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让平凡生活闪光

创意丰富的人可让工作符合自己的条件。这种人大多不遵循眼前的事业途径,而是创造自己的工作,例如艺术家创造自己的绘画风格,作曲家创造自己的音乐形式。点子多的科学家不仅发展新的科学领域,还让后继者得以继续在这个领域耕耘:伦琴之前并无放射线专家;雅洛及其同事开创原子医学之前,该领域也不存在;美国企业家福特率先创立汽车生产线之前,也没有汽车工人。

显而易见,很少有人能开发全新的工作路线,大多数人都是遵循既有的传统职业。但是,就算是一成不变的工作,若能具备创意洋溢者的行事态度,也能受益良多。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在斯德哥尔摩的科罗林斯卡中心(Karolinska Institute),肿瘤生物学家乔治·克莱因清楚地描述出他们这种人的工作态度。克莱因热爱自己的工作,但有两件事令他十分痛恨:一是在机场候机,而他因国际会议频繁,不得不经常如此;二是撰写向政府有关单位申请资助的计划书。这两件无聊的差事常损耗他的精力,令他的工作绩效大打折扣,但又不能不做。后来,克莱因灵机一动,心想:这两件事情若能合并在一起做,会怎么样呢?如果能一边候机、一边撰写计划书,想必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为了实施这项计划,他买了质量最佳的口袋型录音机,开始在候机或缓慢通关时口述提案。尽管这么做实质上并未改变克莱因的工作,但由于他将被动转化为主动,工作就变成一种游戏。如今,对克莱因而言,趁候机时间尽量多录一些计划书,反而成了挑战,他不但不再觉得浪费时间,甚至还感到精神振奋。

在每班飞机上,都能看到许多人利用笔记本电脑工作、计算数字,或是阅读科技性文章并标示重点。难道他们也像克莱因一样,因工作与旅行得以兼顾而精神大振?这得看他们是将此事当成不得不尽的义务,还是省时增效的策略。如果是前者,在飞机上工作可能只会带来压力,无法产生心流。一旦自觉这是不得不做的事时,你还不如改为欣赏脚下的云朵、读读杂志,或是和其他旅客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