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大作战·雪耻篇

1

干杯。喝光大啤酒杯里的加冰威士忌苏打以后,水城直也轮流凝视了一番对面的两个女人,然后慢慢地摇了摇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啊!还是一点也没有变啊!真是太佩服你们了!啊啊啊!太厉害了!”

“又开始了!”山本弥生苦笑道。她是个瓜子脸美人。“水城老说这个,每次见面都说!”

“因为每次见面都这么想,所以不是没有办法嘛。‘太厉害了,果然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啊!’会这么想吧?”他问向邻座的日田,寻求赞同。

“哎?什么?”

迟钝的日田没能跟上他们的对话,水城皱了皱眉。

“你没听别人讲话吗?我在对两位高超的化妆技术表示敬佩啊!这不是我们四个人见面的时候,常规的话题吗?你赶快记住行不行啊!”

“常规的啊!”目瞪口呆地嘟囔着的是弥生旁边的火野桃实。眼睛大大的,嘴唇饱满圆厚,与性感这一词正合适。

“无论什么事日常惯例都很重要。你去看看一郎,即使是不参加比赛的时候,他貌似也一直都在做与平时完全相同的准备运动。”

“也就是说水城你夸我们只是日常惯例,并不是发自内心地这么想的啊。”

听了弥生的话,“不不不!”水城摇了摇食指。

“形式上的准备运动什么的完全没有意义吧,当然是发自内心地在夸你们了。你们很专业,专业的化妆师。无论怎么看都只能看出是个真真实实的美人。我实在是佩服!”他深深地低下了头。

“哈哈!”弥生拍着手笑了,“又是这个,真不知道你是在夸我们,还是在贬我们。好奇怪的奉承!”

“都说了不是奉承!希望你能明白!”

男店员走了过来,“猪头泡菜文字烧”说着将盛有配料的碗放在了铁板的旁边。

“日田,拜托了!”水城说。

“我来烤吗?”

“当然了!你不是很厉害吗?”

“哎?真的吗?”桃实看着日田的脸。

“也说不上厉害了。”日田将碗拿了过去。

“不管怎么说也是在餐饮部啊,而且还是日本料理店。”

“那和这个没有关系吧!也不是在做料理。”

日田开始着手将碗里的配料放在铁板上,还十分注意不让汤汁洒出来。他的手法还真是相当不错。

水城和日田都是在东京的酒店里工作的酒店员工,这两名女士在百货商场的化妆品卖场工作。水城他们遇到她们是在今年春天的时候,契机是参加了在里泽温泉滑雪场举办的联谊——“滑雪联谊”。虽然那时候并没有成为情侣,但是她们有机会去了日田工作的店里。从那以后,他们偶尔会像这样见面。

今天他们去了距离他们双方工作的地方都比较近的月岛。说到月岛就必点文字烧了。

日田双手拿着两个铲子,当当当当地将配料快速地切成了小碎片。“好厉害!”女生队发出了佩服的感叹声。

“像店里的人一样。”弥生注意地看着。

“你以前打过工吗?”桃实问。

“嗯,算是吧!以前打过一点点。”

看着害羞地回答着的日田,水城生气地想着:你把机关暴露出来干什么!这种时候含糊其词地一带而过就好了,这样才比较有神秘感,虽然神秘感也没有多强。

日田用切碎的配菜做着圆形的外环,那个手法真是连行家看了都得自愧不如。

“话说,马上就要到十二月了,定好了去单板滑雪的计划了吗?”水城问女人们。

“没有。”弥生摇了摇头。

“周围单板滑雪的人也比较少,三十岁以后就完全没有人邀请我们了,是吧?”她向桃实寻求赞同。

“水城你们已经定好了吗?”桃实问。

“我们也还没定好,但是打算去。正和日田商量着年末的时候去什么地方滑呢。想着你们也一起怎么样啊……”

“哎?这样啊?”桃实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用手按着自己的胸口。

“以前一直一起滑的那帮人接二连三地结婚了,也就不怎么陪我们了。只有两个男人,我们也觉得很无聊,所以想着邀请一下之前的两位美女。怎么样啊?”这里又说到了美女这个词,“夸人又不需要花钱”这是水城的信条。

怎么办?桃实看着弥生。

“如果桃实你愿意的话,我也想去!”弥生爽快地答道,“年末也完全没有安排。”

“我也想去,如果日程合适的话。”

水城啪地拍了一下手。

“好,就这么定了!大家的日程都定下来以后就开始计划吧!行吧?日田。”

“哎?啊,好啊!耶!好了哦,大家开始吃吧!”日田一边把文字烧抻开碾薄,一边说。

“什么啊?你在好好听我说话吗?可以和这样的美女一起去单板滑雪旅行了啊!你可不可以更加激动一点!”

“啊,嗯,我在听,当然了!挺好的不是吗?”日田的劲头还是差一点,“大家赶快吃吧!烤过了的话,这么珍贵的文字烧就白费了,烤过了可就不好了哦。”

“但是我去单板滑雪的话,可能要新买很多东西才行。”桃实拿起了勺铲。勺铲是指吃文字烧用的小铲子。

“特别是靴子,从上个季节开始,不知道为什么穿着总感觉脚尖疼。”

“啊,这可太糟糕了!”水城附和说,“靴子穿着感觉疼最糟糕了!这样甚至会觉得滑雪这件事本身都让人讨厌了。所以,让日田帮你选一双吧!日田在神田的运动品专卖店打过工。是吧?”

“啊,不行不行!勺铲不能像用勺子一样舀,要这样用才对!”好像没有听见水城说话一样,日田认真地给女人们讲解着勺铲的使用方法。

这样真是没救了!水城耸了耸肩。

从文字烧店出来以后,又去了附近的酒吧喝酒。因为从这家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于是决定男生队乘出租车送女士们回去。水城把桃实交给了日田,和弥生一起乘上了出租车。

“哎呀哎呀!日田那个家伙还是亘古不变得烦人啊!完全不会察言观色。”水城叹息说,“虽说在文字烧店里打过工,也不应该这个那样地指点吃法啊!在第二家的酒吧,特意让他和桃实两个人待在吧台了,他却净讲一些无聊的东西。”

弥生不由得笑了:“又说了美式足球啊!”

“说什么美式足球中卫怎么样啊什么的,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家伙。对方是不是有兴趣,观察一下不就知道了嘛。亏得他那样还可以在酒店工作。”

“嗯,我也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他看上去完全不适合做接待客人的工作。”

“但是,他在公司里面的评价还不低哦,甚至可以说是比较高的那种吧。那个家伙一穿上酒店的制服立马就精神抖擞了。”

“是啊是啊!第一次在酒店见面的时候吓了我们一跳,和在滑雪场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人。所以桃实看日田的眼神也一下子就变了。”

“太可惜了,如果先让你们看到那样的他的话,也许滑雪联谊的结果也就不一样了。嗯……但这也是不可能的啊。”

滑雪联谊的时候,日田向桃实告白了,但是桃实的回复是“对不起”。确实,回想一下那时候日田土气愚蠢的样子,被拒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水城这样想着。

“日田怎么样啊?现在也还在意桃实吗?”

“肯定是的,今天的酒会也是,两次都回复了‘好’啊!虽然他好像还有别的什么事,但是还是这边优先了。”

“可是他并没有邀请桃实两个人单独进行约会。”

“嗯……”水城哼哼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因为他在滑雪联谊的时候已经被拒绝过一次了……”

“滑雪联谊什么的差不多不就是个游戏吗?不用介意的。”

“不是不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这些年,日田连续失恋,而且还经历过相当残酷的被甩方式,他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了。因此,已经完全没了自信。我觉得邀请桃实约会什么的,对他来说栏架太高了。所以如果桃实来邀请日田的话就比较好说了,但这是不可能的吧?”

这次,弥生嗯地哼哼了一下。

“我觉得以在酒店的又一次相遇为契机,桃实的确重新审视了日田,平时的样子和工作时候的样子之间存在反差也显得格外有魅力。刚刚关于美式足球的话题,桃实大致上也开心地应答了啊。但是她也经历了很多事,好像之前刚刚因为男人受到过沉重的打击,让她不要那么谨慎或许也是不可能的。”

“这样的话,最终也只能由我们助他们一臂之力了。”

“我也觉得是这样。一直那样的话,谁都不会第一个迈出脚步。”

“这样的话,果然成败就在这次的单板滑雪旅行了。桃实看上去也格外感兴趣。”

“我也觉得她感兴趣哦,我觉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会果断拒绝的。她是那种总是不和别人商量的人。”

“那就按计划进行吧!首先必须要开个作战会议才行啊!”

“是啊。”

以滑雪联谊以后在东京的又一次相遇为契机,他们四个人经常会见面。但每次提出了见面的肯定是水城或者弥生,事实上两个人已经商量好了要撮合日田和桃实。今天晚上,水城邀请她们一起去滑雪旅行也是事前和弥生商量过的。

出租车快要到弥生的公寓了,水城送过她几次所以知道。

“那么,”水城将嘴靠近弥生的耳边,“既然事情的方向已经定了,接下来在弥生的房间开作战会议怎么样啊?”

“哎?”弥生看着他的脸,“又说这个?你是认真的吗?”

“和平时一样,一半是认真的。”水城说,“一半只是试试,不行也没事。”

“这是什么啊?”

“不行吗?如果你不愿意的话,真的只开作战会议也行。”

“果然不是只打算开作战会议!”

“总之是商量的话,一边做欢乐的事,一边商量会比较好吧?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不行!”

“不行啊!”水城夸张地皱了一下眉,“那我今天就就此作罢了!”

“我先跟你说好,今后永远也都是不行!”

“说这种没有梦想的话!未来定会有所改变的吧?啊!司机师傅,请在这附近停一下,有一个人下车。”

出租车停了下来,后门打开了。

“辛苦了,晚安。”水城伸出右手,“今天晚上我也忍耐着只握下手。”

弥生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慢慢地动了下嘴角伸出手:“晚安,谢谢您的款待。”

“我不会放弃的。”小声说完以后,水城放开了她的手。

出租车开起来以后,他又回味起了今天和弥生的对话。是不是又向前迈了一步呢?他从手的感觉中感受到。

今天晚上的酒会是为日田和桃实安排的,但是事实上水城也别有用心,对象当然就是山本弥生了。有什么办法能将她弄到手呢?他谋划着。

但是,他并没有想着能够毫不费力地顺利进行。不管怎么说,弥生知道水城有女朋友了,而且也知道他没有和女朋友分手的意思。这还是水城自己告诉她的。在这基础上还继续劝服她,提出了“也就是说,我希望你做我的出轨对象”这样极其自私自利的请求。一般情况下,对方都会勃然大怒吧!

但是,弥生并没有那样。这也就是说有希望吧!水城推测道。说不定她觉得干脆明确的关系也不错呢?弥生也有男朋友,但是逐渐感到没有新鲜感了,也许也想偶尔玩一下火啊!水城这样期待着。

好期待单板滑雪旅行啊!水城正暗自窃喜的时候,上衣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女朋友——木元秋菜发来了短信。内容是问他年末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