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桃实她们拿着午餐券穿过酒店的正门是进入四月没多久的时候。本想着早点去的,但由于距离工作的地方比较远,就一再推迟。这日是因为注意到截止日期就要到了,这才慌忙赶来。

一进入大厅,桃实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和美雪见面是上个月的时候,但感觉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如果那时候她没有让桃实看滑雪联谊的宣传页的话,今天也不会这样来到这里。然而,现在美雪已经不在这里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来之前,桃实已经在电脑上查好了酒店里面有什么样的餐厅,并且也和弥生商定好吃日式料理。日本料理店似乎是在四层,她们便坐上了电梯。

到店门前发现,外面已经放好了午餐菜单,确认好内容和在电脑上看到的是一样的以后,她们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电子收款台旁边的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这个可以用吗?”弥生拿出午餐券。

“我可以看一下吗?”

好,弥生将午餐券递给了那个男人。

他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嗯,当然可以用,今天的话……”一直口若悬河地说着。突然停了下来,“您是?”

然后桃实看了一下对方的脸。觉得自己不认识这个人,但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啊!”弥生大声说道,“日田?”

“是!”那个男人笑着点了点头。

“山本女士和火野女士,对吧!那时真的不好意思。”他低下头。

桃实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眼前站着的确实是日田。但是,和那时的感觉完全是两个人,感觉这不只是黑色西装以及发型的功劳。

“这张午餐券,是我们酒店的水城给您的,是吧?”日田问。沉着稳重且清晰明了的语调,和那时也完全不同。

“是的。”弥生回答道,声音变得激动了起来。

“你们终于来了,现在请随我来到座位上,这边请。”他稍稍歪着头,右手指向里面。这样漫不经心的动作中也流露出了品质感。

在日田的带领下,她们两个人坐到了座位上。

“这个是午餐菜单,先来点饮品怎么样啊?”说着日田稍微弯了下腰,压低声音继续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们喝杯香槟。如果不方便喝酒的话,可以考虑点别的什么……”

弥生投来了疑问的目光,桃实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

“那谢谢了。”弥生回答道。

“知道了。”稍微施了一下礼后,日田离开了桌子。

桃实的目光聚焦在精神抖擞地在店里行走的日田身上无法离开,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他和彼时那个反应迟钝、行动笨拙的滑雪者是同一个人。

“桃实,”弥生叫道,“好惊讶啊!”

“嗯,”桃实点了点头,“吓了一跳!”

“完全不一样了呢。”

“是啊。”桃实又开始寻找他的身影。

她想到了滑雪场魔术这个词,是指在滑雪场见面的时候,异性看上去会比实际上好一些的现象。原因是:戴着防风镜,比较不容易看清脸;穿着滑雪服,会遮掩体形;出色的双板或单板滑雪技能,会蒙蔽眼睛;等等。好像还有,在雪面上可能会因为受到他们的帮助,感受到他人的亲切而动心。

但是,日田却完全相反,他拥有一到滑雪场就会使他异性魅力减半的世间罕有的个性,可以称作是反滑雪场魔术吧。

“桃实桃实,”弥生又小声叫道,“你的心意完全映在眼睛里了哦。”

“哎?”她深吸了一口气,按了下胸口。

日田又回来了,将香槟用的杯子放在桃实和弥生的面前,开始娴熟地向里面倒入香槟。桃实不敢直视他的脸。

注视着在杯子中跳跃的细小泡沫,她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开始了。

————————————————————

(1) 日语里火野读音为KANO,螃蟹读音为KANI,故此处说:“二者差别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