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如痴如醉地滑着,突然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明明想着会是松松软软的粉雪坡面呢,雪下面却潜藏在硬硬的凸起部分。果然不出所料,她被弹得飞了起来,桃实摔倒了。她慌张地爬了起来,向四周东张西望着。

“没事吧?”声音从头顶传了过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日田已经来到了旁边,向她伸出右手。

“啊,没事。”桃实抓着他的手站了起来,“谢谢!”

“下面出乎意料的硬,小心点。不要被外表所迷惑,用脚掌感受着坡面的感觉滑就好了。”

“好。”回答了一声后桃实滑了起来。用脚掌感受着坡面的感觉——这真是个相当难的要求。别管这个了,而且也做不到,然后稍微滑了一下桃实又摔倒了。

“没事吧?”然而这次声音也很快传了过来,日田的右手已经伸了过来。

“没事。”她说着站起来,又滑了起来。她觉得自己要比平时积极。

在食堂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以后,两个人一起滑了起来。接受了日田的提议,桃实滑在了前面,结果正像想象中的一样,完全没有会走散的顾虑。因为桃实停下来的时候或摔倒了的时候,日田肯定都会紧跟着在她旁边。虽说如此,但他并不是紧跟着一点不分离地滑在桃实的后面。偶尔回头看一下,上坡或者用滑雪板的边缘啃着粉雪,他用自己的方式顺道做着各种事,看上去非常开心。即使那样他的目光肯定也没有离开桃实吧。

因为知道日田肯定会在后面,桃实也非常安心,不管是什么样的坡面都敢进去。即使是她不擅长的深雪,也不感到害怕。因为即使是被埋住了,也会有日田的帮忙。感觉他这么可靠,从相识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日田,滑在我后面不感觉无聊吗?”坐在缆车上的时候,桃实问道。

“哎?怎么会呢?我很开心啊,还可以慢慢地看桃实你滑雪。”

“但是,不可以去想去的地方,不觉得着急吗?”

“完全没有这回事啊,不管在哪里滑都很开心啊,不需要思考桃实你想去哪里、用什么样的方式滑,只是跟着所以也很轻松。”

“这就好。”

“嗯,你不用介意啊。”

并没有从日田的话里感觉到撒谎的气息,原本也非常清楚他不是会讲一些口是心非的话的人。

桃实思索着在食堂的时候感受到的那一缕头绪,然后像下面这样问道。

“说点其他的,日田你对神社佛阁什么的感兴趣吗?”

“哎?神社佛阁?”日田发出了像是出乎意料的声音。

“果然没有兴趣吧?”

“这个……怎么说呢,完全没有想过。但是,为什么问这个呢?”

“事实上我是个神社佛阁迷。”

“哎?真的啊?”

“我非常喜欢在寺院或是神社里逛逛看看,闲暇的时候经常会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去。”

“哎?这样啊,我第一次听说。”

“因为这是让我非常狂热的兴趣爱好,所以不怎么跟人说,好像会被别人看作是一个看起来开朗却本性阴郁的人。”

“是吗?我倒觉得这并不是什么不好的兴趣爱好。”

“这样的话,日田你会陪我一起去吗?”

“哎?去哪里?”

“我打算下次休息去镰仓,好久没去了,想去看大佛。但是一个人去的话觉得好孤单,想着有人和我一起去的话就好了。”

日田的身体向桃实这边扭了过来。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当然愿意陪你去。你下次什么时候休息?”

“下周一。”

“周一,正好!那天我也休息,好啊,好啊!”日田开心地说。

“那说好了啊!因为去镰仓上午会比较好玩,大早上就从东京出发吧。”

听了桃实的话,日田的身体僵硬了。“大早上?”

“嗯。”桃实回答道。这里是需要看清的地方。

“你果然还是不喜欢吧?大清早去逛令人烦闷的神社什么的……”

稍微沉默了一会儿以后,“没有。”日田动了一下嘴唇。

“没有这回事啊!我会去的。那天早上稍微有点事,不过我会想办法的。”

“真的吗?哇,太好了!”

“但是,我对神社啊寺庙啊,几乎什么都不懂。这样玩会不会开心呢?”

“没事的。但是我觉得如果有预备知识的话,会玩得更加开心,而且谈话也会变得热烈起来。”

“是啊!怎样才能得到预备知识呢?”

“有几本书,读一下就好了。以后我告诉你。”

“知道了,嗯,我会在周一之前读完的。”日田用干劲十足的口气肯定地说。

果然像想象中的一样——桃实坚信不疑地点着头。

日田这个男人不是引领女人的类型,倒不如说是在别人的引领下更能发挥出自己本色的那种类型。穿衣品位也好,兴趣爱好也罢,得到什么人指示的话便会遵从。极端地说,就是很容易按照自己的喜好进行改造的那种男人。

原本桃实就不怎么喜欢被男人引领。说起来,她喜欢自由自在的行动,并祈祷着有男人能够陪伴着她。但是想着如果那样就会不受大家喜欢,所以一直忍耐着。日田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抱怨了。

今后将这个男人进行怎么样的改造呢?想象无边无际地扩展了起来。

好期待周一啊!日田肯定会非常仔细地看完桃实推荐的书吧!不管怎样,对他来说那都是要牺牲非常珍贵的一天。

下周一,那一天的早上,美式足球界的顶级赛事——超级杯赛,将会在全球转播。