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伊斯兰教与咖啡

“啊!咖啡!咖啡能消除伟人的烦恼,咖啡能将迷途者导回正途。咖啡是真主子民之饮,咖啉是渴望智慧者的甘露,……当别人向你呈上精美咖啡时,忧愁瞬间消失殆尽,咖啡能融入你的情绪,使你保持活力,如果像还有何怀疑,请看那些喝着咖啡的美人儿。咖啡是真主所赐,咖啡是健康之饮,无论是谁,只要见识过精致的咖啡杯,就再也看不上酒杯。咖啡是承载无上荣耀的佳酿,颜色象征着纯洁,理性证明着真实,喝咖啡吧,充满自信!”

——传说中穆将军默德儿子所写的咖啡赞美诗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咖啡是伊斯兰教的宠儿

正是由于伊斯兰教圣经《古兰经》中严禁喝酒,使得阿拉伯人被迫去寻找酒的替代品,转而去大量消费咖啡,后来一直发展到“人们打着喝咖啡的幌子,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来聊天、下棋、跳舞、唱歌,想尽一切办法来消遣”(一位阿拉伯学者语)。宗教是促使咖啡在阿拉伯世界广泛流行,并最终演变为世界性潮流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那么为什么咖啡会是那个宗教的幸运儿呢?如果我们对比佛教在我国的兴盛史便不难看出些端倪。作为与咖啡齐名的兴奋提神饮品,茗茶伴随着佛教的兴起传播开去,佛教徒是其最初的“铁杆粉丝”,也是最忠诚的“口碑传播者”——喝茶使人能够在宗教活动进行中保持清醒的头脑,提高效率并不至于亵渎神明。我曾游览少林寺时买到一本“非法出版物”,其中有个野史故事:据说当年达摩祖师面壁九年悟道后开创禅宗,为了改变面有菜色的僧侣们精神萎靡不振的状态,不仅发明了强筋健体的少林武术,让大家每日习练,更鼓励僧侣们种茶、制茶、喝茶。于是乎饮茶兴起,今天“禅茶一道”的提法也与此多少有关。

咖啡之所以能够在伊斯兰世界大行其道,其兴奋提神功效同样要记首功一件——只有喝着咖啡才能保证信徒们在进行冗长的宗教仪式时具有最佳状态,并有神奇力量涌入体内的感觉。伊斯兰教经典中描述了很多先知穆罕默德的神迹,都是在他喝过咖啡后发生的,这就不难理解了。

15世纪中叶以前,咖啡主要只是伊斯兰僧侣和医生的特殊饮品。前者在虔诚信仰中接触咖啡,将其当作宗教仪式中的兴奋剂;后者将其用来治疗消化不良等各种疾病。十多年前我曾经看过一则消息,说上海有个无证行医的郎中专治妇科疑难杂症骗取钱财,他将浓黑的苦咖啡当作治疗某些妇科病的“灵丹妙药”。当时看过这则消息不过嗤之以鼻。后来自己从事咖啡事业,翻阅资料时发现,早在17世纪咖啡确实是治疗妇女停经、痛经、月经不调等疾病的良药,不由唏嘘不已,感叹“没见识真可怕”。

走下神坛的咖啡

作为神圣的特殊饮品,咖啡的来历和工艺被出于宗教考虑而长期保密,其底细不为世俗所知。直到1454年,一位著名的伊斯兰宗教人士出于感恩,将咖啡这种带有宗教神秘色彩的饮品公之于众,咖啡逐渐转变为伊斯兰教地区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大众流行饮品。还有一个野史说法认为:1405~1433年,明朝派出的郑和舰队下西洋,其间数次到达饮用咖啡的阿拉伯世界。伊斯兰信徒们发现中国人饮茶如喝水,毫无神秘感,茗茶更同样具备兴奋提神效果,这促使咖啡也很快走下了神坛,进入世俗生活。此外,中国人喝茶的瓷杯造型对于后世咖啡杯的基本样式固定下来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阅读 ‧ 电子书库

数十年后,两位叙利亚人在麦加开设了阿拉伯地区最早的咖啡馆——卡奈咖啡屋(Qahveh Khaneh)。在这家咖啡馆里,或抽水烟或下棋或闲聊天的男人们三三两两,有人喝咖啡,还有人喝茶,充满果香的烟料化为烟雾从铜质烟壶中袅袅升起,与水烟壶中的咕噜声以及咖啡的啜饮声相映成趣,墙壁上装饰性宗教绘画随处可见,讲述各种宗教故事的长者们被大家簇拥……无不体现了浓重的伊斯兰文化风情。

但是咖啡在伊斯兰世界的传播也并非一帆风顺,尤其是三教九流的人们喜欢聚集在咖啡馆里,不仅减少了去清真寺做礼拜的次数,越喝越兴奋的特性,注定让咖啡馆成为议论朝政、宣泄不满、煽动民众的场所,引起当政者高度警惕不难想见。但是任由执政者如何下令禁止咖啡,咖啡已如暗夜滋生的情愫难以遏制,几番角力,几度兴衰,16世纪末期,咖啡已成为整个阿拉伯地区最基本的生活习俗,再也不可能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