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多拉

1

一口气滑回缆车乘车处,映入眼帘的却是超乎想象的长队。广太一边解固定器,一边咂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怎么回事啊?人突然就多起来了。”

“现在正是团体游客抵达的时间段不是吗?”

刚刚蹲在雪地上解固定器的桃实,抱着滑雪板站了起来。她身穿白色和粉色格子相间的夹克上衣、绿色的裤子。远远看上去,还真有点像棵桃树。

“啊!可能真是这样。唉,真是太不巧了。好不容易兴致这么好……”

“别急!别急!无所谓了,不是正好吗?我们慢慢滑吧!”

“这倒也是。”广太接受了桃实的建议。对这次旅行并没有抱尽情享受粉雪或者在压实的雪面上用卡宾枪撕杀的奢望。总之,玩儿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没打算着急,但没想到桃实你这么厉害,不知不觉就紧张了起来。”

“哪有?没那么厉害啊!广太你才厉害呢。刚刚用了转换滑法了吧,还展示180度转体了。”

听完桃实的话,广太得意了起来,看来她好像很认真地看了自己的表演。

“那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哎?是吗?在我看来,那绝对是项绝技!”

“大惊小怪了!那种事谁都可以的。桃实稍微练习一下的话,也马上就会了。”

“真的吗?”

“真的。接下来试试吧!”

“啊?不行不行。”

“不许不行,有志者事竟成!学会之前不许休息。”

“啊?真是残暴!”即使这样说,桃实还是很开心。当然,广太也很开心。

两个人抱着滑雪板,站在队尾开始排队。不一会儿,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伙女游客站到了他们后面,她们真是又话多又喧闹的一帮人。不过周围的气氛活跃一点也不错。虽说来滑雪场的客人正在逐年减少,但今天却格外热闹。

虽然人很多,但队伍一直在一点一点地不断向前移动着。

“虽然人多,但氛围这么好,真是太幸运了!”桃实说。她嘴角的笑意从防风镜和厚厚的围巾之间流了出来。

“确实是这样,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雪。天气预报出现差错真是太好了,竟然说可能会下雨。”

“下雨就太糟糕了。”

“就是!千万不能下雨,这次我从上到下可都是全新的装备呢。”

“啊!真的呀,好险啊。”

“真是太幸运了……”

广太身穿藏青色的夹克上衣、灰色的裤子。特别说明一下,这些都是为了今天特意买的——与桃实的第一次滑雪约会。不,不只这些是新的,滑雪板、靴子甚至头上的黄色帽子,都是为了这一天而特意买的。

队伍继续前进,已经到阶梯处了。他们一边留意着脚下,一边小心翼翼地一阶一阶地向上走。

“哎,这里有家有名的担担面店,对吧?”桃实说。

“是的,里面放有野泽油菜,非常好吃,我每次来都去吃。”

“哎!好想吃啊!”

“好!那么,午饭就吃它吧!降落到向阳处的滑雪练习场那边的话,应该就很近了。”

“好厉害!广太你对这个滑雪场好熟悉啊!”

“嗯,因为我几乎每年都来。”

“好厉害!”桃实重复说道。

好开心啊!广太品味着心中的愉悦,可以和喜欢的女孩儿两个人单独来做冬天最喜欢的事——滑雪。从今天开始连续两天一直都待在一起,住处定在了滑雪场旁边的酒店。夜晚要怎么过呢?他的想象无限地膨胀着。然而,任由想象过度发展的话就没法滑雪了,所以要适可而止。

终于爬完了所有的台阶,一个盛有滑雪板罩的筐子映入眼帘,广太伸出一只手从里面取了两个出来并递给了桃实一个,又帮助吃力的桃实把它套在了滑雪板上。心想为什么不管在哪里乘坐缆车都会觉得滑雪板罩这么难用呢?就不能多下点功夫做得好用点吗?

离乘车处已经很近了。

“不好意思,请大家一起乘坐!”年轻的女工作人员用尖厉的声音大声地喊着。这对本想着和桃实两个人单独乘坐的广太来说,简直太不妙了。但是,这么多人也就无法抱怨了。这里的缆车是大型的,最多可以同时乘坐十二个人。

轮到广太他们了,空缆车转了过来。先让桃实坐进去以后,广太也进去了,选择与坐在里面的桃实面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事一样,不认识的人们也从后面坐了进来。排在他们身后的一个女性四人组还没有坐到座位上,便开始哇啦哇啦地说着。她们就是从排队的时候开始就喋喋不休地一直说话的那伙人。虽然心想真是太倒霉了,好在乘车的十几分钟也只能忍耐了。

门关上了,缆车开始加速。向外看去,周围一片雪白的景色映入眼帘,身穿五颜六色衣服的双板滑雪者和单板滑雪者散布在各处,尽情地滑着。

“哇,好激动,好久没有这样出来玩儿了。”四人组中的一个人欢快地说,是紧挨着广太坐在他左边的那个女人,“学生时代结束以后就再也没有滑过雪了,嗯……七年了啊!”

“绘里香,你会滑吗?我是完全没有信心。”坐在广太左边斜对面穿着绿色夹克的女人说。绘里香貌似是指坐在广太旁边的那个女人。

“多少会一点吧!话说,七年前都不确定是不是能顺利地滑,所以现在即使比那时候更笨拙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哟。”说完她哈哈哈地笑了。

广太在脑子里计算着。学生时代结束以后七年?最后上的几年级,这个很重要。一年级的话,现在是二十五岁左右。不,从她们的说话用词和氛围来看,这是不可能的。最后一次滑雪是毕业前的时候,当时她二十二岁的话,现在是二十九岁。嗯,这个数字是比较符合实际的——他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说起来,我们四个人一起旅行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呢。”另一个女人用稍微有点深沉的口吻说,从声音传来的方向看,那个人与广太之间隔着一个人,“让大家特地赶来,真是对不起。”

“哎?为什么要道歉呢?说清楚,我可是玩儿得非常开心哟。”广太旁边的那个刚刚被叫作绘里香的女人说。

“是啊!好不容易才聚到一起,千春也一直很期待哟!”那个穿绿色夹克的女人说。坐在与广太隔一个人的位置的那个女人貌似叫作千春。

“话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是吧?还以为会更冷呢。”绘里香说。

“嗯,如果在滑雪服的里面套三件衣服就好了。”

听到穿绿色夹克的那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使广太不禁看了过去。三件就好了?现在到底穿了多少件啊!

这时,之前一直保持沉默的那个坐在穿绿色夹克上衣的女人旁边的女人说话了,“好像我也穿多了,这件滑雪服比想象中的还要暖和。”说着捏了一下红色滑雪服的袖子。

这句话引起了广太的注意,因为这个声音听上去很像是熟人的声音。他用侧眼飞快地瞥了一眼,但由于防风镜和面罩的遮挡,完全看不到脸。

“听你说这件衣服是为了这次旅行特意买的,是吧?”绘里香指着穿红色滑雪服的那个女人说。

“嗯,因为之前的滑雪服已经穿了很久了,想着差不多该买件新的了。”

果然很像,腔调也一模一样,不祥的预感在广太的心中扩散开来。看一下她的滑雪板,总感觉像是租来的。

“整套都是买的吗?”那个叫作千春的女人问。

“滑雪服和手套是买的,但果然应该还是再买个防风镜啊,这个不一会儿就模糊不清了。”就这样,那个穿红色滑雪服的女人把防风镜拿了下来。那一瞬间,她的面罩发生了偏移,脸露了出来。

广太的心简直要从嘴里飞出来了。

那个穿红色滑雪服的女人,是美雪。

美雪是广太的女朋友,两个人已经同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