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联谊

1

火野桃实从正门处的自动门中穿了过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上次来东京都市酒店是什么时候来着?

酒店正门处的大厅宽敞明亮,虽然没有添加特别豪华的装饰,但依然充满了华丽的气氛。

在大厅深处有间城市绿洲一样的咖啡厅。站在入口处看了一圈,发现角落里的座位那边有点动静,桥本美雪站了起来轻轻地挥着手。她没有穿制服,而是穿着平时的衣服。桃实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对不起,等很久了吗?”她一边在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一边问。

“没事,我也是刚刚来。”

一个穿黑色长裙的女人走了过来,将盛有水的杯子放在了她们两个人的面前。

“你喝什么?”美雪问。

“有什么可以推荐的吗?”

“皇室奶茶吧。”

“那就要那个吧。”

美雪告诉穿长裙的女人说“要两杯皇室奶茶”。

桃实把手伸向水杯,含了口水。她无法正视对方的脸,知道自己紧张的身体都已经僵硬了。

“对不起,让你特意过来。”美雪说,“本应该我去找你的。”

“没事。”她摇了摇头,稍微抬高了一点视线,遇上了美雪的目光又慌忙错开了。

“如果没有这种事的话,也不会有机会像这样在酒店的咖啡厅里喝茶。”桃实说完后,继续环顾着周围,“不过,这个酒店真的是非常漂亮啊,可以在这种地方工作,真是让人羡慕。”

“我主要是在后面工作,而且桃实工作的地方也非常棒不是吗?我觉得化妆品专柜是百货商场里最耀眼的地方了哦。”

“那只是外表。各种各样的事特别多,也有很多奇怪的客人。”

“酒店也是一样的!”

“哈哈哈,是啊!肯定是。”

桃实心想:总感觉不太舒服。但是,美雪应该也同样感觉很窘迫吧!

接到美雪打来的电话,是在昨天。看到来电显示,她吓了一跳。她们最后一次通电话,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自那之后一直没有互发过短信,也没有用SNS等聊过天。

“我有话想和你说,我们可以见个面吗?”美雪在电话里问。“好。”桃实回答完以后,美雪说道:“你来定时间和地点吧。”然后,问了美雪工作的地方以后,听到是酒店,桃实便说道“那就在那里见面吧”。

皇室奶茶端上来了,两个人同时拿起了杯子。

“一年没见了呢。”美雪先放下杯子说。

“是啊。”

“你还好吗?”

“嗯,”桃实小声哼了一下后点了点头,“还可以,你呢?”

“嗯,”这次是美雪呢喃着,歪着头回答道,“发生了很多事……吧。”

“是吧。”桃实推测着,精神方面也好物质方面也好,她受到的伤害应该都要严重得多吧!

“但是呢,”美雪说,“总之,这次也许可以定下来了。”

“什么?”

桃实问完以后,美雪一下子挺直了脊梁骨,投来真诚的目光。

“我要和广太和好了。不如说是,已经和好了,也已经登记结婚了。”

桃实瞪着眼睛说:“这样啊……”

“吃惊吗?这倒也是啊。”

“嗯,但是,我差不多也感觉或许是那样了。如果美雪有话要对我说的话,肯定也就是他的事……”桃实看着白色的茶杯,想起了那天滑雪场的景象。

一年前,桃实有个男朋友。确切地说,应该是她身边有个她认为是她男朋友的男人。受到他的邀请,他们两个人去了里泽温泉滑雪场。在那里偶然遇到的人,就是她高中时代的朋友美雪。但是,偶然并没有就此结束。美雪竟然和与桃实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已经同居了,而且,甚至连举行婚礼的日子都已经定好了。

那个男人就是广太。当然,桃实立即就和他分了手,一个人离开了滑雪场。一段时间以后,接到了美雪的电话,说是与广太的婚约已经解除了。那时候,她们相互约定好彼此不记恨。

“是美雪联系的他吗?”

“他来见我了,到里泽温泉。”美雪放松了一下表情,苦笑说,“把脑袋搞成圆的。”

“哎?脑袋?”

美雪给吃惊的桃实讲起了详细的经过。貌似是广太得到了美雪和同事们一起去滑雪旅行的消息,认为那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便去见了她。

“看着顶着一头泛青的和尚头跪伏在地面上的广太,就觉得是不是也可以和他再次和好呢……”美雪说,表情像是在辩解一样。

“嗯,这样啊。”

“对不起。”

“哎?为什么要道歉呢?我觉得挺好的。我也可以稍微放松一点了。”

不是在撒谎,对广太的心思什么的,已经一点儿也没有了。甚至可以说连他长什么样,都已经不太能想出来了。到不如说,她一直比较在意的是美雪。虽然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但自己确实是他们那样的悲惨局面的诱因。

“你这样说,我也松了一口气。”美雪“呼”地叹了一口气,把茶杯递到了嘴边。

桃实喝着红茶,明白了最终美雪还是忘不了广太。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不会因为只是剃了一下和尚头就原谅他的。头发什么的,过一段时间不就长出来了吗?而且,出轨的男人是不管暴露多少次都不会悔改的。这件事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美雪呢?桃实略微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如果被看作是忌妒什么的话,就事与愿违了。

之后,两个人彼此简单分享了一下自己的近况。美雪这个月非常忙,她好像是打算辞去现在的工作,重新回到以前的建筑领域。貌似是因为如果有了孩子,那边会比较容易通融。

“桃实身边没有什么合适的人吗?”话题快要结束的时候美雪问道,她似乎一直在纠结问这个问题是不是合适。

“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人,最近也没有人邀请我去参加联谊。”

她想到:最后一次就是与广太相遇的那次联谊吧。

“这样的话,现在有一个联谊。”说着美雪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一张纸,像是广告宣传页的样子。

桃实接过去看了一眼:“滑雪联谊?”

“就刚才,我工作的地方的同事给我的。主办方是熟人,好像在招募参加人员。虽然你可能也没有兴趣……”

“嗯。”

宣传页上写着:

滑雪场上充满了邂逅,通过滑雪来寻找新的恋情吧!

貌似滑雪联谊是指以滑雪场为舞台的联谊。

看到地点,她“啊”地叫了出来。

“怎么了?”美雪问。

桃实指着宣传页的一个地方说:“会场是里泽温泉滑雪场啊。”

美雪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样啊。对不起,我没有仔细看。很不舒服吧,把它扔了吧!”

桃实苦笑着将宣传页折叠了起来:“看起来好像很有趣,我收下了。”

“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而且那个滑雪场也并没有成为我的心理障碍。”

“那就好。”

约定好近期再见面一起喝酒以后,两个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桃实独自走向了酒店正门,将坚持要埋单的美雪留在了收银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