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最终,自那之后他们一次都没有往请求重新洗牌的队伍里站过,桃实和弥生一直在和水城他们一起滑。正午过后,便开始有人让参加人员向宴会会场转移。

会场是滑雪中心里面的休息室。但是,去那里之前,桃实和弥生一起去了化妆间。自不必说,她们是为了整理妆容。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化妆间拥挤不堪,全是和她们抱有同样目的的女孩儿。洗脸台的镜子旁,一丝不苟地整理着妆容的女孩儿排了长长的一队,桃实若无其事地评判着大家。明显可以看出,二十五岁以下的女孩子占到将近一半。在她们中间三十岁的女人会留下什么样的印象呢?桃实感到很不安。对弥生说了这件事后,“担心这些不也完全没有办法吗?”桃实得到了这样回答。

“话说,你觉得那两个人怎么样?”

“在酒店工作的那两个?”

“当然了。我倒是觉得还不错。”

“我也是,很善谈,也很亲切。”

“水城也很有趣吧!而且,我觉得也许说不定他还是个帅哥,鼻梁很直,额头的形状也不错。”

桃实也有同感。果然不愧是平时老接触他人脸的人,她们对这种地方都很敏感。

“叫作日田的那个人怎么样?”

听完桃实的提问,弥生“嗯……”地歪着头。

“怎么说呢……不太明白。不是很清楚,因为他也不怎么说话。在缆车上的时候,他也只是在水城说话的时候插一下嘴或者附和一下什么的。”

“但弥生,你不是和他一起滑了吗?”

“那是顺势变成那样的,因为桃实你要和水城一起滑啊。日田滑雪的技术非常好,但他一个人嗖嗖地向前滑着,感觉我好像完全是第二位的。他今天来这里,到底是来干吗的?”

“只是受到水城的邀请才来的,对女孩子根本没有兴趣吧?”

“啊,是啊,肯定是这样的!但是水城明显像是瞄准桃实你了啊。”

“哎?这个还不确定吧!说不定看到我的脸以后,一下子就失望了。”

“不会,我觉得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的。当然,我也不能保证。”

“看到摘了防风镜的我们以后,他会说什么呢?”

“万一根本谁都不来靠近我们……”

“如果发生这么悲惨的事的话,我们就赶快从会场出来,两个人一起滑雪吧!”

“嗯,好好。”

怀着期待与不安,她们踏入了会场。那里摆着几个四人坐的桌子,已经有许多参加人员坐在了座位上。

桃实她们穿着滑雪服伫立着,突然一个男人跑了过来。虽然他没有穿上衣,但从裤子的颜色可以看出,他是水城。

“火野桃实、山本弥生,这边。这边请,我们已经为两位准备好了座位。”这个声音很耳熟。

给她们两人带路时,水城的动作非常娴熟,真不愧是酒店的工作人员!而且再加上他的素颜,桃实的心忽然扑通扑通直跳。虽然是单眼皮,但眼睛清澈明亮,完全是她喜欢的类型。她开始在意起来:他看着我的脸是怎样想的呢?

穿衣品位也不错。黄色T恤的外面套着方格图案的敞领衬衫,下摆在裤子的外面。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吗?短发也非常适合他。

桃实她们走到桌子的座位上时,坐在那里的一个男人突然站了起来。她完全不知道那是谁,但从情况来看,她推测那应该是日田。对他,桃实连裤子的颜色都没有记住。

“请坐请坐。”

在水城的催促下,桃实她们脱下外套坐了下来。

隔着桌子,相对坐着,水城轮流看着桃实和弥生。“非常不好意思!”他低下头,“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你们果然很专业,专业的滑雪场魔术师。我们这样的门外汉完全看不出来,只能看到确确实实是个美人。无论如何请你们原谅!喂!你也低下头啊!”他将旁边日田的脑袋也按了下去。

弥生哈哈哈地笑了。

“只能看到确确实实是个美人,这个因为听法不同,可是会成为坏话的。是不是应该暂且先认为是在恭维我们呢。”

水城抬起头,爽朗地笑了。

“虽然有一点点恭维的成分,但还是希望你们坦率地接受。虽然你们很擅长化妆,但你们的底子也都不错吧!”一边吐着受挫的语调,一边轻描淡写地加入褒奖的话,这着实不容易做到。

很擅长说话啊,一定也已经习惯了应对女人了吧。这样想着,桃实对水城越来越在意了。

会场准备了自助餐式的小吃和饮品,水城和日田给她们拿到了桌子上。

喝了一点儿酒后,水城的嘴更加流利了。水城不只是自己说,他还很擅长从桃实她们嘴里引出话来。只是说了一下工作中的一些微不足道的插曲,他便大惊小怪地揪住不放,最终以有趣的滑稽俏皮的话语收尾,以至于连桃实她们都觉得自己变得善于言谈了。

然而时间过去将近一小时的时候,水城的态度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开始非常专注地刨根问底地问起弥生的事来。而且,最开始是坐在桃实的正对面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与日田换了位置。

“弥生喜欢四季剧团啊,我也看了很多他们的作品,最喜欢的是《猫》。”

“我也非常喜欢《猫》。但是,我最喜欢的果然还是《歌剧魅影》。”

“那个确实是相当不错,但是,不为人知的名作是《横跨世纪》吧。”

“哎?我不知道那个哎。”

“我觉得也是,因为那个几乎没怎么上演过。总之舞蹈很棒。”水城和弥生热火朝天地聊着一些桃实根本没法插进去的话题。

桃实想着:被换了啊?像弥生说的那样,最初很明显可以看出水城的目标应该是桃实。但是,也许现在他的兴趣转向弥生了。这是很有可能的,弥生长得也很漂亮。

“嗯……”日田对桃实搭话说,“你喜欢美足吗?”

“美足?”

“美式足球,美国橄榄球之类的。”

“嗯……不太喜欢。”

与其说是不太喜欢,不如说是一点也不喜欢。

“这样啊,但是今年的超级杯赛特别好看!只剩最后十秒就要输了的一方追赶上了七分的差距,而且以逆转为目标的到位开球成功了……”

尽管桃实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兴趣,日田还是兴奋地说了起来,那些内容对她来说真是云山雾罩,不知所云。

“我的光盘里有录像,随时可以借给你。”日田说道。

“谢谢。”桃实答道,在心里默念着:这家伙是傻蛋吗?

旁边,水城和弥生依然在聊着音乐剧,丝毫没有要切换话题的迹象。

没有办法,她又将目光转向了日田。与水城不同,他好像完全没有要整理一下被防护帽压坏了的发型的想法。前面的头发紧紧地贴在额头上,他真的完全不在意吗?

“哎?怎么了?”日田问。

“没有……觉得你那件内搭好厉害。”

仔细一看,发现他身上穿着可以兼作护具的内搭,凹凸不平的缓冲垫,看上去穿着不怎么舒服。

“这个吧?滑雪的时候果然还是觉得如果不穿这个的话就没法尽情地滑。和这个颜色不一样的内搭,我还有两件。”日田自满地说。

桃实虽然心想:滑雪联谊就不要特意穿着这么粗俗的东西了,但还是说道:“好厉害啊!”对日田来说,邂逅女孩子只是第二位的,尽兴滑雪才是首要目的吧。

就这样自由对话的时间结束了,最开始致辞的那个手拿麦克风的男人又拿着麦克风出现了。据说,接下来要开始做游戏。虽然还做了下简单的说明,但其实也就是猜拳大赛。男女两个人组成一组,与其他的组进行对决。规则是男子之间,女子之间依次猜拳,最先连胜两次的那一组胜出。

桃实和日田沦为了一组,因为水城邀请了弥生,就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好!一起加油吧!”日田转动着肩膀干劲十足地说。

猜拳大赛开始了。桃实他们和紧挨着他们的那一组进行对决,轻而易举地取得了两连胜。虽然内心想着赶快输掉,但并没有如她所愿。

在手拿麦克风的那个男人的指挥下,第二轮对决开始了。桃实他们竟然又赢了,水城他们像是输了一样坐在座位上。

第三轮对决开始了。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又赢了。回过神来发现,赢得剩下来的只有四组了,下次再赢了的话就要进入决赛了。明明不愿意在这种地方这么抢眼的,而且还和这样的搭档一组……

这么想着,再下一次的对决中他们毫不费力地输掉了。桃实松了一口气,但日田好像很不甘心的样子。“失败了!明明一直到出手之前想着出剪子的,为什么换了呢?”他无休无止地叽里咕嘟地抱怨着。

和这个人合不来啊!又一次这么想到。

猜拳大会结束后,又到了进场滑雪的时间。和上午一样,还是和水城还有日田一起滑的。但是,桃实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也没有多么享受水城在缆车上的漫谈。

下了缆车到雪面上以后,水城和弥生便亲密地一起滑了起来。然后,日田完全无视左右地飞走了,桃实按着自己的步调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