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里泽温泉滑雪场,上午十点差一刻。

到了指定的集合地点——缆车券售票处,写着“滑雪联谊参加人员请到这边”的牌子便映入了眼帘。在它旁边的柜台貌似便是接待处。参加人员的队伍已经排了起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哎呀哎呀,竟然真的来了!我真可以说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啊!”桃实远远地看着队伍说。

“说什么扫兴话呢!可是桃实你说的‘我会保护你的,陪我一起去吧’,所以你稍微打起点精神来嘛!”在旁边发牢骚的是工作中的同事山本弥生。

“我都说了多少次!我是一时冲动才报了名的啊!当时喝醉了。”

“既然来了,就好好玩儿吧!快点,走吧!”弥生先迈出了脚步。

在接待处办好了手续,拿到了缆车券以及作为滑雪联谊参加人员标记的缆车券卡套。

“总觉得心扑通扑通直跳!这种氛围,好久没有体验过了。”弥生一边将卡套戴在胳膊上,一边说。

“会来些什么样的人呢?虽然没抱太大希望。”桃实环顾了一下旁边那些她觉得是参加人员的人们。

自不必说,所有的人都是一副双板滑雪服或者单板滑雪服的打扮,非常不容易看清体形。因为戴着防风镜和面罩,脸基本也都被盖住了。虽然大家都是这样,但这完全就是个假面舞会啊?

正这样想着,忽然听到了扬声器打开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有一个手里拿着麦克风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早上好!参加滑雪联谊的各位,欢迎你们来到里泽温泉滑雪场。为了今天,我们特意准备了充足的雪,恭候大家的到来。雪的质量非常好,天气也非常好,大家的心情呢?”他的情绪突然高涨了起来,递出麦克风。

“非常好……”含有困惑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了出来,手拿麦克风的那个男人皱了下眉。

“怎么回事啊?这么没精打采。这样的话,可不会有称心如意的邂逅哦!再来一次,这次可要加油啊!雪的质量非常好,天气也非常好,大家的心情呢?”

“非常好。”这次声音稍微大了一点。

“还是有点不太够。再来一次!里泽温泉,雪的质量非常好,天气也非常好,参加滑雪联谊的各位的心情呢?”

“非常好!”这次成了夹杂着大喊声的大合唱,手拿麦克风的那个男人也像满意了一样使劲儿地点着头。

“真受不了,果然是这种感觉啊!”桃实发自内心地感到厌烦。她远离这种活动的理由之一就是她讨厌极了这种被主办方鼓动的感觉,虽然年轻的时候并不抵触。

手拿麦克风的那个男人简单地描述了一下今天的安排以后,开始说明滑雪联谊的规则。但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内容。比如,滑行要遵守规则,发现中意的人以后可以毫不犹豫地发起进攻,即使被甩了也不要因此而讨厌滑雪之类的。

恰到好处地开着玩笑。

“最后,今天祝大家玩得愉快!”和这句台词一起,那个男人也退场了。

接着,出现了几个工作人员,他们开始引导参加人员去缆车乘车处。好像首先是大家一起在山脚下的家庭滑雪场滑行。虽说里泽温泉滑雪场的卖点之一是乘坐缆车进行远距离滑行,但是鉴于滑雪联谊这一活动的特点,为了防止参加人员过于分散,所以对滑行的区域做了限制吧。

在缆车的前面,参加人员按照男女被分成了两队。在这里,男女都是以两个人为一组参加。就是说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按顺序乘坐同一个四人缆车。

到桃实她们了。轮到和她们一起乘坐的两个男人说了一声“请多关照”后急忙点了点头,两个人都是单板滑雪者。“请多关照”桃实她们也回应道。

一坐上缆车,桃实旁边的那个男人便问道:“请问你们来自哪里呢?”

“东京。”桃实回答道。

“啊,一样,我们也来自东京,你们是第一次参加滑雪联谊吗?”

“是的,你们不是第一次参加吗?”

“我们也是第一次参加,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做。总之,我可以先做个自我介绍吗?”

“好,请!”

两个男人便开始做自我介绍。据他们所说,他们在一家办公用品制造公司上班,彼此是公司同事。当听到对方的年龄是二十五岁,她们一下子变得没有力气。好年轻。

看样子,桃实她们也必须得做自我介绍了。说完了自己的职业,虽然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出了三十岁这一真实的年龄。最少不要隐瞒自己的年龄,这是已经事先和弥生说好了的。

“啊,这样啊。”男生队发出的声音非常沉着冷静,但失望的气息还是扑面而来。“一上来就落空了啊!”他们肯定是这样想的吧。

但是,坐在缆车上的这段时间肯定也没法一直冷场。像是已经放弃了一样,两个男人开始说起这样那样的话。之前都去过哪里的滑雪场啊?哪里最好啊?全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没有问喜欢什么样的男生之类的,他们肯定是觉得没有问的必要吧。

缆车终于到达终点,已经扣好固定器的那两个男人在等着桃实她们扣上固定器,好像是暂且打算一起滑的样子。

“那么,走吧!”看到桃实她们站起来了,他们便滑了起来。

但是,也就只是那样了。虽然他们也会偶尔停下来等一下桃实她们,但是他们的视线一直朝着周围其他的方向。是在寻找更耀眼的女孩子吧。“哼。”桃实轻蔑地笑了一下。戴着防风镜,穿着冲锋衣,根本没法推断年龄。

而且,他们两个非常喜欢在缆车旁边滑行。明明没多么大的本事,却好像想要向坐在缆车上的其他女孩子展示滑雪技术一样,在缓坡面上进行滑雪比赛。摔倒了,“浑蛋。”一个男人小声地嘟囔着。

缆车乘车处这边和刚才的状况稍微有点不一样,立着牌子,分成了“和原来的搭档再来一次”以及“请求重新洗牌”两列。

“姐姐们,有缘再见!”一个男人说着向请求重新洗牌的男生队走了过去。

“说什么呢!什么姐姐们!”桃实生气了。

“算了,不也没有办法吗?实际上和他们比我们就是姐姐啊。重新打起精神来,我们也去排队吧!”弥生劝解了一番。之后她们也去排队了。

这次一起的是两个双板滑雪者。虽然年龄是三十几岁,这是件可喜可贺的事,但那两个男人一直烦人地说着“摘掉防风镜摘掉防风镜”,实在是无法应付。

“你们不觉得看不到脸就这样一直聊天,是在浪费时间吗?我认为,与其摘掉防风镜的时候大失所望,还不如先看一下长什么样子。”

“但是拿着麦克风讲话的那个人说过在进入宴会会场之前,尽量不要摘掉防风镜,对吧!”

“是尽量吧,没事的,如果本人达成一致意见的话。总之我们先摘了,你们之后再做决定就好了。”说完,那个男人便把防风镜掀了起来,他旁边的那个男人也同样掀了起来。然后,两个人像在说“怎么样”一样,笑了一下。

“这样啊。”桃实领会了他们的想法,可以说他们两个人长得都很不错,所以应该很有自信吧。但是不禁会觉得:这样的话,一直珍藏到宴会会场才好啊,难道他们不觉得这个时候争先恐后地展露出来,这样给人带来的轻浮感会使一切都白费的吗?

“我们在宴会之前还是不摘了。”她不自觉地发出了冷淡的声音。

和他们也就到此为止了,又一次站到了请求重新洗牌的队伍中。

之后也和几组人一起滑了,但总有一处不合拍,一直站在请求重新洗牌的队伍里。

然后,不知过了多少次以后,又遇到了他们。单板滑雪的那组,一个人穿着蓝色的滑雪服,另一个穿着灰色的滑雪服。

“喂喂,可以叫你螃蟹吗?”一坐进缆车,穿蓝色冲锋衣的那个男人便对桃实说道。

“哎?为什么?”

“因为,你滑雪的时候,双手像这样翘着,像螃蟹举着钳子一样。”他弯着胳膊,将双手举到差不多肩部的位置。

弥生在桃实的旁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哎?是吗?你看着了吗?”

“刚刚从下面看到了。我和他一起两个人说道:‘喂!快看!螃蟹在滑雪哦。’滑雪服和防风镜都是红色的,再加上那个姿势的话,真是让人没法不想到螃蟹。”

“是这个男人说的,我只是听到了。”另一个男人说。

“哎……是吗?哎,我是那样滑的吗?”她问了一下弥生。

“是的是的,哈哈哈!螃蟹啊。”

“那么,螃蟹的真身是谁呢?如果不告诉我的话,走之前一直叫你螃蟹哦。”

“不要。我叫火野。”

“火野啊,嗯,火野的话,和叫螃蟹差别并不大(1)啊!这样,我还是想叫螃蟹啊。”

“什么呀!太过分了。”

“话说,这个家伙的名字是日田哦。”他用拇指指了指坐在旁边的那个男人,“日田和火野很容易混淆吧?所以就用名字称呼吧!你叫什么呢?”

“桃实。”

“桃实,好名字。这个比螃蟹好多了。等一下,螃蟹和桃,是不是有个这样的故事来着?螃蟹培育了一棵桃树,猴子夺取了它的果实……”

“那不是桃是柿子啊!”他们中的另一个人插话说,“猴子螃蟹会战啊!”

“啊啊,是的。猴子螃蟹围绕柿子对战啊。这样啊这样啊,那么,告诉我们与螃蟹相对的猴子的名字吧。”

“哎?我?”被突如其来地指名,弥生有些惊慌失措。

“肯定是你吧!如果不告诉我们的话,走之前一直叫你猴子哦。”

“啊,不行不行,我叫山本弥生。”

“弥生是吧,好,记住了。”

穿蓝色滑雪服的那个男人说他叫水城,另一个男人的名字好像写作日田。

听他们说了工作地点以后桃实大吃一惊!怎么会和美雪是同一家酒店呢?他们说是在工作的地方的前辈的劝说下,才参加这次滑雪联谊的。

桃实明白了。她是通过美雪让她看的宣传页才知道这次的滑雪联谊的,美雪说宣传页是她工作的地方的人给她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水城他们的前辈吧。

要不要说起美雪呢?桃实不知道如何是好,最终还是没有说。因为如果他们问到是怎样和高中时代的同学再次相遇的话,编瞎话会很麻烦。被一个男人脚踏两条船的关系什么的,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口的。

知道桃实她们的工作地方是百货商场的化妆品专柜以后,水城异常地兴奋了起来。

“那不就是专业的化妆师吗?不妙啊!这个,只是一般的滑雪场魔法就已经让人云里雾里了,加上专业化妆师的妆容的蒙骗的话,根本不可能看穿素颜的样子啊。哇……这是搞什么啊?对你们来说,迷惑我们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吧?这样的专业的滑雪场魔术师也可以混进来吗?还是说是故意让你们进来的?主办方雇用的什么的?”

“请不要这样一直说着专业专业,我们也只是很平常的水平。”桃实说。

“不不,已经开始期待了,感觉之后的宴会立刻充满了乐趣。桃实和弥生,谁的妆容更出色呢。”

“不好了,逃跑吧!”弥生小声嘟囔道。

“不行不行,已经记住你的滑雪服了啊。”

水城的谈话技巧真的是非常高超。坐上缆车几分钟,便已经开始直呼桃实她们的名字了,成功地营造出了轻松的聊天氛围。

从缆车上下来以后,穿戴好固定器,四个人便滑了起来。水城和日田的技术都相当不错。特别是日田,他像速度狂一样,身影一下子就变小了。弥生像是在追赶他一样努力地滑着。

水城为了等待桃实在中途停了下来。

“哈哈哈,果然是螃蟹啊。”他拍着手笑着。

“哎?是吗?”桃实歪着头。

“两手稍微张开倒还可以,但是手面朝上就显得很奇怪了,将手面朝下试试看。那样的话,样子会变得好看些,而且滑起来感觉也会不一样。”

“这样?”

“嗯嗯,这样滑一下试试看。”

桃实像他说的那样滑了一下,虽然有点不适应,但感觉好像滑得安稳了。

“不错嘛,不错嘛!”水城追了过去,“从螃蟹毕业了!滑得这么好,不注意一下姿势怎么能行呢!”

“没有,滑得没有那么好啊。”

“已经算不错的了啊,在滑雪板上站得很好,这个很重要。好,就这样一口气滑下去吧!”说着,水城就出发了。

有哪个人受到表扬后还会不高兴呢?桃实轻快地跳了一下,便追随着他的痕迹滑了过去。

到达缆车乘车处后,桃实发现日田和弥生早在那里等着他们。水城靠近日田对他说了些什么,之后又向桃实她们这边走了过来。

“嗯……我们两个不打算站到请求重新洗牌的队伍里,你们两位怎么打算的呢?当然,如果你们想物色更加优秀的男人的话,我们也只能放弃。”和之前完全不同,他说得一本正经。让人感觉有点奇怪。

桃实和弥生相互点了点头,回答道:“非常乐意!”

“这就好!”水城两手握拳在胸前做了一个表示胜利的动作,“好!把为了今天特意准备的特殊技艺全部展现出来吧!”然后,用滑冰式滑雪向着乘车处的方向滑过去了。

桃实一边追赶着他们,一边想:终于碰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