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从旅馆的窗户抬头向上看去,夜空中的星星非常漂亮。明天应该会是晴天吧!三月份也已经过去将近一半,里泽温泉这里今后会下雪的可能性也很小了。想到这里,便觉得今天未能用单板在那片粉雪上滑行真的是非常可惜。

“但是……”正这样想着。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背后传来了声响,月村回头向后看去,隔扇打开了,麻穗穿着浴衣走了进来。脸涨得红红的,貌似是刚刚自由自在地泡过温泉回来。“啊,真舒服。”她端坐在桌子前面拿出了化妆包。

“听妈妈说什么了吗?”月村问。

麻穗往脸上擦着化妆水意味深长地笑了。

“爸爸好像果然很受打击。要说也是,虽说是顺势成了那样,但毕竟是和单板滑雪者亲近友好起来了。而且,还让人家教了双板滑雪的技巧,我觉得他的自尊心肯定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是啊!”月村在妻子的对面坐了下来。

“这样爸爸也不能再说单板滑雪的坏话了。一切都像计划中的一样,好顺利啊!”

“嗯,是啊!”

“一会儿向桥本汇报一下吧!‘计划成功,谢谢!’”麻穗哼着歌,继续捯饬着她的脸。

桥本是指月村他们工作的酒店里餐饮部的一位女士,因为偶然的缘分变得熟悉了起来。上个月来里泽温泉的时候,她也是成员之一。

事实上在那次旅行中出现了一点小意外。原本安排好了月村他们的前辈向桥本求婚——这样一场惊喜,月村他们也是来为这件事帮忙的。但是,桥本的前男友突然冒了出来,抢先一步求婚了。然后,难以置信地,桥本竟然接受了。本来应该求婚的前辈因此变得非常低落,让人看到都会感到怜悯。

暂且不说那个,当时让桥本的前男友乘坐雪地车帮助他寻找桥本的是一个巡视队员。她的前男友是里泽温泉的常客,他们好像以前就认识。

月村他们和那个巡视队员之间的关联就是这样顺势产生的。

据麻穗说,好像是她和桥本在一起的时候意外地顺着说到的话题抱怨起了父亲讨厌单板滑雪和这次双板滑雪旅行的事。然后,桥本说了出人意料的话。“去里泽温泉滑雪场的话,我在当地的职员中有个熟人,和他商量一下吧。虽然是巡视人员,但也许会有什么办法哦。”

这真是完全没想到。虽然没想着有多大指望,但麻穗还是拜托了她。然后,桥本好像真的去找人家商量了。几天后,月村收到了一封邮件,标题是“里泽温泉滑雪场的事”。

主要内容是下面这样的:

您好,我是里泽温泉滑雪场的巡视队员根津,从桥本美雪那里听说了你们的情况。好不容易来我们的滑雪场,却不能进行最爱的单板滑雪,这肯定很痛苦吧!我有一个办法,方便的话可以交给我吗?如果顺利的话,您向您妻子的父母坦白您是单板滑雪者,这件事应该也就不难了。

他很惊讶,马上进行了答复,主要是关于询问是否真的有这么好的办法的内容。

虽然不敢说绝对会成功,但大致上还是有信心的。得到了这样的答复,并说道:“如果双板滑雪者和单板滑雪者能够亲近友好起来,对滑雪场的发展也有积极的影响,所以非常愿意帮忙。”

之后又通过邮件联系过几次。根津问了彻朗的双板滑雪技术等,但是并没有告诉他们具体的计划,也许是认为这样会进行得比较顺利吧。事前商量决定下来的只有在滑雪场见面的时候,装作相互不认识这一件事。

也就是说,根津出现以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全都是计划好的。在粉雪区的上方,突然说固定器坏掉了也好,碰巧当地的年轻人出现了也好,都是根津的计划中的一部分。

“太厉害了!”月村佩服地说。作战计划完美地抓住了关键。事实上,自那以后彻朗再也没有说过单板滑雪的坏话。

“哎,在什么样的时机下做呢?”麻穗淘气地看着他。

“什么?”

“就是,”她张开嘴,“春纪你坦白自己是单板滑雪者的时机,我也必须告诉他们我用单板滑雪了才行。”

“嗯……是啊!”月村叉着胳膊。

确实,今天晚上说的话,彻朗可能会很惊讶,但也不会发怒之类的吧。而且,也不会发出哀叹声吧?

想到了分别的时候根津对彻朗说的话。

“对我们这些经营管理滑雪场的人来说,关键是要理解客人的心情。客人中既有双板滑雪者,也有单板滑雪者。如果只了解一方面的话,不管怎样都会出现有失体谅的地方。对我们来说,两方面都了解是非常重要的。”

听了这些话,彻朗完全像一个被老师训斥了的学生一样。虽然戴着防风镜看不太清楚,但是侧脸上浮现出了类似于挫败感的东西。

“好期待啊!爸爸肯定会认输的。然后,明天我们就可以尽情地享受单板滑雪了,虽然需要用租来的雪具稍微有点遗憾。”

听了麻穗的话,一种复杂的情感在月村的心中扩散了起来。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彻朗听了他们两个的坦白以后肯定会非常低落。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这样做,自己真的会开心吗?

“麻穗,”月村动了一下嘴唇,“要不放弃吧?”

“哎?什么?”

“就是,坦白啊!不想给爸爸更大的打击了,爸爸肯定也已经非常明白了,我觉得他肯定在重新审视单板滑雪。所以,这样不就够了吗?”

“春纪……但是今天晚上不说的话,以后就不好开口了。”

“那也没事。嗯……像这样进行家庭旅行的时候我也用双板就好了。单板在父母不在身边的时候想怎么玩都行不是吗?所以,我会努力练习双板滑雪的,虽然想要达到和大家一样的水平可能会花一点时间。继续把这样的双板滑雪旅行作为每年的惯例吧!”

“春纪!”麻穗说着一直爬到了月村身边,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以后,“我太喜欢你了!”她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脑袋。

月村抱着她纤细的身体又一次向夜色迷人的夜空看了过去。现在这个季节就要和粉雪说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想象里的自己—穿着双板,在轧实的雪面上滑行的自己。这样不是也蛮不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