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走进餐馆才发现,不愧是休息日,餐馆里非常拥挤。长长的桌子一排排地排列着,可是并没有宽敞的空座。但是,彻朗和小百合已经为他们占好了座位。

“让你们久等了。”月村一边摘下防护帽,一边道歉说。脸上全是汗。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哈哈哈!”彻朗开心地笑了,“看上去累得够呛啊!”

“没事,刚开始谁都是这样的。”说着彻朗将目光转到了相邻的那个桌子上,皱起了眉头。“喂!放在那里的东西是你们的吧!像这样散着放着,别人不是就不能坐了吗?放到自己的手边去。”他对旁边正在说笑的几个年轻人说。

那里放着手套和防风镜。年轻人说着“对不起”,缩着脖子把他们的东西拿了过去。应该只有十几岁或者二十岁左右,他们肯定在想着“好烦人的老头”之类的吧。

彻朗低头看了一下那些年轻人的脚下以后,撇了撇嘴。

“果然是单板滑雪的家伙!”他低声说道,“这帮人不管怎么说就是不懂礼貌。”

月村默默地歪了歪头,旁边的这一帮年轻人好像确实做事有点不够周到。但是,这个和单板滑雪没有关系,这是人的本性的问题。现在在双板滑雪者里面也有像他们一样把雪具展开放,占用桌子上超出需要的空间的人。但是,想着即使说出了这件事也只是惹彻朗不高兴,便忍住没有说。

“你看!春纪,那个样子!”彻朗噘着嘴,用下巴指示了一下。

月村向那边看了过去,两个单板滑雪者正在走进来。

“有什么问题吗?”月村问。

彻朗不满地皱了皱眉。

“你好好看看!像那样吊儿郎当地穿着裤子!不是都掉下来了吗?本来衣服就已经很肥了,还穿成那样,亏得他还能走!”

“哈哈哈!”月村也这么想。他好像也不喜欢单板滑雪者特有的腰穿风。

“那样不是挺好的嘛,”麻穗说,“那是时尚。”

“什么时尚!邋里邋遢的,要我说的话,那完完全全就是一副流氓打扮。”彻朗歪着脸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手里拿着防护帽和灌装咖啡的男人在彻朗的旁边停了下来,“不好意思,”他说道,“这里有人吗?”他指着旁边的椅子问。

“啊,没有人。”说着,彻朗向那个男人的脚下瞥了一眼,应该是在确认是双板滑雪者还是单板滑雪者吧。

那个男人拉出椅子,将脱下来的上衣挂在了靠背上以后坐了下来。年龄应该有三十五岁左右吧,他的脚的动向很明显是为了让别人能看到他穿的是双板滑雪的靴子。

拉开灌装咖啡的拉环,美味地喝了一口以后,那个男人将被雪晒黑了的脸转向了月村他们这边。“一家人一起来进行双板滑雪旅行吗?”

“嗯,算是吧,说是一家人……”月村回答道。

“是一家人哦!”彻朗笑着说,“他是我女儿的老公,因为他说没怎么用双板滑过雪,有机会的话一定想试试,于是就带他来了。我们家一直都是双板滑雪的。”他对那个男人解释道。

“这样啊。事实上,我刚才在远处看着你们来着,感到非常不可思议。看上去像是双板滑雪非常熟练的一家人,但是只有一个人像是初学者,还想着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样一来,我的疑惑便解开了。”那个男人笑容满面地说,“好羡慕啊,对父母来说,以后的双板滑雪旅行不是会越来越有趣了吗?”

“我也期待着会是这样,因此女婿必须得更加努力才行啊!哈哈哈!”彻朗兴高采烈地回答道。好像如果对方是双板滑雪者的话,他一下子就会变得和蔼可亲。

“马上就会变得很厉害的哦,不管怎么说,老师很优秀啊!”说着那个男人向彻朗看了过去,“我看了您滑雪时候的样子,技术还真是高超啊!您是在参加专业的双板竞技滑雪吗?”

“没有没有。”彻朗挥了挥手,“参加过几次小型的比赛,但完全没有到可以说得上竞技的水平。而且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只是自我娱乐一下。”

“这样啊。看着您滑行,完全只能想到您曾经是个参赛选手。”

“谢谢。因为年轻的时候,受到了相当严格的训练啊!”

“是啊,我觉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滑不成那样。”

“没有……”彻朗害羞地笑了,好像觉得受到夸奖也未尝不可。

“您是一个人来的吗?”小百合在旁边问道。

“是的,今天没有工作安排,想着偶尔放松一下。”

“没有工作安排?”

“我平时就在这个滑雪场工作。”

“啊啊,”彻朗睁大了眼睛,“做什么样的工作呢?”

“巡视。”那个男人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哦哦,”彻朗的目光里浮现出一丝憧憬,“这样的话,你的双板滑雪技术也相当不错吧!”

“没有,没有那么厉害。”那个男人摇着头,难为情地笑了,“您经常来里泽温泉吗?”

“以前来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来过。所以雪道也大多都不记得了,也不太知道应该在哪里滑会比较好,毕竟这里太大了。”

那个男人点了点头。

“如果方便的话,让我来给你们带路吧!有几个想向你们推荐的雪道,还有鲜为人知的好地方。”

“哦,”彻朗微笑着,“真的吗?”

“老公,”小百合戳了一下彻朗的胳膊,“太厚脸皮了!”

“不需要担心我,相比一个人,和大家一起滑会更加开心。当然,如果你们只想一家人一起滑的话,我也不会强求。”那个男人用柔和的语调说。

“要怎么办呢?”像是在争取大家的意见一样,彻朗轮流看了一遍大家的脸。

“我想让他为我们带路。”麻穗举起了右手。

“这样啊,春纪呢?”

“是用犁式滑雪滑行也没问题的地方吗?”月村问那个男人。

“会犁式滑雪的话就没问题了。”

彻朗皱着眉头,抓了抓脑袋:“只限今天允许你犁式滑雪吧。”

“那就这么定了,多亏了你们,看来今天可以玩得很开心了。”那个男人笑着说。

互相做了下自我介绍,那个男人说他叫作根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