滑雪的话,多少还是会点的。

“你说什么呢?”彻朗发出了着急的声音,用雪杖咚咚地戳着雪面,“如果那样的话,不管过多久你还是只会犁式滑雪。如果是小孩子的话也就算了,作为一个大人就必须果断地进行挑战。快,再来一次!”

“是。”月村缩着脖子慢慢地滑了起来。

“什么啊什么啊?那个姿势,挺起腰来!”彻朗大声叱责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对,在那里转弯,转弯,一口气把重心转到前面去,前面!前面!”

月村试图把重心移到前面,但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好。他自己也明白即使滑雪板的前端朝向坡面的下方,他还是保持着后倾状态,完全控制不了进入暴走状态的滑雪板。

彻朗的怒喊声冲进了耳朵,但他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在混乱的状态下,月村又一次跌倒了。

“啊啊。”有气无力的声音从他嘴里流了出来。这次他连立刻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

坐在雪面上,不由自主地向远处看了过去。单板滑雪者们在粉雪的斜坡上滑行着,激起的粉雪阵阵飞舞,看着感觉就特别爽。他们肯定在不停地欢呼吧!

这时有人滑了过来,停在了迈处。肯定是彻朗吧!但是,不是,是穿着黄色滑雪服的麻穗。

“春纪,你没事吧?”她低着头担心地看着他。

“嗯,还行。”拉着她的手,他站了起来,“父亲呢?”

“我跟他说‘让春纪稍微休息一会儿吧’,然后他就说他们先去餐馆了。”

“这样啊,太好了!”

“对不起,让你陪我们做这么奇怪的事。”

“我并不觉得这是奇怪的事啊,只是双板滑雪果然好难!”

“我倒是觉得单板滑雪比较难。”

“关键是先接触哪个是吧!”月村再次向远处的坡面看了过去,很多单板滑雪者正在滑行着。“啊!好想在粉雪上用单板滑雪啊!”

“虽然很痛苦,但你还是忍一下吧。”

“嗯,我知道。”

麻穗滑了起来,月村便也跟了过去。不愧是擅长这个的,麻穗滑得真的是非常好,月村用犁式滑雪无论如何也跟不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