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地狱般的时间开始了。

各种各样的问题在广太的脑海中翻滚着。为什么美雪会在这儿?公司呢?其他三个是什么人?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啊,好想快点去泡温泉啊!”穿绿色夹克上衣的那个女人说。

“这么快?连一下都还没滑呢。”绘里香追问道。

“本来,如果要二选一,就肯定会选择温泉的嘛。滑雪,差不多就是顺带的吧。”

“由美你一直都是这样,所以才会有人说你有大妈范儿呢。”

“要你管!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貌似穿绿色夹克的那个女人叫作由美。

突然想起来了。美雪经常说到她一个叫作由美的朋友,应该是她大学时候参加的兴趣小组里的伙伴。夏天打网球冬天一起做冬季运动——打着这样的旗号,貌似实际上只是开派对。

说起来……广太在记忆里探寻着,好像美雪说起那时候的事的时候千春还有绘里香的名字也经常出现,美雪也说过她们现在偶尔也会聚会。

广太一边想一边又一次偷偷地看了一遍四人组的脸,吓了一跳!因为美雪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他的脸。由于太过惊慌,他不自觉地挺直了脊梁骨,然后她把目光移开了。

“哎,怎么了?”那个叫作千春的女人拍了一下美雪的膝盖说,“总感觉你好像突然没有精神了。”

“没事。”美雪摇头说着重新戴好了面罩和防风镜,可以感觉到那个声音里隐藏着不愉快的情绪。

广太紧张了起来,心想不会已经暴露了吧……

他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夹克和裤子都是新的,和以前穿的衣服颜色完全不一样,美雪应该也没看到过这顶黄色的帽子,防风镜镜片是单向玻璃的,从外面看不到里面。而且,今天还戴着面罩。

不管怎么想都不会暴露。广太的体格也很大众,自从坐上缆车一句话也没有说,所以她也不会听到声音。

不好……

乘坐之前呢?当然不可能没说话,比如说了有关担担面的事。听到那时的对话了吗?但是只是听到声音会引起她的注意吗?即使觉得很像,但不也只是那样嘛。

回想一下当时的对话,广太又吓了一跳。只有一次,桃实提到了广太的名字。“好厉害!广太你对这个滑雪场好熟悉啊。”她确实这样说过。

她听到那个了吗?

首先听到声音,然后想着这个声音和广太的声音好像啊……然后竖起耳朵确认名字的话,美雪就有可能已经发现了。

想到这里,觉得她刚刚故意把防风镜搞偏的行为也别有用意,莫非她是想让广太知道她在这里?

广太心脏的跳动开始加速,全身直冒冷汗。

“哎哎,”桃实探出身来说,“接下来,滑哪个雪道呢?”

桃实漫不经心的问题,使广太神经过敏。即使知道桃实并没有错,但心里还是想着现在不要和我说话,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但是如果一直不回答的话,她接下来可能就要叫他的名字了。这绝对不可以发生!

广太也探出身来,用手套捂着嘴角小声说:“坐到山顶缆车吧!”

“哎?哪里?”好像没听到一样,桃实将脸靠得更近了。

“山顶。”广太心里祈祷着一定要听到啊!

“嗯,知道了。”桃实点了点头。

广太小心翼翼地窥视着美雪。她听到刚刚的对话了吗?不会听到了声音,然后确定这个人果然就是广太吧?

“不管怎么说,千春的男人缘可真差啊!”美雪突然说,“这已经是第几个了来着?被劈腿,然后分手。”

劈腿,听到这个词广太像被电击了一样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屁股仿佛要飘起来了。

“嗯……四个吧。”

“这也太多了!”绘里香吃惊地说,“与其说是男人缘差,不如说是看男人的眼光不行吧!”

“嗯……可能真是这样吧。”

“不是这样的,千春说他喜欢这样的男的,”说话的人是由美,“稍微有点不负责任又轻浮的男人,一直都是这样,所以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要介意,利利索索地找到下一个男人就是了,下一个轻浮的男人。嗯,说清楚了,接下来尽情地享受温泉旅行吧!”

“你老是说这些。哎,千春被下一个男人劈腿后,我们还要邀请她出来进行慰问旅行?嗯,这样倒也不错。”

听了绘里香的话,广太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貌似是千春被恋人劈腿并因此而分手,为了抚慰她心中的创伤,其其他三人为她安排了这次旅行。

“我认为,”美雪开口说,“都是教育的问题。”

“什么意思?”千春问。

“就是说即使喜欢上的男人是轻浮的男人,教育他不许看别的女人的话也就没事了,关键是缰绳勒得够不够紧。”

“缰绳啊,我不擅长那个哎。”

“不可以这样说,又要被玩儿了啊!”

“这一点上,你一直都很会掌控男人啊。”绘里香对着美雪说,“现在已经同居了,对吧?肯定把男朋友勒得挺紧的吧!”

“真没有礼貌,没这回事哟,也没这个必要。”

广太想咽口唾沫,可是嘴里什么都没有。

“就是说不用担心?”由美问。

“嗯,虽然他看上去很轻浮,事实上挺负责任的,所以可以信任他。”

哎呀?在防风镜的下面广太眨了眨眼。美雪刚刚的台词,听上去像是真心的,也就是说美雪没有注意到她的同居对象在这里啊。

不,还是不能放心。也可能是事实上已经注意到了,故意用“信任”这个词,让广太受到良心上的谴责。

“假如,他出轨了的话,要怎么办呢?解除婚约?”

听到绘里香的提问,广太变得提心吊胆。

美雪稍微思考了一下回答:“不会哦。”

“不分手吗?”千春吃惊地问。

嗯,美雪点了点头。

“那样的话,不是正如他所愿了嘛。我和千春不同,我不会放过他的。”美雪用同样冷静的语气说道。

“哎?那你会怎么办呢?怎么办呢?”由美一副好奇心外露的样子看着美雪。

“我觉得男人即使结婚了一辈子也会出轨那么几次,因此结婚之前出一次轨什么的,忍一下就好了。重要的是,之后……”

“嗯嗯。”其他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向美雪靠了过去,广太也很在意接下来的话。

“啊!好厉害!快看快看,他们在那么厉害的地方滑呢。”桃实指着窗外说。

虽然广太很想说:这种情况下,不要和我说话啊!但也不能无视她,便向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啊,真的!”

“哎,你在看哪里呢?不是那里,是那里啦。”

广太简直要哭了。他东张西望着,心想:哪里都一样啊!

“这里就该缰绳出马了,”美雪开始说,“尽管忍耐了他的出轨,但要明确让他知道并没有原谅他。如果有什么不满的事的话,说不定之后会旧事重提很多次。这样,结婚后的主动权便掌握在了我的手里,才不会让他随心所欲呢。”

“这样啊,”绘里香佩服地说,“好恐怖的女人。”

“他背叛了我,这是理所当然的啊!”

“成功地把他塑造成妻管严啊!”

听了由美的话,美雪连忙摇头。

“妻管严?想得太好了。成功地把他塑造成男仆啊!一辈子做我的男仆。”

广太觉着美雪果然注意到他的存在了,所以才故意说这种话的。你明白了吧,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男仆了。

“不过,也取决于是什么程度。”美雪说。

“程度?”千春问。

“与出轨对象的关系。如果没有发生性关系的话,也可以饶了他。”

这样啊!广太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

但是,美雪继续说道:

“只限被我盘问之前主动自首的情况哦,不是这样的话就不行了。肯定是不可能不露马脚的,我肯定会有所察觉。但是,我会给他时间考虑,在这期间他如果自首了的话——安全,但是如果没有自首的话——出局。我觉得这样也已经够讲人情的了哦。”

哎?这是什么意思?广太想了一圈。

如果美雪注意到了广太在这里而说了这种话,就是说思考时间已经开始了吗?期限到什么时候?

从缆车上下去以后,下次见面可能就到明天晚上了。那时,广太和桃实就已经发生关系了吧。即使没发生关系,美雪也不会相信。

就是说从缆车上下去之前是思考时间。美雪默默地逼迫着——在这里坦白吧!

但是,也有可能不是这样。

也许一切都只是因为广太想得太多了,事实上美雪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碰巧说到了这个。

一定是这样的,肯定是这样没错,一定要是这样!

“你男朋友会怎样做呢?察觉到你发现了以后,会利利索索地道歉呢,还是会依然与出轨对象纠缠不清?”

“嗯……会怎样呢?”稍微沉默着思忖了一会儿以后,美雪突然向缆车前进的方向指了过去。

“大家快看,这个滑雪场也是一样,可以看到缆车或者升降机的铁塔上带有写着分数的牌子是吧。这里是三十三分之几?铁塔一共有三十三份,它会告诉我们,我们现在处于什么位置。”

她说完后,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哎?什么?那怎么了?和刚刚说的事有什么关系吗?”由美的疑问合情合理。

“那个……如果从相反的角度考虑的话也可以说是倒计时,是吧。马上就要到达终点了,赶快做准备——与这个相结合考虑一下。”

“我知道啊!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由美急躁地问。

尽管其他三个人貌似没听明白,但广太完全明白了美雪的目的。已经完全没有疑问了,她是在催促广太——不快点坦白的话,缆车就到终点了哟,那样你就出局了哟。

广太下定了决心。当场现出原形,祈求她的原谅。虽然也许会被其他三个人戏弄,也会遭到桃实的鄙视,但这也没有办法。她们最终都是外人,但他必须和美雪在一起过一辈子。

“我说,那个……”桃实又来和广太说什么,但已经不重要了,广太将手伸向了防风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