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大作战

1

看了一下表,发现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水城直也吃着毛豆喝啤酒,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电视。屏幕上,喜剧演员正在玩弄着倒装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这是他工作的地方——都市酒店,附近的一家套餐饮食店,他下班回去的时候经常会来这里。但是,今天晚上他在这里是在等待一个人。

哗啦一声推拉门开了,那张已经看腻了的脸出现了。日田荣介像在说“对不起”一样,手呈刀状在脸前切了一下,向水城的桌子走了过来。解下了围在脖子上的围巾,脱下夹克上衣以后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老板娘走了过来,日田点了啤酒和几个下酒菜。

“整理发票花费了点时间,今天的销售额很大。”日田解释着迟到的理由。他和水城在同一家酒店工作,在餐饮部,现在的工作地点是酒店的日本料理店。

“肯定特别忙吧?我们这边也是,三月份的送别会啊四月份的迎新会啊什么的,预约多得应付不过来,上司每天挖苦我们。”

水城在宴会部,以前曾是婚礼中心的负责人,现在主要负责企业活动。

老板娘拿来了啤酒和杯子。水城一边向日田手里的杯子里倒啤酒,一边问道:“话说,你有什么事要说啊?”

“嗯……事实上,”日田喝着啤酒,咽下去以后他意气风发地说,“我觉得到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什么?”

听了水城的回复,日田好像在说“你真不懂我”一样皱着眉头。

“当然是结婚啊!结婚。”

“什么?”水城拿着杯子,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日田,“对方是和你在一起工作的桥本吗?”

“必须的!”

“哎?”水城说道,“好快啊!”

“是吗?”

“你和桥本开始交往是去年年末的时候吧!这不是才只过去了三个月吗?”

“确实,这么说的话,才只过去了两个月零十二天。”

“这么快就要做出决定了吗?不觉得太急了吗?”

“我和你不一样啊!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还无法做出决定。真理解不了。”

“在一起一年很正常吧!对方也很谨慎。总之,因为经历的事太多了。”

水城的女朋友木元秋菜也在宴会部,每天在婚礼中心为许多情侣提供建议。

“不是有句话说,好事不宜迟嘛。”日田将手伸向毛豆,“她也三十几岁了啊,我觉得她可能已经着急了,所以我想让她安心。”

“嗯……”水城点了一下头,正将杯子递向嘴边的手停了下来。

“想让她安心……也就是说,并不是你们两个人商量好了以后才决定结婚的了?”

“还没有和她说。话说,想和你商量的就是这件事。”日田看了一下周围,放低声调说,“求婚!”

“啊?”

老板娘将饭菜端了过来。等待她将盘子放在桌上的那会儿,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日田有点害羞地一个人笑着。

老板娘离开了以后,水城拿起了卫生筷子:“什么意思,求婚?”

“就是说,”日田将两只手放在桌子上,“我打算最近求婚。这么重要的事,所以我想导演一场独具创新的方式。不想只说‘和我结婚吧’之类的。”

“独具创新的方式啊!比如说什么样的?”

日田噘了噘嘴。

“不就是因为想不出来,才想着找你商量的吗?你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水城夹在筷子里的生鱼片差点掉下去。

“这种事当然是要你自己去想啊!”

“我想了,但怎么也想不出好的创意。你在婚礼中心待过,总知道一个两个有趣的事例吧!”

“没有这回事!我也不会问‘你是怎么求婚的’这样的问题吧。”他将生鱼片放进了嘴里。这家店的生鱼片一直新鲜又好吃。

他看着生鱼片的配菜突然有了想法。

“你看这样怎么样?带她去法国餐厅约会,点全套晚餐。吃饭过程中,完全不提结婚,亮点是最后的甜点。她正要去吃的时候,从甜点中突然冒出一个戒指来。她肯定会大吃一惊,又吃惊又感动。事先拜托好店里的话,这个也并不难做。怎么样,不错吧!”

但是,日田一脸发愁的样子,叉着胳膊思索着。

“怎么了?有什么不满意的吗?”水城问。

“万一,”日田说,“她把戒指和甜点一起吃下去了就不好了。”

水城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会发生那么愚蠢的事吗?”

“即使没吃下去,牙也有可能随着咀嚼的节奏被硌坏。”日田用双手在胸前打了个大大的叉号。

“我觉得你想多了。”

“而且这个冲击力太弱了,没有冲击力更强一点的建议吗?”

“冲击力啊。”水城在他负责婚礼时候的记忆里探索着,想到了一件事,“对了,搬家吧!”

“搬家?为什么?”

“搬家的那天,她也会去帮忙。然后,到了搬去的新家发现,已经为她准备好了家电和家具。也就是说,那个房间,是你们两个人结婚后的新家!这个冲击力强吧!”

日田眨了眨眼。“确实是。”

“但是,万一她不喜欢那个房间的话该怎么办呢?还得再搬一次家。”

“这点事儿你就让她忍一下啊。”

“这怎么能行?难得的新婚生活。”

“真麻烦!”水城皱眉蹙眼地说,“好!那么先定地点吧!充满你们两个人的回忆的地点会比较好,虽然比较俗套,但女人就喜欢这个。”

“充满回忆的场所啊!”日田向远方看去,“哪里好呢?”

“你们两个人没有单独去旅行过吗?”

“这样的话,”日田叉着胳膊,“里泽温泉吧!开始交往的时候去过。”

“里泽?嗯嗯,说起来对方也说过单板滑雪什么的,厉害吗?”

“马马虎虎吧。”

水城和日田都很喜欢单板滑雪,一个季节总会一起去几次。

“那么,这样怎么样?去里泽温泉单板滑雪旅行,在雪地上求婚。不错,也很浪漫!好,就这么定了。加油!”水城拿起了水杯,打算干杯。

“等一下,就只是这样?”

“只是哪样?”

“我是问只是在滑雪场上求婚吗?”

“不满意吗?”

“虽然很浪漫,但没有戏剧性。我想要能让她感到惊喜的,剧情不可思议地急转直下,吓她一跳。”

“贪得无厌的家伙。”水城将拿起的杯子又放了回去。

“必须的啊,毕竟一生只有一次。赶紧帮我想想嘛,这次我请客。”

“真拿你没办法。”

水城又开始皱眉蹙眼地思考,心想:无论如何都要帮他一把。虽然日田是他进入公司以后关系最好的朋友,但不只是因为这个。

日田是个不错的人,但不招女孩子喜欢,但也并不是招她们讨厌。“作为一个人来说很喜欢他,作为朋友也是超棒的”之类的,貌似大家是这样说的。事实上,水城的女朋友秋菜也曾经甩过日田。用她的话说,好像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觉得他作为恋人是难以想象的”。

这样的日田,好不容易交到的女朋友就是桥本。她是去年四月份作为合同职员进入公司的,长得还蛮漂亮。尽管她以前从事的是其他领域建筑相关的工作,但据说她也有餐饮业的经验什么的,就被分配在了餐饮部。因此,两个人便相识了。

虽然水城没怎么提过,貌似秋菜和桥本两个人同岁,虽然工作岗位不一样,但两个人关系貌似还不错。秋菜曾经说过:“桥本可靠又沉稳,说不定很适合暴走型的日田。”

如果错过了这么好的对象的话,就不知道他的爱情下一次什么时候会到访了。所以,无论如何都想让他求婚成功。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什么惊喜啊、急转直下啊,好难办!

水城将杯子里的啤酒喝完,若无其事地向墙上的电视看去。正在放着以前的黑白电影,放的是《月光假面》。“像风一样而来,像风一样而去的月光假面会是谁呢”,这句歌词出现在了自动反射式幻灯机上。

水城灵机一动,拍了下桌子。

“我有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