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双眼看着前方,大幅度张开着的双腿使劲站立着。虽然控制着速度,但疾飞的感觉还是非常强烈。因为雪质非常好,坡度也很合适,而且还没有人,从一端到另一端,可以尽情地使用宽阔的坡面。这里是用单板滑过几次的地方,但是用双板滑行又感受到了不同的感觉。

“自己只是用犁式滑雪滑行就已经这么爽快了,离他很远滑行在前面的彻朗他们应该爽快得不得了吧!”月村想象着。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好歹总算滑了下来,发现大家正在半路等着他。

“春纪,没事吧?”彻朗问。

“嗯,还好,感觉非常爽快。”

“用那样的犁式滑雪吗?用我的话来说,你这就是好不容易有人请客,你却只放了点蛋黄酱就吃起来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比喻后,“这里真是太好了!”彻朗向根津那边看了过去,“有你带路真是太好了,我觉得只有我们自己的话,应该是没法找到这样的雪道的。”

“如果您这么说的话,我多管闲事也是值得了。”

“而且你双板滑雪的技术也很厉害啊,刚才受到了你的夸奖,现在已经开始为自己刚才扬扬得意的样子感到后悔了,你才是专业水平啊!”

“没有这回事。”根津挥了挥手,“以前有一个和我一起工作的女巡视队员,她曾经在高山滑雪项目的国家代表队。跟她一比,感觉自己滑雪真是没法看了。”

“和那么厉害的人在一块儿的话,也许会那么想,但是在我们看来你也已经非常厉害了!”

“谢谢,土屋先生您也很厉害。”

“没有没有。”

“只是,”根津的语调稍微发生了一点变化,“如果要求更高一点的话,需要增加一点锐利度才行,总觉得有那么一瞬间滑雪板的边缘没有贴着雪面。除此之外的地方都非常完美,所以感到觉非常可惜。”

彻朗的身体后仰了一下。

“你果然看出来了,是啊!一直都有这个坏毛病,怎么也改不过来。”他遗憾地说。

“我觉得与其说是毛病,不如说是想法的问题。膝盖弯曲伸展的时候,你脚似乎用力地推着靴子。您意识到了吗?”

“我意识到了,但是不可以这样吗?”

“也不是不行,只是我觉得如果想要滑得更上一步的话,就必须要转变想法才行。您可以在那里弯一下膝盖吗?”

“这样吗?”彻朗半蹲下来。

“就这样,您试着想象一下膝盖以下都泡在了水里。”

听了根津的话,彻朗张开嘴:“哎?水里吗?”

“是的。然后,水面上没有一丝波纹,也就是说泡在水里的部分完全不动。这样想象着,试着做一下膝盖以上部分的屈伸运动。”

“哎哎?这个做得来吗?”彻朗一脸困惑,生硬地摆动着身体。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根津说道。

“这样就行了,我觉得这个动作如果在滑行中能实现的话,肯定会有所改变的。”

“确实有一种力量从雪面上传了出来的感觉。”

“留心着这一点滑试试看。也许刚开始会感觉不适应,但是慢慢就习惯了,您一定会感到有所不同的。”

“知道了,我滑试试看。”

彻朗滑了起来。旋转了好几次,但是姿势看上去感觉比之前更加平稳了,应该是因为留心根津说的话了吧。

“就是这样!就这种感觉!”根津大声喊了一下以后跟了过去。

彻朗在途中停了下来,大家又都聚集到了一起。

“非常好!现在的感觉。”根津说道,彻朗点了点头。

“差不多明白了。有一种整个脚掌都在压着雪面的感觉。”

“是啊。一直坚持的话,一定会有所提高的。”

“谢谢,真是受益匪浅!”

“接下来,一口气冲向缆车乘车处吧!请跟着我过来。”说着根津滑了起来。月村也觉得他的姿势很好看。

“啊,没想到这么大年纪还能学到新东西,双板滑雪果然真是深奥不可估量。”彻朗佩服地说完以后就出发了,小百合也跟着出发了。

麻穗在开始滑之前向月村看了过去:“爸爸心情超棒啊!”

“看上去真是这样!”

麻穗滑了起来,因此月村也跟着滑了起来。麻穗应该是考虑到他吧,控制着速度。用单板滑雪滑行过好多次,所以没有必要担心他会迷路,但还是担心他会摔倒吧!

滑下去以后,五个人一起坐上了缆车。

“不管怎么说,这个滑雪场确实不错!”摘下防风镜,彻朗感叹道,“非常宽阔,雪道也富于变化。感觉在这样的地方滑的话,无论谁的技术都会很快变得厉害起来的。”

“我会转告给滑雪场的老板的。”根津笑着回答道。

看着窗外的小百合“啊”地叫了一声。“怎么了?”彻朗问道。

“那种地方竟然有人,可以在那边滑吗?”小百合用手指着下面向根津问道。

月村探出脑袋,向小百合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密集的树林中间五颜六色的滑雪服若隐若现。好像是一帮单板滑雪者。

根津的表情阴沉了下来。

“那里是禁止滑行的区域。那附近经常会有人,每次看到都会警告他们,但是在那里滑行的人还是不见少。”

“是单板滑雪的那些家伙吧?那帮人总是不守规则,真是烦人!”彻朗愤怒地说。

“不是。”根津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只是单板滑雪者,最近双板滑雪者也增多起来了。”

“竟然有这回事,非常少吧?”

“并不是这样。深雪专用的双板滑雪板流行了起来,喜欢在雪尚未压实的地方滑行的人也多了起来。因此,到雪道外面去的人也多了起来。”

“这样……可不行啊。”

“嗯,滑雪场方面为了应对这个倾向,也在慢慢地增加雪尚未压实地方中允许滑行的区域,但是好像还是有很多人无法战胜在没有人滑过的地方滑行的欲望……话说,”根津继续说道,“土屋先生,您觉得深雪滑行怎么样啊?上了年纪的双板滑雪者们有很多人都不太喜欢深雪……”

“没有没有,完全无所谓!”彻朗猛地伸展了一下脊梁骨,“如果用双板滑的话,无论什么样的地方我都喜欢。雪已经被压实了的雪面冰场也好,凸起的坡面也好,都没有问题。如果是深雪的话,就太好了!简直要流口水了。深雪专用的滑雪板什么的,完全不需要!”他兴奋地说道。

“那就太好了,事实上我知道一个珍藏起来的全是粉雪的好地方,结束的时候我带你们去吧。”

“这个听上去好有趣啊,可是有个初学者……”彻朗担心地看了下月村。

“没事的,有迂回雪道,可以在下面会合。”

“这样的话就放心了。粉雪啊,这真是太好了。”彻朗现在就想舔嘴唇了。

一下缆车,根津就又第一个滑了起来。用犁式滑雪滑行着月村也一点一点地适应了双板滑雪,也逐渐变得从容不迫了。这样,根津正在前进的目的地,月村大致上也猜到了。和伙伴们一起来单板滑雪的时候,有一个必滑的地方,大多数人都不会进去的好地方。

到达的正是月村猜到的那个地方,是从林道向旁边偏离出去的一片区域。虽然是正式的雪道,但是下雪后什么的时候入口就找不见了,所以不清楚的人一般不会去滑。

“我先去看一下雪的状态怎么样。”根津解开滑雪板,向堆积起来的雪中走了过去。因为穿着靴子,看上去好像走得相当费力。

根津低头向坡面的下面看了一下,用双手做了一个很大的环形以后返了回来。

“非常漂亮!谁都没有滑过,处于毫无痕迹的状态!”

“这真是太好了!”彻朗说。

“我们该怎么做呢?”小百合问,“深雪的话,我是完全不行的。”

“请您沿着这条林道再往前走一点,然后您就会发现在您的左边有条压实雪的雪道,从那里下来就可以和我们会合了。”根津一边说着,一边准备穿戴滑雪板。但是好像不太顺利,重复了好几次。“哎?怎么回事?啊,莫非……”他看了一下滑雪板的固定器后咂了下嘴。

“怎么了?”彻朗问。

“固定器太旧了,有时候会不太好用。惨了,没有工具的话,就束手无策了。我给巡视队员打个电话,让他们给我送一下。”根津将手伸向了口袋。

就在这个时候,几名单板滑雪者滑了过来。

“哎?不是根津先生吗?您在做什么呢?”一个人说道,声音听上去非常年轻。

“哦,是你们啊!今天没有工作安排,在给这几个人带路。”

“嗯,是这样啊。”年轻人朝月村他们这边瞥了一眼。彻朗像是想要避免看到脏东西一样转向了另一边。

“莫非你们接下来想要去这下面滑?”根津问那几个年轻人。

“是啊,有事吗?”

“非常不好意思,这次你们可以不去吗?这位先生想享受一下没有痕迹的粉雪。”

“根津先生,”彻朗插话说,“我没关系的。”

“好不容易才有这样的机会……怎么样啊?你们什么时候都可以滑吧!”

根津又一次问那几个年轻人。

“明白了,这样的话就让给他们吧!远方的客人优先……大家看可以吧?”听了一个像是领导者的年轻人的话,其他人都点了点头。

“还有,你们当中谁的脚是44号?”

“我是。”一个高个子的年轻人举起手。

“真是太好了,事实上我有一只脚上的固定器坏掉了,正在愁呢。你可以和我交换一下工具吗?一会儿在下面的巡视室里还给你。”

“好啊!即使是根津先生,也没法一只脚在粉雪上滑行吧。”说着那个高个子的年轻人就开始解固定器,又脱下了靴子。

“哎?”彻朗看着根津,“交换工具?根津先生要单板滑雪吗?”

“嗯,这个才是本行。”

“本行?”

“根津先生曾经是单板滑雪项目的参赛选手,而且还是奥林匹克的候补选手。”一个年轻人说,“虽然到候补就止步了。”

“不要多说话。”根津脱下双板滑雪靴子,开始穿从那个高个子的年轻人那里拿来的单板滑雪靴子。

月村窥视了一下彻朗。马上就要迎来六十六岁的岳父看上去好像由于过于吃惊,所以说不出话来了。

根津穿好靴子,正要开始穿戴固定器的时候那个高个子的年轻人做好了滑行的准备。但是,只戴了双板滑雪板的右脚,另一只滑雪板由另一个年轻人抱着。

“那么根津先生一会儿见。”高个子的年轻人说。

“嗯,不好意思啊。”

那几个年轻人滑了起来,高个子的年轻人只用一只脚毫无障碍地向前滑行着,那个姿势明显可以看出他是名高级滑雪者。

“这几个人的技术都非常好,双板滑雪也全都是一级。”根津对因为吃惊变得目瞪口呆的彻朗说。

“这……样啊。”彻朗不自然地回答道。

“真是一帮好孩子!‘远方的客人优先’什么的。”小百合好像很感动。

“因为他们都在祈祷着这个滑雪场生意兴隆呢。”根津夸奖道。

“春纪,”麻穗叫道,“我们也出发吧?先下去,在下面看爸爸他们滑吧。”

“啊,好。那么我们先走了。”月村对根津他们说。

“知道了,我们会看着时机滑下去的。”

月村他们滑了起来。一进入林道其左侧就出现了雪道,他们就滑了进去,那里是已经被压实了的畅快舒适的坡面。

滑下去以后,他抬头看了一下左侧的坡面,完美的粉雪区耸立在那里。

“可恶!”月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声来,“好想滑啊!太棒了!”

妈妈好像听到了!麻穗悄悄地看了一眼小百合以后把食指放在了嘴唇上。

不一会儿,击起来的雪烟便从坡面的上部飞扬下来,让它们翩翩起舞的是彻朗,他舒适畅快地从毫无痕迹的粉雪上滑了下来。不愧是最喜欢的东西,他在深雪中的技术也非常了得。

像在追逐彻朗一样,根津用单板势头猛烈地滑行着。那个姿势真是令人神往,豪爽感以及安稳感出类拔萃!

彻朗向着月村他们滑了过来。

“老公,怎么样?”小百合问。

“嗯,感觉非常爽。”说着彻朗向后看了一下。

根津用单板滑了下来。“怎么样?”他自信十足地对着彻朗问道。

“太棒了!好久没有这样了。”

“是吧!可以的话,再来一次怎么样啊?乘坐缆车的话,一会儿就能上去。”

“那再来一次吧?”

“走吧!”说着根津滑了起来。看了一下他的身影,彻朗嘟囔道。

“他真的也会单板滑雪啊……”

“不是都说了是本行了吗?”

听到麻穗的话,他默默地点了点头,之后也出发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的背影有些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