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里泽温泉滑雪场的氛围非常好。坐上缆车,接着又坐上缆车一直上到了山顶,尽情地享受着充足的粉雪。尤其是管理区域以外的林中路线,真是太棒了。桃实已经非常擅长单板滑雪了,但是其他五个人的技术也都相当不错。即使是在树道稍微密集的地方,也能毫不减速地向前滑行。桃实勉勉强强才能赶上他们。

“哇,好舒服啊!没想到氛围会这么棒,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就是因为这个,才没办法放弃单板滑雪的啊。”在四人缆车上,秋菜发自内心地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我上周和家人一起来双板滑雪旅行了,那时候的氛围也非常好哦。”隔着秋菜坐在与桃实相反方向的麻穗回应说。

“说起来,麻穗你们家好像是双板滑雪的一家。所以月村也挑战双板滑雪了吧?好伟大啊!真是个好女婿。我觉得如果是水城的话,绝对不为我做这种事。”

“是吗?我倒是觉得水城偏偏在这种时候好像会做得很好。因为,他不是很擅长讨人喜欢吗?秋菜你的父母也很喜欢水城,不是吗?”

“这个……是很擅长讨人喜欢。总之,他就是嘴上先说出来的那种男人。为了达到目的,即使是心里完全没有的事,他也能若无其事地说出来,所以才没法相信他。我已经打算好了,即使结婚了,也不信任那个男人。”

听了秋菜的话,“这样啊,太厉害了!”桃实佩服道。她觉得秋菜说的没有错,在觉得水城是个不可掉以轻心的男人这个方面,桃实的感觉也完全相同,对秋菜求婚这件事原本也是起源于水城对弥生的花心。

而且,在明白这些的基础上还决定结婚,可见秋菜也是下了相当大的决心。不……她有那么喜欢水城吗?

“啊啊!”秋菜发出声来,“水城就算有日田一半诚实的话就好了,那样的话,我也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日田很诚实啊。”

“也可以说是不灵活吧!总是不能很好地周旋。所以在旁边看着,总是感觉着急……桃实你也这么觉得吧?”

秋菜突然转了过来,桃实一下子慌了。

“哎?啊……是吗?”

“很迟钝对吧!作为他的朋友,我要向你道歉,真的很对不起。我也觉得滑雪联谊的时候,即使有像他那样不灵活的男人过来求爱,也只能说‘对不起’。总归,他是做了很多毫不察言观色的事,我们也在千方百计地想着做点什么,可是完全没用。”

“虽然他是个非常好的人……”麻穗也跟着说道。

“是啊是啊,是个好人,这个我可以保证。不灵活也不完全是坏事哦,不会撒谎,不会草率了事,碰到麻烦事也不会想着逃跑,所以在工作的地方得到的评价一直都很高。但是,一到个人生活方面,他就没法很好地展示那一面,虽然这也是因为他不够灵活。”秋菜叹息道。

她们的目的非常明显。就是列举出日田的长处,想以此来打动桃实的心。

“日田真的是个好人,”桃实说,“这个我非常清楚。”

“真的?这倒也是啊,如果已经见过好多次面的话。”

“而且我觉得他的朋友也都对他很好,这么夸奖他。”

“啊啊……我倒不是在推销……”秋菜的语调稍微平缓了一点,她自己应该也知道她们的目的暴露了吧。

但是,桃实认为在这次缆车上的对话并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她确认了日田的朋友们,不分男女都很喜欢他这件事。

从缆车上下来,就发现水城他们男生队在等待着她们。

“差不多吃午饭了吧?”水城说,“在向阳处滑雪场那边的食堂集合,路线自由选择,怎么样?最后到的人请大家喝啤酒,让女生一分钟。”

“哎?”秋菜发出不满的声音,“只让女生一分钟?不要这么小气啊!”

“你明明单板滑雪滑得像飞一样快,还真好意思说。好,知道了,让三分钟。鼓起干劲加油吧!”

大家都对水城的话做了回应,桃实也坐在雪地上开始穿戴固定器,旁边已经穿戴好固定器的日田正盯着滑雪场地图。

“日田,你要滑哪条雪道呢?”她暂且问了一下。

“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我想选爽快舒服的地方。已经选好路线了。”

“啊,好像很好玩。”

正这样说着,水城突然出发了。

“啊,好奸诈!”秋菜也立刻跟着他滑了起来。

准备完毕!喊了一声以后,月村也滑了起来。但是,好像是要走与水城他们不同的雪道。当然,麻穗也跟着他过去了。虽然水城说了路线自由选择,但最终都是情侣一起滑走了。

桃实正呆呆地目送着他们,日田也一言不发地出发了,一副瞬间干劲十足的低矮姿势。

“啊,等我一下……”桃实一边想着不要出发得这么突然啊,一边跟了过去。

日田与其说是依旧,倒不如说是用比平时还要快的速度向前滑行着,桃实一边追赶着他转眼间就变小了的背影,一边生气地想: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别说什么不管什么时候,无论是什么事,都毫不草率竭尽全力地去做了之类的了。朋友之间的竞争也都这么认真,是要干吗啊?桃实不怎么喜欢那种毫不感情用事过分冷静的人。如果是真正的竞争,也就算了,但这也得看具体情况不是吗?没考虑到如果滑得太快的话,桃实会走丢吗?那么不喜欢请大家喝啤酒吗?

正这样想着……

果然丢了。

刚刚勉强还能看到的日田的背影没有了。不只这样,而且也不知道现在的地方是哪里。向前后左右看了一圈,可是一个双板滑雪者或者单板滑雪者都没有,总感觉好像是不小心到了一个完全没有人知道的好地方。

正愁着不知道怎么办时,一个双板滑雪者滑了过来。“你好!”桃实挥着手喊道。

那个男双板滑雪者,在旁边停了下来。

“请问去向阳处的滑雪场应该怎么走呢?”

“向阳处的滑雪场?啊,向这边走就好了。”看着那个双板滑雪者指的地方,桃实大吃一惊。因为那里虽然有几条滑痕,但是只能看出那里处于正规的雪道以外。

“那里是正式的雪道吗?”

“是啊!那里的雪还没有压实,要小心点啊!”用轻松的语调说完,那个双板滑雪者滑走了。

桃实靠近坡面,战战兢兢地向下看去。

完美的粉雪地带扩展开来。但是,那里是坡度很大的坡面。不安的心情在桃实的心中扩散了起来。事实上,桃实不擅长在覆盖着深雪且坡度大的坡面上滑行。

但是想要到达大家的身边,就只能从这里滑下去。日田应该是从这里滑下去了吧,说不定他现在发现了桃实没有跟在后面,所以在途中等着她呢。现在不是担心害怕的时候。

下定决心了,像说“嗯”一样,她滑了起来。

速度一下子就很快,身体好像落在了后面。想着这样可不妙,她将重心稍微向前脚移了一点点。瞬间,滑雪板的前面“嗖”地埋在了雪里。

心想:惨了!但已经来不及了。身体一下子翻了过去,脸先落地扎进了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