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广太在东京的建筑改建公司工作,负责销售和设计,入行整整十年了。虽然工资并不太高,但是每当看到顾客因翻新过的房屋两眼发亮时,他都会因为选择了这项工作而感到自豪和幸福。

美雪进入那家公司,是在三年多前。虽说进入公司,但并不是正式录用,而是作为合同职员进来的。她负责CAD,通俗地说就是用电脑绘图或者用3D形式展示完成后的预想图。对广太他们来说,这就是支持他们的辅助性工作。当然,他们之间需要交流的地方也很多。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尽管美雪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是微微上吊的眼睛,但她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争强好胜的样子,甚至可以说她会给人一种自己想要支持他人成功的感觉。她经常对广太工作的样子表示钦佩。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得到年轻女性的赞扬呢,更何况对方还很漂亮。这样,没过多久广太就喜欢上了她。

广太下定决心告白后,发现美雪仿佛也并不讨厌他,这样两个人的交往出乎意料地顺利。

貌似两人很投缘,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两人之间从未发生过大的争吵。在这期间,他们两个人生活在了一起。尽管房屋只是一室一厅一厨的单身小公寓,但由于两个人都很擅长有效利用空间,因此并没有感到拥挤。

去年秋天,同居刚好过去一年,美雪终于开口了。

“我说,将来的事,你是怎么打算的呢?”

那是吃完晚饭后他们两个人正喝泡沫葡萄酒的时候,彼时广太手里拿着遥控器正打算打开电视。

来了!

这是广太心里一直害怕的事,他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打开电视呢。但是,这是早晚都要做出决定的事。

“什么将来?”广太放下遥控器问道。

“我们两个人的将来,”她说,“请看着我。”

嗯,广太抬起头看着美雪的眼睛。他很想错开,但还是忍住了。

“你是怎么想的?打算就这样一直同居吗?”

广太摆弄着自己的头发说:“不行吗?”

“那么,那儿怎么办呢?”

“哪儿?”

然后美雪用拇指和食指做了一个圆形。

“我打算不用那个了……”

广太明白了,是说避孕套的事。

“是说想要孩子吗?”

嗯,美雪盯着广太的眼睛点了点头。

“我已经二十九岁了啊,明年就三十岁了,现在马上就要,也已经不早了。即使不避孕,也不一定能马上怀上。”

她说的没有错。对广太来说,他只有两条路可选了。其一是:我不想要孩子,我们分手吧。但他并没有选择这条路,因为他并不想分手。

那么,只剩下一条路了。

“知道了。”他小声地回答道。

“知道什么了?”美雪问,这时一股威慑力从她稍稍有些上吊的眼睛中散发了出来。

“就是……”广太嘟囔着,“避孕套的事。”

“可以不用吧?”

“嗯。”

“太好了!”美雪的嘴角稍微上扬,“但是这样的话,便产生了一个问题。”

“什么?”广太明知故问。

“如果有了孩子,肯定要告诉父母了是吧。到那个时候,总不能说事实上只是同居关系吧?”感觉有一缕光瞬间从美雪的眼睛中闪烁了一下。

广太和美雪的老家都在外地。自不必说,他们并没有告诉父母同居的事,幸运的是双方的父母也都没想过去调查一下他们三十岁孩子的独居状况。

不得不说,美雪真是伶牙俐齿。简直就像围棋一样,将广太的逃路一个接一个地堵死了。

“嗯,”他支支吾吾说,“这倒也是。”

“是吧?怀孕以后好想堂堂正正地跟父母汇报,让他们为我们高兴啊!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当然,”广太说,“我也是这样想的。”

“是吧。”

美雪的眼睛仿佛在宣告着:那到底怎么办啊?赶紧放弃逃跑的念头吧!

“嗯。”广太抱着胳膊回答道,“也就是说,和双方的父母打个招呼就好了,告诉他们我们是这种关系。”

“这种关系?”

“就是说,”广太清了一下嗓子继续说,“可以生孩子的关系,并且正在打算生孩子。”

美雪皱起了眉头,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广太停止了挣扎,因为已经无路可逃。

“总之就是说,”他说,“结婚就行了。将结婚的事告诉双方父母以后,就完全没问题了。”将这些说出口的瞬间,广太的心中充满了失败感。

美雪眉间的褶皱瞬间消失了,脸上闪耀出光芒。

“哎?这是什么?求婚?”

如果不是因为坐在椅子上的话,广太可能咔嚓腿一弯就摔在地上了。这哪里是求婚啊!难道不是因为你一直在进行诱导性地追问吗?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法将这些话说出口。

“嗯,是啊。”广太无精打采地说。

“太好了!好开心!”美雪站起来,给了广太一个大大的拥抱。

广太抱着美雪心想既然她因此变得这么开心,也挺好的。说心里话,广太是希望在保持单身这种轻松的状态下,一直保持和美雪的关系的。结了婚的话,责任啊什么的,感觉会增加很多需要承担的东西。但是,站在美雪的立场想一想,确实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广太也觉得或许是时候做个彻底清算了。

说定了以后,女人的行动就很快。周末,便要去拜访他们双方的父母,广太带美雪回他在福井的老家,第二天又去拜访了美雪在名古屋的老家。幸运的是双方的父母都很高兴,就连知道了同居的事也没有责备他们。甚至,当美雪告诉他们因为打算马上要孩子,所以举行婚礼的时候可能会已经怀孕了这件事时,他们也一副开心的样子。广太的母亲甚至煽动说:“好啊,现在奉子成婚什么的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预订好婚礼的话就完全没问题了,没事没事,加油!”

婚礼定在了五月。广太试图把日子延后,哪怕往后延一点点,但美雪坚决不退让。她的生日在六月,而她无论如何都想要在自己二十几岁的时候穿上婚纱。

与美雪的情绪高涨完全相反,广太的情绪不断低沉。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了,但总觉得结婚让他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就是说产生了所谓的婚前抑郁症。

这时,有个学生时代的朋友邀请他参加联谊。那个朋友知道广太有女朋友,但并不知道他已经订婚了,因为广太一直没有说过订婚的事。

为了消除郁闷,广太便同意参加了。五对五的联谊,据说对方是在百货商场的化妆品专柜工作的女孩儿。

在这里,广太与桃实相遇了。与其说她栗色的眼睛和丰满嘴唇让人印象深刻,不如说她是个娇艳的女孩儿。合身的针织衫,凸显着大胸,完全是广太喜欢的类型!

交流一下后竟然发现,她的爱好是滑雪和电影鉴赏,这和广太也很一致,两人没多久便感到情投意合。他们约好了最近两个人单独见面,并当场交换了联系方式。

联谊一周后,广太就开始和桃实约会了。一起吃了饭,还稍微喝了一点酒。不出所料,聊得很愉快,广太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欢乐的时间总是一闪而过,广太把桃实送到了她独居的住处。她会不会邀请我进去呢?虽然最后期待落空,但他成功地在公寓附近亲吻了桃实。

那天,一回到房间他就看到美雪正在对着电脑做什么。

“回来了,今天回来好晚啊。”她说。

“工作比想象的更费事,然后又为了犒劳自己喝了点酒。”

“哦。”

身为合同职员的美雪,一年前去了其他的公司。那天晚上,广太打电话通知了美雪他要在外面吃晚饭的事。

广太一边换衣服一边窥视美雪在盯着看的显示器,上面显示的是婚纱的图像。

广太再次深切地感受到倒计时已经开始了。

自那以后,广太又和桃实约会了很多次。他告诉自己,也只有现在能这样了,和美雪结婚后就果断地和桃实分手。因此,他更加珍惜现在。

期待许久的滑雪季终于到来,他和桃实理所当然也会说到了这个。“好想一起去啊!”她说。

“是啊,但是去哪里呢?里泽温泉什么的怎么样?”

听了广太的建议,桃实在胸前拍了拍手,开心地说:“啊!好想去!”

“那里是最好的。但是一日游的话,距离会不会有点远呢?”他略微歪了歪头,若无其事地试着问道,“不能过夜吗?”

两人之间,还没有发生肉体关系。对广太来说,这次是胜败见分晓的时刻。

桃实微微抬起下巴,圆圆的眼睛眨巴了两次。看着她严肃的表情,果然不行啊,广太将要放弃的时候,她厚厚的嘴唇动了。

“就那样好了。”

因为说得非常简单,一瞬间广太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然而,她接下来的话,证实了自己并没有听错。

“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我也想滑两天。”

“是啊,”广太不由自主地说话比较用力,“那么,我来安排住宿什么的。”

广太的心一下子飞到了天上去。

两个人商定了日程。因为周末会比较挤,两个人决定带薪休假,周五就出发。

真是像做梦一样,过夜还有滑雪旅行,总感觉一不小心就会突破最后的防线。

但是,还是存在障碍的。自不必说,是美雪。

一天,刚从公司回来广太就说。

“烦死了,下周末我要去轻井泽。”

“轻井泽?为什么?”

“改建的别墅,必须得亲自去一趟才能交给人家。之后貌似会有宣告竣工晚会,客人请我务必参加,没办法只能奉陪了。”

“这样啊,真够受的啊。嗯,知道了。正好那天要在朋友家聚会,她还邀请我留宿了。”

“嗯,好不容易聚会,好好玩儿。”

“嗯,好。”

美雪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这样就突破了第一关。但是,还有障碍。

滑雪是广太常年以来的爱好,他和美雪也一起去过几次。问题是,雪具和雪服太大了,最后两个人商量决定将床底下的空间做收纳两个人的滑雪物品用。因此,现在整套东西都放在那里。

广太的滑雪板、靴子还有滑雪服从那里消失了的话,会怎样呢?万一,美雪察觉到了,就解释不清楚了。

惆怅了很久,广太决定重新买套新的。

广太利用工作的间隙去了商店,不仅买了滑雪板、靴子、固定器这个三件套,还买了滑雪服、防风镜和帽子。尽管一共要十万日元以上,但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买的东西该藏在哪里呢?

广太决定利用一下他的朋友,就是邀请他参加联谊的那个男人。说完情况以后,朋友满口答应。

“对女朋友撒谎,然后去出轨旅行啊!好羡慕!知道了,可以把东西全送到我这里。但是,得给我讲讲出轨旅行的经过。”幸好朋友是个豪爽的人。

星期五的清晨,广太穿着西服出门了,美雪在床上目送了他。虽然也感到内疚,但看到枕边的结婚杂志,他想着这是结婚之前最后一次冒险了,也就下定了决心。

广太在朋友的房间换上了旅行穿的衣服,并说好因为给朋友添了麻烦,作为补偿支付给他的朋友五千日元的补偿金。

“哎呀哎呀,出轨真是麻烦啊!那么喜欢新女友的话,和女朋友分手不就好了吗?”朋友一边揉着睡意蒙眬的眼睛一边说。

“这可不行,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

“无路可退?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

广太无法将已经开始准备结婚了这件事说出口,这对朋友来说可是个大八卦,他一定会死缠烂打问个不停。虽然,对广太来说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准备好以后,广太背上行李,向东京站出发了。到八重洲中口,便看到了桃实身穿带有可爱的兜帽的羽绒服在这里等待着他。看到广太以后,她笑着挥了挥手。

广太一边跑过去,一边想幸福的时光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