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里泽温泉滑雪场的雪依然是非常棒!其乐无穷地用单板在粉雪上滑行着,不知不觉就差点忘了原本的目的。即使这样,一到下午水城便开始频繁地看表确认着时间。

“我依然还是觉得这个滑雪场真的是好大啊!”四个人乘坐四人缆车的时候水城说,“一不小心就要走丢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你如果那么想的话,就滑得稍微慢一点啊!我们为了追赶你都竭尽全力了,连看一下周围的余地都没有。”弥生抱怨道。

“我也是,你们两个实在是太快了!”

“那是日田的错,你飞得太快了啊!配合一下女士们的节奏啊!”

“对不起,因为刚刚开始滑,就沉迷进去了。”

“我和桃实没有带手机啊!所以我觉得最好想一下如果我们走散了的话要怎么办。比如定一下集合地点什么的。”弥生说。

“这个不错。缆车的山顶站附近的那家咖啡店,那里怎么样?”

听了水城的意见,“知道了!”大家都表示赞同。

“但是,那家咖啡店,差不多开到几点呢?”弥生发出了疑问。

“差不多三点左右吧!”日田回答道。

“那样的话,那走丢了的话怎么办呢?”

“那样的话,也许先回酒店比较好吧。”水城说,“提前一步回房间休息不就好了吗?”

“但是我们没有房间钥匙。”

“这个没事,在接待柜台说水城我的名字的话,我觉得他们会把另一个房间的钥匙给你们的。不是说好了三点以后就可以进入房间了嘛。”

“是啊!这样的话就放心了,是吧,桃实。”

“太好了!但是,不走散才是最好的吧。”

听了桃实的话,“这倒也是。”其他三个人都笑了。

“一切顺利!”水城满意地想。刚刚的会话事实上也是在为这次的计划做铺垫。准备工作已经逐渐完成了。之后只剩下最后的收尾了。

之后四个人一起欢乐地滑了一会儿,幸运的是,谁都没有走丢。然后,过了下午三点多一点点的时候……

“哎,是不是差不多该开始了?”弥生开口说,水城正和她一起两个人乘坐着双人缆车。

“我也正想着这个呢,已经过了三点了。”

“在哪里开始?”

“从这个坡面下去,往前稍微走一点有一条通向林道的岔道口。首先进入那里,因为那条路蜿蜒曲折,不容易看到滑在前面的人,就利用这个,看准时机藏在旁边的树林里。然后,等着桃实滑过去。”

“如果滑在前面的人突然消失了的话,桃实肯定会觉得自己走错路了吧!在哪里出现了分岔,自己没看到什么的。”

“对,然后肯定会找我们吧!但是已经这个时候了,所以应该会很快放弃然后回酒店。然后在接待柜台报出我的名字,从接待柜台那里拿到房卡。”

“进入房间一看,吓一跳,那里竟然是豪华的套房。”

“而且已经有人在了,是早她一步回去的日田。单板滑雪服,换成了最适合他的酒店的制服。言谈举止高雅温柔地说到‘您回来了’,然后低下头。继续这样持续下去。‘不管您有多么疲惫,我都会为您消除。’他手里抱着那个东西。”

“哎……太矫揉造作了!”弥生在空中不断地摇动着脚,“如果有人做这种事的话,女人会猝死的哦,如果不讨厌对方的话肯定会。”

“关键是时间!日田提前回到酒店,从接待柜台那里拿到套房的钥匙以及那个东西,先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快速地换好制服,再回套房等待桃实,这最少也需要十分钟。”

“能赶上吗?”

“能行,日田不管怎么说也是速度狂。”

“是啊!哇,终于到这个时刻了啊,好期待!”

“在滑雪场的高级酒店的套房里,和新恋人过夜啊。虽然是自己安排的事,但还是好羡慕日田啊!而且明明我们这边也是男女同住一个房间,等待我的却只是冷淡无情吗?”

“关于这个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一上我的床立马就会发一张红牌让你退场的,记好了!”

“上你的床的话就出局,是吧?但是,也就是说你上了我的床的话就没事。”

“那种事根本不可能。”

“不知道哦,我已经打算好用整晚来说服你‘要不要来我这边呢?我这边的水很甜哦’。”

“什么啊?我是萤火虫吗?不可能被你说服的吧!”

“但是我会千方百计坚持不懈地努力的,你无视的话就无视好了。”

“当然,我一定会的!我累了马上就睡着了。我先说好,吵得烦人的话就犯规了。这时候也红牌出局。”

“知道了,我再想一下其他的作战计划。”

水城一边轻率地回答着,一边想象着。即使床是分开的,同一个房间的话,她也是属于我的了。他想着进攻手段要多少有多少。实在不行还有跪伏地面这个办法。那是成功率极高的必杀技。

从缆车上下来穿戴好固定器以后,日田和桃实从后面过来了。

“喂!日田,从这里下去以后进入林道啊。”水城大声说道。这是开始的信号。

“知道了。”像是在这样回答一样,日田举起一只手。虽然戴着防风镜和面罩看不到脸,但是感觉到他全身都洋溢着紧张的气息。

确认好大家都穿戴好了固定器以后,日田就出发了。姿势很低,线路是攻击性的,很明显可以看出他比平时更加有气势。

“明明都告诉过他不要飞得太快了。”说着水城也滑了起来,途中他偷偷地回头看着,确认是正在以弥生、桃实的顺序滑着。

看着前面的日田滑入了林道,水城也跟了过去。知道林道的坡度比较平缓,他留心着尽力不让速度降下来。

前进了没多久旁边就出现了树林,水城向后看了一眼,弥生就在后面,看不到桃实的身影,这真是绝佳的时机。

向弥生挥了挥手以后,水城滑进了旁边的树林里。因为雪并没有压实,他的身体沉陷了下去。

紧跟着弥生也进入了树林,她偷笑着很开心的样子。两个人都藏在了树的背面,窥探着外面的情况。

没多久穿着红色滑雪服的桃实的身影出现了,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水城他们,看着前方就直接滑过去了。

“好,”水城攥了下拳头,“一切顺利!”

“后面就全看日田了啊。”

“正是!”

他们返回林道又滑了起来。但是,不怎么提起速度。因为如果追上了桃实的话,一切就全都白费了。

滑了没多久前面就敞亮了起来,出现了雪已经被压实的非常漂亮宽阔的坡面。看上去如果用卡宾转弯技术滑的话,肯定会非常舒服。

但是刚这样想,水城就放慢了速度,因为前面看到了红色的滑雪服。莫非那是桃实?坐在坡面上。

而且旁边还有一个人,穿着灰色的滑雪服。

弥生来到他旁边停了下来:“哎?那不是桃实吗?”

“我觉得应该是。然后,在一起的不是……日田吗?”

“我觉得是。”

“什么啊?怎么回事?”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水城滑了起来。

走近一看,果然是桃实和日田,严肃的气氛立刻传了过来。日田没有穿着滑雪板,像上体育课时要求的坐姿那样坐着。

“桃实!”水城喊道。

“啊,水城,太好了,以为和你们两个走散了,正在发愁呢。”

“怎么了?”

“那个……日田好像受伤了。”

“哎?”水城向日田靠了过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摔倒了,”日田虚弱地回答道,“在冰一样的雪面上,滑雪板边脱落了……”

“伤到哪里了,脚吗?”

“背……吧。”

“可以动吗?”

日田微微歪了下头,好像非常痛苦。

“水城,”弥生在后面喊道,“我去叫巡视的人过来。”

“嗯,非常不好意思,但还是拜托你了。”

水城目送弥生滑下去以后,又将视线转回了日田这里。日田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也许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飞太快了吗?”

“……有一点点。”

水城差点一下子垂下头,但是当着桃实的面,他忍了下来。但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这种事啊!

计划就此告吹了!他这么想着,套房也白费了。而且,也许连这次旅行本身也必须要就此结束。

不一会儿便听到了警鸣声,一辆雪地车正迅速地向他们开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