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一滑到缆车乘车处就看到了水城他们的身影,刚刚打电话联系了一下,已经约定好了集合的地点和时间。他们好像也注意到了桃实他们,正在挥着手。

“辛苦了!”水城喊道,“玩得怎么样?”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非常开心!”桃实回答完以后,“是吧?”她寻求着日田的赞同。

日田点了点头:“非常棒!”

“怎么回事?不知为何感觉好像不错哦,到底怎么了?”秋菜的嘴角显露着微笑。

“啊,不是挺好的吗?到缆车上具体跟我们说说啊。”

水城抱着滑雪板走了起来,桃实他们也在后面跟了过去。

乘车处稍微有点拥挤,但是因为这个缆车最多可以同时乘坐十二个人,所以队伍连续不断地前进着。不一会儿就轮到了桃实他们。六个人全部坐上去以后,看着像是情侣的两个男女也坐了上来。因为人比较多,所以这种程度的合乘也是理所当然的。

“今天滑得格外多,真的好累啊!”

说着秋菜摘下了防风镜。这时,坐在对面那对情侣中的那个女人“啊”地叫了起来,“木元!”

“哎?谁啊?”秋菜吃惊地问。桃实也看向了那个女人。

“我,是我啊!”那个女人将防风镜和面罩摘了下来。

那一瞬间,桃实的心简直是要从嘴里飞出来了,对方竟然是个自己非常熟悉的人。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桥本!”最先叫出名字的人是麻穗。

对,那个女人是桥本美雪,是和桃实有所姻缘的人。

“啊!这个声音是……”

“我是月村麻穗,好久不见!”

“果然是麻穗!哇,好怀念啊!也就是说,旁边的是……”

“我是月村,你好。”

哇,那个女人在胸前双手合十地说道。

“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太巧了!”

“那个……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水城慢慢地把防风镜抬到了额头上。

“我是水城。”

“啊!宴会部的?”

“是啊是啊,您还记着,深表荣幸。”

“当然记着了。”说着美雪将视线移到了旁边,坐在那里的是日田。

日田急忙低下了头:“好久不见,我是日田。”

“啊,你好……”桃实看到美雪的表情变得僵硬了起来。为什么单单对日田会是这样的态度呢?

美雪也向桃实晃了一下,但又很快看向了秋菜他们那边。也许她认为这个女人是她不认识的人吧!因为桃实没有摘防风镜也没有摘面罩,脸完全被遮盖着。

“桥本已经结婚了吧?”秋菜问。

“嗯,去年春天结婚的。”

“也就是说,这位是……”秋菜看了一下坐在美雪旁边的那个高个子男人。

“这是我老公。”美雪开心地回答道。

“你们好!”那个男人轻轻地低了下头。那个动作,那个声音,桃实还记得。

是广太。差不多是两年前,他们曾经交往过,两个人也一起来过这个里泽温泉滑雪场,也乘坐了缆车……

“也就是说,就是那时候突然出现的那个男人?”月村问,“我们不是引诱过桥本来这个滑雪场吗?那个时候,桥本突然说想和我们分开行动。问了一下说是前男友跑来求婚了。”

“是的,那时候的那个傻瓜男人就是现在坐在旁边的老公。——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在美雪的催促下,广太摘下了防风镜和帽子。

“那时候给你们添麻烦了。”他深深地低下了头。

听着他们的对话,桃实明白了,他们在讲美雪在滑雪场突然被广太求婚时的事。听说是和工作中的同事在一起,没想到竟然是和秋菜他们……

桃实盯着广太的脸。好久不见了,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有这样的想法真是太可耻了,她感到很懊悔。广太的头发已经长起来了,美雪说她跑来这个滑雪场的时候广太是和尚头,但是已经过去差不多一年了,头发马上就长起来了。

桃实屏住了呼吸,祈祷着谁都不要来和自己讲话,更不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了。上一次在缆车上的噩梦已经苏醒了,这时候和美雪、广太面对面的话,在下车之前就不得不好好玩味地狱般的窘迫感了。

“看到你这么幸福,真是太好了!”日田突然说,他的语调也稍微有点僵硬。

“谢谢你!”美雪回应道。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和见外客气的感觉稍微有点不同,有点不自然的谨慎感。

这么想着,突然有件事在桃实的脑海中闪了一下。

练习骗水城向秋菜求婚的作战计划时,日田嘟囔了一句:“曾经打算向某个女人求婚,在滑雪场埋伏着,万万没想到竟然被其他的男人横刀夺走了。”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美雪?横刀夺走的男人就是广太。

肯定是这样的。这样一想,一切都说通了。

也就是说……

今后桃实和日田交往的话,就又是追逐在美雪的后面了。

更加不想亮明真身了!桃实想着。从美雪那里得到她和广太结婚的消息时,桃实的自尊心真的是稍稍受到了伤害。感觉到自己被俯视了,也有一种受到同情的感觉。

然而这次又是被美雪甩了的人。如果被她知道了的话,真不知道美雪会怎么想。会表面上送来祝福,内心却会因为自己和被她甩了的男人交往而看不起自己吧。

对日田来说,如果他知道了桃实曾被美雪的老公脚踏两只船,他的内心也无法平静吧。关于种种事情,他心里肯定会有疙瘩的。

“话说,”水城说,“为什么分手了呢?”

“哎?”美雪歪了下头。

“你们两个曾经分手了吧?但是你老公突然出现在了滑雪场,说想重新开始然后求婚了。这样的话,不就是说在那之前你们分手了吗?”

“啊!是!是啊!分手了。”

“所以,那是为什么呢?吵架了吗?”

“哎……这个事啊……”美雪为难地苦笑着和旁边的广太对视了一下。

“啊,事实上是,”广太挠了挠头,“出轨被发现了……”

“哈哈哈!”水城欢快地笑了,“那可太惨了!你到底干了什么?”

“这个啊……正是在这个缆车上发生的事。”

哎?莫非是想要讲那个吗?——桃实全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

“哎?缆车上?怎么回事啊?”水城咬住不放问道。

“差不多可以说是件非常难以置信的事,我和出轨的那个女孩儿坐在缆车上,然后合乘的女性组中的一个人摘了防风镜,然后竟然发现她是当时和我同居的美雪。”

“哎?”桃实以外的几个人同时叫了起来。

“然后呢?然后呢?然后怎么了?”秋菜开心地问道,如果不是当事人的话,这种事简直是太有趣了吧!

“因为我戴着防风镜和面罩,所以美雪好像没有注意到。当时已经没想着有活路了,祈祷着在下缆车之前,千万不要暴露。”

“哇哦!”麻穗用两只手捂着脸,“恐怖至极!”

“然后呢?然后呢?”秋菜更加向前倾了一点。

“接下来就不得了了。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因为不知道这种事,不断地和我讲话。但是,因为如果让美雪听到我的声音就不好了,所以我不得不用非常简短的回答应付过去。真是要劳神的事一个接一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家听得很认真,广太的语调听上去非常欢快。在旁边听着的美雪的表情也很明朗。也许他们两个人已经重复讲过好多次那天的事,最终能够当成一个笑话了吧!

但是,我并不是这样的!桃实盯着正在扬扬得意地讲着的广太。

她还没有从那天的打击中走出来,直到现在,每每想起,还是会忧郁伤感。那件事之后,她曾独自一人在返程的新干线里泪流不止。

广太的话在穿过了数个山场以后,终于逼近了高潮。那件事的经过他确实整理得相当好,可能是因为之前他已经和人讲过很多次了吧。可能已经成为这个男人常规的自谑项目了吧!一想到自己是这个项目里的出场人物,桃实就想发火,感觉很丢脸、很悲哀。

“我们下了缆车以后以后,发现美雪正看着我们这边。你们觉得她为什么看着我后面,以及她接下来说了什么?”

听到这里,桃实想:不好了!她还非常清楚地记着当时的情况,桃实从缆车上下来以后,美雪立马叫到了她的名字“桃实”。

即使广太在这里说出了她的名字,也要毫不动摇,桃实下定了决心。日田和水城他们只是会认为仅仅是名字相同吧。

“说了什么呢?”月村问。

广太装腔作势一样,稍微空了一会儿之后说:

“她大声地叫到了名字,那时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儿的名字。”

“哎?”大家又一次叫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怎么回事?”秋菜超级兴奋。

“她和美雪竟然是高中时候的同学。她们两个因许久不见后的再次相逢非常开心,我的脑袋却一片空白。那之后的事,意识朦胧记不太清楚了,但最终当场全部暴露了,被她们两个都甩了。”

“唉……”水城摇了摇头,“世界上真是有运气不好的人啊。”

“虽然这么说不太合适,但你还真是个浑蛋啊!”秋菜对广太说。

“不好意思,曾经是个浑蛋。”

“现在也是相当浑蛋吧?”美雪在旁边肯定地讲道。

“但是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你现在幸福不就好了吗?”麻穗调解道。

“嗯,这倒也是。”美雪好像觉得也未必不行。

看样子广太的自谑项目宣讲好像结束了。总之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桃实安心了。

“但是你最好还是小心点儿啊,桥本,因为出轨的男人余热降温以后,就会再犯的。”

“你也可以说这个?”听到水城的话,秋菜从一旁插了进去。

“就是我才可以说啊!我是从各种各样的事里毕业了的。”

“真的毕业了吧?”

“先别说我了啊,现在不是在说桥本的老公吗?”

“不,已经不敢再犯了。现在是认真的,相当认真!”广太像模像样地低下头后,“是吧?”他寻求着美雪的赞同。

“嗯,看上去好像是相对老实点了。”

“不是相对吧!”广太不满地噘了噘嘴,“和那时的那个女孩儿也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打算发生的吧?因为你们原本计划过夜的。”

“虽然是这样,但是我提议当天回去了啊!但是对方发牢骚说总之如果要去,就在那里过夜吧。”

听了广太的话,桃实在防风镜下面皱起了眉头。谁发牢骚说去的时候想在那里过夜了?我?

说什么呢?她又盯着广太看了起来。说去的时候说在那里过夜的不是你吗?

“真是个积极的女人!”麻穗当真了,她这样附和道。

“是啊是啊,虽然是在联谊的时候认识的,但最开始的时候她相当积极,不知不觉中我也被她引诱了。”

喂,等一下!桃实有了一股想要插嘴的冲动,胡说八道什么呢?明明是你拼命来追求我的!

但是,只能忍耐着,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和日田交往的。这个时候亮明真身的话,一切就全都白费了。

“我倒是觉得被诱导的那一方不对。”美雪说。

“这倒也是,但是我觉得假如对方无所畏惧地进攻到那个地步的话,大部分男人都会不坚定地跟着走的。”

“哎,她是怎么进攻的呢?”水城提起了兴趣。

“简单地说就是性感诱惑路线。那个女孩儿胸非常大,但是她宽大的短外套开着两个扣子,让我看到乳沟,在我面前特意弯腰什么的。”

性感诱惑?乳沟?桃实的脑袋马上就要喷火了!谁干这种事了?那天根本没穿什么宽大短外套。但是……但是在这里必须忍耐。缆车马上就这么做了要到达终点了。

“如果有人这么做了,身为男人是没法逃跑的啊。”

“是吧?”听了水城的话,广太得意忘形地调高了声调。

“想着不让对方丢脸,我也就回应她了,本打算仅限一次的!但是联谊之后她老是纠缠不休地和我联系,我也就坚持不住了……”

忍耐!忍耐!什么都不要想——桃实试图进入万事皆空的世界。

“说起来,最初联谊的时候,我应该是告诉了她我有女朋友的事的。”广太越发胡言乱语起来,说着桃实的记忆中完全不曾出现过的事。

“哎?是吗?”美雪好像也是第一次听说一样问道。

“是啊!应该是说过的,即使这样她依然发起了进攻,我觉得她是打算横刀夺爱。”

忍耐!忍耐!听不到!听不到!

“哎?好恐怖的女人。”秋菜说。

“那么,假如被那个女人骗了的话,现在会是怎样呢?”水城问。

“我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随便玩一下,然后就被丢了吧!真的是相当危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那时候发生的意外对我来说是非常幸运的。这个缆车,是充满幸运的爱的缆车。”

哈哈哈!广太发笑的瞬间,什么东西在桃实的脑海里闪了一下。

很快,缆车到达终点。车门打开,大家纷纷下了车。

但是,桃实没有下去,独自一个人留在了缆车里。

大家莫名其妙地回头看她。

怎么了?日田的嘴动了一下。

对着他,“再见了!”桃实小声嘟囔道。

接着,她挺起胸膛,直直地盯着广太,慢慢地摘下了防风镜和面罩。

数秒之后,里泽温泉滑雪场上,回响起一阵声嘶力竭的喊叫声……

本书由“行行”整理,如果你不知道读什么书或者想获得更多免费电子书请加小编微信或QQ:2338856113 小编也和结交一些喜欢读书的朋友 或者关注小编个人微信公众号名称:幸福的味道 id:d716-716 为了方便书友朋友找书和看书,小编自己做了一个电子书下载网站,网站的名称为:周读 网址:http://www.ireadwee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