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桃实正在穿戴固定器的时候,装在滑雪服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桃实被埋在雪里后为了重新站起来,必要先解下滑雪板才行。但是,只是这么点儿事,竟然惊人地费时间。越是挣扎,向雪里陷得越深,甚至连身体都动不了了,体力也完全消耗完了,出了一身汗。当然,在中途就把防风镜摘了,因为镜片模糊了。

打电话来的是日田。“喂!桃实?”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我是桃实,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

“没事吧?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在雪还没有压实的坡度较大的坡面。打算跟在你后面的,然后被埋住了……”

“哎?你跟在我后面了啊?”日田意外地说。

“是啊,你不知道吗?”

“完全没有注意到,哎……是这样啊。”

为什么注意不到呢?桃实着急了起来。从出发前的对话来看,不是一定会是这样的吗?

“日田,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我现在在食堂呢,在吃放有野泽油菜的担担面。”

将手机放在耳边,桃实的脑袋一下子垂了下来。因为没想着她会跟在后面,当然也就不会有在途中等她的想法。

“帮我告诉大家不用担心,我这就慢慢地滑下去。啊……还有,我会付啤酒钱的。”

“嗯,知道了。我暂且已经替你垫付了啤酒钱。”

“谢谢你,那一会儿见。”说完没听日田的回复她就挂断了电话。

桃实一边把手机放回兜里,一边想着可能没法和那个人交往。

而且,也许日田也觉得这样比较好。

即使对桃实抱有一点好感,但这种感觉应该也不怎么强烈,不是吗?如果是真心喜欢的话,目光会一直追随着她留心不让她走丢的,不是吗?

桃实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滑了起来,终于到了向阳处的滑雪场。桃实解下滑雪板,慌慌张张地向食堂走了过去。滑雪服里包裹的桃实已大汗淋漓,所有的精力都消耗完了。

“桃实!”前面有声音传了过来,抬头发现日田正笑着站在食堂的前面,“辛苦了!”

桃实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将滑雪板放在了置物架上。

“其他人已经又去滑了。”日田向她身边走了过来。

“这样啊……让你在这儿等着,不好意思。”

恐怕水城他们是特意想让日田和桃实单独待在一起吧。

“到底是在哪里摔倒了呢?”日田问。

“都说了是在雪尚未压实的坡面上,从林道的旁边进去……”

“啊啊!”日田拍了下手。

“你从那里滑的啊,原来是这样啊。”

“你不是从那里滑的吗?”

“不是啊!虽然从那里滑也不错,但是从那里再往前走一点然后向左拐会发现一条滑起来更加欢乐的雪道。这样啊,在那里被埋住了啊。哈哈哈!那也许很够受的吧。哈哈哈!”

看着日田轻佻地笑着的脸,桃实的怒气一下子涌了上来,她蹲下去抓了一把脚边的雪扔到了他的脸上。

“啊,你干吗啊?”

“这有什么好笑的?”桃实怒吼着,“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在那么深的雪里没法动弹……到底,你为什么要走那么快啊?”

“啊,因为,我没想到桃实你会跟着我。”日田上下翻着眼珠,变得十分慌乱。

“我肯定会跟着你的吧?为什么你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呢?”生气着不知不觉变得悲伤了起来。桃实又一次蹲了下去,但是这次是为了哭泣。她用手套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因为没有戴着防风镜,脸感觉湿了的手套很凉。

“那样的话,”日田嘟囔着说,“你跟我说一下不就好了。”

“哎?”桃实抬起头,日田在眼前正坐着。

“你跟我说一下你会跟着我滑不就好了。”他重复道。

“不说的话你就不知道吗?即使什么也没说,但秋菜跟在水城后面,麻穗跟在月村后面滑走了,不是吗?”

“那是因为,他们是情侣啊。但是我们不一样吧?说不定桃实你想在和我完全不一样的地方滑呢。各自在自己喜欢的路线上,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滑行——原本单板滑雪就是这样的吧?”

“也需要有带路的人啊,你就没有为人这样带路的想法吗?”

桃实想:如果没有的话就出局。如果这种事都无法同心协力的话,无论如何也无法成为人生的伴侣。

“虽然也不是没有……怎么说呢,应该说是不擅长吧。”

果然是不擅长啊!桃实感到很失望。

“经常会沉迷在滑行中,没法注意到后面的事。而且,因为不知道后面人的技术,应该选择什么样的雪道,用什么样的速度滑会比较合适,经常感到困惑。”

“这样啊。”

听完他的话,她明白了。

桃实想:应该不只是单板滑雪,日田这个人肯定在其他各种方面都是这样吧!回想一下,好像真的有种他一直都是这样的感觉。

最好还是放弃跟这样的人一起走下去的想法吧!——桃实的心中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如果,”日田说。

“如果一起滑的话,也许桃实你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会比较好。”

“……就是说要我先滑?”

“嗯。”

“但是这样的话,日田你也许会感到不够满足哦,我也提不上去速度。”

“这个,有各种各样的滑法啊!”日田笑着站了起来,将右手伸了出去,“接下来这样试试吧!”

桃实点了点头,抓着他的手站了起来。

走进了食堂,但是一点食欲都没有,桃实点了一个冰激凌。日田喝着咖啡,他还像往常一样穿着带有护具的内搭,但是看到他套在内搭外面的红色T恤,在胸部用白字大大地写着“斗志”。桃实悄悄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好像是注意到了桃实的视线,日田问道。

“没有……你很喜欢这件T恤吗?”

“哎?这个?一点也不喜欢,是什么东西的赠品来着,只是穿一下而已。”

赠品……好不容易出来旅行,为什么要带着这种东西啊!

“我觉得适合日田你的衣服有很多,即使是平时穿的衣服。”她下定决心,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

“啊,这个啊。”日田害羞地用手摸了摸脑袋。“经常有人这样说,‘穿衣服没有品位’什么的,但是完全不明白穿什么样的衣服会比较合适。”

听他说完,桃实的头脑中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来为你选吧。”

“哎?桃实你要为我选吗?”

“虽然只会按照我喜欢的样子选。”

“好啊,太好了!好,那下次我去买东西的时候和你联系。”

一边回答着“知道了”,时装秀立马就在桃实的脑海中上演了起来。模特当然就是日田。让他穿上各种各样的衣服,想象着他的样子,心扑通扑通直跳。可以说他就是个活着的更衣玩偶。就像很适合酒店工作人员的制服一样,基本来说日田的体形还不错。可以说有更衣的价值。

然后,桃实仿佛有了一丝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