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缆车 其二

果然不出所料,他们到达的坡面上已经有了大量其他滑雪者滑过的痕迹,但差不多还是能享受粉雪。日田他们非常满意,接着从盖有压实雪的斜坡上滑了下去。

滑在最前面的水城在去中心滑雪场的途中停了下来,日田也靠近他停了下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那不是那谁吗?”水城指着下面说。

朝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四人缆车乘车处的旁边有一个穿着黄色滑雪服的女单板滑雪者。

“啊,就是,没错。”

月村和秋菜过来后,水城又给他们指了一下。秋菜挥了挥手,但土屋麻穗好像完全没有发现,看着完全相反的方向。

“果然是二货,我们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那个方向啊!”水城笑着滑了起来,日田他们也跟了过去。

一边挥着手一边靠近,麻穗好像终于发现他们了一样,一边拍手一边跳了起来。

“太好了,还想着如果见不到你们,可怎么办?”

“那是不可能的,不是还有手机嘛。”日田说。

“话说,你怎么能睡过头呢?”水城一边解固定器,一边责备说。

“不是的。我确实定闹钟了,可是它没有响。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肯定是你自己停的吧!”月村笑着说,“不要找那样的借口了,赶紧戴好固定器,别让我们等了。”

“啊,就是,对不起了。啊!我把滑雪板放在哪儿了?啊!对了。”麻穗向着买缆车券的地方跑了过去。看着她,四个人全都笑得前仰后合。

“为什么不拿过来呢!”水城叹了口气。

“真是没法再为她狡辩了。”秋菜也笑着摇了摇头。

大家等着麻穗回来将滑雪板穿在一只脚上以后,五个人一起坐四人缆车。因为只能坐四个人,所以分成了两拨。日田和秋菜还有麻穗一起。

“土屋,你打喷嚏了吗?”坐上缆车没多久,日田就问道。

“打喷嚏?哎?为什么呢?现在正在流行感冒吗?”

日田和秋菜忍不住笑了起来,麻穗完全摸不着头脑。

“不是说那个,是说大家说土屋的闲话了,这个那个的。”

“哎?真的吗?都说什么,好丢人啊。”

“在我看来,与其说是说闲话了,倒不如说是说坏话了。太过分了,他们。”

“我可没说很过分的话啊。”

“日田你不是也得意地说了很多吗?”

“不,是水城太过分了。说什么外表都不亮眼了,内心再不机灵点的话,就真是受不了了什么的。”

“真的吗?水城太过分了。”

然后坐在正中间的秋菜思索着认真地说:“是那样吗?”

“怎么了?”日田问。

“水城老是会诋毁自己喜欢的女人,当着大家的面。虽然那样,但当他和她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会为此向她道歉,然后各种赞美她。我觉得被他这种前后不符的行为所骗的女孩儿也不在少数。”

日田很想问:你也被这种伎俩骗了吗?但他什么都没有说。

但是,确实有说准的地方。以前,水城曾经特别喜欢把秋菜的平胸当作下酒菜。

“也就是说,现在水城瞄准了土屋?”

“不可能吗?”秋菜问日田。

“哎?”麻穗发出了意外的声音。

“那是不可能的,前一段时间水城还说了你和我喜欢的类型真是完全相反之类的话。”

“那也是策略。即便不是策略,可能也只是以前是那样想的,但最近他变得对麻穗你上心了。”秋菜肯定地说,“毕竟麻穗你变漂亮了嘛。”

“哎,即使你只是在吹捧我,我还是好开心啊!”麻穗双手捂着脸说。

“而且还有深藏不露的大胸,基本上可以说水城就喜欢胸大的,和他喜欢的类型完全相反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哎,日田,你刚才不是和水城乘坐同一个双人缆车了嘛,没说麻穗什么吗?”秋菜问日田。因为戴着防风镜,所以没法确定,但感觉她的眼睛里好像闪耀着光芒。

“没,没说什么。”

好像烦了就会和你分手哦!他在心里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