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幸运的是,日田的伤好像并不怎么严重。被运进救护室没多久他就从床上起来了,并能够稍稍走动了。但是,看上去好像特别疼。

“我觉得最好去医院看一下。”开着雪地汽车过来的那个高个子巡视队员说,“附近就有医院,我可以开车带你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真的吗?那太感谢您了。”日田一脸过意不去地低下头,脸突然就拧在了一起,“疼疼疼!”

目送走被巡视队员搀扶着上车的日田以后,水城叹息了一下。

“真是服了。接下来怎么办?再稍滑一会儿吗?”

“先喝杯茶吧。”

听了弥生的建议,“赞成。”桃实也表示同意。她的表情非常沉重,应该是在担心日田吧。

他们走进了一家可以看到滑雪场脚下的餐厅。水城和弥生点了鲜啤酒和毛豆,桃实点了冰红茶。

“话说那个家伙还真是不走运啊!怎么能这个时候受伤呢?”因为桃实在,水城一边想着不能说求婚的事,一边忍不住地抱怨。

“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雪,太可怜了。”桃实好像将水城的话理解成了其他的意思,皱着眉嘟囔着。

水城的手机收到了短信,是日田发来的。写的是:刚刚诊断和治疗都已经结束了,断了一根肋骨。我就直接回酒店了,在刚刚的那个房间睡觉。之前的计划就中止吧!拜托。

计划中止,他也觉得应该会是这样。现在不是求婚的时候。

跟她们说了骨折的事以后,她们都皱起了眉头。

“骨折了?啊,太惨了!”弥生大张着嘴。

“刚刚看上去很疼啊。”桃实发出消沉的声音。

水城看了一下表,早就过了下午四点钟了。窗外已暗了下来。雪山的白天总是很短。

“我们也撤吧。”

听了水城的意见,那两位女士点了点头。

一回到酒店将滑雪板放入滑雪用品存放柜里,弥生便向接待柜台走了过去,去拿房间的钥匙。桃实说她去拿存放在小件行李自动存放柜里的她和弥生的行李。在等她们的时候,水城用手机给日田打了一个电话。

“你好。”无精打采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没事吧?”

“还好。”

“现在在干吗呢?”

“在房间睡觉呢。”

“可以动吗?”

“可以,但是很疼。”

“能出去吃饭吗?”

“不行,在便利店随便给我买点什么吧,谢谢啦。”

“知道了,总之我先去看看你。”

正好水城打完电话的时候,弥生回来了,桃实也用手推车推着她们两个人的行李过来了。

“总之先回各自的房间吧。”水城对她们说。

“那个……”桃实小心翼翼地开口说,“可以借给我一下水城你们房间的钥匙吗?”

“哎?为什么?”

桃实窘迫地低了下头后,又像下定了决心一样把头抬了起来。

“他……我觉得日田今天晚上肯定很难受,应该连饭都不能好好吃吧,所以我觉得要有个人一直陪在他身边才好。所以,那个……”

“我明白了,”弥生说,“桃实想陪在他身边是吧?”

桃实轻轻地点了点头。

弥生突然松开嘴唇看着水城:“我看着像是这么回事,水城,把钥匙给她吧。”

这真是出乎意料的情况!但是,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水城把房卡从兜里拿出来,交给了桃实:“日田就拜托你了。”

“这么任性,真是不好意思。”桃实道歉说。

“桃实,你赶紧去吧!我还有事想要和水城商量一下。”

“嗯,知道了。”桃实从手推车里拿出了自己的行李,“那回头见。”

“一会儿我去拿我的行李。”

“好。”回答了以后,桃实快步向电梯厅走了过去。

目送着她的背影,水城突然笑了:“莫不是受伤的功劳吧!”

“所谓做起来比想的容易啊!”说完弥生啪地拍了下手,“把重要的东西给忘了。”

看着她向接待前台走了过去,水城也想起来了。对,还有那个……

弥生回来了,一脸苦笑。看着她手里的东西,水城的脸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了同样的表情。

是一束鲜红的玫瑰花,这是为日田准备的。本打算让他求婚的时候,把这个交给桃实的。

“也没有它出场的机会了啊。”

“这么难得,装饰在套房里吧。”

“不错,这是个好主意。说不定可以品味一下新婚的气氛。”

“呵呵呵,可能。”

看了弥生的反应,水城兴奋了起来。没想到竟然发展成他们俩住套房了,对这个她好像完全没有抵抗。

真是太幸运了!真是天上掉馅饼!水城一边对日田感到抱歉,一边又想对日田的灾难表示感谢。他已经确认过了,套房里只有一张大床。上到一张床上的话,弥生也是一名成年女性,应该不会多么顽强地抵抗吧。他这么期待着。

走进电梯厅,水城按下了按钮。进入房间以后,一边轻松地开着玩笑,一边紧盯着弥生的眼睛,非常自然地抱紧她以后开始亲吻——他在头脑中想象着这些顺序。

电梯到了,门开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弥生并没有想要乘坐的意思。

“怎么了?”

水城问完以后,弥生淘气地笑了。

“游戏到此结束了。去房间之前,我有话想要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