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然后,大便成绿色的了啊!不管怎么看都是绿色,不是暗黄的绿色,也不是偏绿的茶色,而是鲜绿色。然后就想着,糟糕了,肯定是得了奇怪的病。但是看着卫生纸又想着这不是太奇怪了吗?作为人体里产出来的东西,这个颜色实在太漂亮了,完全就像是颜料一样。然后,突然想起了前一天晚上一边喝酒一边玩颜料的事。姐姐他们夫妻俩也在过年的时候回来探亲了,还有一个正在上幼儿园的外甥女。颜料是那个外甥女的。着急了,说不定是喝醉的时候,把颜料吃了。因为,还隐隐约约地记得自己觉得下酒菜不够。”

听完水城的话,大家都非常吃惊。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哎?颜料?”水城工作的地方的晚辈月村瞪着眼睛问,“然后怎么样了啊?”

“赶忙去找姐姐确认,绿色的颜料少了没有啊?然后,姐姐回答说并没有什么异常。还想着那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但被姐姐后来说的话吓了一跳。‘虽然绿色的颜料没有什么异常,但蓝色和黄色的颜料没有了。’”

空了一拍以后,其他五个人都笑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也就是说,吃了蓝色和黄色的颜料,在肚子里搅拌混合以后,变成了绿色吗?”月村确认道。

“貌似确实是这么回事,那时真是吓了一跳!”

“颜料那种东西吃了也没事吗?”月村的妻子麻穗用撒娇的语调问道。

“我也很担心,所以查了一下。然后发现貌似小孩子用的颜料为了预防万一,做的时候是考虑了即使吃了也没事的。”

“是什么味道呢?好吃吗?”

听了月村的疑问,“不记得了,我觉得应该不好吃。”水城坦然地回答道。

“注意点哦,喝醉了的话,就不知道做什么了。”木元秋菜笑着皱了皱眉头。虽然还没有和水城结婚,但说话已经是一副贤内助的口气了。

“啊,真的。”坐在桃实对面的日田,按着手机说道,“虽然真正的油画颜料是有毒的,但是孩子们用的丙烯酸的颜料做的时候好像确实是考虑了即使弄到嘴里也完全没事的。”

关于这个,水城刚刚不是已经讲过了吗?桃实感到很着急,说些更加幽默的话行不行啊?还特意用手机查一下,然后重复别人的意见,实在是太无聊了。果然不出所料,其他人也没有想要做出回应的意思,“嗯,果然是这样。”说出了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他们六个人正坐在新干线里,面对面坐在三人座上。一小时以前离开了东京,目的地是里泽温泉滑雪场。从一定意义上来说,那里对桃实来说也是一个记忆深刻的地方。

得到水城单板滑雪旅行的邀请是在十天以前的时候。问了一下成员都有谁后,她的心情变得复杂了起来,是月村夫妇、水城和秋菜,还有日田。

她和所有的人都见过面。新年刚刚过去没多久水城就在东京的小酒馆里举行了宣告订婚的宴会,那时候桃实也收到了邀请。水城介绍说,桃实是“滑雪联谊的时候对日田说了‘对不起’的女生”。原本在骗水城的时候,就已经和月村夫妇见过面了,但是这件事并没有告诉秋菜。

邀请桃实去旅行的原因十分明显,就是撮合她和日田这个阴谋吧!

之所以惆怅了好久最终决定参加,是因为她觉得也许可以以此为契机来看清自己真实的想法。就像弥生所说的那样,桃实并不讨厌日田。看着他在酒店里工作的样子,真的觉得他非常优秀。所以自那以后,才会和水城还有弥生一起四个人去喝酒,虽说有欺骗水城这个目的,但也一起去进行了单板滑雪旅行。

但是……

对在酒店工作时候以外的时候日田,总缺少一点兴奋的感觉,倒不如说让人灰心丧气的时候比较多。如谈话,不像水城那样话题丰富也没什么,但是你一直当一个听众不就好了嘛!日田一说到自己熟悉领域的话题,便不管对方是否有兴趣就接连不断一直说的毛病。即使别人不动声色地努力去改变话题也完全没有效果,于是为了解脱只能编造出借口然后离开座位。

日田也很不善于察言观色。参加水城他们宣告订婚的宴会时,坐在旁边的麻穗偷偷地递来了一张卡片还有一支签字笔。看一下卡片,发现上面写着大家的祝福语。桃实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想做礼物给他们一个惊喜。然后,桃实为了不让水城他们注意到,趴在桌子下面写着祝福语,然后日田说:“哎?这是什么?你在写什么呢?”并向她手边看了过来,很明显因此水城注意到了这件事。当然,和日田不同的是水城很善于察言观色,装作没有注意到。

日田穿衣打扮也是土里土气的,莫非他是真的以为紫色适合自己吗?看着他今天的衬衫,桃实不禁怀疑道。

虽说如此,但他也有好的地方。

虽然他是属于暴走型的,但反过来也可以说是充满活力。是因为身为酒店工作人员的职业关系吗?他并不讨厌为大家服务。虽然察言观色这方面很迟钝,但因此他心情的转换也很快。虽然好像经过好几次非常悲惨的失恋,但依然能振作起来,这是因为精神力量比较强大吧。

无论谁都有加分或减分的地方。重要的是,抵消以后是什么样的,这也是桃实在这次旅行中想要看清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