缆车

四人缆车 其一

穿着滑雪靴的脚踩在雪面上的一瞬间,能量便从身体深处涌了上来。湛蓝的天空下,广阔的滑雪场闪耀着白色的光芒。使用双板或单板滑雪的人们,已经使这里呈现出一片热闹的景象。吸进的冰凉空气,让人神清气爽。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哇,太棒了!”日田荣介边叫着边将抱在怀里的滑雪板向前投去,为今天出来玩儿特意新换的滑雪板顺利地底部落地,轻快地向前滑去。

“好棒的雪啊。”比日田小一岁的月村春纪像在享受恰恰舞的音乐一样踏着脚步。

“这种感觉的话,昨天下得不小吧!平时去的地方,粉雪的感觉应该也不错吧。”一边环顾滑着雪场一边微笑的高个子是水城直也。

“我也这么想,那么先去坐四人缆车,然后再坐在它上面的双人缆车一口气上去吧!”月村提议道。

赞成!男生队达成了一致意见。

“那就这样定了啊!”日田向后看了一下,木元秋菜紧随其后。

“嗯,好。麻穗应该也还不会到。”

好像在说“好”那样,日田开始扣上固定器。新滑板的板面闪闪发亮,自己戴着防风镜的脸都要被映出来了。

四个人滑雪的时间都比较长,已经习惯滑雪了。一脚超越初学模样的单板滑雪者们,冲向中心滑雪场的四人缆车乘车处。

幸运的是尽管是休息日,但没有特别拥挤。稍微排下队,便轮到他们了。四个人并排着在四人缆车上坐了下来。从左向右依次是日田、月村、水城、秋菜,只有秋菜自己是反脚。

“天气真好啊!”日田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

“真的,氛围真是超棒啊!果然,是托我平时人品好的福!”

“哪里?”水城这句话,引得其他三个同时追问。

日田首先说:“假如用今天的天气来形容水城的人品的话,绝对是大雨。”

“不,那样的话就算不错了。会变得暴雪伴着强风,要停止营业吧。即使前面有丰盛的饭菜也会折返吧。”

秋菜听完月村的话笑着说:“啊!那太糟糕了。”

“说什么呢?忘了里泽温泉的事了吗?正是因为我为了参加单板滑雪加班到深夜,雪神感动了,那天才成了白雪的天堂,不是吗?”水城反驳说。

“等一下,那是我的功劳吧,”日田说,“定日程的人是我啊。”

“不,确实日程是日田定的,但地点是我定的啊!”月村说,“那天的天气那么奇怪,如果滑雪的地点选错了的话,氛围也就不对了。日田提议的滑雪场,几乎是不敢奢望有新雪的,可不能忘了提出只能选里泽温泉的我啊!”

“不,那天无论是哪个滑雪场都是超棒的。”日田说。

“是啊是啊,不管怎么说那天都是因为我平时的人品得到了认可。”水城说。

“都说了不是那样!”大家异口同声地反对道。当然,被那样说水城也没有显得不高兴。因为他一直假装是淘气包,到不如说甚至感觉有点开心。

日田发自内心的想法:好开心啊。与知心朋友一起做最爱做的事——单板滑雪。简直是最幸福的时光!

日田在东京市内的酒店工作,月村、水城、秋菜以及随后会赶来的土屋麻穗是他的同事。只是酒店分为住宿部、餐饮部、宴会部等,并不是说工作岗位也是一样的。日田现在的工作岗位是餐饮部,负责日本料理店里接待客人的工作。

“话说,睡过头的那个二货大概什么时候到啊?”水城问。

“收到短信说,她坐上了我们坐的那趟新干线三十分钟后的班次。”秋菜答道。

“也就是说,到达的时间差不多也要比我们晚三十分钟啊。嗯,那个家伙的话,换衣服肯定也得花费不少时间吧!”

“是啊!毕竟是二货嘛。”月村用认真的口吻同意说。

“不应该叫土屋麻穗,应该叫土屋二货啊!”日田也参与了进来,“也不知道买好缆车券了没,之前就有一次因为贪便宜,买了奇怪的票。”

“啊,确实有过确实有过,”水城拍着固定器说,“她误买成了上午的票,上午十点半才到滑雪场,却买了上午的票,要怎么办嘛!稍稍滑一个小时就回去吗?”

大家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麻穗之前曾经这样说过——我总是一下子被眼前的得失所迷惑,报名申请前台接待的工作也是因为看着好像很有趣。”

“啊,我也听说了,”和麻穗同在住宿部工作的月村说,“然后突然发现要做的工作全是家政服务类的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的体力活,她很是失望。”

是啊是啊,秋菜点了点头。

“而且,还做过冒冒失失的事。之前,听住宿部的熟人说,她看着登记入住的一位上了年纪的客人旁边的年轻女士说道:‘和女儿一起出来旅行,很开心吧’,然后发现人家其实是年龄差距比较大的情侣,结果整个前台的气氛都变得超级尴尬。”

听了水城说的新消息,日田说道:“真是二货,无药可救了。”

“但这正是麻穗的魅力所在!”秋菜辩护说。

“魅力?”水城一下子提高了声调,“外表都不亮眼了,内心再不机灵点,被这个酒店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当作笨蛋了可怎么办啊?”

“不亮眼啊,我倒是觉得她挺可爱的。”

听了秋菜的话,“嗯……”日田歪着头说,“我觉得非常……难以言表。”

月村哈哈哈地笑了,说道:“难以言表,说得太好了!”

“你们太过分了,可不能让麻穗听到啊。”

“不,说不定说给她听一下才好呢。哎,木元,教教我化妆呗!你那么会化妆。”

“哎?你怎么知道?水城,你莫非知道我素颜的样子?”

“尽管没见过,但能想象到。掩饰得真好啊!一直很佩服你。”

“太没礼貌了,不是掩饰,而是突出我的优点。”

“哦哦,说法各有不同啊。”月村感叹说。

“在这一点上,土屋完全相反。不是突出优点,而是突出缺点。本来就呆头呆脑了,还总是表现得更加愚笨。”水城进一步诋毁说。

“说起来,麻穗说,前一段时间她被经理批评。说她听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要半张着嘴,那样看上去特别傻。”

听了秋菜的话,三个男人乐得戴在脚上的滑雪板上下来回翻动。

“她现在肯定在打喷嚏。”月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